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月 13 日消息,Ubuntu 是受欢迎的桌面 Linux 发行版之一,即将发布的 Ubuntu 22.04 版本准备了一些树莓派 Raspberry Pi 的性能调整。一篇宣布,Ubuntu Desktop 的下一个版本将对 Raspberry Pi 板进行新的性能增强,在树莓派 4 的 2GB 型号上实现可行的桌面体验。IT之家了解到,主要变化是树莓派上的 Ubuntu 默认使用 Linux 内核的 zswap 功能,可压缩内存块而不是完全依赖 swap file(虚拟内存)。该功能减少了可能发生的 I / O 操作量,从而使树莓派的低速 SD 卡获得更好的使用体验。据介绍,zswap...... Last article READ

哈萨克斯坦的经济炸弹,远未拆除

data-v-6a73899c>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路尘,责编:张希蓓,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哈萨克斯坦的风波结束了吗?或许是的,但问题本身还远未解决。

1月11日,哈萨克斯坦总理托卡耶夫在宣布新政府内阁总理人选的同时,还勾画出了他对于国家政治经济发展的一系列蓝图,其中最为奇妙的要求,是下令新内阁要在两个月之内找到“增加人民收入”的办法。除此之外,其他所有被提出的要求听上去都更像一个临时的应急措施:要求大企业捐款“致哈萨克斯坦人民”公共基金也好,宣布高级官员工资五年内不再上调也好,都只能视为某种筹措应急资金或平息民众情绪的临时手段。

如何在两个月内提高一个国家内的所有人的收入?新总理斯麦罗夫面对的大概是一个足以斩获诺贝尔奖的经济难题。

十天之前,由于新年伊始的一次液化气涨价,哈萨克斯坦爆发“独立以来国家历史上的最严重危机”(托卡耶夫语),而随着哈国政府对于此后骚乱和袭击事件的定性一步步滑向内部势力炮制的“政变”,托卡耶夫也坦率地承认了最初诱发动荡的根本问题客观存在:失灵的社会保障系统、过低的民众生活水平、失控的物价、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和同民众相互隔绝的官僚体系。

经济神话背后

如果只看经济统计数据,过去三十年中哈萨克斯坦在经济领域的成就毋庸置疑,按照联合国公布的2020年最新人类发展指数,哈萨克斯坦在189个国家中排名第51位,高于俄罗斯(第52位)。世界经济论坛公布的2021年全球竞争力排名中,哈萨克斯坦排名第35位,高于葡萄牙。在《华尔街日报》和美国Heritage基金会编制的2021年经济自由指数中,哈萨克斯坦在178个经济体中排名第34位,位居德国和挪威之后的“最自由经济体”之列,领先于西班牙。

 Heritage基金会公布的对于哈萨克斯坦经济自由状况的评分 / 网页截图

从1991年独立至今,哈萨克斯坦在吸引国外直接投资方面一骑绝尘,超过3600亿美元,依靠大量的油气出口所得外汇,哈萨克斯坦的国家储备资金在2020年底达到了940亿美元。

即使从贫富差距和人均收入等指标来看,哈萨克斯坦依然表现抢眼:官方贫困率不到邻国俄罗斯的一半,贫富差距程度是俄罗斯的大约三分之一,独立后的三十年,哈萨克斯坦GDP增长了190倍,2019年的人均GDP已经超过9000美元,不仅数倍于自己的中亚邻国,距离俄罗斯也相差不远。

然而,这些统计数据所不能解释的,是始终困扰着哈萨克斯坦的另一面:民众对于物价表现出了与国家GDP不相符的高度敏感。因为经济原因引发的抗议,在过去十年里一直没有真正停止过。

2011年,西部城市扎瑙岑石油工人为抗议物价和工资走上街头,抗议维持了六个月并蔓延到其他地区,最终在12月爆发与军警的致命冲突,导致十余名抗议者殒命,事后石油公司负责人和一部分当地官员被解职。

2014-2015年,由于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剧烈恶化以及国际油价的骤然下跌,遭到波及的哈萨克斯坦选择了本币贬值,2015年底,哈萨克斯坦坚戈与美元的兑换汇率从原本的182:1一路跌至了340:1,随后引发的恶性通货膨胀波及到了每一个人,并导致2016年初的再次大规模抗议。这一次,政府再一次在抗议后让步,撤回了土地改革法案,宣布提高工资和社会福利,减免部分债务。

2019年2月,扎瑙岑再次爆发居民示威,要求政府提供能够开出足以养家水平的工资的工作,同期爆发的还有一场“母亲抗议”,要求增强社会福利支持,为困境中的妇女和孩子提供及时救助。两场抗议都以政府让步告终。

然而在政府一次又一次的承诺让步之中,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反倒累积得越来越多。2020年,在哈萨克斯坦宏观经济指标继续获得国际瞩目的同时,国内民众的负债率悄然上涨了12.3%,食物通胀水平则为11.3%,2021年11月,哈萨克斯坦多地出现了可以接受基本食品分期付款的超市和商店,2021年全年,哈萨克斯坦参与示威集会的人数达到了二十余年以来的最高值。

一切都提示着在亮眼的经济数据之下,还存在“另一个”哈萨克斯坦。

能源短缺的能源大国

国家经济赖以腾飞的能源产业,在哈萨克斯坦的现实生活中将这种两面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哈萨克斯坦富产油气,煤炭储量居世界第10位,即使在同时还坐拥铀等稀有金属的巨大矿藏的条件下,油气和相关产品的出口在哈萨克斯坦总出口额中依然超过了60%比例。

