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v-30cd1b88> Last article READ

为了进大厂,我所经历的奇葩面试

  文/黎明  周继凤  李秋涵  唐亚华  王敏  

  来源:深燃(ID:shenrancaijing)

  金三银四招聘季,又出现了一些奇葩的面试经历。

  就在前段时间,B站一名游戏面试官被指在北邮校招时,炫耀资产、贬低应试者。“你什么都不会,怎么好意思来”、“北邮人眼界太低了,仅限于一个圈”等言论,在社交平台引发热议。

  很多打工人,在吃完瓜之后,难免会想起自己曾经的辛酸面试经历。

  面试是公司和求职者之间的一场博弈,但大部分时候,二者的地位并不对等。很多初入职场的打工人,手中并没有太多筹码,经常处于被动地位。如果遇上傲慢的上司、奇葩的面试官,甚至可能被歧视。

  互联网大厂,是很多打工人挤破脑袋想要进去的地方。为了进大厂,很多人可能会经历一些挫折。比如,有人连续几次临到面试时间,人力说领导临时抽不开身,要改时间;有人被面试官搭讪,面试完让她当他“孩子的妈”;有人已经收到纸质 offer 了,还要临时再加面一轮;还有人在面试时被问会不会撒娇,吓得直接开溜……

  这些奇葩的面试经历,折射的是职场的复杂和打工人的无奈。深燃跟 5 位经历过奇葩面试的人聊了聊,以下是他们的故事。

  面试官问我会不会撒娇

  吓得我直接开溜

  小郭  26 岁某互联网大厂产品经理

  我进大厂之前面试不少,小公司大公司都有。对比大厂和小公司来说,大厂的面试其实更专业更流水化,就是一个匹配需求的过程,效率相较于普通公司要高。而且我在面试之前,会比较详细地调研一下这家公司的业务情况、口碑、薪资待遇等等。但是即便这样,面试过程中也遇到了不少奇葩的事情。

  有一次,我在面试某短视频平台的一个产品经理岗位时,一位面试官态度比较傲慢。他在面试过程中,突然问我“高中学理科大学为什么学文科”,言语中透露出文科生很难当产品经理的意思。

  我真的一脸懵,只能回答:“高中虽然学理科,学的也还可以,但是个人更喜欢英语。所以学了文科。”然后他就继续问我喜欢听什么英文歌。我说我不常听英文歌,我更喜欢经典的英文老歌。然后,这位面试官就判定我并不喜欢英语。

  当时我有点儿生气了,所以在面试最后的环节,反问这位面试官:如果想做产品经理,但没有理科专业背景怎么办。这位面试官一顿吹牛,把自己夸得很厉害。后来,这个岗位二面的时候,我又把同样的问题抛给了第二位面试官。这位面试官说,其实还好吧,比如说第一位面试官就是学的哲学,不也当了产品经理。我听完哭笑不得。

  还有一次,我面试了一家独角兽公司的总裁助理,开头还比较正常,突然面试官话锋一转,问我会不会撒娇。我愣住了,心想这个岗位和会不会撒娇有什么关系。

  这位面试官还举了个场景,说如果技术 leader 不配合,我会怎么说服他们。我说我会讲道理,告诉他事情的优先级以及紧迫程度,还有利害关系。但是对方表示,之前有的小姑娘来实习,嘴特别甜,把程序员 leader 弄得服服帖帖,建议我用一下撒娇的方式。我说我不太会这种方式,我的性格比较耿直,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后来,面试结束,我本来是要在会议室等终面的,但是我总觉得不太对劲,尤其是回想起这位面试官问我的问题,最后直接开溜了。

  几次都是临到面试时间

  HR 说领导抽不开身

  Sherry  24 岁互联网运营

  前几年大学刚毕业,我就一直想进大厂。对于我一个小小的北漂来说,只要进了一家大厂,后边找工作就会顺利很多,毕竟够得上很多公司招聘简章中“有大厂经历”的门槛。

  我面试过字节跳动旗下的一家子公司。当时一面很顺利就通过了。二面的时候是视频面试,遇上一个女领导,不知道是不是同性互斥的原因,她对我不是很友好,让我觉得不被尊重。

  当时她要求我打开摄像头,必须要看到我的脸,但是她自己却不开摄像头,经常打断我说话,去追问一些她认为有意义、但是其实连问题都没有说明白的问题。

  我胆子比较小,就一直客客气气地回答问题,面试了大概 20 分钟的时候,她突然打断我,说今天面试就到这儿吧,然后就直接把电话挂了

  这次面试让我对大厂的印象打了很大折扣。

  后来我又去面试小红书。一面的时候很顺利,我感觉面试官对业务的了解还不如我专业,我一直在输出,面试官对我的观点都非常认可, 当场面完就说给我约二面。

  二面就比较曲折。有好几次,都是临到时间,人力给我打电话说领导临时抽不开身,要改时间。当时我还在职,因为这个请了好几次假。后来终于约上了,结果只聊了 20 分钟就结束了,感觉对方很敷衍,就想快速结束这个流程。因为对方问的所有问题都和岗位、业务无关

