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月 21 日消息,有外媒发现,微软已经更新了 Microsoft Defender for Office 365 安全功能,正在为 Office 365 推出 Defender 的内置保护。IT之家了解到,这是一项针对 Office 的安全功能,可以自动启用推荐的设置和策略,以确保所有新用户和现有用户至少获得基础的保护。适用于 Office 365 的 Microsoft Defender 可为 Office 365 企业电子邮件帐户提供自动攻击修复并保护它们免受各种威胁,包括企业电子邮件泄露和凭据网络钓鱼。“一些安全控制被无意中忽略了,导致部分或所有用户无法得到完整的保护,”Offic...... Last article READ

全球碳市场最快两年后迈出第一步

data-v-e981daea>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徐沛宇,编辑:马克,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六次缔约方大会(The 26th UN Climate Change 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COP26)于当地时间11月13日在格拉斯哥闭幕。COP26原本计划在2020年底召开,因新冠肺炎疫情延期至今,这是公约生效后首次延期举行的缔约方大会。

COP26是史上第三个里程碑意义的气候大会。1997年在京都举行的COP3和2015年在巴黎举行的的COP21,分别达成了《京都议定书》和《巴黎协定》这两个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里程碑文件。COP26通过了《Glasgow Climate Pact》文件,该文件尚无官方中文译名,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应译为《格拉斯哥气候协议》。

《格拉斯哥气候协议》的达成意味着各国均有意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并提高降碳目标。但诸多环保界及国际机构人士认为COP26的成果微弱,接下来还需要一系列谈判和切实行动。

联合国发布的中文新闻稿称,《格拉斯哥气候协议》是在谈判最后一刻才妥协达成的。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该文件反映了当今世界的利益、矛盾和政治意愿。“这是重要的一步,但还不够。“

COP26完成了《巴黎协定》第六条的谈判,建立全球碳市场首次露出曙光。碳市场已被多个国家和地区确立为减碳的重要路径,但各个国家(地区)的碳市场规则各有不同,价格亦差异巨大。未来可能出现的全球碳市场不会是一个自由流通、价格完全市场化的市场,而是一个多国互认互通、在一定条件下一定范围内流通的市场。

碳市场的交易可简单划分为两类:第一类,纳入碳市场管控的企业必须提交一定数量的碳配额,以完成履约,由此产生的交易属于强制减排交易;第二类,自愿减排的企业可将符合条件的减排量出售给碳市场管控企业,后者可用来抵消部分排放量,由此产生的交易属于自愿减排交易。

若能建立全球碳市场,则意味着管控企业可在全球或相互承认的区域内购买自愿减排量,用于完成履约义务,各个国家亦可通过全球碳市场开展国际碳交易,以达成该国的减排目标。

多位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从COP26的成果来看,建立碳配额强制交易为主的全球碳市场仍然遥遥无期。而此前在《京都议定书》下进行的国际减排量交易将以新的面貌问世,如果进展顺利,国际自愿减排量交易预计将在两三年后开始运作。

四个预定目标均部分实现

在COP26的闭幕会上,大多数国家对会议达成的决议以及《格拉斯哥气候协议》的部分文本表示失望与不满,但基本都认为目前的成果是可以接受的,是平衡各方观点后的进步。

COP26会前提出的四个主要目标是:一、确保本世纪中叶全球净零碳排放和1.5摄氏度温升目标可及;二、采取适应措施帮助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大的社区或自然栖息地;三、为实现前两个目标做资金动员;四、完成《巴黎协定》实施细则的谈判并将气候雄心变成行动。

这四个目标均在一定程度上得以实现。《格拉斯哥气候协议》虽然未写入“温度升高保持在1.5℃以内”的目标,但约定了在2022年召开COP27时,各国再将现有的NDC(National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国家自主贡献)评估一遍,以向1.5℃的目标更加靠拢。COP26大会主席夏尔马说:“现在可以说,我们让1.5℃的承诺活了下来。但是,它的脉搏是微弱的,只有当我们履行承诺并转化为快速行动时,它才能存活。”

对于第二和第三个目标,COP26决议要求各国在2022年11月之前提交适应信息,并敦促发达国家迅速、大幅度增加气候适应资金,加大对技术转让和能力建设的投入,以响应发展中国家的需求。决议强烈要求发达国家尽早实现为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气候资金支持的承诺,并将该承诺延续至2025年;同时要求发达国家在2025年前将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的气候资金支持增加一倍(在2019年水平基础上)

资金问题源于2009年在哥本哈根举行的COP15。COP15提出,到2020年,发达国家每年向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气候资金,同时鼓励更多气候融资。该承诺在2020年前如何具体落实,并没有明确说法。根据经合组织(OECD)的数据,气候资金在2019年已到位796亿美元,但之后因新冠疫情的爆发而进展缓慢。2020年的执行情况尚未确认,但缺口预计将达到200亿美元。

第四个目标,即完成《巴黎协定》实施细则的谈判业已完成,国际碳减排交易合作机制初现曙光。《巴黎协定》自2015年签署以来,部分实施细则一直悬而未决,尤其是第六条的谈判非常艰难。COP26敲定了《巴黎协定》的所有实施细则,包括第六条涉及的国际碳市场交易合作机制。

创绿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莫凌水对《财经》记者表示,通过COP26的谈判,构建未来国际碳市场的基本框架已形成。同时,还明确了从《京都议定书》下的国际减排合作机制如何过渡到《巴黎协定》的原则。

