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IT之家网友 的线索投递! 5 月 16 日消息,统信 UOS 家庭版 21.3 今日全面开放公测,此次新版主要聚焦于“用户体验”和“使用效率”。下面是功能亮点1、浏览器藏宝箱:可直接收藏网页中的图片、文本、网址等,同时支持注释、搜索、置顶功能自定义新标签页:可更换新标签页背景图,同时支持编辑修改快捷方式创建页面二维码:浏览器右键选项可直接为页面生成二维码,并支持下载保存2、安卓模拟器 UEngine平行世界:一个应用的两个页面信息可同时在左右两个窗口同时显示,充分利用大屏优势,信息处理效率加倍共享屏幕:可支持 PC 端屏幕的共享,将 PC 桌面共享给其他用户文件互通:安卓和 PC 可以直...... Last article READ

日本东京:女性坚守,男性逃离

data-v-0d20057c>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佐罗,原文标题:《日本男性正在远离东京?女性依然向往东京》,头图来自:《东京女子图鉴》

她们选择来到东京,哪怕成为不了光鲜亮丽的东京女子。

“东京的机遇如石子一样遍地都是,而这些机遇的石子我都能拾起。”

这是2016年大热日剧《东京女子图鉴》中的一句台词,也是日本许多小镇女孩的心声。

剧中的主角,秋田女孩绫就是怀揣着这样的期待从家乡来到了东京,并在东京从20岁打拼到了40岁,一步步从三茶搬到了代代木,最终如自己期望的那样追赶上了东京女人的步伐,成为了华丽的东京女子。

小镇女孩来到东京,立志在这里过上想要的生活,成为东京女子,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这座绚烂都市中上演。

日本男性正在远离东京?日本女性依然向往去东京追梦

在日语中有个词叫做“上京”,专指从地方城市来到东京。

“上京”一词不像中文里的“进京”那样是个略带年代感且常见于公文公告的严肃词汇,反而是个在报刊新闻、日常用语中都经常出现的高频词。这点多少体现出了日本人对于东京是有着特别情愫的

也许正是因为这份情愫,每年都有大量的人涌入东京,而后又离开东京。

今年4月,日本经济新闻发表了一篇这样的报道,题为《日本男性“流出”东京,女性“流入”》,指出2021年东京都内的净流入人口为5433人,这其中男性为净流出1344人,女性为净流入6777人。

这个数据来源于今年1月底日本总务省统计局发布的《住民基本台帳人口移動報告 2021年(令和3年)結果》。

图源:总务省统计局官网,注:“転入超過数”指的是流入人口减去流出人口后的数值,数值为正代表了净流入人口数,数值为负代表了净流出人口数

因为受到新冠疫情远程办公等因素的影响,东京这两年的净流入人口急剧下降,从疫情前的7万—8万人猛跌至21年的5000多人,男性的流入在近25年来首次出现了负数的情况

不过,日本男性是否真的在离东京而去,还有一些不确定性,因为其中还包含着外国人的数据,去年净流入东京的日本人人口数达到了10815人。

而在这种情况下,女性却仍有高达7000的人数进入东京。

上京者中女性要多于男性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十余年。

数据显示,从2009年开始,女性流入东京的人口数就很明显地超过了男性。

(图源:CANVAS)

2017年的《東京一極集中の追加分析》中的数据更直观反映出了这点,每年的男女差值基本都在1万人以上。

图源:平成29年10月24日 内閣官房まち・ひと・しごと創生本部事務局《東京一極集中の追加分析》,男女净流入人口数差值为粉色方块减掉蓝色方块的数值

同时,《住民基本台帳人口移動報告》中三大都市圈的净流动人口数推移统计图还展现出,东京圈对女性的吸引力不仅要比对男性的大,而且也长年比名古屋圈和大阪圈对女性的吸引力要大得多。

图源:总务省统计局官网,注:东京圈指的是東京都、神奈川県、埼玉県和千葉県,而非东京一座城市

尽管新冠疫情冲击了东京的方方面面,其作为日本第一大都市的吸引力也有所缩减,但是日本女性对于东京依旧保持着炽热的偏爱。

“就算你回到家乡,也做不了你想做的工作”