  关键是,面试完之后就没信儿了。后来我还是托我朋友去打听,才知道我被拒了,对方说想要招有大厂经验的人,而我没有。可笑的是,他们在招聘简章中,写的岗位要求全是跟业务相关的,完全没提需要大厂经验之类。

  后来我分析,问题可能出在公司的招聘流程上,人力没有按照领导的要求进行简历筛选,导致信息不对称,浪费了双方时间。也可能很多大厂的中层领导,手底下比较缺人,人力又比较忙,满足不了领导的招人需求,所以面试就显得特别着急,不会考虑求职者的感受。

  不把面试者放在眼里,不尊重人,这可能是很多大厂面试官的通病。大厂的人觉得自己很牛,不能站在中立的角度客观评价自己。同时,大厂的员工都有一种莫名的自豪感,比如大家常调侃字节跳动的员工,出去干什么都要带着工牌,哪怕只是一个审核专员。

  这种傲慢会体现在面试过程中。我觉得这是不利于大厂做创新和改变的,尤其是那些还没有成为巨头的独角兽公司,更应该放下傲慢。

  面试官说我长得像他同学

  还让我当他孩子的妈

  香香  25 岁某互联网公司员工

  我刚大学毕业不久时,在北京找第一份工作,获得了某互联网公司的面试机会。

  面试时间在下午两点,我有一个面试习惯,会在面试前五分钟准时跟对方联系,表示已经到了面试地点,让双方都有心理准备,这次也是一样。

  我到了以后,和以前面试没有什么不一样,先填面试表,然后被人事带到一个办公室。

  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士,翘着二郎腿,坐在一个真皮沙发上,我就坐在了旁边。

  他让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拿出我平时面试时最好的状态,面带微笑的介绍了自己的实习经历,拿出了我的作品。

  他看了一眼,说我的作品写得很简单,他就开始给我讲述一些工作技巧,后来他都没有问我什么问题,半个小时都是他在讲我在听

  后来他就说,我喜欢你,你亲和力强,是做这个岗位很重要的特质,过了一会儿他又说,你和我的同学长得很像,只要别人一看到你就愿意相信你,跟你说话。

  然后他还掏出手机,找了一张女性的照片给我看,说我和这个人长得很像,我扫了一眼,觉得不像,但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想太多。

  接着,他开始吐槽上一个放鸽子的面试者,夸我这样准时到达面试,还提前通知的行为,很不错。

  面试结束后,他特地把我送到了电梯口,还按了电梯,接着说,你来吧,你要是来的话,你可以试着带员工,直接当领导,我来带你。他又思考了一会儿说,反正等你来了以后再定。

  我当时有点惊讶,还是匆匆告别了。

  后来,在回家的公交车上,他就给我发微信,问我回去了没有,说我真的和他高中同学长得挺像的。

  我就没有回复他。我当时就有一种不舒服的被骚扰的感觉,第二天我就找了一个借口,拒绝了这份工作。

  他还想跟我打电话谈谈,我很强烈地表达了不愿意交流的心情。后来偶然有一次,他说他已经离婚了,要回家相亲,还说要不然你当我孩子的妈吧

  我就把聊天记录删了,再也不想跟这个人有交流。

  我只想说,女孩子面试的时候要留个心眼,相信第一直觉,保护好自己。

  被拒绝后又被捞回来

  面试六轮入职后我离职了

  科科  30 岁某大厂员工

  去年我从一个创业公司离职后,目标很明确,就是进大厂。因为我在创业公司啥都干过了,职业履历中就差一个大厂背景,所以我投简历都是奔着阿里、腾讯、字节跳动等公司。

  面试和入职过程非常波折。首先是A大厂拿了一个电商运营的岗位跟我聊,我对这方面其实不熟,但他们希望我做,我心态又比较 open,想着还可以在这个过程中接触一下大厂的面试风格,面试到第四轮的时候,他们又跟我谈一个视频泛生活类视频运营岗,总共下来面试了六轮。

  同时我跟B大厂也在面试,也经历了好几轮,最后面试完我看B公司两周还没动静,我主动询问后,对方说可能不太行,我就放弃了。但又过了几周,HR 又跟我说,我们觉得你还不错,要不再面试一下。后来我们双方觉得各方面也还行,就确定下来 7 月 1 日入职。

  结果他们背调流程特别复杂,耽误了那天入职。就在 7 月 2 日,A公司给我发了 offer,收入高出不少,我就直接去A公司了,谁跟钱过不去啊

  然而,我在A大厂待了刚两个月又想离开了。因为我在北大读 MBA,每周末都得去上课,公司是大小周,我花了十几万的 MBA,影响上课也不太好。所以我又跟B公司聊,问他们的岗位还在不在。他们刚好也还没有招到合适的人,我现在又来到了B公司。

