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AI与5G、IDC等成为数字经济的重要基础设施,并且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会催生出对更多的需求,同时也为人工智能的应用提供了基础条件。同时,AI企业已经从技术驱动向商业驱动阶段发展,市场希望看到能带来收入高增的应用场景。作者 | 方文图片来源 |  网 络AI技术与企业端端的融合发展如今,处于人工智能成熟曲线前沿的公司正在大规模使用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在企业中部署方式的整体成熟度正在改变企业对人工智能战略价值的看法,以及改变他们希望在何处收获人工智能的好处。AI技术与产业端的融合发展,使得技术的演化出现了新的特征,AI技术的创新发展,来到了一个新的融合扩散阶段。这意味着:一方面在AI扩...... Last article READ

三家上市公司财报比拼:国产中间件还是一门好生意吗?

在信创行业快步发展的背景之下,摆在中间件厂商们面前的,依然是一条可以期待的道路。

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也是信创(信息技术应用创新产业)承前启后的战略机遇之年,作为信创生态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中间件产业的发展也被市场寄予厚望。

此前,华为发布的《鲲鹏计算产业白皮书》预计,到2023年全球中间件市场空间434亿美元,5年复合增长率10.3%;中国中间件市场空间13.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5.2亿元,按用户类型划分,政府约占26%,金融约占23%,电信约占17%。

据亿欧智库此前研究分析,国内中间件厂商营收主要也是以政府、金融和电信业务为主。尤其在2021年,随着信创产业在政府、金融产业的快速推进,中间件厂商迎来又一春。

近期,国内三大中间件上市企业东方通(300379.SZ)、普元信息(688118.SH)和宝兰德(688058.SH)先后公布2021年财报及2022年一季度经营数据。从营收、净利润等关键财务指标来看,三家企业的业绩情况整体不及市场预期。其中,宝兰德更是出现了信息披露违规事件,备受市场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初以来,三家中间件上市厂商的股价都出现了明显的下滑。

东方通股价在1月18日来到36.59元的高位之后震荡下行,截至4月29日收盘时的15.42元,已较一季度最高位跌去近60%。普元信息也是在1月18日出现过33.88元的股价高位,之后转入下跌行情,4月29日股价收于15.45元,较1月18日股价下跌超50%。

宝兰德在今年1月底之后股价也整体处于下行状态,4月14日以来,受业绩公告数据调整消息的影响,该公司股价更是出现连续7个交易日下滑,累计近40%的跌幅。

客观来看,二级市场整体萎靡、国内疫情等因素不可避免地对三大中间件上市企业股价走势带来影响,但结合三家企业近两年的业绩表现来看,市场也不免提出疑问:国产中间件还是一门好生意吗?

业绩整体不及预期,疫情成关键影响因素?

根据财报,东方通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8.63亿元,同比增长34.80%,两项数据均位列三家之首;普元信息营收4.36亿元,同比增长20.99%;宝兰德2021年营收近2个亿,同比增长9.65%。

虽然三家企业营收和增速都实现了正向增长,但是普元信息20.99%的增速是在2020年同期较低增速(-8.90%)的基础上实现的;而宝兰德9.65%的增速更是过去三年里最低的一次。

净利润方面,东方通2021年归属净利润为2.48亿元,是三家企业中归属净利润最高者,但净利润增速仅为1.53%,而在2020年同期净利润增速为72.95%。这也是东方通自2018年以来,净利润增速最低的一次。

普元信息2021年归属净利润增速24.74%,位居三家之首,但其归属净利润0.39亿元,仅比2020年同期0.31亿元多了800万元左右。宝兰德2021年归属净利润仅为0.27亿元,较2020年同期0.61亿元大幅下滑56.07%。

从营收、净利润数据来看,三家上市中间件企业在2021年并没有迎来市场预期的“大爆发”。2022年一季度的业绩情况似乎也不容乐观。

数据显示,东方通2022年一季度营收较2021年同期减少47.30%,归属净利润较2021年同期减少289.49%。普元信息在2022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938.85万元,同比增长26.47%;归属净利润亏损2061.83万元,亏损同比扩大107.13%。

两家企业在一季报中均提及,业绩的不理想主要由于新冠疫情以及该公司业务本身存在的季节性波动特点,导致合同签订和营收确认均受到较大影响。

如果说东方通、普元信息业绩不及预期尚可理解,那么宝兰德自2022年以来的市值管理和信披因“虚假陈述、业绩变脸”,则让股民大呼“看不懂”。

2022年1月25日,宝兰德披露了《2021年度业绩预增公告》,预计2021年度实现营业收入为2.8亿元至3.11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增加9774万元至1.28亿元,同比增加53.63%至 70.09%。预计2021年度实现归属净利润为9200万元到1.05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增加3095万元到 4395万元,同比增长50.68%到71.98%。

业绩预增公告发布后,当日宝兰德盘中最高报130.01元,创下2021年以来股价最高点。

引起股民质疑的是,在1月25日宝兰德公告2021年业绩预告的四天前(1月21日),持股11.02%的核心技术人员赵艳兴和销售总监王凯(离任)就公布了减持计划。同样的减持计划在2022年3月进一步“升级”:2022年3月29日宝兰德发布2022年Q1业绩预增公告,此后的4月12日、4月13日核心技术人员赵艳兴再次减持。

特别微妙之处在于,其后的4月14日宝兰德发布业绩“更正公告”显示:宝兰德全年净利2778.2万,同比下降54.5%。

用股民的话来通俗理解就是:“一夜之间,宝兰德就从各项指标同比增幅超过50%的‘学霸’变成了营业收入同比增加不到10%,但是归属净利润及扣非净利润均减少超过50%的‘学渣’。”对从事信创行业的软件公司而言,宝兰德此番操作,势必对企业品牌和信誉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

中间件企业的未来还好吗?

在过去近10年里,三大中间件上市公司的毛利率整体处于行业较高水平,且相对稳定。其中,宝兰德毛利率居于三家企业之首,除了2020年之外,其毛利率基本都在90%以上。普元信息因定制项目较多,毛利率在三家中最低,在2020年、2021年毛利率都出现下滑。东方通自2016年以来,毛利率基本都维持在70%-80%之间。

从净利率数据来看,东方通和普元信息净利率水平相对稳定。其中,东方通净利率在2020年有过较大幅度的提升,但2021年又回落了将近10个点。宝兰德2021年净利率出现大幅下滑,下降超过20个点。

整体上,三家企业的赚钱能力还是比较强,那么具体到各家企业,又是怎样的发展状况?

据沙利文公司统计的数据显示,国内AI项目的投资热度在2013-2018年持续发酵,但在2019年投资金额和投资笔数大幅下跌。在投资热度最高的2015-2018年,商汤、云从、旷视、依图四家企业因频繁融资被称为“AI视觉四小龙”。但随着投资热度的下降,2019年起,“四小龙”频繁尝试上市,希望能通过二级资本市场来缓解资金压力。而到了如今,成功登陆二级资本市场的仅商汤一家,云从科技在今年4月初刚刚获证监会同意其在科创板IPO注册,另外两家在二级资本市场仍频繁折戟。在巨大的资金压力下,依图甚至在去年卖掉了医疗业务,今年2月份依图终于再次在一级资本市场获得融资,旷视则是自2019年5月份之后就再没传出......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