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月 23 日消息,今日微软宣布收购云服务软件商 Clear Software。这家公司主要提供 iPaaS 和业务流程解决方案,能够与 SAP 企业管理系统和 Oracle 平台深度链接。这家公司的 API 访问功能和系统知识储备,将加强微软 Microsoft Power Platform 与外部系统的集成,有助于客户提高业务效率,优化流程。根据官方信息,Clear Software 的产品已经为 4000 多个 SAP 项目、500 多个 Oracle EBS 项目以及 300 多个 Salesforce 项目提供预先交付的自动化服务。据IT之家了解,微软表示,希望让客户使...... Last article READ

AI公司专利纵横对比:无专利不足以语创新

随着全球主流国家数字基础设施的完备,以及基于电磁波的通信技术的指数性突破,世界已经突破数字化临界点。反映在各产业经济部门,数字化已经成为历史必然。这样的直接结果,就是人类社会正从以机械驱动的机器工业时代,进入以数据驱动的机器智能时代。

这意味着,与智能经济已经到了可以“言说”的历史时期。所谓AI的“言说期”,也就是它真正登上历史舞台的奇点——对此,我们可以代入互联网时代为参照系,一旦启动,便无人可以豁免,整个世界将被裹挟其中,反映在社会经济领域,将诞生新的谷歌、亚马逊、阿里与腾讯。

在此,我们以专利入手,以商汤科技为样本,审视高度重视技术创新的AI行业。

01 无专利不足以语创新

经济的繁荣离不开创新,周金涛的《涛动周期论》一书有这样的描述:创新活动使企业家获得利润,创新引起模仿并打破垄断,创新浪潮的出现引起经济繁荣。

当下的中国,正处于因循技术创新突破经济周期的关键阶段,遵循“新旧动能转换”的思路,在5G网络、新能源、人工智能等主导产业大力推动技术创新。

技术创新的价值不言而喻,但很少有人认知到与其强关联的专利的重要性。

1. 从前瞻性层面看,专利是公司战略与创新行为的风向标,以技术成熟度曲线为准绳,专利反映一家公司未来三五年、甚至十年以上的市场布局,譬如自动驾驶赛道。

2. 从制度保护层面看,专利的保护期契合古典经济学利己到利他的思维,否则仿照抄袭之下谁人研发创新?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的病人值得同情,但药企的20年专利保护期的权益必须保护。

3. 从运营策略层面看,利用专利组合、标准必要专利在某一领域建立“标准”,是竞争创新带来的最高级的护城河,所谓“三流公司做产品、二流公司做品牌、一流公司做标准”。

所以我们要说“无专利不足以语创新”,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阶段以及创新与专利的关系决定的。

你也能看到顶层设计中对知识产权(主要包括专利、著作权、商标)的重视以及层层加码。9月下旬我国又印发了《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纲要(2021-2035年)》,其中提到:到2025年,专利密集型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13%——要知道已经进入成熟期的房地产行业,2020年规模为17万亿元,GDP贡献为7.3%,也就是说2025年专利密集型产业比肩两个房地产市场的规模,其景气度展露无遗。

以上基本逻辑之下,对以技术创新为核心的AI公司来说,专利作为最重要的价值判断手段之一是毋庸置疑的。

02 商汤科技专利的纵横对比

那么,为什么我们要以商汤科技作为分析AI公司专利的范本?原因是,纵观中国人工智能相关公司大约有5000多家——以商汤科技、第四范式为代表的AI新势力公司,以海康威视、东软为代表的传统软硬件厂商,以百度、华为为代表的老牌智能科技公司——经过财务指标的筛选,无论是研发费用代表的绝对值,还是研发费用率代表的相对值,你很难再找出一家对技术创新执念如此之深的公司。

选取较为纯粹的、具备代表性的5家AI公司——、商汤科技、第四范式、旷视科技、云从科技——作为比较,2021年上半年商汤科技研发费用高达17.7亿元,研发费用率高达107%,甚至比老牌且收入规模更大的AI公司科大讯飞的研发投入强度要高得多。

图:AI公司研发强度对比,来源:锦缎研究院

佛家说“万法皆空,因果不空”。种下研发的因,必然会结来专利的果、创新的果。在专利维度,横向对比商汤科技和其它AI公司,纵向对比商汤科技和国内外科技巨头,即可一目了然高强度研发投入的妙处。

招股书显示,商汤科技自2014年成立以来,在各项全球竞赛中已获得70多项冠军,发表了600多篇顶级学术论文,并拥有8000多件人工智能专利及专利申请。

一家创立仅7年的AI公司,专利申请有8000多件,着实令人意外。跟几位专利人聊天,让他们盲猜商汤的专利数量,都认为在几百件,一千多件……

截至2020年10月10日,从专利数据库智慧芽检索得知(因专利审查一般耗时4-18个月,所以第三方查询的数据与公司披露相比存在滞后):商汤科技专利申请数为5672件,科大讯飞专利申请数为4130件,旷视科技专利申请数为2074件,第四范式专利申请数为600件。商汤的专利申请数量明显高出同类公司一截。

图:专利申请数对比,来源:智慧芽

AI应用最广泛的领域(场景小到人脸解锁,大到自动驾驶)的专利,商汤科技的全球排名同样令人意外。

自1966年人工智能学家Minsky给学生布置作业,要求通过编写程序让计算机告诉我们它通过摄像头看到了什么,拉开计算机视觉研究的序幕。半个世纪过去了,IBM、佳能、索尼、三星、微软、腾讯等科技公司在技术竞争的浪潮中龙腾虎跃,计算机视觉领域有老玩家落幕,也有新玩家诞生,譬如商汤科技。

2020年公开的全球计算机视觉领域专利申请中,中美日韩的企业占据着专利申请数量的TOP15,其中美国企业5家,日本企业2家,韩国企业2家,中国企业6家。商汤科技居全球第10,中国第3,领先于华为、阿里。

图:2020年全球计算机视觉专利排名,来源:IPRdaily

在国际计算机视觉领域研究的激烈竞争中,商汤科技可以与谷歌、微软等国际大企业比肩。于此,我们大约见到了商汤科技专利的“森林”。接下来,我们还得看看商汤科技专利的“树木”。

又一家AI独角兽流血冲刺IPO。“AI四小龙”之外,号称决策类AI独角兽的第四范式于8月递交招股书,拟在港交所上市。据招股书显示,2018~ 2021上半年,第四范式在三年半间累积亏损30亿元,其同时在招股书中明示:可能无法实现或随后维持盈利。聚焦于决策类AI的垂直细分赛道,在AI行业共同的亏损难题之外,第四范式面临BAT等综合互联网公司的竞争与挤压。打破AI亏损魔咒不易,打败互联网巨头更难!IPO只是一个新开始,在互联网巨头的挤压下,第四范式如何盈利“起势”呢?天才科学家,“流血”独角兽第四范式创始人戴文渊是一位年仅38岁的天才科学家,曾获得ACM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世界冠军。阴差阳错选择......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