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主要上市公司:目前国内人工智能行业的上市公司主要有百度百度(BAIIDU)、腾讯(TCTZF)、阿里巴巴(BAIBAI)、(002230)等。本文核心数据:人工智能基础层分类,人工智能基础层市场规模,人工智能基础层融资情况,人工智能基础层融资轮次分布情况,工智能基础层细分赛道融资情况1、人工智能基础层规模增长较快人工智能基础层是支撑各类分工智能应用开发与运行的资源平台,主要包括算法、算力和数据三大要素。人工智能基础层主要包括智能计算集群、智能模型敏捷开发工具、数据基础服务与治理平台三个板块。智能计算集群提供支AI模型开发、训练或推理的算力资源,包括系统级AI芯片和异构智能计算服务器,以及下...... Last article READ

我在阿富汗经商20年,这是我看到的

data-v-6665148c>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余明辉(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阿富汗华商

我叫余明辉,是一个在阿富汗从事外贸的中国商人,从2001年到现在,我在阿富汗经商也刚好20年了。2001年中国外贸体制改革逐渐深入,我去了伊朗、阿联酋、俄罗斯考察。当时,我们做了很多调研与实践,阿富汗急需基础工业建设,而且对中国人比较友好,所以我们最后选择了阿富汗。

我2002年3月从伊朗赴阿开展业务,投资阿富汗设立办事处,是战后最早的一批中企。2008年开始,我和伙伴们一起投资建立明海钢铁厂,2014年,把青金石及一些矿产大规模引入中国市场、帮助采矿工人销售至今。2019年建立喀布尔中国城,今年引进了电缆、塑料包装、油漆、日化、服装鞋子等六家工厂,已陆续投产和正调试生产。

位于喀布尔的“一带一路中国城”。图自作者

阿富汗的中国城。图自作者

初到阿富汗时,阿富汗的工业基础比较弱,矿产资源比较丰富,对中国出口的机会很多。我们从河北钢铁集团请来了工程师,注册开建“明海钢厂”,开始做起了阿富汗战后重建的事情。明海钢铁厂的建设成功,赢得了阿富汗政府、部落、民间各阶层的认可和好感,也是从这时媒体开始报道,阿富汗称“中国人是建设者,美国人是侵略者”。

明海钢铁厂。图自作者

上个月,中国大使馆发出撤侨通知,派了专机,对我们很是照顾,周围的华商大多数都撤离了。我们和阿富汗有合同,也有自己的战略规划,现在只能打算走一步看一步。

随着美军加速撤离,阿富汗局势不断恶化,我们也不是预言家,也不知道阿富汗最终走向何方,塔利班、政府军各方力量的博弈都会让政局发生变动。

我眼中简单又复杂的阿富汗

战乱是阿富汗的另一个名字。但从我这个常年生活工作在阿富汗的人来看,阿富汗局势和多数人想象中的炮火连天、阵地攻防、飞机被击落的场面不同,现实中激烈的正面战争几乎看不到,虽然仍有暴恐袭击,但对比以前,感觉是更和平了。

在阿富汗探索二十年,养成的习惯是以事实为依据而不是道听途说,不简单相信街头议论和信息二道贩子。在我看来,阿富汗被多数人忽视的一个特点是主弱客强,阿富汗从来都不仅仅是阿富汗问题,周边国利益、大国利益交织在一起左右着阿富汗的地缘政治。

现在,大多数人谈到阿富汗头头是道:塔利班占领八成领土,兵锋接近首都喀布尔,省会被围,围着不攻是给美国面子,只等最后撤出时间8月31日到来便一举拿下阿富汗政权。这样说的多了,信的人就会多。

今年以来,我去了喀布尔周边多次,最远是距离50多公里的巴格朗姆。感受是疫情影响凸显,阿富汗人民家庭积蓄本不多,一年多来消耗殆尽。在市场上的反映则是进口商降低了批次、频率,加上美元兑阿尼升值,多数公司利润减低甚至亏损,把希望寄托于疫情结束后。

在喀布尔周边,没看见反政府武装游击队,看见了农家在瓜田里装中国淘汰的二手太阳能,准备灌溉浇田。东边40公里的卢格尔有交战,部队堵着公路不让走,先到的司机问:“还没打完?”回答说“快了”。过了20分钟放行,据说打死了十多个游击队员。迎面来了闪着警灯的救护车,同行的阿富汗人说这是运送受伤的政府军人。

战斗未息,四处烽烟。今天占了,明天丢了,已经成为常态。各类武装分子不一定躲在山区待机袭击,政府军也很难遇到真正的大规模战斗,不是不能激战,是实力决定只能麻雀战,至今未见阵地战。

昨天坎大哈来电话说要储备粮食,粮食要涨价,游击队10分钟前占领了边境海关,正在收费呢。无论武装分子游击,还是政府军制定好计划的围剿,都影响着平民生活。猫捉老鼠,人民遭殃。

阿富汗人民可怜啊,四十二年来久经战火,苏联熬不住走了,但并没有由此过上幸福太平的日子,一些居民反而怀念苏联发的福利、免费教育。我们早期代表到达阿富汗时,还有一些政府和学校职员懂俄语。

美国刚推翻塔利班时,一夜间外国人涌入,酒吧遍布城市角落,忘却了这里有伊斯兰生活禁忌。阿富汗的政府部门、军警、居民面对与过去完全不同的生活,还在慢慢适应。

阿富汗女性得到很大程度解放,塔利班套在女性头上的16条禁令随着它的垮台消失,年轻一代女生思想比外表要超前,公众场合依然注重行为举止,女性和男性单独相处也总是叫同事烧茶水、送资料,尽量不产生误解。

不同国家有不同国情,中国城在阿富汗二十年,尊重阿富汗人民的宗教风俗习惯,更没有攻击和自己习惯不同的行为,除了赢得尊重外,中国人还成为阿富汗居民的好朋友。

我在阿富汗跑的地方多了,听的事情也多,慢慢发现政府并不是一根筋非要消灭反政府武装。阿富汗周边大片的雪山、沙漠和高原,几千年来就是封闭的部落社会,自成一体,和城市生活几乎风马牛不相及,而且财力也不允许,何必强行捏在一起?

