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中智观察》“企业数字服务供需市场”行业洞察之篇。人工智能需求的持续增长,国家政策的支持,资本的无序投入,以及AI专业芯片进入门槛偏低等,让AI芯片市场鱼龙混杂。在遭遇新冠疫情和AI芯片供应链危机挑战下,AI芯片热正在退潮,“裸泳”的公司将黯然退场,留下的如何历经风雨,值得观察。——海比研究院2022年4月18日3月份,一纸公告,让“中国AI芯片第一股”寒武纪市值直接蒸发了36亿元。此后,寒武纪股价更是跌跌不休。寒武纪的公告称,公司核心技术人员、CTO梁军已办理完离职手续,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寒武纪成立于2016年3月,主营人工智能芯片产品的研发。梁军自2017年加入,曾任副总经理兼...... Last article READ

云从科技还能卷多久?

为了生存,“AI四小龙”只能不断加大研发力度,造成行业内卷严重的局面,四小龙目前没有一家公司盈利。

文丨无忌

BT财经原创文章

头图来源丨官网

“AI四小龙”中成立时间最晚的云从科技即将上市。

证监会官网4月6日消息显示,云从科技在科创板IPO申请获得通过。这将是继商汤科技成功赴港上市之后,“AI四小龙”中第二家成功上市的公司。

和商汤科技一样,云从科技上市同样引起市场质疑,有媒体认为云从科技经营状况并不良好,比如持续巨额亏损,毛利率偏低且持续下滑。

事实真是如此吗?云从科技上市能否改变窘境而成功上岸?

01

三年亏损超20亿

云从科技成立于2015年3月27日,创始人是中科院“百人计划”引进的专家周曦,6年时间累计融资超过30亿元,其中中国国新、广州产业投资基金、渤海产业投资基金等多家国有及政府基金均为其股东。成为名副其实的“AI国家队”。

但从招股书显示的数据来看,云从科技的经营情况并不理想。近三年营收增长缓慢,2019年总营收为8.07亿元,2020年下滑至7.5亿元,降幅为6.5%,2021年为10.7亿元,同比增长42.6%。但亏损分别为6.4亿元、8.1亿元和6.3亿元,三年亏损高达20.8亿元。三年亏损20.8亿元,平均每年亏损7亿元,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末,云从科技仍存在巨额未弥补亏损,合并口径累计未分配利润为-22.16亿元。

对于近几年的巨额亏损,云从科技在招股书中表示有对高管和核心员工的股权激励因素,仅在2019年9月的股权激励支付费用就高达12.75亿元。同时销售费的激增也是亏损的一大原因。2018年-2020年,云从科技的销售费用率由26.6%增长36.3%,每年增幅较大。同时研发的不断投入也是造成巨额亏损的一大因素,2018年云从科技的研发费用为1.5亿元,而2020年研发投入达5.8亿元,2年内猛增4.3亿元,增幅达287%。对照同期的总营收,研发投入占分别为30.6%、56.3%和76.6%,研发的投入基本耗去原本就不算太多的营收。

互联网投资人王珂认为科技行业的销售费用过高是行业的普遍现象,“一个新事物的推广和普及是需要高额投入,更需要持续不断的研发投入,但销售费用的大增,不仅会带来巨额亏损还可能会拉低毛利率。这就形成一个矛盾:研发不舍得投入就难以形成技术壁垒,销售不投入,就很难把产品卖出,这个恶性循环短期内很难解决。”

称为“AI四小龙”的云从科技,三年的时间营收规模才由7.8亿元增长至10.7亿元,而同期的商汤科技总营收分别是30.27亿元、34.46亿元和47亿元,对比商汤科技的同期收入可以发现,云从科技的营收仅为商汤科技同期的25.8%、21.8%和22.8%。在2020年同样受疫情影响,商汤科技取得14%的增长,而云从科技却同比下跌3.8%,本来两者在规模上就存在较大差距,此消彼长后,差距被进一步拉大。2021年商汤科技的增幅为36.4%,云从科技的增幅为42.6%,两者差距并不大,考虑到两者营收基数的差距过大,短时间内云从科技逆转无望,“AI一哥”梦碎。

