研究人员提出可有效提升量子计算机纠错能力的简易修改方法

  通过对代码进行一番调整,悉尼大学本科生 Pablo Bonilla Ataides,已经有效地提升了新兴的量子计算机的纠错能力。现年 21 岁的 Bonilla 表示:“量子技术仍处于起步阶段,这部分归咎于我们无法克服因机器运算固有的不稳定性而产生的如此多的错误”。而这个简单而巧妙的改动,已经引起了位于加州帕萨迪纳市的 AWS 量子计算中心、以及美国耶鲁和杜克大学的量子技术研究人员的关注。

Read More →

IonQ开始支持IBM Qiskit量子开发套件 向形成开发者标准走出一大步

  最近通过 SPAC 上市的基于捕获离子量子计算机(Trapped Icon Quantum Computer)的计算公司 IonQ 今天宣布将其量子计算平台与开源的 Qiskit 软件开发包进行整合。这意味着 Qiskit 用户现在可以将他们的程序带到 IonQ 的平台上,而无需对他们的代码进行任何重大修改。

Read More →

台湾清大研发全球最亮量子光源 打破世界纪录

  来自台湾清大的消息显示,该校材料系林皓武教授透过自行研发是的喷雾合成法,研发出稳定性极高且自我修复能力的量子点。其产生的单光子亮度更打破世界纪录,成为室温条件下最亮的量子光源材料,可望引领未来量子通讯及量子计算应用的重大突破。

Read More →

新研究表明量子计算即将学会推理

  在过去几年中,量子计算机的应用和发展步伐正在加快。研究人员已经将这种新颖的计算方法应用于各个领域,包括量子力学、流体力学研究、开放性问题,甚至是机器学习,都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延续这一趋势,英国初创公司剑桥量子计算(CQC)目前已经证明量子计算机“可以学习推理”。

Read More →

以色列拨款6000万美元建造第一台量子计算机

  北京时间 3 月 9 日消息(余予)据彭博社报道,以色列计划建造其第一台量子计算机,力求在量子这一新兴技术方面占一席之地。以色列创新局技术基础设施部副部长 Aviv Zeevi 表示,以色列国防部和创新局正在接受来自跨国公司、以色列本土企业及学术机构对于一个 6000 万美元项目的投标。

Read More →

量子计算公司IonQ与SPAC dMY科技集团合并

  处于量子计算挑战最前沿的 IonQ 公司,目前正与 SPAC dMY 科技集团合并,即将上市。根据 IonQ 和 dMY 科技联合发布的新闻声明,此次交易将使合并后的公司的 Pro forma 隐含市值达到 20 亿美元左右,总收益将达到 6.5 亿美元,其中包括富达、现代、起亚等公司 3.5 亿美元的 PIPE 投资。

Read More →

从量子传输过程看信息处理极限

文/陈根了解量子传输的过程可以揭示信息处理的极限。事实上,完成某一过程所需的最短时间或路径的概念在物理学中有着深厚的渊源:1696年,Bernoulli提出了著名的最速降线问题,即设A和B是铅直平面上不在同一铅直线上的两点,在所有连接A和B的平面曲线中,求出一条曲线,使仅受重力作用且初速度为零的质点从A点到B点沿这条曲线运动时所需时间最短。

Read More →

荷兰研究团队宣布量子互联网关键进展:实现3个量子设备连接

  据《自然》新闻 2 月 17 日报道,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近日在量子网络领域有了新进展。该校物理学家将三个量子设备连接在一个网络中,向未来的量子互联网迈出重要一步。此前,已有其他研究人员演示过三节点量子网络的原理,但《自然》新闻称新方法更容易实现实际应用。

Read More →

外媒:微软量子计算的“大胜利”其实源于某个错误

多年来,微软一直在押注某个名叫“马约拉纳费米子”(Majorana Fermion)的量子粒子,以构建一台能够实际运行的量子计算机。2018 年的时候,受微软资助的以色列代尔夫特技术大学的一支研究团队宣布,他们已证明这种粒子确实存在于过冷的半导体纳米线中。

Read More →

我国首个量子计算机操作系统在合肥发布

  2 月 8 日晚,首款国产量子计算机操作系统——“本源司南”在合肥市正式发布。该系统由合肥本源量子计算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自主研发,实现了量子资源系统化管理、量子计算任务并行化执行、量子芯片自动化校准等全新功能,助力量子计算机高效稳定运行,标志着国产量子软件研发能力已达国际先进水平。

Read More →

对话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建宇:量子通信走向产业化,有哪些机遇和挑战?

  腾讯科技讯, 量子通信是量子科技三大方向之一,经过 20 多年的努力,中国在该领域实现了从跟跑到领跑的重大转变。近日,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牵手“京沪干线”,我国科研团队成功组建了世界上首个天地一体化的广域量子通信网络,实现了长达 4600 公里的综合通信链路距离跨越,也为我国未来实现覆盖全球的量子保密通信网络奠定了坚实基础。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