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智供应链正成为乡村的第四条致富路。  文 | 华商韬略 周忠祥  30年前,沂蒙山脚下的朝峪村还没通上水泥路。  这天村里大喇叭响起来,“进山的路被雨冲坏了,收货车半路抛锚,请广大村民迅速支援。”  没过多久,石磊眼中出现了一幅震撼画面:几十个青壮小伙喊着口号,拿着铁锹、绳索,硬是将货车拖到了村头(半山腰)。听长辈讲,这天商贩收购了满满一车货,得有几万斤,解了大家的燃眉之急。  从那时起,石磊就期盼家乡能通上水泥路。如今村里铺上了柏油路,一公里外是东?向的高速路,十公里内规划一条南北向高铁。  但石磊却高兴不起来。自家十几亩葡萄到了收获期,宽大的?路上却没了进村的货车。  石磊拨通了往年...... Last article READ

张一鸣踟蹰在IPO门外

       撰文|蓝洞商业  赵卫卫

       01

「字节跳动(香港)有限公司更名为抖音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的消息,把字节跳动的上市传闻推上巅峰。

此前的一个小高潮是字节跳动新任CFO高准加入,这也是她上任之后的第一个大动作。而她的前任周受资在2021年3月25日接任字节CFO时,也曾引发一大波关于上市话题的讨论。

过去的两年间,这样的讨论从未停止,愈演愈烈。

最早的关于字节上市相对可靠的传闻开始于2020年3月,字节跳动成立八周年,张一鸣出任全球CEO,中国区的董事长和CEO分别委派给了张利东和张楠。

那是最好的时节,直播带货的热潮正在抖音兴盛,Tiktok的美国危机还没有发酵,科技企业们如鱼得水,一切欣欣向荣。

当时,字节跳动在私募股权市场估值达到了1400亿美元,在两年前的基础上翻了一番,新一轮融资完成后,字节的估值达到了1800亿美元。当时就有消息称,字节跳动在研究分拆抖音赴港上市,洽谈上市安排的是高盛等投行。

但究竟是抖音单独上市,还是把抖音和今日头条在内的一部分中国业务打包上市,当时是外界猜测的重点,后来被证明,第二种情景是更适合的。

那一年,抖音官方秀了一下肌肉,其公布的日活数据是超过6亿(包含抖音火山版),但一切美好的想象在2020年8月开始发生变化。

Tiktok作为中国出海最成功的一款APP,在美国遇到了「国家安全」和「隐私问题」的一系列危机,Tiktok被以此为由遭到封禁,并被迫使以出售的方式解决数据安全等问题。经历过人事上的去中国化,历时四个月之久,伴随美国大选的结束,Tiktok禁令最终被美国方面暂停。

此后,化险为夷的Tiktok继续横扫全球,奔着成为全球的本土化公司而去。而经历过美国监管政策对Tiktok的震荡,字节跳动是否到美国IPO成为了一个充满利益纠结的选项,以至于有人说「不封杀(Tiktok)就去」。

各方积极斡旋的背后,是字节跳动上市态度的游离,安全显然比利益更重要。

根据后来公布的官方数据,字节跳动在这一年实际收入达2366亿元,同比增长111%,经营亏损达147亿元。虽然字节此前一直以「拳打腾讯」「脚踢Facebook」而知名,但这一数据还是让外界看清了其与对手的差距。

当年Facebook总营收折合约5526亿元,腾讯总营收4820.64亿元,分别是字节跳动的2.3倍和2倍,而字节跳动的111%增长也的确亮眼,这一成长性远高于它的对手们。

而另外一组数字是,截至2020年年底,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达19亿,覆盖全球超150个国家和地区,这相当于同期Facebook全矩阵用户的70%。

当流量红利渐渐褪去,如今回头看,Tiktok危机之前,是一度为字节跳动贡献近60%的广告总收入抖音上市的最佳时机, 但「短视频第一股」的名头却被快手抢了先。

02

2021年年初,老铁们带着「短视频第一股」登录港股,快手一时风光无两,首日股价暴涨160.9%,市值超1.2万亿港元,超越京东小米,跻身前五大互联网公司。

抖音与快手的缠斗一直被行业所津津乐道,但双方的差距是明显的,2020年字节跳动的收入是快手的4倍,抖音的日活是快手的2倍多,在直播电商、广告营销等诸多领域,二者都在不断加码,形成对垒之势。

快手已经上市,抖音还会远吗?

