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v-6a73899c>出品|虎嗅驻西南编辑 Last article READ

为什么一个肉类出口大国,老百姓却吃不起肉?

data-v-6a73899c>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赵焱(瞭望智库驻里约热内卢研究员),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近日,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卡皮托利乌市福尔纳湖旅游区的一处山崖发生断裂式坍塌,山石砸中4艘正在湖中观光的游船,已造成10人死亡。消防部门认为,岩石坍塌和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米纳斯吉拉斯州连降暴雨有关。巴西海军发表声明说,海军正对事故原因展开进一步调查,并开始勘察事故现场的环境。

卡皮托利乌是米纳斯吉拉斯州著名旅游城市,有多个岩洞、瀑布和峡谷,可以饱览福尔纳湖沿岸的自然风光,也可以进行攀岩、热气球、三角翼飞行等旅游项目,全年游客都很多。受此冲击,福尔纳湖旅游区已被关闭。

2022年巴西大选即将来临,虽然疫情大大缓解,但巴西经济上的创伤却开始显现。疫情中艰难前行,过去这一年,巴西着实不易。

全巴西第一剂疫苗是谁的功劳?

“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让我打疫苗?让我去死!那是我自己的事儿!”

以上这段话是巴西总统博索纳罗2021年12月2日在每周四晚例行的社交媒体直播期间说的。9月份出访美国时,因为纽约市封闭空间需要出示疫苗接种证明,他宁愿和代表团成员一起站在街头吃披萨——对于国外强制疫苗接种他也不在乎。

这时,巴西全国完全接种疫苗人数已经达到全国总人口的64%,至少接种过一剂的达74%。到目前为止,巴西全国26个州和1个首都联邦区中已经有19个州的州府城市都实施“疫苗护照”,即进入电影院、博物馆、酒店及一些旅游景点时都需要出示新冠疫苗接种证明。巴西人总体上还是认可疫苗的。

得益于疫苗的大规模接种,从2021年9月份开始,巴西的新冠肺炎疫情大幅缓解,从2021年4月的单日死亡病例超过4000例,降到目前日均单日死亡病例不足200例。

能够取得这样的成果,巴西经历了很多。

由于疫情严重,何时能开始大规模接种疫苗是去年年初时候巴西全国讨论的重点。虽然似乎跟疫苗“有仇”的博索纳罗总统经常发表一些反疫苗言论,包括会“变鳄鱼”等耸人听闻的说法,但巴西人在疫苗上市后还是都积极接种。

不仅每个疫苗接种点会排长队,在初期疫苗资源匮乏时候甚至出现匪徒武装袭击卫生站抢疫苗、护士假扎针将疫苗偷偷带回家给家人打的违法行为。还有老人专门穿上一件“鳄鱼装”到卫生站,暗讽总统的“变鳄鱼说”。在社交媒体上,很多网民也都在自己的名字后面加上一个小鳄鱼来表达自己已经接种过疫苗。

早在2020年9月,圣保罗州就与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有限公司签署了疫苗合作协议,科兴疫苗克尔来福先是在巴西进行III期人体试验,在获得巴西紧急使用许可后成为在巴西最早正式使用的疫苗,之后在巴西的合作机构布坦坦研究所专门建了新的工厂通过技术转让协议自行生产疫苗。可以说科兴疫苗为巴西的全国疫苗接种尽早开始提供了保障。

全巴西第一剂疫苗是谁的功劳?虽然博索纳罗总统一直宣称“疫苗不如自然免疫”,但既然大家都要打,他也想争这个第一。而最早引进新冠疫苗的圣保罗州长多利亚已经与博索纳罗分道扬镳,并且也有意在2022年竞选总统,所以联邦政府是不想让圣保罗州政府占得先机的。

2021年1月17日是一个周日,很多人却没有休息,紧盯巴西卫生监督局对两款新冠疫苗——科兴克尔来福、牛津/阿斯利康在巴西的紧急使用许可审批。就在宣布这两款疫苗通过许可后,圣保罗州政府立刻安排了科兴疫苗的接种,拔得头筹。

与此同时,牛津/阿斯利康疫苗还一直没有进口,博索纳罗政府本来想赶在卫生监督局审核前从印度先进口少量来跟科兴竞争一下,但印度疫情也严重,且产量供应其国内还不够,预定到货日期被推迟,总统只好眼睁睁看着政敌赢下一仗,让卫生部谴责一下圣保罗州“抢跑”了事。

第二天,疫苗开始分发到全国各州,大规模疫苗接种开始,各州长也都将接种作为自己的一次展示机会。中部戈亚斯州的州长因为是医生出身,亲自给该州第一位接种者接种;而里约热内卢州更是将接种仪式安排在了著名的地标性景点耶稣山上,记者们只能挤在观景台狭小的空间,就为了画面拍出来后面是著名的耶稣像。

