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客首页:派 大 星 ⛳️ 欢迎关注 🐳 点赞 🎒 收藏 ✏️ 留言 🎢 本文由派大星原创编撰 🚧 系列专栏:《开源专栏》 🎈 本系列主要输出作者自创的开源项目 🔗 作品:www.json-sql.online 发现目录 创作背景项目简介技术选型项目特点解决痛点地址传送门        大家好,我是派大星,由于前段时间实习入职,所以把时间以及精力都放在熟悉公司业务以及从工作中提升自己的业务逻辑&#...... Last article READ

独角兽小马智行,被自动驾驶寒冬侵袭

作者|夏言

近日,自动驾驶公司小马智行传出人员调整的消息。在网友上传的截图中,裁员会涉及小马智行整个上海的data部门。

不过随即,小马智行就向媒体表示,“目前小马智行在进行业务架构调整,属于人员正常流动。目前公司财务状况良好,业务运转正常”。

自去年8月赴美上市搁浅,自动驾驶的独角兽小马智行就陆续曝出了“坏消息”:一方面面临多位核心技术人员选择离职创业,另一方面自动驾驶行业融资已变得困难。

前不久,国外自动驾驶初创公司Argo AI就官宣倒闭,裁员、高管离职、股价暴跌等消息笼罩自动驾驶创业公司。行业寒冬期,独角兽小马智行能否成功突围?

“裁员”

“很遗憾,我们准备裁掉上海的data部门。”近日,网传小马智行也开启了人员调整。

朋友圈截图显示,“裁员从下午一点半开始,三点左右签完合同,领完补偿金,给了n+1补偿金和当月社保。四点半走人,也不用交接工作。”该名员工感慨:“流程之快,以至于还没回过神就结束了。”

据该网友猜测,裁员原因是组织架构变动,也可能是公司为了节衣缩食。此次人员调整波及城市包括上海、广州和北京。

对于这次裁员的真实性,脉脉上不少认证为小马智行员工的网友称:“对于这次谣言,我来澄清一下,这不是谣言。”

根据目前信息来看,此次调整也波及到了应届生,有脉脉名为“在南京逛脉脉的克莱拉”的网友表示:“校招算法入职(小马智行)四个月,今早被通知last day。”并提醒大家“尽量避坑”。

在该帖下方回复中,有小马智行认证员工表示身边有类似经历。

据了解,此次人事震荡还涉及地图等部门,位于美国加州研发中心的地图负责人冯一也已离职。

据36氪报道,小马智行基础架构与数据(Infrastructure & Data)部门人员优化比例达 50%,其中隶属该部门的上海 Data 部已经被解散。

对此,小马智行向媒体证实,“目前小马智行在进行业务架构调整,属于人员正常流动。目前公司财务状况良好,业务运转正常。”

事实上,自去年8月赴美上市搁浅后,小马智行面临更艰难的挑战:一方面多位核心技术人员选择离职创业,另一方面自动驾驶行业融资变得困难。

11月1日,小马智行CEO彭军发了一封内部全员信,称:“公司必须进一步提升效率,保持足够的灵活度和敏捷度,以最佳的状态应对市场变化。”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发布全员内部信的当天,小马智行还宣布了将和三一集团进一步深化合作,打造高端智能重卡。

目前,自动驾驶行业遭遇寒冬。

前不久,国外自动驾驶初创公司Argo AI就官宣倒闭,员工也被遣散。10月初,全球汽车激光雷达鼻祖Ibeo宣布申请破产。10月31日,自动驾驶重卡企业图森未来股价大跌近46%。数据显示,自动驾驶公司Aurora Innovation、TuSimple Holdings和Embark Technology今年以来股价均下跌了80%。

除此之外,2021年估值一度超过300亿美元自动驾驶公司Cruise,也在今年3月遭到了软银的抛离。

此前,Waymo还面临高管团队大规模辞职,仅去年一年,就有CEOJohn Krafcik 、 CSO DeborahHersman 、 CFO GerDwyer 等五名高管相继离职。

小马智行那7年

和当下的寒潮不同,时间拨到四五年前,自动驾驶赛道还是另外一副火热光景。

2015年,百度正式将无人驾驶列为了独立的事业部。同一年,Uber也开始布局自动驾驶业务。

2016年,中国的共享出行公司滴滴组建自动驾驶公司;Cruise被通用汽车以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也是在这一年,连续11年Google全球编程挑战赛冠军楼天城和曾任百度自动驾驶首席架构师的彭军一拍即合,创立了小马智行。顶着“天才”光环的小马智行,直接跳过L2、L3级,向L4级自动驾驶技术进发。

2017年,英特尔以63.54美元/股的价格收购视觉方案供应商Mobiley,正式入局自动驾驶。

2017年左右正是自动驾驶群雄崛起的年代,目前自动驾驶领域的核心力量,基本上都是在这几年间迎来快速发展的。

2018年,自动驾驶投融资事件达到高峰,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投融资事件达78起,披露投融资总金额高达811.0亿元,是过去十年中披露金额最大的一年。

