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5日,资本邦了解到,旷视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旷视科技”)回复科创板二轮问询。 图片来源:上交所官网 在科创板第二轮问询中,上交所主要关注公司员工经济受益权、协议控制架构、实控人、营业收入、毛利率、研发支出资本化等七方面的内容。 具体看来,关于协议控制架构,根据招股说明书及问询回复,目前由于发行人的部分业务属于增值电信业务,存在外商投资准入限制,尚不满足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资质的要求。所以公司采用协议控制架构,具有必要性及合理性。2019年5月从北京旷视层面清退该等存在外资成分的股东时,上海云鑫与印奇及杨沐之间的咨询服务协议,各方未就税务补偿约定有效期。 上交所要求发行人进一步说明:(1)...... Last article READ

第四范式递交招股书,能打破AI落地的魔咒吗?

AI企业上市潮仍在涌动。

近日,第四范式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这也是旷世、依图和云知声等AI企业接连上市不顺后,又一AI企业向IPO发起攻势。

据了解,第四范式创立于2014年,从成立以来,第四范式共经历了11轮融资,金额超十亿美元。至今,第四范式的市场估值也从12亿美元涨到了20亿美元,其背后的投资机构不仅集齐国有五大行,还有红杉中国等知名投资机构。

表面上看来,第四范式风生水起,实际上,第四范式逃不掉AI企业普遍面临的亏损魔咒。

早在2016年AlphaGo以4:1战胜李世石,AI领域曾掀起一波创业热潮。随后,诸多互联网巨头也正式布局,百度高调宣布“All in AI”战略,阿里也创立达摩院。两年之后资本大退潮,直接让AI企业的创业热情降至冰点。

期间,商汤、云从、依图与旷世熬过了行业泡沫破裂,被称为“AI四小龙”。但上市是AI企业除了亏损以外第二道迈不过去的坎,就连“AI四小龙”也不能幸免,上市的事一拖再拖。

这次,第四范式作为AI独角兽接棒冲刺IPO,也没能逃离亏损、商业化之路不畅等AI企业通病。根据招股书显示,第四范式连续三年陷入亏损,盈利模式也待市场印证。

另一边,以百度、阿里和华为为首的巨头以雄厚的资金实力继续加码AI领域,也给第四范式带来一些威胁。

如今看来,第四范式离跨过AI死亡之谷还有一段漫长的道路。

四年亏了30亿,难逃不赚钱魔咒

提到AI,大多数人联想到的是一系列光怪陆离的科技场景,通常一番想象后得出的是“费钱”的结论。烧钱,是AI企业的真实写照。

根据第四范式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第四范式连年亏损3.72亿元、7.18亿元、7.5亿元。2021上半年,第四范式的亏损增至11.87亿,高于2020年全年亏损。

收益表 图源:第四范式招股书

这也就是说,过去三年的时间里,第四范式总共亏损30亿元。

亏损二字,宛如一把横在AI企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AI四小龙”之一的旷视甚至在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的时间里,累积亏损了96亿元。另一家依图,也在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共亏损约为72亿元。

实际上,AI企业亏损原因无外乎是重金砸在了研发上。

根据招股书,第四范式的全部支出里研发支出占比最大。2018年-2020年、2021上半年,其研发费用分别为1.93亿元、4.16亿元、5.66亿元、5.78亿元,占同期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51.2%、90.6%、60.0%及73.4%。

研发成本 图源:第四范式招股书

同时,短时间来看,AI企业的营收很难跟亏损达到平衡。

根据第四范式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1.28亿元、4.60亿元、9.42亿元。甚至在2021年上半年,第四范式营收7.88亿元,几乎与2020全年的收入持平。

在毛利率方面,第四范式也在不断增长。2018年这一数字是42.7%,到了2019年是43.5%。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分别增至45.6%和44%,同样不输“AI四小龙”。

但不论哪家AI企业,其营收与亏损都相去甚远。想要在短时间内有比较大的营收增长,也并不现实。

AI领域还有很长一条路要走,但资本不一定有足够的耐心。

8 月 29 日消息 谷歌,为企业用户带来了 Chrome 扩展管理功能,可以让 IT 管理员对员工的扩展安装进行审核。根据官方的说法,企业为 Chrome 浏览器启用该功能后,Chrome 扩展商店的“添加到 Chrome”按钮会变成“请求”字样,点击“请求”按钮就可以向管理员提出申请。管理员这边,Google Admin Console 将会在 Chrome 浏览器云管理中提供一个列表,用于审核员工的提交请求。管理员审核后,员工的 Chrome 浏览器会显示“待定”、“被管理员阻止”或“已安装” 的审核回应。IT之家了解到,管理员可以列出扩展的白名单/黑名单,可进行三种操作:强制......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