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月 9 日消息 据 mspoweruser 报道,微软宣布,他们将在不久的将来为其 Excel 桌面应用带来对更平滑的滚动支持。目前,Excel 不能平滑滚动,主要是因为 Excel 在滚动时自动移动到左上角的单元格。然而,事实证明,改变这种行为会影响到 Excel 的许多不同方面,包括冻结窗格、调整行大小、剪切和粘贴、过滤、单元格样式、注释、拖动和填充,等等。微软已经投入了必要的工作,这些改进意味着在使用鼠标滚轮或滚动条时,现在滚动更加顺畅,你可以在某一行或某一列的中途停止滚动,而 Excel 不会强迫用户滑动到更远。用户现在可以注意到,当在电子表格中增加某些行的高度并使用鼠标滚轮或触...... Last article READ

AI四小龙都已走上上市路,人工智能未来怎么看?

最近一段时间,对于产业来说可谓是热闹非凡,大名鼎鼎的各大人工智能企业都纷纷走上了上市的道路,最近AI四小龙的最后一家商汤科技也都启动了自己的港股冲刺,面对着已经全面上市的人工智能巨头,人工智能企业的未来到底该怎么看呢?

一、商汤科技冲刺港股上市?

根据证券日报的报道,近日,港交所披露,人工智能公司商汤科技向港交所主板递交上市申请,中金公司、海通国际、汇丰银行担任联席保荐人。根据此前融资估值,商汤科技或刷新人工智能领域全球最大IPO纪录。

IPO前,商汤科技已经完成了12轮融资,其主要投资人包括软银、春华、银湖、IDG、赛领和鼎晖等,直接结果是商汤科技“不差钱”。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商汤科技各类现金及存款储备超过190亿元,其中仅定期存款就高达79.4亿元。

过去一年,“AI概念”企业扎堆上市,旷视科技、依图科技、云从科技、云天励飞、格灵深瞳、云知声等AI企业都已跑步推进上市。在AI概念股中,商汤科技、依图科技、旷视科技、云从科技被称为“AI四小龙”,此前,其余三家均已提交科创板IPO申请,不过目前进展各有不同:其中依图科技已于6月份主动撤回申请,市场猜测其或将转赴港股;旷视科技的上市申请于今年3月份获得受理,8月24日回复了科创板第二轮审核问询;云从科技已于7月份过会,并于8月4日提交注册并更新招股书。

按照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以收入为口径,商汤科技是亚洲最大的AI软件公司。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商汤科技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8.5亿元、30.3亿元、34.5亿元;2021年上半年,商汤科技实现营收16.5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91.8%。这一数据高于“AI四小龙”其他三家公司。

同时,商汤科技的亏损也是最高。2018年-2020年、2021年上半年,亏损分别达到34.33亿元、49.68亿元、121.58亿元、37.13亿元,三年半累计亏损242.72亿元。扣除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等非经常性损益之后,2018年-2021年上半年,商汤科技经调整的亏损共计28.6亿元。

而根据IPO早知道的报道,成立于2014年的商汤科技主要利用其软件平台,协助客户提高生产力,激发创造力,以及提升经营效率。截至2021年6月30日,商汤科技软件平台的客户数量累计已超过2,400家,其中包括超过250家《财富》500强企业和上市公司,119个城市以及超过30家汽车企业,同时商汤科技赋能了超过4.5亿部手机和超过200款手机应用程序。

二、人工智能的未来到底该怎么看?

如今,面对着商汤科技的上市,AI四小龙都已经走上了属于自己的上市路,那么,我们到底该如何看待人工智能的这些公司呢?这些公司的上市之路到底能走多远呢?我们究竟该怎么看呢?

面对这些问题其实没有人能够给出一份答案,之前我们分析人工智能上市公司的时候,也都是有各种疑惑,直到最近著名的图灵奖得主杨立昆的新书《科学之路:人、机器与未来》面世让我们看到一种分析人工智能上市公司的可能性,我们不妨就用杨立昆的理论来看看当前红火异常的人工智能上市公司到底该怎么看?

