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无人车配送之后,无人机送外卖也正在加速变为现实。在刚刚结束不久的2021世界上,美团就正式对外推出了外卖无人机,并与上海金山区政府签约合作,共同打造全国首个城市低空物流运营示范中心。用不了多久,15分钟送餐上门服务就将成真!   据悉,美团无人机送餐服务项目打造历时已久。早在2017年,美团就启动了无人机配送研发,经过长达4年的发展投入,终于在近期取得重要成果。美团的无人机送餐服务,将致力于解决3公里、15分钟送达的低空物流网络问题,推动外卖配送行业提速转型发展。   眼下,外卖行业发展虽快,但最后3公里的配送问题不少,包括配送慢、配送人力成本高、配送安全保障不足等,不仅让消费者体验不好...... Last article READ

起底AI企业残酷生存录:上市之路有多难?

近日,据上交所官网显示,依图科技有限公司(下文简称“依图科技”)提交撤回科创板的上市申请。这也意味着,在筹备近8个月之后、原本有希望冲击“AI视觉第一股”的依图科技,科创板IPO告败。

事实上,曾被投资人和市场热捧的AI独角兽们,正在面临着共同的困境。在依图科技撤回上市申请之前,就有云知声、京东数科、禾赛科技、柔宇科技等AI企业,相继选择撤回招股书。

长期关注AI领域的投资人张志告诉鞭牛士:“一方面因为科创板对科技公司的监管日益严格,除了强调‘硬科技’属性,还会对企业的财务状况进行严格审查;另一方面,由于AI赛道的商业价值尚不明晰,往往让这些明星企业们在二级市场匹配不到融资时的高估值。”

在国内AI 领域,依图科技与商汤科技、旷视科技、云从科技并称为“四小龙”。目前,除商汤科技和依图科技之外,云从科技和旷视企业也均在推进上市计划,但均面临着不同的挑战。

“烧钱”和“亏损”,一直是AI行业的代名词。自2016年以来,资本对AI企业的投资热情却分外高涨。据企查查数据显示,2011年以来,赛道共发生5475起融资事件,披露融资金额达8288.4亿元。从融资事件数量来看,2016-2018年均保持在900起以上,2019、2020年则明显开始下降。

在人工智能处于投资巅峰的时候,2018年9月,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就曾公开表示:“太多人用AI包装项目,造成估值过高,未来将会得到调整。”

张志也表示:“在风口之后,如果AI企业不能解决在商业化领域的落地难题,未来会过得非常艰难。”

依图科技撤回科创板IPO,或许只是AI行业的一个小小缩影。当潮水退去之后,只凭PPT和故事获得资本青睐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市场正在对AI企业们,用新的方式,做出新的判断。

01 依图科技为何“主动”撤单?

依图科技的上市之路一波三折。

2020 年 11 月 4 日,上交所受理了依图科技的上市申请。

在按照规定进行了审核几个月后,2021年 3 月 11 日上交所披露:依图科技有限公司因发行人及保荐人主动要求中止审核,上交所决定中止其发行上市审核。

依图科技当时回复称,要求中止的原因是发行人和保荐机构需要较长时间落实规则和监管核查等要求,公司是“中止”而非“终止”,申报仍在正常进行中。

这次中止于3个月后恢复审核,但在6月11日,依图科技IPO再度中止。

据媒体报道,3月11日依图科技的中止与红筹架构(注:红筹上市指中国公司主要运营资产和业务虽在中国境内,但间接以注册在境外离岸法域的离岸公司名义而在境外交易所挂牌交易的上市模式)有关;而6月11日依图科技中止,则因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中记载的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需要补充提交。

6 月 30 日,依图科技和保荐人国泰君安分别向上交所提交了“撤回上市申请”的申请。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七条的有关规定,上交所决定终止对依图科技首次公开发行存托凭证并在科创板上市的审核。