以至于后来,关于字节跳动上市的消息频出,「字节跳动向港交所提交承销商聘用函」,「字节跳动正在就抖音在纽约或香港上市的可能性谈判」,原小米高级副总裁周受资加盟字节跳动担任CFO(首席财务官)的时候,更是被外界视为字节跳动加速上市前的准备。

但很快,字节跳动官方首次正式辟谣上市传闻:经过认真研究,认为公司暂不具备上市条件,目前无上市计划。

从大背景上看,后来这一年,互联网平台经济经历过与现行秩序的一系列调整和摩擦。即便美股有更高的成长性和流动性,对互联网和高科技企业的接受度更高,但疫情困扰、经济下行、监管变局之下,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热情很快从火热降到了冰点,接近一半中概股受到「腰斩」。

中概股的前景令人担忧,后来的纷纷回归港股,采用双重上市或是二次上市等方式被自己增加缓冲机会。而港股中的快手也从高光陷入低谷,累计跌幅76%,市场普遍担忧的是,快手组织效率和与抖音差异化等多方面的问题。

与之相映成趣的是,资本市场对字节跳动的态度更加激进。

2021这一年,老虎环球基金又以4600亿美金的估值给字节投了11亿美金,事实上从2019年开始,老虎环球基金就不断增加对字节跳动的投资比例。

4600亿美金这一估值远超出字节跳动在一二级市场的3000亿美元估值,几乎是字节跳动在 2020 年 3 月融资后 1400 亿美元估值的三倍多,如果以4600亿这一估值上市,其市值将仅次于腾讯和阿里。

但苦于大环境已经不尽如人意,最佳的上市时机也并不是现在。这两年,受到政策的影响,字节跳动曾重点发力的教育、游戏业务先后做出调整和收缩。

从2018年开始,字节跳动进入在线教育行业,经过两年多的发展,大力教育成为字节跳动独立的教育品牌,旗下业务覆盖K12、成人教育和智能硬件等多个领域。

但「双减」政策下,教培行业进入非盈利时代,在线教育企业纷纷裁员和调整业务方向,大力教育也不例外,尤其是K12业务中的瓜瓜龙和清北网校业务。除此之外,字节跳动商业化和游戏业务线也有不同程度的收缩。

也是在这一时期,周受资不再兼任字节跳动CFO,而是专注于Tiktok,CFO这一职位空缺了5个月,直到后来的律师出身的高准登场。

与此同时,字节跳动CEO梁汝波还宣布了重整组织架构,抖音和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TikTok一起组成字节跳动的六大业务BU。

重组的背后,被外界认为是让潜在的投资者更容易理解字节跳动的业务引擎。在抖音BU之下,包含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头条搜索、头条百科和其他国垂直服务业务六个业务板块,外界认为,抖音这一BU贡献了字节接近70%的收入。

大多数科技公司都在2021年经历过艰难时刻,字节跳动也不例外,只不过相比之下更加保守。

根据路透社消息,2021年字节跳动营收达到约58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677亿,同比增长70%,如果这一增长数字无误,那么远低于其往年水平。

03

高准加入字节跳动后,关于抖音上市的消息再一次密集。

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在内部信中宣布了这一消息,由世达国际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高准担任新的CFO,这一举动被认为是,字节在重新考量将抖音等国内业务独立,作为抖音集团赴港上市。

高准的主要办公地点在香港和新加坡,此前她为100多家公司和上市和其他资本市场融资提供过法律服务,其中的案例囊括了大多数新经济平台型公司,包括滴滴出行收购Uber China、百度收购YY直播等并购和私募项目。

如同周受资在DST时期投资了成立一年多的字节跳动,高准在加入之前,也曾与字节跳动有过不少交集。最重要的是,参与过字节跳动收购Muiscal.ly、沐瞳游戏和私募股权融资等。而且与周受资的投行出身不同,高准出身律师,强项在于法务和合规。

梁汝波在内部信称,「Julie对公司治理、企业发展有很多经验和思考,对很多处于不同阶段的公司提供过咨询和帮助,相信她的加入会给公司带来很大帮助。」

高准加入之后的第一个大动作,就是将字节跳动(香港)有限公司更名为抖音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生效时间为2022年5月6日,除此之外,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也更名为北京抖音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改名之外,并不牵涉到控制权变更等情况,所以外界也认为此举是为了让潜在投资者更明确和清晰公司的主要业务。

IPO的一个关键,就是向投资者和利益相关者讲述其故事,「抖音」显然是一个比「字节跳动」更让人一目了然的熟悉概念,也更能吸引潜在投资者的兴趣。

改名这一动作,无疑又燃起了外界对于抖音开启IPO计划的期待。与此同时,有媒体报道,字节跳动内部员工收到了今年的股权回购,价格为每股142美元,相比去年的132美元,提升了7.5%。

成立十年的字节跳动已然在为抖音IPO做准备,但外界普遍认为,即便抖音启动上市,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完成,市场中的不确定性依然存在,市场环境等风险因素依然复杂,至少要等到下半年才会有真正的动作。

与万众瞩目截然相反的是,2020年之前,外界一直相信张一鸣对看上市相关的表述是「要延迟满足感,再等一等」,「头条是一个非常大的东西,对特别大的东西的演化要有耐心」。但如今环境迥异,字节上市消息频传又屡屡被证伪,外界更急于在不确定性的悲观情绪中找一个令人兴奋的标的。

IPO是个节点,其中的纷繁复杂,都需要细微的考量。

04

科技企业上市的故事怎么讲?

