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1. 冯诺依曼体系结构🍑 输入、输出设备🍑 中央处理器🍑 内存🍑 总线🍑 局部性原理🍑 总结 2. 数据的流动过程 1. 冯诺依曼体系结构 在 1945 年冯诺依曼和其他计算机科学家们提出了计算机具体实现的报告,其遵循了图灵机的设计,而且还提出用电子元件构造计算机,并约定了用二进制进行计算和存储。 最重要的是定义计算机基本结构为 5 个部分,分别是运算器、控制器、存储器、输入设备、输出设备,这 5 个部分也被称为冯诺依曼...... Last article READ

大汉软件冲击创业板:蚂蚁入股关联交易骤增,中标项目被质疑“量身定做”?

作者:苏杭

出品:洞察IPO

10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全国一体化政务大数据体系建设指南》,提出到2023年底前,全国一体化政务大数据体系初步形成,数字政务行业迎来重大利好。

近日,大汉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汉软件”)接受了深交所的第二次问询。

作为专研政务服务平台建设维护的软件技术公司,大汉软件参与了多地政务平台及健康码的开发。但近几年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困局,同时与阿里系公司的关联交易、受到质疑的中标结果,又会否成为此次上市的阻碍?

毛利率下降只因人力成本上升?

大汉软件作为软件开发商和技术服务商,主要为各级政府及其组成部门提供“互联网+政务服务”平台建设、数字政府门户平台建设及相关运维服务。

近几年,离普通人生活最近的“互联网+政务服务”项目非健康码莫属。

大汉软件也参与了“国家个人健康信息码”国家标准起草,承担或参与了国家政务服务平台防疫健康信息码和江苏、山东、广西、上海、天津等多个省级单位健康码的开发和运维工作。

不过,参与健康码建设并没有对大汉软件的业绩产生较大影响,根据大汉软件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健康码应用场景于2022年1-6月才确认收入1130.60万元。

虽然未受益于健康码开发服务,但2020年大汉软件的营业收入还是实现了较大幅度增长。

2019年-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大汉软件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亿元、2.68亿元、2.93亿元及1.01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5661.02万元、7780.66万元、7009.76万元及1443.28万元。

对于2021年增收不增利的原因,大汉软件解释为疫情导致项目进程放缓、人力成本增长致期间费用率提升、应收款项及存货减值计提金额增长。

除了净利润下降,大汉软件还把毛利率下降也归因于人力成本增长。

报告期内,大汉软件员工平均薪酬分别为14.02万元、14.57万元、16.68万元及8.93万元,的确在逐年增长。

不过,相比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大汉软件的员工平均薪酬始终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图片来源:大汉软件招股书

报告期内,大汉软件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66.87%、61.73%、61.02%和52.42%,2019年-2021年始终高于可比公司平均值,直到2022年上半年,大汉软件的毛利率大幅下降至低于可比公司平均值。

图片来源:大汉软件招股书

对于2022年上半年毛利率的下降,大汉软件在招股书中表示,2022年1-6月,主要受实施人员人力成本持续上升影响,营业成本较2021年1-6月增长30.28%,超过同期营业收入增长幅度,毛利率同比下降7.11个百分点。

不过,论人工成本,行业内其它公司的员工薪酬也都在逐步提升,毛利率的下降幅度却远小于大汉软件。

2022年上半年,其他可比公司的员工平均薪酬数据虽然并未披露,但平均毛利率有小幅增长,所以,如果不是其它公司给员工大幅降薪以控制成本,那么大汉软件此处把毛利率下降只归结于人工成本上升,就显得稍欠说服力。

众所周知,在软件行业,员工的技术水平直接影响公司的竞争能力,吸引更优秀的人才需要更具竞争力的薪资水平。如果此前的高毛利依靠的是控制人力成本,那么未来想要在竞争中提升实力,大汉软件需要更大幅度地提升薪酬水平,业绩也会承担更大压力。

无论如何,人力成本对其业绩的影响已经展露苗头。在风险提示中,大汉软件也自述,随着经营规模的不断扩大,公司员工人数也持续增加,同时人均薪酬不断提升,使得人力成本持续上升。若无法持续提高营业收入及盈利水平,公司的经营业绩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