除了完成上述四个目标,COP26还在气候大会史上首次提出了能源转型的目标。COP26决议敦促各缔约方通过加速技术开发、应用与推广和政策制度,向低排放能源系统转型。一方面快速且大规模推广清洁电力供应与能效措施,另一方面将加快步伐,逐步减少未采用碳捕集与封存措施的煤电,并逐步淘汰低效的化石燃料补贴,同时根据各自国情为最贫困和最脆弱人群提供支持,并认识到确保公正转型所需的支持需求。

此外,在COP26上达成了一系列行动倡议,包括由主席国英国牵头的能源转型、停止毁林、清洁交通等众多倡议。还有覆盖世界90%森林面积的120多个国家承诺到2030年停止和扭转森林砍伐;100多个国家同意在2030年前减少甲烷的排放。中国和美国则宣布在未来十年促进气候合作,包括降低甲烷排放、向清洁能源的过渡和脱碳。

全球碳市场最快两年后迈出第一步

在COP26达成的诸多成果里,最受瞩目、对全球经济发展有实质影响的,是完成了《巴黎协定》第六条的谈判,这意味着全球达成了以市场手段降低碳排放的共识,离建立全球性碳市场又近了一步。

《巴黎协定》第六条的主要内容是:公约各缔约方之间可以自愿合作,去完成本国的NDC目标,即在区域碳市场之外建立一个全球性的碳市场。

国际排放交易协会(IETA)的研究显示,在《巴黎协定》第六条下的国际碳市场合作将刺激国际碳相关交易的增长,预计到2030年每年可节省3000亿美元,到2050年每年可节省10000亿美元。

第六条第2款指出,要为国际减碳合作建立一个会计框架,允许国际碳排放权转让,将多个国家的碳排放交易体系连通,并避免重复计算。第六条第4款指出,要建立一个联合国中央机制,让各个国家经核证的减排量互认互通,并允许一个国家通过交易减排量,去完成其自身的减排目标。

与《京都议定书》下国际碳减排量只是由发达国家从发展中国家购买不同,《巴黎协定》对所有国家都提出了减排目标,因此,国际碳减排量的交易将是双向的,并且只能用于一个国家去实现其减排目标,不能重复计算。

不过,《巴黎协定》第六条只是搭建了国际碳市场的制度框架,离落地实施还缺乏操作性的技术规则和方法,包括减排活动的方法学、基准线、第三方认证机构、认证的流程等等。

莫凌水说,目前明确了减排活动的范围和参与主体,提出了相应调整的适用范围与保障、报告、审核、记录与跟踪的指导原则。但在实际操作中,还需要制定相应的技术指南、方法来指导如何进行调整、报告、审核、记录与跟踪,而且需要建立相应的硬件基础设施实现上述过程。

根据COP26达成的决议,有关全球碳市场减排量互认互通的细则谈判计划将未来2年内完成,也就是说,新的国际碳减排量交易合作市场最快能在2年后得以落地实施。

全球碳市场将建立一个监管管理机构——Supervisory Body(下称SB)。SB委员由12人组成,成员来自联合国5大区域(各2名),最不发达国家(1名)和小岛国(1名)。SB主要负责制定规则、模式和流程,批准方法学和基准线,减排活动的注册和计入期的更新,减排量的签发、注销等。

路孚特首席中国电力与碳分析师蔺苑对《财经》记者表示,碳市场价格主要由碳减排边际成本决定,全球各种碳排放权交易机制之间的碳价格差异巨大,不同标准下的减排量指标价格差异也不小。因此,不同履约机制下的碳市场配额目前没有自由流通的基础。尽管现在已经打通了不同机制下双边合作的可能,也打通了各种减排量市场互认互通的可能,但现阶段通过的条款仍然非常粗,细节仍待未来2~5年内逐步细化。

在《巴黎协定》第六条完成谈判前,一些国家就已开始试点合作项目,在这些项目中,投资从一个国家流向另一个国家,减排量也将从资金接受国转移到投资国。例如:瑞士在2020年底与秘鲁和加纳达成协议,建立关于第6条的合作框架,瑞士Klik基金会目前正在促进潜在的交易。

但即使《巴黎协定》第六条完成了谈判,各种标准的碳减排指标在各国企业间流通,仍有很长的路要走。比如,保护巴西热带雨林所产生的自愿碳减排指标,是否能够被中国国家碳市场履约企业用于履约,取决于两国间政策协商。

对于全球碳市场的前景,中创碳投副总经理钱国强打了个比喻:一个在海上漂浮期待得到救助的人,突然看到远处驶来了一艘轮船,他看到了救助的希望,但他还需要奋力游到船边,并等待船员抛下绳梯,才能获救。未来的国际碳市场就像这艘轮船,而各国各区域碳市场还没游到船边,并且轮船尚未抛下绳梯。

data-v-e981daea>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来自《法学杂志》2021年第9期“各科专论”,作者:李世刚、包丁裕睿,副标题:欧盟《数字市场法(草案)》解析,经包丁裕睿授权转载,头图来自:视觉中国数字市场的健康发展离不开平台服务提供者的有序运作与公平竞争,然而大型平台与用户、其他经营者之间的不对等性易使后者处于弱势地位而被迫容忍平台的不公平行为。这对交易安全、公平、便利及用户权益保护等构成了威胁或侵蚀。2021年被认为是中国的“平台反垄断大年”。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制定发布了《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部分大型数字平台实施“二选一”涉嫌垄断行为立案......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