东京被女性偏爱的现象在日本国内同样受到了关注,这一现象背后的原因也得到了不同形式的调查和研究。

日本的研究所グローバル・リンク・マネジメント(GLM)在2019年9月以网络问卷的形式对500位上京人士(男女各250人)进行了调查,

其中关于来到东京的理由这一块,“想来东京读书”和“想来东京工作”是比重最高的两个理由,另外还有几个理由女性选择的比例要远高于男性:

想要开始新的生活、东京有各种各样的机会、憧憬大都市、想要离开老家和父母、交通更为便利、更能享受生活乐趣、接触文化艺术的机会更多……

2021年日本総合研究所的研究员藤波匠发表过一份关于“なぜ、女性は東京を目指すのか(为何女性会将目标锁定在东京)”的报告,简单归结一下报告的结论:

女性锁定东京圈的原因就在于,如今高学历、高技能的女性在不断增加,东京有利于事业的发展,同时对女性活跃的限制更少,所以这里更能为女性提供高薪、优质的工作,也更可能正式雇佣女性,让女性长期安居于此,女性自然会更青睐这里。

图源:日本総合研究所YouTube

有日本人分享了自己的亲身经历,以更加鲜活的视角解释了女性选择东京的原因:

日本网站“telling,”的编辑藤井みさ是土生土长的东京人,所以当从小镇来的朋友说东京什么都有、东京选择多时,她并没有什么感触,后来她才慢慢发觉回家途中顺便去便利店买点东西这样的小事,在东京你可以考虑去全家、去711、还是去罗森,但是在乡下的小城市可能就一家都没有了,同理工作机会也是如此

而且,在小城市,人与人之间距离比较近,因此人们对于他人的动向就非常敏感,谁家的谁谁结婚了大家很快都会知道,然后扯着扯着就扯到了你怎么还没结婚,虽然在东京也不是没有爱说这样的话的人存在,但是基本上嗯嗯啊啊就能糊弄过去了。

而让藤井感受到有点冲击的是,有一年正月她去了次乡下,她看到女性全部都在厨房里劳作,男性一个来帮忙的都没有,全部窝在被炉里在看电视,厨房还特别冷,她形容这样的情况太男尊女卑了。

此情此景,听着是不是有点像日本版的“女性不能上桌吃饭”?

在这样的落差对比下,女性向往东京也就愈发合情合理了。

这种男尊女卑还导致了另一个情况,来到东京的女性再也不愿意回到家乡了,流出人口少也是女性净流入人口数高的成因之一。

从新泻津南町上京的上田由美已经在东京定居4年了,尽管逢年过节她都会回老家,但是她并不打算回到老家。

上田在东京的一家睫毛美容店里工作,这份工作并不轻松,朝七晚十还没有固定的休息日,但是络绎不绝的客人和努力赚钱的成就感还是让她觉得很幸福充实,而家乡津南町是绝对给不了她这种幸福感的,因为“就算你回到家乡,也做不了你想做的工作”,这是母亲告诉由美的话。

东京能让女性从事在地方城市压根做不了的工作,最能证明这一点的,还是出身兵库县芦屋市的现任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

小池留学归国后来到东京,当过翻译、记者、新闻主播,40岁时成为参议员步入政坛,64岁时在党派的反对声中参选东京都知事。

尽管小池知事本身存在着这样那样的争议,但是她能够在男性至上的日本政界中成为第一位东京都女性知事,并且在前两任知事都是任期内辞职的背景下在2020年以压倒性的票数顺利连任,还连续两年被美国经济杂志《福布斯》评选为“全球百位最具影响力女性”之一,足以让大家看到她身上东京女子的女性力量。

部分历任的东京都知事,图源:nippon.com

来到东京的女性们,她们可以成为大学生,可以成为正职员工,可以成为医生、律师、演员,甚至还可以成为政治家,东京给了她们无限的可能,这样一座城市怎么能不让她们为之心动并执着呢?