中国城外街道。图自作者

现在,喀布尔新城和城建配套规划有条不紊地推进,继续在寻求外援,阿富汗有地、有需求、有价值,但是很缺钱。阿富汗拿国际支援已成习惯,整个国防、城市、农业、工业大部分靠援助。

从喀布尔周围的情况观察来看,阿富汗政府的执政精英更现实,知道把城市经济搞好才是执政根本。水电今年运行了三个,西部的铁路刚通,赫拉特议会要求财政部给预算建配套设施。

中国、中国城与阿富汗

中国是当今国际上产业链最全的国家,我们计划根据阿富汗工厂匮乏、民生急需、技工缺少、就业艰难等现实情况,组织中国各行业前往阿富汗参与建设、培训和生产,让中国智造深入当地社会。中国城建设者本身就是中阿经济共同体成员,签约经营权二十年。

考虑到我们制造大国气吞山河的出货量,我们在三千米主广场注入了一尺厚的钢筋水泥,50吨集装箱车进出无虞。相比较印度、土耳其、日本、伊朗贸易中心就没有如此便利条件,采购货物道路狭窄、停车都麻烦。相信要不了多久,中国智慧可以覆盖阿富汗周边和沿线。

除了商务部部长面对面表态要支持中国城经贸蓝图,阿富汗建设部部长也通过了产业园用地文件,在新规划的国际工业园中划出一块地作中国产业园。

在2019年新冠疫情暴发的几个月前,中国、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外长同意将中巴经济走廊延伸到阿富汗,从巴基斯坦的白沙瓦市到喀布尔将兴建一条高速公路。2021年6月第4次中阿巴外长会议上,王国委也非常关注战后阿富汗的全面建设。

阿富汗是世界少有的阳光充沛国家,发展太阳能前景广阔。而中国太阳能生产全球领先,中国城在阿富汗工作二十年了,依托中国世贸研究会中阿经贸促进委和中阿经济共同体,筹建了中国物资交易中心,可以连通中国制造与阿富汗市场,开拓资源互补。中国城做的太阳能系统在中国普通,到了阿富汗就是领先技术,完全适应阿富汗气候变化,已经形成了良好的口碑。

之前在阿富汗工作生活饱受缺电困扰,2002年喀布尔是每三天供电一次,每次4到5小时,现在周边国家也开始援助阿富汗,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印度都过来建水坝、接电网。

在我看来,宝贵的电力在输送中除了被各类势力讹诈外,电损电耗十分高昂,如能运用中国技术,仅节约一项就能提高供电比例百分之十以上,且一劳永逸。中国电力发展的每个阶段都值得阿富汗借鉴,不仅仅是先进,而且在实用、适用等方面都非常突出。

最近两三年,中国城在过去的基础上逐渐让阿富汗电力部门了解到中国作用,我们介绍了风、水、火、新能源,每一次让那些掌握阿富汗电力命运的人听得津津有味,从质疑到接受,从动摇到信任。

喀布尔的光伏电池板。图自作者

对于我们中国城来说,持续耕耘阿富汗已步入二十年,正好实践响应中国的双循环政策。中国不拘一格的开放合作心态会让阿富汗资源和中国制造有机结合互换,各取所需。

国内传统行业出现新的产能过剩,除了调整创造新的需求外,走出去是积极选项。未来中国经济要引领全球发展,还须远近兼顾和不畏艰险。

阿富汗政府很希望将矿产输出中国,既提高财政收入又纾解走私困局。藏红花、青金、松子、干果乃至水果都极有特色和市场潜力,只差一条“丝路”把一个个“珍珠”串起来成项链。

中国城正努力筹建阿富汗研究所,促进中阿文化交流、教育合作等领域的同时,继续深化中阿机构合作。当中国企业在阿富汗形成聚集,带动就业和收入的时候,中国故事就会深入民间,正面大国形象和影响力水到渠成。

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所所长胡仕胜老师的话是:中国人不用武力,用经济方法摸索出了让阿富汗的安定模式。

中国城和高校老师研究讨论阿富汗问题。图中右四为作者

阿富汗市场不能只有印度、土耳其、日本,中国制造并不逊色,诸多领域遥遥领先。让阿富汗尽快进入发展轨道符合阿富汗人民的愿望,中国城也致力于推动“一带一路”发展,帮助阿富汗扩大对邻国的商品出口。我们也在探索,拓展合作渠道变纯官方为多方并举,国企和民企团结起来互补长短,做两国长久友好使者和建设者。

data-v-6665148c>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刘怡,整理:张家乐、泥巴,题图来自视觉中国随着美国宣布全面撤军,塔利班已经占据了阿富汗34个省会中的12个,并在8月12日宣布夺取了阿富汗第二大城市坎大哈和第三大城市赫拉特,这对于塔利班而言意味着巨大的胜利。下一步,他们正朝着首都喀布尔前进,并试图让首都陷于孤立无援的处境中。塔利班在阿富汗执政的未来就近在眼前,它会复制其在1996年到2001年期间掌控阿富汗全国的局面吗?阿富汗自1979年以来的当代史,似乎一直和无休止的冲突联系在一起。除去我们熟知的苏联入侵、美国干涉等外部势力持续施加的影响,其内部的军阀割据乱象和20世纪探索现代化道......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