  面试下来我的感受是,大厂有时候对他们的岗位要招什么样的人并不明确,他们就是广撒网。实际上我最终定下来的岗位和他们一开始找我的岗位都不一样,所以面试流程特别长。

  我还面试过一个比较奇葩的公司,是一个教育公司。他们当时要新做一个科学教育产品,找一个人操盘项目,通过猎头找到了我,说年薪差不多在 150-200 万

  因为我之前在创业公司做得就是这部分,自认为还是很有经验和想法的,我们聊了好几轮,我提供了很多方案、想法,包括怎么去构建产品闭环等。到最后谈薪酬的时候,给我的实际数字是 50-60 万。当时我就很生气,浪费我一个月时间,出了这么多方案,最后薪资差别这么大。

  他们对照的是我之前在创业公司的收入,但我在创业公司是有期权的啊,而且我已经离开那边半年多来到大厂了,工资早就涨了很多了。

  B 站面试官这事在我看来很简单,常有人错把平台当能力,个人努力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他加入了一个快速增长的团队,平台带给了他资源和地位。我觉得成熟的职场人,不应该出现这种弱智行为。

  要是我遇到这种事,会怼回去,把这家公司拉黑,哪怕将来他们发展再好跟我都没有关系。因为这种情况下,即使我拿到了 offer,去这个团队里工作也不会愉快。

  面试中我认为最重要的环节是跟业务领导的交流,我需要在面试中得到他的充分肯定,确信之后我们能很好地合作,我才会入职。

  offer 都发了却还要加面一轮

  怕以后沦为“内斗”炮灰我果断拒绝了

  林思  26 岁互联网运营

  2020 年初以来,公司一直在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内部管理比较混乱,于是我不得不考虑换工作。刚开始找工作时,我的目标是最好能进大公司,所以,我把字节跳动、阿里等大厂都面试了一遍,还投了一些知名外企。

  当时面试字节跳动时,我投了一个运营相关岗位,和业务领导聊过之后,双方觉得不太匹配,我正准备走,但这时,业务领导想到另一个岗位还在招人,于是马上让 HR 安排面试,而我对另一个岗位一点都不了解,最重要的是,我觉得这样立刻转换岗位也太草率了,于是果断拒绝

  我是属于认真对待每场面试的那种人,也希望对方能够同样重视。每次面试前,我都会认真准备,对企业背景做详细了解,并将双方对于该岗位的预期进行大概评估,我是一定不会空手参加面试的。

  还有一次面试阿里,我把要面试的事业部业务做了一份详细的分析报告,来阐释自己对业务的理解,后来对方也认可了这份报告,想留下我。

  我当时是在北京,也做好了搬到杭州的打算,对方还答应给我提供机酒让我先到杭州感受一下氛围。但没想到,于我而言,这趟杭州之旅并不太美好。我在杭州待了两周,也可能是时机不凑巧,吃不惯也住不惯,想到杭州的冬天没有暖气、夏季更为湿热,综合考虑之下,我断了搬到杭州的念头。

  除此之外,我还面试过一家外企,是我那段时间面试遇到的最奇葩的一家公司。当时和业务主管、HR 面试完,我都收到纸质 offer 了,发现 offer 上给的奖金和业务主管承诺的相差了大概两个月的工资,于是我便去和 HR 沟通,结果 HR 在沟通后告诉我,需要由业务主管的另一位领导再加面一轮。

  这个要加面的业务领导的职级,是要比一开始打算招我进去的业务主管的职级要高的,而且两个人某种程度上存在一定的内部竞争关系。业务领导要加面,就是想看看业务主管打算招的人,素质到底值不值那么高的工资。而且,业务领导要求一定要现场面试,但是我当时休年假在外地。

  HR 让我考虑要不要赶回去面试,我想了想,现在已经出现两个领导意见不统一,导致 offer 都发了还需要加面,以后真正入职工作了,工作流程不规范的情况可能会比比皆是,我甚至有可能会沦为领导们“内斗”的炮灰,于是拒绝了。

  在面试过多家大厂之后,我又重新梳理了自己的需求,发现自己对于大厂的执念并没有那么深,而且我将自己换工作的需求明确为两点:一是运营相关,工作内容是自己喜欢的;二是薪资水平要比原来高。不把眼光局限在大厂之后,我很快进入了一家处于高速成长期的公司。

  以后面试时再遇到奇葩的面试官,我可能翻个白眼就走了。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小郭、Sherry、香香、科科、林思为化名。

  文/蒋晓婷   来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比猫扑关帖,向大众官宣死亡消息早 9 年,胡一帆已经猜到猫扑的结局。   他是猫扑最早一批的产品经理,也是猫扑深度用户。1999 年注册,2006 年入职成为核心项目的领导,在 2012 年猫扑从北京搬到南宁前离职,“离开北京互联网核心圈,猫扑已经预告了死亡”,亲身经历了猫扑从繁荣到消亡的全部过程。   如果没有猫扑,胡一帆没办法想象自己会是什么样子。从大学接触猫扑开始,他的人生轨迹变了。“认识了新世界”,从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娃,接触到最前沿的互联网流行文化;“结识了......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