攀上阿里关联交易大增

11月4日,在阿里2022云栖大会上,阿里云联合数字政通、万达信息、数梦工场等行业头部公司,成立了“数字政务创新联盟”,并联合发起成立“数字政府行业咨询协创中心”。

作为政务大数据领域产品能力、市场份额均居首列的公司(根据IDC发布的《IDC MarketScape:中国政务大数据管理平台市场厂商评估2021》),阿里云在政务领域的布局由来已久,大汉软件也是其中之一。

2019年1月28日,蚂蚁集团全资子公司云鑫创投从大汉软件原股东中小基金手中收购了大汉软件6%股权,转让价款为3876万元。

几天后的2月1日,云鑫创投又认购了大汉软件增加的注册资本238.2978万元,认购价款为1.41亿元,投资后云鑫创投的出资比例为20%。

2020年12月,云鑫创投持股48.43%的远景数字认购了大汉软件增加的注册资本154.6392万元,认购价款4500万元,增资后远景数字持股3%,云鑫创投持股比例下降至19.4%。

搭上阿里后的第二年,阿里系客户就空降大汉软件的第二大客户,2020年、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来自阿里系客户的收入分别为2742万元、3860.72万元及4905.16万元,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0.23%、13.17%、10.52%。

这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除了询问关联交易大增的原因外,深交所在问询函中还要求其“进一步分析云鑫创投入股与发行人业绩变动的相关性,入股前后与相关单位及其关联方的订单、收入、毛利率情况,是否存在订单规模、毛利水平、业务资源撮合等书面协议或口头承诺,是否存在其他利益安排。”

大汉软件当然全部否认,不过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扣除与阿里系的关联交易影响后,2019年-2021年,大汉软件营业收入复合年增长率从21.12%下降至14.70%,营业毛利复合年增长率从15.69%下降至8.39%。

中标项目被质疑“量身定做”

除了直接的关联交易,一些隐性的关联影响同样值得关注。

2018年6月,江西省政府与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金服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三方将在政务服务、社会治理、民生保障等十大领域进行深入合作。

根据江西新闻的报道,江西省政府的“互联网+政务服务”平台“赣服通”就是由阿里与江西省政府共同推出。

2019年,在云鑫创投投资了大汉软件后,大汉软件来自江西省的收入就突飞猛涨,由2018年的107.11万元增加至2748.19万元,2020年、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分别为4700.96万元、6853.16万元、2283.07万元。

无独有偶,2021年7月,有网友质疑大汉软件中标的江西“赣服通”APP十余个地市的分厅招标采购存在“量身定做”的嫌疑。

被曝出的“项目文件”图片显示,赣服通3.0奉新分厅建设服务采购项目、“赣服通”袁州分厅建设项目、靖安县行政服务中心赣服通3.0版改造升级采购项目三个项目对评分标准的描述高度一致,均采用了竞争性磋商的招标形式,且最终均由大汉软件中标。

深交所也对大汉软件发出问询,要求其“结合媒体质疑,说明发行人在订单获取方式的合规性,是否存在围标、串标、商业贿赂或其他不正当竞争的情形。”

在问询回复中,大汉软件并未否认上述图片内容的真实性。

大汉软件认为,上述招标项目由于是江西省统一推进的市、县(区)“赣服通”分厅建设的组成部分,在建设内容和要求等方面具有较高的相似性,因此其采购评审因素及评分标准存在较高相似性较为合理。

由于单个项目金额均未达到200万元标准,因此不属于必须采用招标方式组织实施的项目。

       原文标题 : 大汉软件冲击创业板:蚂蚁入股关联交易骤增,中标项目被质疑“量身定做”?

经过多年发展,全球RPA市场已经初具规模。据Transparency Market Research研究预测,预计到2024年,全球RPA市场规模将达到50亿美元,实现61.3%的年复合增长率。RPA在亚洲市场起步晚于欧美市场,但从2018年开始,RPA亚太市场以超过100%的速度迅速扩张。2019年起,中国市场全面引入RPA概念,近两年RPA俨然已成为一个“科技风口”。2021年,共计15家RPA厂商融资19起,融资总额破34亿,估值近230亿。历经四年,如今中国RPA市场发展如何?到底有多少场景可以落地?风口还将持续多久?RPA进入智能自动化阶段RPA英文全称为Robotic Proces......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