投资人王煜全曾分享过讲好上市故事的三个重点,其中第一个关注点就是从现有市场转换到未来市场:不光是看眼前的收入利润,更会关注未来的市场大小和份额。

他以亚马逊和特斯拉为例,亚马逊讲的故事是,其本身在电商市场已经获得50%以上的份额,而电商在未来替代掉传统零售一半的份额,那么亚马逊就能够获得25%的零售市场份额,足以跟沃尔玛竞争了。

而特斯拉的逻辑是,「如果你相信电动车一定是未来,假如特斯拉每年替代全球1%的燃油车,现在全球汽车保有量20亿台,也就是说,特斯拉的目标是年产2000万辆。作为对比,通用汽车的年产是700多万辆,福特是600多万辆。特斯拉的未来目标,比通用和福特加起来还大。」

而相反的例子则是小米,王煜全认为小米的未来故事并不清晰,这是小米市值上不去的核心原因之一。比如小米IPO时讲的「手机+AIoT」战略,是一个模糊的概念。资本市场很难估算小米在AIoT获得多大的份额,所以没讲出一个足够有说服力的故事,只能通过目前的销售收入来决定价值。

归根结底,科技企业上市讲故事是要讲清未来和愿景,以吸引投资人为了未来而下注。

例如,作为短视频行业开创者,快手上市时讲的是领先的内容社区和社交平台,是虚拟礼物打赏流水及直播平均月付费用户最大的直播平台,是日活用户第二大的短视频平台,是以商品交易总额第二大的直播电商平台。

而对于力图「制造美好生活」的抖音来说,其未来的可能性依然在不断释放。

首先就是社交,日活过6亿的抖音不断在强化自身的社交属性,以打破流量的天花板。5月20日抖音上线了「密友时刻」,支持用户发布照片投屏在对方的手机上;而在此之前,基于「兴趣匹配」功能的兴趣社交,基于「朋友」功能的好友视频信息流等,都是在巩固并延伸抖音内的社交关系网络。

其次是电商,抖音电商所代表的商业变现已经呈现出越来越重要的位置。从2018年上线购物车,到2020年直播带货兴盛,如今抖音商城已经常驻抖音主页底部导航栏第二个菜单的位置,这将给抖音商城带来更大的流量入口。

即便抖音电商的复购率并不高,而且电商行业竞争加剧,但这并不妨碍以「兴趣电商」为核心的抖音亲自下场探索。

比如,据「Tech星球」报道,在酒水自营业务上,字节跳动成立了北京新港商贸有限公司,探索茶业、红酒等新消费业务,抖音电商相关负责人证实了这一消息,并认为此举是进一步拓展用户在酒水购买时的商品丰富度。

除此之外,在音乐等内容业务上,字节也在不断布局加码。2022年4月上线的汽水音乐APP,就是字节跳动中国音乐事业部与抖音音乐共同打造,其产品明显脱胎于抖音,从功能到算法推荐都有着明显的相似痕迹。

「搅局者」汽水音乐能打破腾讯音乐和网易音乐的双寡头音乐市场格局吗?显然要在很久以后才能得到答案。这些答案就跟抖音上市的消息一样,并不是一个短期问题,而是一个长期投入问题。

即便张一鸣退居幕后,他十年前的微博语录依然散发着魅力,有些话拿到今天看依然有效,尤其是关于IPO的这段。

十年前他说:最近IPO的公司一堆一堆的,但是大家一定要耐得住寂寞,他们今天的成功是他们的过去已经决定的,属于他们。我们的成功是我们的现在和将来决定的。

张一鸣发现,很多事情经常是这样的:「今天和明天已经由昨天决定,你还可以决定后天。」

       原文标题 : 张一鸣踟蹰在IPO门外

当前,在数字经济发展的大浪潮中,以物联网、为代表的新兴技术在经济发展史上扮演的角色愈发重要。AIoT是人工智能和物联网的融合应用,一方面,人工智能帮助物联网智慧化处理海量数据,提升其决策流程的智慧化程度,改善人机交互体验,帮助开发出高层次应用,提升物联网应用价值。另一方面,物联网通过万物互联,其无所不在的传感器和终端设备为人工智能提供了大量可分析的数据对象,让人工智能得以落地应用。如今,AIoT应用已从消费、互联网等泛C端领域,向工业制造、能源、交通、医疗等传统行业辐射,提供专属行业的解决方案,并不断探索更多行业应用。5月26日,由高科技行业门户OFweek维科网主办、OFweek人工智能网和......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