那一年,小马智行分别完成了1.12亿美元的A轮和1.02亿美元的A1轮融资。

在当时,小马智行备受追捧,当时有报道称“小马基本只跟机构大佬对话。没有300万美金,不太可能做进一步沟通”,很多资本都吃过其闭门羹。

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小马智行共获得了8轮融资,在今年3月份的D轮融资首次交割之后,整体估值达到85亿美元,远高于同行。

除了融资顺利,小马智行的“牌照”也拿的顺利。仅成立半年,小马智行就获得了加州的自动驾驶路测牌照,开启公开道路测试。

获得加州许可证后仅一年,小马智行又拿到了北京市政府颁发的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许可。

该牌照被称为全球最难拿到的路测牌照。小马智行和自动驾驶领域的“黄埔军校”百度拿到了首批牌照,截至目前,也仅有4家企业获得了北京T3路测牌照。

不过,今年5月,由于此前的碰撞事故,小马智行加州自动驾驶测试牌照被吊销。

商业化难题

小马智行目前的商业模式主要来自Robotaxi和Robotruck两大市场。

Robotaxi领域,除了上述的两个牌照,今年4月,小马智行宣布获得了广州市2022年的100个出租车运力指标。

Robotruck方向上,11月1日,小马智行宣布与三一重卡合作打造的首批自动驾驶重卡在长沙正式下线,首批交付30辆。

不过,小马智行目前还处于给商业化铺路的阶段,至于完全可盈利的商业化路径,小马智行还未找到。

“商业化”成了悬在高阶自动驾驶公司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目前来看,L2级辅助驾驶已经实现大规模应用,但L3及以上的高阶自动驾驶依然面临着商业化难题。

百度Apollo乃至百度整个自动驾驶业务至今都仍未给公司带来利润,百度公司最高管理层曾对媒体表示,“已经在这个领域做了 7 年,还没有赚钱。”

前华为智能汽车智能驾驶产品总监苏箐也曾公开表示:“现阶段做Robotaxi的企业都得完蛋。Robotaxi是结果而不是商业目标,中国市场打车体验已经很好,自动驾驶并不会让这个体验更好。”

自动驾驶还面临政策、成本、安全等问题。自动驾驶企业现阶段还没有实现全道路覆盖,在不同的道路场景可能存在安全隐患。

在政策上,自动驾驶汽车仍缺少相关法规规定,明确牌照要求、路权归属、事故责任划分、保险政策,自动驾驶缺少商业化的前提条件。

另外,自动驾驶商业化落地成本过高。自动驾驶车型价格相比网约车要高很多,萝卜快跑所使用车型的价格是曹操出行的三倍左右。

此外,Robotaxi的运营收费大约比普通网约车高出30%-60%。高企的价格很难迅速在市场形成规模效应。

由于当下L4级自动驾驶在商业化进程上的前景不够明朗,几乎所有的高阶自动驾驶玩家都开始“降维”到量产车,开启L4向L2+的转型。

原本聚焦在Robobus领域的轻舟智航,推出了面向主机厂的前装量产解决方案;以Robotaxi起家的文远知行则是获得博世投资,将联合开展应用于乘用车的L2-L3级自动驾驶软件的开发。

在宣布放弃Argo AI之后,福特和大众决定停止Argo AI的投入,转而集中资源做L2+和L3智能驾驶的开发。

不过,小马智行却是其中的少数派,彭军认为,通过做量产的辅助驾驶逐渐实现 L4 自动驾驶,“几乎完全不可能”。

目前,虽然装载辅助驾驶的乘用车已经大规模量产,但质量问题却频频发生。

近日,广东潮州一特斯拉失控致2死3伤。涉事车主朋友称,事发时车主正准备在自家店铺前停车但“刹车变硬”。特斯拉回应称,后台数据显示车主全程没有踩刹车的动作。

今年7月,知名艺人林志颖驾驶特斯拉Model X自撞意外事故,车辆瞬间起火燃烧。

8月,一辆理想ONE在某高速路上径直撞上停在路边的工程车辆,事发时驾驶人开启了ACC自适应巡航和车道保持辅助功能。同月,浙江高架上,一辆小鹏P7冲向了前方停在路上的故障车辆,导致一名男子身亡。

在产品盒子真正打开前,高科技公司很难对外具体说出自己的产品落地的时间和细节,外界也难以进行评估和想象。行业寒冬,小马智行还在寻找落地的方向和机会。

此内容为鞭牛士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原文标题 : 独角兽小马智行,被自动驾驶寒冬侵袭

文:权衡财经研究员 王心怡编:许辉上海索辰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索辰科技)拟冲科上市,保荐机构为海通证券。本次拟发行新股不超过1,033.34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25%,本次拟使用募集资金9.689亿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工业仿真云项目、年产260台DEMX水下噪声测试仪建设项目、营销网络建设和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22年6月末,公司的资产总额为5.614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权益为4.373亿元,此次募资资金使用金额是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权益的2.2倍之多。公司的合并资产负债率有所起伏,2020年度超2019年度近20个点,为36.60%。索辰科技实控人控股近六成,子公司多亏损,国有参......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