云从科技的上市之路也并不平坦,资料显示,早在2020年12月3日,云从科技科创板IPO申请就获得上交所受理,并于当年12月31日进入问询状态,但直到2021年7月20日才上会获得通过。中间历时7个月,而其IPO注册申请的获批,更是经历了16个月,上市之路的坎坷异常,或和3年半亏损超过20亿元有关。

面对巨额亏损和盈利难,云从科技却自信满满,云从科技在招股书中称,通过对盈利能力进行测算,认为扭亏为盈的时间点为2025年,是给投资者画大饼还是成竹在胸,尚需要时间检验。

02

营收单一且毛利率偏低

根据云从科技的招股书,2018-2020财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4.84亿元、8.07亿元和7.55亿元。2018年与2019年,公司营收增速分别为650.2%、66.7%;2020年或是受疫情影响,公司营收同比下降6.5%。但2021年的增速为42.6%,增速明显放缓。

云从科技营收主要由人机协同操作系统与解决方案两部分业务构成。其中人工智能解决方案业务是云从科技最主要的营收来源。

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云从科技人机协同操作系统业务收入分别为0.31亿元、1.83亿元、2.37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6.4%、22.7%与31.4%。虽然该项业务的营收贡献正在不断在增加,但和同期人工智能解决方案业务收入4.52亿元、5.97亿元、5.15亿元相比依然处于弱势,人工智能在云从科技的营收占比分别为93.3%、74.0%与68.2%,成为云从科技营收的大头。以2020年营收构成来看,人机协同操作系统和人工智能收入占总营收的99.6%,其他业务收入仅为0.4%,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云从科技通过在人脸识别、语音识别领域的技术壁垒,提供解决特定行业客户业务问题的智能化升级解决方案。具体有智慧金融、智慧治理、智慧出行、智慧商业等四个解决方案。其中,智慧治理解决方案带来的收入最高。

据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云从科技的智慧治理的营收占比分别为75.3%、58.1%、57.5%。除智慧治理解决方案之外智慧金融解决方案为第二大收入来源,同期营收占比为10.9%、18.9%、23.9%,呈不断提升趋势。但作为一家科技公司,营收略显单一。

毛利率是体现一个公司能否赚钱和能赚多少钱的重要指标,云从科技的毛利率有高有低,高的营收占比并不高的人机协同操作系统,该系统主要是云从科技自研软件为主,标准化较高,毛利率相对较高,2018年-2020年,该项毛利率为75.6%、89.3%和75.9%。

而作为云从科技营收的主要构成,人工智能解决方案主要面向各行业客户提供整体解决方案,这就需要多方协同才能完成,需要大量采购第三方软硬件,蛋糕被第三方强行分走,直接拉低该项的毛利率。

2018年-2020年,该项毛利率分别为17.8%、23.4%和28.2%。综合下来,2019-2021年,云从科技主营毛利率分别为38.89%、43.21%和36.76%,整体处于下滑趋势。

在行业中同样并不占优势。商汤科技在2021年的毛利率高达69.7%,2020年毛利率更是高达70%以上,远远高于云从科技。

而2019-2020年,包括旷视科技在内的同行可比上市公司毛利率则分别为59.99%、59.94%,2020年受疫情影响,才首次被云从科技超越,对比两家竞争对手的毛利率可以发现,云从科技的毛利率相对偏低,和头部老大商汤科技的差距较大。

03

巨头入局,竞争惨烈

AI作为群雄逐鹿的未来科技主战场,各巨头早已意识到该版块的重要性,阿里、腾讯、百度、华为等众多实力雄厚的大厂已经纷纷布局,尤其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已经走在了前列,面对众多资金雄厚的竞争对手,云从科技无论是资金还是流量上亦或者人才储备上,都很难和对手匹敌,在竞争中无疑处于弱势。

而另一方面,给云从科技带来巨额亏损的是管理成本,相比阿里、腾讯、百度、华为等大企业的成熟管理经验,2015年才成立的云从科技,在企业管理经验上,同样难占优势,一旦这些企业在AI上发力起势,将可能很快弯道超车,云从科技面临的竞争将不单单是“AI四小龙”中的其他三家,商汤科技、旷视科技和依图科技三家的发展并不比云从科技差,其中既包括核心算法技术实力的比拼,也包括人工智能应用和行业解决方案的较量。