东京贫困女子

东京机会遍地都是,但是来到东京绝不意味着就能一鸣惊人了。

在东京,生活着一群入不敷出、连温饱都成问题的贫困女性,日本作家中村淳彦将她们称为“东京贫困女子”,他在采访了这个群体后写成报道,最后将这些女性的故事汇编成了同名书籍《东京贫困女子》。

这些女性一开始的出身、境遇都不同,但后来却同样深陷于贫困。

书的开篇就讲述了从事风俗业的贫困女大学生,菅野舞就是其中一员,她自幼被双亲弃养,在地方城市的儿童养护机构长大,高中时被介绍到了寄养家庭中,但是因为和养父母格格不入,她的精神变得更为压抑了,甚至开始了自残,所以在高二时她毅然决然地决定要到东京读大学。

来到东京后她就读于私立大学的夜间部,私立大学是贫困生的重灾区,为了负担学费和生活费,她白天在一家小企业兼职,期末考结束后的假期里从事风俗业。

干风俗业当然会被人瞧不起,一些中年客人觉得这些年轻女孩就是因为想买奢侈品才会用这种方式赚快钱,“为什么要做这种工作,其实还用问吗,当然是为了生活啊。”菅野舞无奈地说道。

她知道自己肯定无法被大部分人所理解,当初不顾反对来到东京时她就做过了心理建设,也自认不需要他人的理解,只不过一面受着为了钱给陌生男子卖春的精神煎熬,一面又一直被人用恶意揣测,多少有点身心俱疲。

中村淳彦此前做过不少风俗业的采访,他深知现今女大学生步入这个行业已经不算稀奇事了,东京都内那些响当当的名牌大学都有风俗从业者,接触得多了他也明白她们做出这样选择的无奈。

看客们轻飘飘地说想赚钱可以去当家教、去陪酒啊,何必非得卖身呢?

但是当家教得有时间,去陪酒得会聊天,不善交际、时间不足但是钱又要赚够,她们纠结到最后没办法,就只有风俗这一个选择了。

风俗业并不是简简单单一句来钱快就能概括的,这份工作会带来负罪感、产生自我厌恶,然而心理上有种种煎熬,第二天还是要继续投入到满满当当的学业和生活中,并没有喘息的空档。

图源:日剧《明天我是谁的女朋友》,本剧的女主角小雪是从地方上京的女大学生,为了负担生活在做租赁女友,这份工作的内容达不到风俗业的程度,但她依旧不敢告诉身边任何人

中村采访的贫困女性中,学历最高的是东京大学毕业的研究生,叫做井川优子。

她从东大毕业后成为了一名临床心理医生,最开始在一所私立大学工作,但是因为无法平衡工作和育儿,所以跳槽到某省厅下属的组织。

即使是东大研究生这样的高学历,井川依旧因为是女性被平庸的男性正规职员职场霸凌,她为了保证自己之前的业绩能被搜索到,在工作中依旧使用旧姓,但是这却成为了被打压的点

这个组织拒绝她继续使用旧姓,要求她必须改掉姓氏,因为一直受到逼迫和恐吓,井川不得不和丈夫假离婚,结果假离婚最后变成了真离婚

职场霸凌、离婚、成为单亲母亲让井川在心理上备受打击,即使自己是临床心理医生她也无法调节这种精神压力,导致身体出现了异常,后来身体因为循环往复的折磨彻底垮掉,井川成了坐轮椅的残疾人,不久她就被解雇了,自此便陷入了贫困的深渊。

身处贫困深渊的东京女性并不都是从小地方来的小镇女孩,也有原本生活优渥的富家小姐。

植草纪子的原生家庭条件很不错,父亲在大企业工作,自己毕业于东京顶尖的私立大学,后来与同班同学结婚,丈夫通过了国家公务员一类考试,成为了中央官厅的高级官员,之后因为丈夫被调派到了海外,她也跟着去海外定居了。

植草纪子早年的形象就像是东京港区的贵妇,履历漂亮、生活奢侈,直到她的妈妈患了癌症,她为了照料母亲只能频繁往返于日本和海外,医疗费花了1000万—1500万日元,但是母亲还是走了。