首先,我们要明白人工智能的局限性。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我们一听到人工智能最大的感觉就是人工智能非常强大,几乎无所不能,像电影《星球大战》《终结者》那样的人工智能已经实现了,但是可能我们还是想象的太过美好,杨立昆很明确的提出:人工智能它的功能极其强大、极其专业化,但却没有一点常识。人工智能的所有模型其实对于世界都只是一个肤浅的理解。就以我们讨论的主角商汤科技为例,商汤科技的AI模型是一种可以将输入的非结构化数据转化为有价值的结构化信息的算法应用。

商汤科技当前虽然有着大量的用户,在智慧商业、智慧城市、智慧生活及智能汽车等四个领域都有非常多的涉猎,但是对于商汤科技来说,目前的每个点都是一个探索的过程,当前人工智能的应用都处于一个初级阶段,一些模型可以用机器学习来解决一些问题,但是人工智能的预测能力依然十分有限,如果需要人工智能对要处理的事情需要有很强的常识和对人性的了解的话,当前的人工智能可能还做不到这一点,所以我们可以认为人工智能是很强有力的工作辅助者,却还没有到替代人的地步。

其次,人工智能的赚钱可能还是非常不容易。人工智能的发展需要大量的研究和投入,基本上我们看到在业内相对比较顶尖的人工智能企业都需要有海量的研发投入,就以商汤科技为例,自成立以来,商汤科技在全球竞赛中已获得70多项冠军,发表了600多篇顶级学术论文,并拥有8,000多项人工智能发明专利和专利申请。截至2021年6月30日,商汤科技共有40位教授引领研发工作,在超5000名员工中,约三分之二为科学家和工程师。

要知道这么多科技人才集中到商汤科技之中,这也就注定了商汤科技在研发上需要不断进行高额的投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看到商汤科技等一系列的人工智能公司都是处于亏损的状态,商汤科技也是AI四小龙中亏损的最严重的之一。对于当前的人工智能来说,如何赚钱和如何研发其实都是非常重要的两环,如何能把自己研发的技术和真正的场景应用结合好,并且产生真正的商业价值其实是摆在绝大多数人工智能企业面前最大的问题。

第三,人工智能上市公司的未来到底该怎么看?面对着当前席卷而来的人工智能大潮,其实很多人都想问这些做起来非常困难,赚钱又非常不容易的人工智能企业到底未来该怎么看呢?其实,杨立昆给出了一个判断,这就是人工智能的自动化发展已经取代了人类来完成重复性或艰巨的任务,而人工智能将在那些一定程度上需要加入感知、推理、决策和行动计划等内容的工作中取代人类,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些繁重的工作或者相对简单的工作现在值多少钱未来被取代的产值也将有一个基础的收入点,而且伴随着人工智能的大规模普及大量的新价值将会被出现,所以当前人工智能公司能做的东西还是非常多的,所以如果一家公司能在人工智能的长期价值成长领域有所作为的话,那样的企业无疑才会更有发展的潜质。

如今,人工智能的上市公司其实会很热闹,只是这样的人工智能能够有多少成长成为具有长期成长价值的企业,这一点其实才是问题的关键,谁当人工智能第一股其实只是个概念问题,关键是谁能在人工智能领域实现真正有商业场景价值的技术突破,这才是企业最核心的问题。

每日一句使人觉得遥远的不是时间长,而是两三件不可挽回的事。——博尔赫斯《等待》

数字经济时代,的出现助力数字化门店场景深化落地,它不仅能减少门店库存,提高场地使用效率,能实现自动收货、自动盘点、自动补货等功能,还能简单操作机器替代人工,节约人工时间精力,以更好的服务客户。在2021年9月28日举办的“OFweek 2021(第六届)产业大会”上,优博讯副总经理、研究院院长、创新事业部总经理万波先生发表了名为《AI赋能数字化门店探索》的主题演讲。万波提到,零售数字化门店的目标是实现数字化人、货、场,利用自动采集替换人工采集,提高数据的准确性和采集效率。同时,利用机器计算取代人工决测提升效率,降低店员机械劳动的工作量,有更多的时间服务客户。大会期间,万波接受了维科网人工智能的......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