但从目前来看,云从科技并无碾压的实力,整体处于“不高不低”中等位置,自身护城河并不深,这也形成了竞争空前惨烈的局面,即使上市成功,也难保证云从科技的未来之路就会一帆风顺。

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指出,互联网大厂进入AI赛道说明AI的前景广阔,但他们的加入会对资金紧张的中小企业带来灭顶之灾,对于整个AI行业来说,未来仍具有太多不确定性,行业或将持续洗牌。“如果不想被大厂超越或吞并,只能不断加大自身护城河,这就需要较高的研发投入,势必会造成短期内难以盈利的尴尬,而资本能否给他们足够的时间都是未知数。”该人士对BT财经如是表示。

为了生存,“AI四小龙”只能不断加大研发力度,造成行业内卷严重的局面,四小龙目前没有一家公司盈利,且都出现巨额亏损的想象。

数据显示2018-2020年,旷视科技亏损分别为28亿元、66.4亿元、33.3亿元,三年合计亏损127.3亿元;商汤科技分别亏损34.3亿元、49.7亿元、121.6亿元,合计亏损超过200亿元,云从科技亏损相对较少,但同样营收规模在四小龙中处于弱势。

04

现金流危机

和巨额亏损对应的是云从科技的应收账款高企,近三年,云从科技应收账款居高不下,对应余额分别为3.1亿元、5.2亿元和4.2亿元,尤其是在2020年受疫情影响,应收账款占当年营收的近7成,除去疫情的影响,其他年份应收账款也已接近当年应收的4成。

截至2021年末,云从科技坏账准备金额已经高达6.7亿元。这对一直亏损的云从科技来说雪上加霜。

应收账款高企,同样让云从科技的现金流持续恶化。招股书显示,近三年,云从科技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1亿元,-4.6亿元和-5.5亿元,三年内经营性现金流净流出超过15亿元。截止2021年年末,云从科技的现金流仅为8.52亿元,以三年亏损20.8亿元计算,账面的现金流仅够支撑一年左右。对比竞争对手的商汤科技,商汤科技截止2021年年末现金流为214.5亿元,云从科技的现金流连商汤科技的零头都不够。

本次上市,云从科技计划募资为37.5亿元,其中人机协同系统和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等将用去30.56亿元,剩余的不到7亿元才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算上账面上的8.52亿元,现金流可以达到15.46亿元左右。

以每年亏损7亿元计算,这些现金流仅够维持2年左右,而云从科技给出2025年盈利的说法,或是参考现金流所来的“破釜沉舟”。

金融分析师李晓金对于云从科技的现金流表达了担忧,“这点现金流对一家2000人左右的企业来说是极为危险的,而云从科技目前还无法盈利,甚至毛利率还出现了下滑,除了上市融资之外,我认为他们应该减少应收账款的坏账,降低现金净流出,提高毛利率,这样才能让资本对其有信心,有利于融资,毕竟他们想扭亏为盈还需时日。”李晓金认为,一旦毛利率继续下滑和应收账款持续高企,对云从科技未来的融资将会有较大影响,以目前AI市场来看,2025年扭亏为盈都有“放卫星”之嫌。

但不管如何,云从科技的成功上市,将获得喘息之机,至于2025年能否扭亏为盈,BT财经将持续关注。

(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如有疑问及任何意见反馈,可直接在评论区留言)

       原文标题 : 云从科技还能卷多久?

昨日,美国证监会SEC将理想汽车、知乎、贝壳、瑞幸咖啡等中概股打入“预摘牌名单”,这是3月份以来第五批被纳入名单的中资企业。这意味着,在美上市中概股面临被退市的风险。根据美国证监会发出的公告显示,本次被列入第五批“预摘牌名单”有17家企业,包括理想汽车、知乎、中网载线、中比能源、LOVARRA、万春药业、瑞幸咖啡、极光、诺华家具、中国食品、Scientific Energy、Value Exchange International、泽尔西西医药集团、Entrepreneur Universe Bright Group、尚乘国际、百世集团及贝壳。美证监会称,上述17家公司提交申辩的截止时间为当地......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