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v-1cad739f>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李山,编辑:刘义阳,题图来自:视觉中国随着欧俄之间制裁与反制裁斗争的进一步升级,十分依赖俄罗斯天然气的德国不得不开始做最坏的打算:假如俄罗斯不再供气,德国该怎么办?毋庸置疑,德国将面临一系列难题,例如生活将受严重影响,经济可能因此出现衰退,下一个冬天实施天然气配给将不可避免等等。短时间内这些问题很难解决,但长远来看,无论未来与俄罗斯的关系如何发展,德国都已下定决心开拓新的能源进口途径,大力投资可再生能源,并期望在熬过几个艰难的冬天之后实现真正的能源自主。多措并举,减少对俄能源依赖近日,在对俄罗斯实施一系列经济制裁之后,考虑到俄罗斯可能...... Last article READ

数字发展增速跑赢GDP,多重要素为增长“护航”

来源 | 零壹财经

作者 | 高星

2022年3月22日,由《陆家嘴》杂志、上海世纪出版集团、零壹财经·零壹智库主办,全联并购公会信用管理委员会联合主办的“陆家嘴交流会第3期——中国数字发展指数发布会”在线上隆重召开。

本次交流会上,零壹研究院副院长陈小辉和与会者们分享了最新完成的《中国数字发展指数报告(2021)》。该报告旨在通过构建数字发展指数,对全国以及地区两个层面的数字经济发展情况进行综合评价。

一、指数的发布背景及衡量指标

数字经济最早可追溯至计算机的诞生,而“数字经济”这个概念本身是1996年由一位经济学家提出的,彼时这一概念所指代的还是以电子商务为代表的互联网经济。进入20世纪,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以、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和物联网构成的ABCDI(取以上五方面的英文首字母组成)进入商业应用,这为数字经济赋予了新的内涵。上述新的内涵,同时也成为了本次报告衡量体系的构建基础。

陈小辉指出,本次报告的衡量体系是由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数字科技三个维度综合而成的,并细分为包括信息产业等在内的六个分支维度,由不同的基础数据量化组成。在正在编写的第二版报告当中,国产操作系统和国产数据库的采购数量,以及与数据中心和超算中心等新指标也将被纳入衡量体系。

数字发展指数指标体系

二、数字发展指数增速双位数:政策不断深化,宏观数据向好,创新水平提升

根据报告当中的统计,2012到2020年,全国数字发展指数呈现逐年上升趋势。以2012年为基期(该年指数定为1000)进行标准化处理,2020年全国数字发展指数增长至2810.75,年复合增长率为13.79%,高于同期8%的GDP年复合增长率。

2012-2020年全国(不含港澳台)数字发展指数情况

陈小辉认为,该指数的快速上升与三个原因有关:政策、宏观经济、创新水平的持续提高。

具体来看,政策面上,2005年国务院办公厅规范电子商务发展;2015年中国提出“国家大数据战略”;2017年“数字经济”一词首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此后关于数字经济发展的相关政策便不断深化和落地。宏观经济上,GDP增速与数字经济的增长互相带动,而居民的收入与支出增长,也带动了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尤其是电子商务销售额的增长。

至于创新水平持续提高为何能够推动数字经济的发展,陈小辉认为可以归结为两点:其一、以ABCDI为代表的创新,需要企业持续不断的研发投入;其二、创新水平的提高,可以让同一地区地区企业的创新意识得到提高,从而正向推动数字技术及数字化转型创新。以上两点,从研发经费、研发人员数量、以及专利申请与授权数的上升趋势里可以得到证明。

三、三个维度指数:多重要素支撑增长

2012到2020年,数字发展指数下的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数字科技三个维度指数的年复合增长率均高于GDP增速,其中两个指数的年复合增长率更是录得双位数。同样以2012年为基期进行标准化处理,该年指数定为1000点,数字产业化指数2020年增长至2126.50,年复合增长率达到9.89%;产业数字化指数2020年增长至3480.79,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6.87%;数字科技指数2020年增长至3658.56,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7.6%。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受到疫情影响,数字科技指数在2020年出现了首次年度下跌,这与该指数在采样时使用上市公司的数据有关,而上市公司受疫情影响比较大。