拥有如此丰富的自然禀赋,哈萨克斯坦却长期是一个陷于“能源贫困”的国家:一方面供暖和家庭燃料供应网络(如天然气管道气)不能覆盖广大的农村地区,在城市地区的覆盖比例也仍相对有限,而大陆性气候覆盖下的哈萨克斯坦本就比其他国家有更长的冬季和更为强烈的取暖需求;另一方面,尽管供电覆盖比例已达到100%,但由于产能有限、供应损耗和调峰能力不足,用电高峰期轮流停电在过去二十年的哈萨克斯坦并非新闻,这进一步增加了普通家庭对于燃料的依赖。

尽管油气净出口,且国内大量人口集中在相关行业,但普通人在家中使用的通常并非天然气,而主要是煤和液化气——两种价格最为低廉、且适于零售的燃料。

根据IAEE论坛2017年发布的一份报告,直到2013年,哈萨克斯坦最大城市阿拉木图仍有超过70%的居民在依靠烧煤来维持基本生活所需,处于“能源贫困”之下的人口则超过了40%,在哈全国,“能源贫困”也覆盖了28%的人口——“能源贫困”,指的是家庭年收入的10%以上需要用于能源消费,而这甚至还是在哈国能源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的情况下。

 哈萨克斯坦国内城市居民家庭能源消费状况 / IAEE

而更多公共基础设施的建设尽管常常被政府提及,在现实中却始终进展缓慢。在农村地区,天然气的延长铺设尽管获得了国家的高额财政拨款,但在入户阶段仍需要居民自行支付其建设成本,而仅仅这笔钱就是许多家庭超过一年的积蓄。这或许能够部分地解释工程落地缓慢的原因。

2019年,哈萨克斯坦电网运营公司前总裁阿塞特·瑙卢兹巴耶夫在一次电视节目中称,造成这一切的根源完全在于能源价格过低,“我们的定价不是经济的,而是政治的”,他解释说,由于设备需要按照供货商定价从国外采购,缺乏资金造成哈萨克斯坦能源和电力行业一方面没有能力完成设备和技术的更新迭代,另一方面也导致基层劳动者工资难以上涨——尽管与此同时,从数据上看哈萨克斯坦仍属于电力出口国家。

他同时警告,如果定价得不到解决,“崩溃只是时间问题”。

要求涨价的不止有油气和电力公司。同样由于缺乏可用资金,2018年到2019年,哈萨克斯坦部分地区的供暖和自来水系统也相继传出可能涨价的消息,而与之同时,各公共设施系统事故频发,过去五年,几乎所有城市都经历了一到两次因本地设备故障而引发的停电或停暖,从2019年到2021年,每一年的11月都会发生一次全国范围内的限电和停电。

事情至此进入了某种恶性循环,一面是贫困的消费者,另一面是缺少资金的企业,牺牲掉的则是从价格、利润到供应和生产的每一个环节。

两个哈萨克斯坦

有经济学家指出,类似的资源出口型国家在事实上已经形成了两个并存经济体:一个是通过国家资源垄断和出口,同外部世界经济形成密切联系的资源外向型经济,另一个则是以相对基础的低技术劳动换取收入和生活资源的劳动密集型经济,在前者当中,成为主要行动者的是垄断了原材料的大企业和负责发放牌照并收取关税的国家,劳动者本身作为企业成本的一部分被不断压低报酬、压抑需求,而在后者当中,普通劳动者按照另一套完全不同的价格体系和规则生活和消费。

而在哈萨克斯坦,这一双重性格外典型:哈萨克斯坦引以为豪的外国直接投资主要是对原材料开采的投资,70%以上的石油业务由外国公司控制,全国13个铀矿开采场和加工厂中,11个由外国资本控股。

在哈萨克斯坦国内,油气和电力产业同样长期由与政府高层有密切关系的派系把持,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女婿库里巴耶夫曾长期在相关产业担任重要职务,他至今仍是哈萨克斯坦最富的人之一。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之后,事情又进入了另一个加速轨道:一方面是世界经济复苏期间,油气和矿业等传统出口强势行业加速发展,利润也迅速增长,另一方面,却是始终没有看到收入增长的普通民众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物价上涨。大流行已经推高了哈萨克斯坦的失业率,拖欠贷款的人越来越多,通胀连续数月维持在8%以上,2021年底,要维持五口之家的一个月家庭基本生活所需已经需要超过20万坚戈——而大部分人的收入只有10-12万坚戈。

2022年,托卡耶夫选择了用强硬手段回击迄今身份不明的“暴乱分子”,但仍延续此前的执政路线,试图用让步和改革来缓解民众的不满情绪。如今,球传到了新总理斯麦罗夫的脚下。

以AI为引擎,立足B端,放眼产业,百度输入法toB发力的故事还很长。作者|KIMIMA出品|产业家传统硬件行业发展陷入瓶颈,新的增长点在哪里?可以肯定的是,消费者在寻求智能设备。从智能汽车到,从智能手表到智能大屏,任何一件硬件产品与“智能”交融,仿佛就高于传统硬件的范畴,具有一种“魔力”,能在消费市场吸引力剧增。的确,在传统硬件无法满足用户这般需求的情况下,硬件产业需要新的突破口,让产品能够带来“智能化“的使用体验。AI时代的到来,开始赋能硬件产业。硬件厂商对于智能产品的追求,最重要的是硬件使用场景更加流畅。体验流畅就需要硬件产品能有读懂消费者内心、满足用户各场景需求的能力。这种能力背后,需要......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