因为长期一心扑在母亲的治疗上,植草和丈夫日渐产生了隔阂,母亲去世后关系也未能修复,最后两人离婚了,她一个人回到了日本生活,那一年她40岁。

即使有着不错的履历和很强的英语能力,40岁的她也未能找到正式工作,房租、生活费、儿子读书都要花很多钱,她还遭遇了诈骗背上了债务,生活就开始慢慢走向了下坡路。

接受采访时,植草已经55岁了,生活非常窘迫,儿子也和她断绝了关系,她一个人住在杂物间一样的屋顶小阁楼里,没有工作。

在中村的形容中,她有很多白发,看着比实际年龄老,一脸疲惫,俨然不见当年贵妇的模样,只是能从言行举止间感受到她良好的出身和教养。

这些女性也是东京女子的一员,让人们看到了原来在风光的东京,也并不是所有人都野心勃勃,不是所有人都光鲜亮丽,不是所有人都为了平步青云而来,有些人只是用尽全力生存在这个城市。

中村在终章直言不讳地以“令贫困女性增殖的名为东京的疾病”声讨,就算是在日本第一的大都市,女性依旧会因为制度、观念、法律等被逼至绝境。

书末尾的后记中,她们三人给中村寄来了回信倾诉了近况。

可能会有点让人遗憾,她们后来的生活并没有发生触底反弹般的变化,但是在回信中她们却无一例外地表达出了积极的态度

菅野舞在大学毕业后准备进入一家媒体公司工作,成为一名编辑。“以后,如果遇到什么困难,我说不准会找身为编辑前辈的高部小姐商量,也说不准,我们以后还能有机会见面呢!届时,还望您多多关照,多多指教。”菅野下定决心要迈向新生活了。

井川优子希望能够改变日本排挤残障人士、单亲母亲的现状,所以在坚持撰写论文并投稿,期望以实际行动说服国家和政府,“虽然我现在的体力只能勉强支撑我活着,但只要活着,就总能迎来更多更好的日子。”她在信中这样写着。

植草纪子的身体状况因为后来找到的看护工作强度太高而变差了,还被房东要求搬出所住的小阁楼。“把这些事儿写成文字看着好像挺悲惨的,但事实上我已经想通了,反正已经这副样子了,再落魄也不过如此了。人生是痛苦的。但仍要活下去。”

这般坚强,实在令人动容。

东京有时就像冷静运转的庞大机器,它不会因为你怀揣着梦想而来就激励你,不会因为你穷困潦倒就怜悯你,不会因为你春风得意就优待你,也不会因为你异于常人就排挤你,每个人在这座城市里都有自己的喜怒哀乐。

而那些每年不断来到东京的女性、那些努力生活在东京的女性、那些在东京失意落魄的女性、那些在东京意气风发的女性都成为了构筑成这样的东京的一部分。

日综《我可以去你家吗》曾经跟拍过一个从长野县的小村庄上京的00后女孩奈樱实,她放弃了歌手的梦想来到东京学习服装,在笔记本的扉页上,她写着最喜欢的歌手miwa的歌词以勉励自己:无论作何选择,即便终究受了伤,亦不代表选错了

作者|闪电懒编辑|Duke来源|钛财经当前,国内AI领域的企业不断涌现,其中商汤科技、旷视科技、云从科技、依图科技是最受关注的四家独角兽,被称为“AI四小龙”。其中,贵为AI四小龙之一的云从科技,在历经了证监会两次问询之后,终于通过科创板上市注册申请,并将于5月18日开启IPO新股申购。其实,在众多AI企业中,云从科技无疑是幸运的,至少它还撑到了上市融资的这一刻,但云从科技也是不幸的,在AI行业过去数年的狂奔中,云从科技积蓄了不少问题,以至于最终只能“流血上市”。1、降不下来的研发费用2015年,云从科技成立,时年34岁的周曦正式从科学家转变为创业者。6年时间内,云从科技累计融资超过30亿元;......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