对于三个维度指数的增速均高于GDP增速这一点,陈小辉也作出了分析。

数字产业化方面,支撑指数增长的因素主要有两点,一是电信业务支撑能力的提升,二是软件行业的发展。具体来看,除了个别年份以外,全国电信业务总量,软件企业个数及业务收入在样本期内均保持了上升趋势,其中2018年的电信业务总量相比上一年度成功实现翻倍增长。而在下一版本的指数当中,信创类指标也将被纳入数字产业化维度的计算当中。

产业数字化方面,指数增长主要可归结于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优化,产业结构升级,线上消费兴起三点。具体而言,互联网基础设施优化,从全国的域名数和IP地址资源规模增长中可见端倪,IPv4时代经常出现的IP地址短缺情况,在IPv6时代得到了缓解,而抢先布局IPv6,还可以推动物联网产业的发展;而产业结构升级拉动数字经济发展,则是因为三次产业均有数字化渗透,尤其是第三产业数字化渗透率最深,且每年的增速也最大;至于线上消费兴起则是有数据支撑,因为2012-2020年,电子商务企业数量、电子商务销售额、以及实物商品网上销售额均超过18%的复合增长率,而实物商品网上销售额的增长率更是达到26.8%。

而在数字科技方面,指数增长则可归因于上市数字科技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的稳步提升,以及资本投入(总资产)的快速增加。根据统计,2012年以来,1113家上市数字科技企业全要素生产率均值由4.5126提升到2020年的5.0931,8年间增长了12.86%;而资本投入(总资产)均值则由61.26亿元提升到2020年的126.33亿元,增长超过100%。此外报告当中的数据还显示,2012-2020年,资本投入(总资产)排名前50位的上市数字科技企业当中,超过1000亿元的有12家,超过500亿元的则是20家。

四、分地区指数走势及分析

在分享临近结束时,陈小辉还简要分析了东中西部地区总指数以及分维度指数的不同走势。

数字发展指数方面,东部地区的指数2012年以来便遥遥领先于中部和西部地区,同期间内的复合增长率则是中部和西部地区相对领先。根据统计,从2012年起算的8年之内,三地区数字发展指数的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12.94%、15.55%和14.58%。

而如果分省计算的话,广东的数字发展指数排名第一,年复合增速则是安徽排在首位。出现这种状况主要是由于两省的发展路径不同,其中广东的数字经济基础设施相对齐备,该地的数字经济企业实力也颇为强劲,安徽则是在产业和技术方面优势明显,而政策和人力资源方面同样优良。

另外,在三个地方分维度指数——东中西部数字产业化指数、产业数字化指数、数字科技指数上,三个地区的表现也是大体相当,都是东部地区在指数水平上遥遥领先,而中西部地区增速居前。这一点在产业数字化指数上表现尤为突出,因为根据统计,三地区2013-2017年的指数增速均持续下滑,并在2017年达到最低点,中部及西部地区指数在短暂负增长之后迅速反弹,而2019年西部地区增速已经超过了中部和东部地区。

五、总结

陈小辉在结束分享时表示,中国的数字经济发展总体而言将会持续向好,而未来还会有更好的发展。此外他还透露,零壹正在与外部机构合作招收数据市场、产业数字化、以及绿色经济方向的博士后,主要工作之一就是对数字发展指数的完善和计算。

《陆家嘴》杂志是由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主管、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主办的财经类杂志。自2021年9月起,零壹财经·零壹智库作为协办单位,支持《陆家嘴》杂志以新的定位、新的面貌,服务广大读者。杂志将聚焦数字发展和绿色发展两个主线,研究和报道金融投资、科技创新和产业发展的现状与趋势。杂志每月将围绕封面专题和月度榜单,举办“《陆家嘴》交流会”,敬请关注。

End.

       原文标题 : 陈小辉:数字发展增速跑赢GDP 多重要素为增长“护航”

文|智能相对论作者|佘凯文随着“东数西算”工程正式启动,数字基建再次迎来新一轮朝阳。这一情况在资本市场已有过体现,各类企业纷纷插旗、相关概念股的轮番涨停,都在彰显“东数西算”的光明未来。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东数西算”已然成为了一个“家喻户晓”的议题。不少人将“东数西算”对比“南水北调”、“西电东送”、“西气东输”等其他大型工程,但其实它们之间即相似却又不那么相似。数字时代云服务遍地走,解决时延问题既是解决企业顾虑首先,虽然当前绝大部分人对于“东数西算”都已经有了初步认知,但还是需要再强调下所谓“东数西算”是一次数字时代的大变革,基于数据中心、云计算、大数据等新型算力网络,通过在可再生能源丰富......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