总统这一仗输给政敌,也是自己当初不积极采购疫苗所致。但即便有科兴疫苗,之后慢慢地牛津/阿斯利康疫苗也逐步到货,也还是出现了一段疫苗紧缺时期。2021年3、4月份时,巴西疫情反弹相当严重,日新增确诊病例上升至10万例以上,新增死亡病例连续几日超过3000例。巴西参议院在4月份成立了新冠肺炎疫情特别调查委员会,搜集政府在疫情期间不作为、拖延疫苗采购造成疫情加剧的证据。

博索纳罗不支持疫苗的同时,一直不遗余力宣传曾经被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推崇的羟氯喹,还加上了伊维菌素和阿奇霉素,这三种药放在一起成为巴西卫生部倡导使用的“抗新冠套装”。政府坚持不采用隔离、封城等措施,让民众服用药物来预防和治疗,目的是让生产生活不受影响。虽然作为新的疾病,一时找不到特效药,这几种药物在一定程度上有一些疗效,但这三味药始终没有被权威科学证明有效,还导致副作用或者治疗不及时,最终博索纳罗宣传这些药的视频都被社交媒体平台以“散布假消息”的名义删除。

特别调查委员会的工作在10月下旬完成,最终认为总统有9项罪名,同时要求指控其他62人和2家企业。最终报告在12月4日正式提交给联邦最高法院。

去年一年,巴西先是亚马孙地区出现P1变异病毒,接着是在印度最早出现的德尔塔病毒蔓延,一直到最近源自非洲的奥密克戎变种也在巴西发现,但博索纳罗依然反对强制接种疫苗,巴西卫生监督局建议飞机入境巴西需要疫苗接种证明来控制输入病例,而联邦政府在12月6日取消与卫生监督局的会议,拒绝讨论。

只能祝福已经挺过一波又一波疫情的巴西,在当今疫苗接种率较高的情况下好运。

卢拉来势凶猛,选战提前开始

虽然抗疫不积极,但由于始终没有非常强有力的竞争者,总统博索纳罗的支持率从2020年起一直稳定在30%左右。直到2021年初,博索纳罗主要的政敌是在疫苗事件上压了他一头的圣保罗州长多利亚。但是,多利亚的支持率并不高。总统一直沉迷于到全国各地为一些基础设施项目揭幕,四处感受民众的支持力度。

然而,2021年3月8日,巴西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法欣宣布,取消对前总统卢拉关于贪腐的判决。第二天,卢拉在圣贝尔纳多市的钢铁厂发表演讲,引起巴西国内外广泛关注。4月15日,最高法院一致同意法欣大法官关于取消对卢拉判决的决定,这意味着卢拉恢复“自由身”,具有参加2022年巴西总统大选的权利。

卢拉的回归,一下子让博索纳罗有了危机感。

卢拉在2018年的总统大选前民意调查一路领先,但他被判决入狱,无法参加大选,博索纳罗正是因此获得了选举的胜利。

卢拉“回归”后,巴西最著名的民意调查机构“圣保罗报数据库”2021年5月12日发布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2022年总统大选首轮投票中,意向投给前总统卢拉的民众占41%,而23%的人会投给现总统博索纳罗。这是卢拉恢复政治权利后“圣保罗报数据库”做的首次总统大选民调。

7月,一份民调显示,51%的民众认为博索纳罗政府执政差或很差,是博索纳罗2019年1月执政以来的最高不认可率。博索纳罗明白,选战必须提前开始了。

博索纳罗利用执政1000天为契机,在巴西全国各地巡游,毕竟按照法律规定,正式提交总统候选人名单后才能开始选战,所以总统只说自己是“纪念一下执政千日”。

在国际舞台上,博索纳罗依然危机重重。与法国等欧洲国家的关系一直没有恢复,2021年初他又退出了拉美和加勒比共同体,中拉论坛的各种活动巴西也都缺席,拉共体9月份在墨西哥的会议也没有出现巴西人的身影,因为博索纳罗认为巴西应该与发达国家为伍,还沉浸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为他勾画出来的加入经合组织甚至北约的梦想中。

也正因为此,拉共体会议后纽约的联合国大会他必须亲自前往。然而,美国已经换了执政党,拜登政府与博索纳罗在亚马孙雨林保护等方面存在严重分歧,纽约市长更是坚定支持疫苗接种,最终,博索纳罗的纽约之行成为一场闹剧。