来源:上海证券交易所

这次,依图科技科创板的IPO征程,由“中止”真的变为了“终止”。

依图科技创办于2012年。其创始人朱珑,拥有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统计学博士学位,从事计算机视觉的统计建模和人工智能的研究,2008 年至 2011 年,先后于麻省理工学院人工智能实验室任博士后研究员。另一位创始人林晨曦,则曾任微软亚洲研究院研究员,从事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信息检索以及分布式系统方向的研究工作,此外曾担任阿里云的计算资深专家。

据招股书显示,依图科技以人工智能芯片技术和算法技术为核心,研发及销售包含人工智能算力硬件和软件在内的人工智能解决方案,致力于全面解决机器看、听、理解和规划的根本问题,为人工智能的发展和应用普及,提供高性能、高密度和通用的算力,满足云端数据中心、边缘计算和物联网不断增长的智能计算需求。

从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依图科技的营收分别为 6871.89 万元、3.04 亿元、7.17 亿元、3.81亿元,营收复合增长率为222.97%。

另一方面,依图在2017年度至2020年上半年间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11.66亿元、-11.61亿元、-36.42亿元、-12.99亿元,累计亏损超72亿元。

来源:依图科技招股书

在2020年12月的首次问询中,上交所第一个关注问及的问题就是红筹架构。同时,上交所对依图科技的公司业务、家族信托、特别表决权等问题进行了质疑,共涉及47个问题。这47个问题让依图科技的潜在问题也一一浮出水面。

此次科创板IPO,依图科技拟新增股份占比不超过15%,预计募资75.05亿,按此计算,依图科技的估值为500亿左右。虽然公司承诺上市后3年不减持,不盈利同样不会减持,但从终止的现状来看,这一估值和承诺并未得到监管认可。

不过,虽然依图科技终止了此次在科创板的上市,有业界人士认为,不排除此后依图科技转板其他市场,如美股、港股的可能。

“AI公司的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到可以落地的商业化场景。”一位AI行业从业者告诉鞭牛士,“公司又不是高校,只有技术就够了吗?”

在人工智能的浪潮逐渐褪去之时,让无法实现自我“造血”的AI企业在一级市场募资愈发困难,走上IPO之路成为筹集资金的新方式,但监管日益严格的二级市场,让这条出路也愈发渺茫。

02“AI四小龙”的困境

依图科技的困境,也是整个AI行业目前所面临的共同困境。

2015年,伴随着AlphaGo大战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以4:1的压倒性优势获胜,外界对于人工智能的关注与兴趣度迅速提升,一时间,围绕人工智能的创业项目疯狂涌现,创业者们只需要拿着PPT就可以融资创业,资本疯狂押注。

当时流行的说法是,“未来10年,是人工智能的10年”。在大批投资人看来,人工智能是继蒸汽机、内燃机和互联网之后的第四次生产力革命。

作为国内AI领域计算机视觉“四小龙”,依图科技、商汤科技、旷视科技、云从科技,先后获得多轮明星机构的投资,备受追捧。

据公开数据显示,依图科技从2012年9月至2020年6月共有10次融资,战略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中国、高瓴资本等;商汤科技2014年11月至2018年9月共经历了9次融资,投资方包括软银愿景基金、阿里巴巴、Temasek淡马锡等;旷视科技从2011年11月至2019年5月共有7次融资,投资方包括工银资管有限公司、阿里巴巴、蚂蚁金服、联想创投等;云从科技从2015年4月至2020年5月共经历了10次融资,投资方包括中网投、工商银行、众安资本、顺为资本等。

只不过,经历了光鲜之后,“四小龙”们迎来的却是惨淡的现实。

7 月 20 日消息 微软近日在 GitHub 开源了一款内部使用的 Linux 发行版 CBL-Mariner。该发行版由 WSL 2 团队开发,主要用于服务器端而非桌面端。据微软官方介绍,CBL-Mariner 旨在为云基础设施以及边缘产品和服务提供一致的平台。该计划是微软对各种 Linux 技术不断增加投资的一部分,例如 SONiC、Azure Sphere OS 和 Windows Subsystem for Linux (WSL)。此外,CBL-Mariner 不会改变他们对任何现有第三方 Linux 发行版的态度或承诺。IT之家了解到,CBL-Mariner 的......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