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月 9 日消息,Ubuntu 官网近日发表了一篇,其开发商 Canonical 已发出终止与俄罗斯企业的支持、专业服务和渠道合作伙伴关系的通知。官方表示,不会限制俄罗斯 Ubuntu 用户对安全补丁的访问,但将把用于此类维护的所有俄罗斯订阅收入用于乌克兰的人道主义事业。Canonical 正在积极支持受这场战争影响的所有同事,以最大程度地确保他们的财务、情感和人身安全,也支持世界各地参与帮助和收容受害者和难民的工作的同事。IT之家了解到,自俄乌战争爆发以来,多家 IT 企业宣布暂停在俄罗斯的业务,比如我们熟知的微软、苹果、英特尔、AMD、高通等。对于不知道的小伙伴,Ubuntu ...... Last article READ

现代间谍技术的演变:从“王牌特工”到“行走的50w”

时常有“2G冲浪”的亲戚朋友拿着一些网络热梗来问我,最近常问的是,什么是“行走的50w”。简单来说,指的就是潜伏在国内的间谍。极化的网络环境下,这些词汇频繁出现,到了普通人也无法忽略的程度。

“人人皆可50w”,显然是不恰当的,不过,这一词汇的流行,或许也反映出数字时代中,情报工作早已不再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克格勃、特工们才能胜任的,它似乎变得无处不在、草木皆兵。

情报是国家安全的第一道防线,历史学家H.Keith Melton梅尔顿将获取情报的间谍,称为“阴影中的观察者,国家城墙上看不见的哨兵”。

可以说,间谍的历史就和国家的历史一样悠久,早在公元前3000前左右,就出现了有利于窃听的建筑结构,在宫殿中设计一个锥形通风管道,从而偷听其他房间的对话。

从集成电路到,从微点相机到间谍软件,从克格勃到“行走的50w”,窥探与情报技术的背后,是一场国家之间的科技较量。

冷战时代,阴影中的观察者

战争岁月中,间谍工作十分重要,所使用的工具可以说是代表了当时最先进的技术,大致可以分为三种类型。

第一类,监听监控工具。

间谍的头号任务,就是依靠他们的机智或狡猾,通过监听/监控设备来掌握尽可能多的情报。当然,电影中神乎其神的特工们所使用的,集透视监听杀人放火攻防一体的设备都是虚构,历史上真正出现的电子监控技术,往往有以下特征:

1.微型化,以便被隐蔽地安装在固定位置(如墙壁、地毯、书柜下)。

20世纪40年代后期,电子技术的创新,尤其是集成电路的发展,使得Detectifone这类音频窃听设备,变得更加微型化,很容易隐藏在各种位置收集各种轻微的声音,并通过电线将其传输到接收端。1960年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曾透露,十年来,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的国家印章内一直有监听设备。

2.仿生化,很多监听设备都能模仿其他物品的外观进行巧妙的伪装。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曾创造出足够小、足够轻的相机,可以绑在鸽子的胸部,让这种遍布在城市中的鸟类成为间谍装备的载体,与飞机和卫星相比,鸽子飞得更低,可以传回更加详细的照片。

女性特工还拥有一种化妆粉饼,通过将镜子倾斜到一定的角度,来显示编码信息。

到了20世纪70年代初,美国情报人员又将仿生监控设备提升到了新的水平,将一个装置巧妙地藏在莫斯科郊外树林的人造树桩中,以拦截苏联导弹基地的通信信号,这些信号会被传送到上方的卫星中然后发送到美国站点。“树桩虫”能够通过太阳能充电来连续运行,避免了更换电池的危险操作。

3.可视化,微点相机带来更丰富直观的情报信息。

二战期间,几乎每个情报机构都开发了自己的微型相机,比如苏联的巅峰之作是纽扣相机,它可以被穿在任何服装/戒指甚至牙齿上,集成了高质量的MP4录像机和SD卡录音,有很大的内存容量和电池寿命。

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德国史塔西特工也曾使用著名的公文包相机,在低光照条件下用红外线拍摄照片。更厉害的直接将相机搭载在隐形飞机上,躲避敌人防空系统的同时收集情报,比如美国洛克希德公司设计的OXCART侦察机,就在越南战争期间为美国军事行动提供了关键情报。

第二类,情报传递工具。

仅观察和采集情报还不够,这些重要的情报还需要以可靠地方式传递给队友。一种信息传递采用的是传统方式,即隐蔽的伪装。比如英美两国的情报机构将地图放在扑克牌中间。浸泡一会儿,牌便会分裂,露出里面的地图。

另一种则是基于当时最先进的电子通信,进行消息编码与收发。1955年英国设计推出的Mk.123,几乎是上个世纪间谍界的中流砥柱。

这台无线电装置由一个中央PSU,一个左侧接收器和一个右侧发射器组成,全部安装在铝制底板上,可以被放置在木箱或手提箱中,由集成电路驱动来传递加密的摩斯密码。1978年11月,英国驻德黑兰大使馆被示威者袭击,所有电力和通信线路被切断,就是由一个工作人员通过一台Mk.123间谍套装来紧急通知英国政府的。

间谍人员需要的第三类工具则是杀伤性武器,在必要时进行攻击。

比较强悍的有爆炸类武器,比如著名的“煤鱼雷”,由美国邦联特勤局的托马斯·埃奇沃思·考特尼发明,将一枚炸弹伪装成一块煤的形状,掺到运输工具的煤箱里,可以引起爆炸,专门用来袭击火车和船只,成为当时最受欢迎的发明之一。

当然,克格勃特工也绝不认输,发明了另一个颇具浪漫色彩的武器——“死亡之吻”,将一把4.5毫米火器藏在口红管内,握住底座并将“枪管”旋转四分之一即可发射,不会引起敌方的怀疑。

还有一种隐蔽的生化类武器,比如1942年PROJECT Capricious计划,就希望将病毒混合到山羊粪便中,使得敌方军队发生感染。抑或是将雌激素引入希特勒的食物中,希望消除他标志性的胡子,从而削弱纳粹的士气。

不难发现,二战及冷战时期,间谍工作中的杀伤性武器更多是取巧和改造,核心还是监听/监控等窃听设备,并极大地推动了电子技术的进步,美国的集成电路产业也是在这一时期飞速发展起来的。

著名的半导体公司德州仪器、仙童,都在二战期间承接了不少美国国防部的电子产品合同,进而崛起成为IC产业的先驱者。

可以说,没有应用于情报工作的电子监控技术,就没有今天的电子通信产业。

产品的定价正从艺术变成科学。编译 | 豆豆编辑 | 龚岩在美国完全自由的资本主义社会中,没有什么比制造商建议零售价更奇怪的商业策略了。该策略是由纺织品品牌Hanesbrands最初的创始人P.H. Hanes于1920年发明的。这使他能够通过在全美国的出版物上打广告,避免分销商卖针织内衣时占买家的便宜。即使在今天,尽管很想通过提价抵消通胀带来的成本压力,很多美国店主仍坚持按制造商的建议价格销售。然而,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尝试更复杂的定价策略。咨询机构麦肯锡在2010年发布的一篇重要研究表明,在提价1%的情况下,如果销售量不减少,则营业利润平均可提升8.7%。采取正确的定价策略不容易。如果定价过......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