虽然以国家元首的身份,联合国总部还是接待了没有疫苗接种证明的博索纳罗。但是,出了联大总部大楼后,餐厅不接待这个代表团,所有成员陪着总统在街头啃披萨;找到一家巴西烤肉店,老板为了不违法的同时不得罪总统,在餐厅外给总统临时搭建了一个户外凉棚;纽约市长则更加直接,在社交媒体上直接@博索纳罗,告诉他纽约市所有新冠疫苗接种点的地址。回巴西前,卫生部长还被确诊阳性,无法随代表团一起回国。

重修国际形象的任务在纽约没有完成,博索纳罗政府开始寻找新的契机。

在苏格兰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他是不能去的,毕竟他也知道自己的环保政策跟欧洲人差别很大,他自己也说“我为何要去找挨骂?”他选择了参加在意大利举行的G20峰会,还顺便去参观了二战时巴西派出的远征军牺牲者的墓地。

可惜,博索纳罗在外交上有严重短板,到了国际舞台上也有些社恐,和其他二十国集团领导人聊不到一起,经常出现他一个人被冷落在一旁的画面,领导人们在罗马许愿池抛硬币祈福时也没有叫上他。

2021年初,时任外交部长和博索纳罗的三儿子、联邦众议员爱德华多·博索纳罗,带团访问了以色列,说是为了寻找新的新冠疫苗和治疗药物,可直到年底那次出访的成果也没有见到,反而得罪了在巴西有不少投资的阿拉伯国家。

于是博索纳罗政府利用迪拜世博会的机会,组织了一次中东之行,访问了阿联酋、巴林和卡塔尔。这次访问海湾国家确实没有出岔子,但在巴西传统势力看来,这些君主制阿拉伯国家与西方民主制度格格不入。

更让博索纳罗失色的是,几乎同时,前总统卢拉到欧洲访问了一趟,走访了德国、比利时、法国、西班牙等对巴西更有影响力的国家,还见了法国总统马克龙、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德国当选总理朔尔茨,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洲议会做演讲时,现场听众起立鼓掌近1分钟。一切都显示,欧洲各国已经将卢拉当做巴西领导人来接待。

卢拉来势凶猛,让已经作为无党派人士近两年的博索纳罗总统加快了与国内中间党派联合的步伐。去年11月30日,他正式加入了自由党,希望能够拉拢一些中间派人士。

而此前不久,11月10日,在2020年疫情之初与博索纳罗总统关系破裂而辞去司法部部长职务的前法官莫罗回到巴西,宣布参加明年的总统大选。莫罗就是当年将卢拉送进监狱的主审法官,因此莫罗显然会从反对卢拉的选民,或者说在2018年大选中支持博索纳罗的选民中分掉一部分票。

一个是现总统,一个是前总统,一个是巴西曾经的“反腐英雄”,还没有到大选时间,选战的火药味却已经很浓烈,今年的巴西政坛必将上演更多大戏。

“饥饿”来袭,经济技术性衰退

巴西民众对于政府的不满,除了疫情外,就是自身生活水平下降。近期,虽然疫情大大缓解,但经济上的创伤却开始显现。“饥饿”又成为游行中频频出现的字眼。

巴西地理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巴西国内生产总值2021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分别出现0.4%和0.1%的缩减,已经形成技术性衰退,虽然与2020年相比经济依然有所增长,但不要忘记,2020年是人们最没有准备、受到疫情摧残最为严重的一年。

从2020年开始,因为政府给贫困人群和失业者发放疫情紧急补助,得到了不少穷人的肯定,总统博索纳罗到一些通常是卢拉支持者的选区时也受到欢迎。但随着政府公共开支增加,政府的补助无法持续发放,普通民众的生活再次面临危机。

一张从里约一家超市开出的装满肉骨头的卡车,前往贫困社区的图片在巴西网络上广为流传,一个农业大国、肉类出口大国的人民却吃不起肉只能吃骨头,给了很多人深深的触动。还有不少超市里开始大量售卖鸡爪、鸡胗也都成为新闻,这些都反映出,巴西日常食品价格高昂,很多人只能去吃一些平时不吃的食物充饥。

当然,各国人民生活习惯不同,对于中国人来说,大骨头熬汤、凤爪鸡胗也都是美食,可对于巴西人来说,这些都是他们平时丢弃的东西。

库叔在巴西生活,切实感受到日常支出大幅增加,肉类、大米、豆类等巴西人离不开的食品价格都上涨严重,有些自助烤肉店已经不提供里脊等价格昂贵的肉类。

2021年9月底,因为巴西国内发现疯牛病病例,中国暂停进口巴西牛肉,巴西人本以为可以出口转内销,让国内肉价下降,但肉企将生产出口产品的工厂停产,供内销的肉类价格维持不变,也让不少民众非常愤怒。

除了每日餐桌上的食品,燃气、燃油等生活必需品的价格也在上涨。汽油价格已经逼近每升10雷亚尔(约合11.5元人民币),而巴西的汽油中掺入了25%-27%的乙醇燃料,实际燃值要低于纯汽油。燃气价格也比几年前翻倍,有报道说一户人家为了节省燃气用酒精点火烧饭,结果导致家中失火。这些新闻都让人痛心不已。

9月7日巴西国庆日当天,虽然博索纳罗组织了大规模的支持政府大游行,但反对政府者也自行组织了一些游行活动,打出的标语是“9月7日还是汽油价格9.7雷亚尔?”

