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 23 日消息 微软面向服务器的 Windows Server 2022 系统已经于今年 5 月发布了预览版,目前用户可以申请试用,下载 ISO 文件。根据外媒 ZDNet 消息,这一操作系统将包含三个版本:标准版、数据中心版、数据中心 Azure 版。微软于 8 月 18 日悄悄更新了 Windows Server 2022 的介绍文档页面,表示该操作系统将提供 5 年的重点支持,直到 2026 年 10 月 13 日。此外,扩展支持将于 2031 年 10 月 14 日终止。微软还表示,未来将仅发布 LTSC 版本 Windows Server,每年 一次大版本更新,将不再...... Last article READ

辅助驾驶≠自动驾驶,我国自动驾驶到底处在什么阶段?

李想、周鸿祎此次发声,目的是为辅助驾驶、自动驾驶“正名”。

“31岁企业家命丧蔚来汽车”事件后,关于“辅助驾驶”与“自动驾驶”的讨论持续攀高。

而在蔚来品牌部人士回复“NOP领航辅助并非自动驾驶”后,有网友直接吐槽“事前自动驾驶,事后辅助驾驶”:

直至今日,已有多位汽车圈人士,包括小鹏、威马、360等创始人,都先后下场发声,为“自动驾驶”正名。

不过,我国自动驾驶技术到底处在一个什么阶段呢?

当自动/辅助驾驶成为卖点,此时的车厂与用户……

在蔚来车祸致死案发生后,镁客网也在多个渠道了解了一下各家对于“辅助驾驶”功能的介绍及宣传视频。

可以清楚地看到,厂商多是将该功能标注为“辅助驾驶”,或是“智能驾驶”等,确实没有标注为“自动驾驶”,但从宣传视频来看,没有提醒用户要时刻注意前方,也没有警示用户双手不能离开方向盘,甚至部分视频中还有脱手演示。

不仅演示视频中少有提及,部分车企的相关负责人甚至发过一些“误导性”的内容。

比如蔚来副总裁沈斐,在2019年8月的一条微博中(现已删除),他坐在ES8里,开着NIO Pilot吃星巴克外卖,还拿手机拍了一段7秒的小视频上传到社交网络。与之相似操作的还有小鹏,它在一段宣传视频(已删除)中告诉消费者,开启NGP功能后,驾驶员可以在车上自拍甚至喝咖啡。

而在官网,也是甚少提及风险因素,或者以不起眼的小字符来说明。

辅助驾驶≠自动驾驶

蔚来此次事件曝光后,有网友表示:

“一定要记住这是辅助驾驶而不是自动驾驶,千万不要把自己的命交给计算机,这是血的教训。”

“辅助驾驶不是无人自动驾驶,不能脱离人的控制”

……

辅助驾驶与自动驾驶到底差了多少?

具体来看,对照去年工信部发布的《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推荐性国家标准,驾驶自动化分为0-5级别,划分标准如下:

从表格中我们可以清楚看到,从0-2级都属于辅助驾驶范围,只有3级及以上,才属于自动驾驶范畴。

这也意味着,即便L2级别内系统能够控制动态汽车持续横向或纵向运动,就像“自动驾驶”一般,也不能被称作自动驾驶,而只是辅助人类驾驶汽车的辅助驾驶。此时,人类驾驶员所要做的,就是在系统接管汽车时也集中精神观察周围环境和动态,从而在系统出现bug或是不能处理情况时及时接管汽车控制权。

而眼下高扛“辅助驾驶”旗帜的量产车型,即便它们在部分功能上能够达到L3,甚至L4(比如自动无人化泊车)等等,用黑芝麻智能CMO杨宇欣的话来说,考虑到法律法规、事故责任人判定等因素,它们依旧只是L2辅助驾驶智能汽车。

至于自动驾驶产品,其实也有很多。

比如镁客网在WAIC世界上见到的仙途智能的无人环卫清扫车、搭载商汤L4级无人驾驶解决方案的园区接驳车、美团无人配送车,以及AutoX、小马智行推出的robotaxi车型等等……

可以看到,相较于消费级量产车型,这些自动驾驶车型的运行环境都是相对封闭的,速度也相对较慢。即便是速度不慢的robotaxi,目前也多是在固定城区内的多个固定点之间来回行驶。

至于自动驾驶解决方案落地消费级量产车型,就连马斯克也承认:真没想到自动驾驶技术会有这么难!

多位创始人为“自动驾驶”发声:自动驾驶、辅助驾驶说法要统一

昨日晚些时候,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发出呼吁——媒体和行业机构统一自动驾驶的中文名词标准:

对此,周鸿祎也表达了认可,并表示:不是营销话术,没有那么神奇,自动驾驶、无人驾驶还有很多路要走、很多坑要填,不能为了营销误导用户。

同时,他还针对李想将L3定义为自动驾驶辅助的说法作了建议,提议改成不那么混淆误解的“高级辅助驾驶”。

关于这一点,也是网络颇多探讨的一点:

此外,发声的还有威马创始人沈晖,他指出了L2、L4级驾驶自动化汽车的责任界定标准:

只不过颇为讽刺的是,就在今年威马W6上市之初,它曾打出“首款无人驾驶量产车型”的宣传广告,并号称中国首款20万级别可实现无人驾驶的产品。

而对“叫法混淆”进行追溯,特斯拉可以说是典型代表。

早之前,不管是马斯克还是特斯拉,对外宣传的口径一致为“自动驾驶”,这一说法也出现在用户手册上。

这一行为也引来了同行的指责。就在今年,Waymo公开内涵特斯拉,认为它以不精准的方式使用“自动驾驶”这一术语,让消费者和普通公众对驾驶员辅助技术有了错觉,从而引发事故……

直至近两年,特斯拉和马斯克终于将口径变更为“辅助驾驶”。

作者:韩璐

全球汽车快讯 据外媒报道,自动驾驶车辆需要大量的传感器、海量的数据、持续提升的运算能力、实时操作及安全性顾虑,上述因素将运算的核心从云端推向了网络边缘。自动驾驶车辆将持续不断地感知路况、定位及周边车辆,然后发送上述数据。自动驾驶车辆每秒将生产近1GB的数据量,由于存在带宽和延迟,即便是先向集中式服务器某个发送兆兆字节(TB)的片段,再将其用于数据分析,该方法依然不切实际。由于大量的数据需要传输、存在延迟和网络安全性问题,目前的云端运算服务架构对向无人驾驶车辆提供实时的处理有妨碍作用。因此,作为人工智能的主要代表性技术,深度学习将被整合到边缘运算框架内。边缘人工智能运算可解决延迟敏感型监控,如:......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