作为一国总统,博索纳罗最喜欢的事情是组织骑摩托大游行。他已经在巴西利亚、里约热内卢、圣保罗等多城市举行摩托车大游行,后面大量支持者跟随骑行,浩浩荡荡的摩托车队甚是威风。然而,多少民众在饿肚子?能加入总统摩托车游行大军的人肯定是不会饿肚子的。

事实上,疫情给巴西民众生活造成的冲击呈现更加两极分化的情形。也就是说穷人越穷富人越富。比如,在2021年4月6日这一天,库叔同时看到两条消息:《经济价值报》报道“疫情一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多了11名巴西人”;《环球报》报道“饥饿增加,17年来头一回,一半以上人口饭桌上的食物无法得到保证”。

前面说了那么多,通货膨胀率上升,影响的主要是中等收入以下人口。有报道说,疫情期间巴西豪华游艇的需求量增加,在2021年5月举办的一个线上游艇展销会上,5天就收入4700万雷亚尔,要买游艇的消费者还需要等待配货,而这些游艇的价格在1.9万至300万雷亚尔不等。

在豪华公寓方面,巴西不动产咨询公司Brain做的一项调查显示,2021年圣保罗州1月至9月豪华公寓售出量比2020年同期增加129%,创下历史新纪录。而生活在里约的库叔也发现,周末时较为高档的餐厅经常宾朋满座,甚至门口需要排队等位,而中低档餐厅大多关门大吉。

巴西应用经济研究所计划和调查技术员玛利亚·拉梅拉(Maria Andreia Parente Lameira)认为,基本生活用品和食品价格的升高对于最贫困人群的影响最大,相当于他们的预算要增加20%,结果就是社会不平等进一步加剧。因为富人可以通过远程办公保持自己原来的收入,甚至可以减少一部分支出,而穷人面临的则是失业、价格上涨,或者为了工作不得不暴露在病毒环境中。

大政方针谈再多对于民众也没有太大作用,日常生活才是普通大众关心的,因此人民生计的保证是政府能否稳坐江山的关键。博索纳罗为此决心重新发放疫情补助,而且这一次是设立新的补助金,取代卢拉政府时开始实施的“家庭补助金计划”,取名为“巴西援助金”

从2021年11月17日起,巴西联邦政府开始发放“巴西援助金”,平均每个家庭能够领取224.41雷亚尔(约合253.79元人民币)。虽然这个数额大大低于此前的“疫情紧急补助”,但终归聊胜于无,而且是一项每个月稳定的收入,不是仅仅在疫情期间时有时无的补助。政府方面希望借此能够在贫困人群中赢回一些选票。

由于政府公共支出早已超支,政府向国会提交了补充预算案用来支付这笔资金。这项特别预算案在国会艰难过关,不少反对总统的议员认为,通过法案意味着支持博索纳罗总统,但大部分议员还是认为,当前形势下,支持哪名政客是次要的,让民众能够生活好一些更为重要。

不久前,一张摄于巴西北部帕拉州的图片在巴西引起热议,图片中一些穷人正在一个垃圾场里翻捡食物,其中一个小男孩发现了一棵小小的圣诞树。

也许当下的生活很艰难,但圣诞树让小男孩看到了生活的色彩,也看到了希望。

感谢IT之家网友 、、 的线索投递! 1 月 11 日消息,近日手机 QQ 迎来了 8.8.55 更新,网友发现,无论是 iOS 版和版,安装包的体积都非常大,安卓版达到了 371Mb,iOS 版更是达到了惊人的 879MB。手机 QQ 的安装包体积暴增,有网友分析了安卓新版 QQ 安装包,发现里面竟内置了 100 多 MB 的虚幻 4 引擎。据了解,虚幻 4 引擎是由 Epic Games 公司推出的一款游戏开发引擎,相比其他引擎,虚幻引擎不仅高效、全能,还能直接预览开发效果,赋予了开发商更强的能力。为什么手机 QQ 要内置虚幻 4 引擎呢?有网友发现,QQ 只要开启了厘米秀,就会加载 10......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