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洛图科技(RUNTO)《中国智能音箱零售市场月度追踪(Chinese Smart Speakers Retail Market Monthly Tracker)》报告,2020年中国智能音箱市场销量为3785万台,同比增长3%;市场销额为83.7亿元,同比增长14%。从销售节奏看,中国智能音箱市场呈现上半年增长,下半年下降的分化状态。一季度尽管受疫情影响,上游供给和线下渠道有所停滞,但通过企业直播带货、增加娱乐影音资源、上线教育和健康内容等方式,市场逆势增长18%;二季度重点品牌新品频发,且围绕新品进行了价格补贴、直播带货等一系列上新活动,同比增长20%;三季度新品减少且缺乏击中消费者痛点...... Last article READ

WeWork计划借壳上市,最新估值或超100亿美元

  澎湃新闻记者李晓青

  2019 年尝试上市而失败的美国共享办公室运营商 WeWork 在计划借壳上市。

  1 月 29 日,《华尔街日报》称, WeWork 计划会与 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即特殊目的收购公司)合并,然后谋求上市。

  报道称,WeWork“数周来一直在权衡来自 Bow Capital Management LLC 旗下 SPAC 和至少一家其他身份不明的 SPAC 的报价”,估值或超过 100 亿美元。

  据一位接近该公司的人士透露,该公司还在考虑邀请更多私人资金入股。

  WeWork 的全球首席执行官桑迪普·马特拉尼(Sandeep Mathrani)在 1 月 14 日曾表示,WeWork 有望在今年四季度实现盈利,在实现盈利后,接着会将 IPO 计划提上日程。

  马特拉尼称,WeWork 目前账面上拥有 30 亿美元的流动资产,足够让公司支撑到 2022 年。他表示,2020 年 12 月 WeWork 公布了自 2019 年 12 月以来最好的会员销售数据。马特拉尼似乎想暗示公司前景一片光明。

  对于 WeWork 来说,在经历了 2019 年 10 月份宣布从 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正式撤回招股说明书,无限期推迟 IPO、高达 470 亿美元的估值大幅暴跌、创始人离任、业务和人事的重整等一系列的事情之后, 大股东大手笔投入资金以续命、任命新 CEO 等等一系列的动作,试图挽救这一家共享办公空间的鼻祖。

  作为 WeWork 的大股东软银集团曾计划在 2019 年 11 月份按照 19.19 美元/股的价格收购价值高达 30 亿美元的 WeWork 股票,其中包括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前任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手中高达 9.7 亿美元的股份。但最终,软银决定放弃 30 亿美元对 WeWork 的要约收购。

  自 2016 年 WeWork 进入中国以来,已经在上海、北京、香港等 12 座城市,建立超过 100 个社区,为超过 6.5 万名会员提供办公解决方案。

  但 WeWork 中国业务控股权已在 2020 年 9 月份宣布易主,当时 WeWork 宣布,其中国子公司的现有投资者挚信资本已追加注资 2 亿美元,现在拥有其中国业务超过半数的股权。挚信资本运营合伙人、原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姜跃平(Michael Jiang)将出任 WeWork 中国代理 CEO。这意味着 WeWork 中国要实现全面本土化运营的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 WeWork 母公司 We Company 放弃了对 WeWork 中国的运营控制权,但将继续获得年度服务费;作为交换条件,WeWork 在中国的业务将继续使用 WeWork 的品牌和服务。这笔交易的部分内容类似于传统的特许经营模式,据当时的《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透露,WeWork 将保留中国业务的少数股权和一个董事会席位。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之所以想起梁饮冰的名言,其实是因为这几天美国散户暴打华尔街大佬的故事甚嚣尘上,正好印证了他那句「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只不过这里要稍做改动——少年疯狂则国疯狂。   疯狂也好,热血也罢。这段故事传到大洋彼岸,竟也引得我国无数围观群众为之异常振奋,何者?只因一帮美国青年的集体行动,无意间在地球上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成功实现了一次布尔什维克主义的胜利,怎能不让人大呼过瘾?   一群小散,还想屠龙?信不信由你,现在,美股的状况已经成了「散户定价、庄家吃面」。这龙,还真给他们屠了。   过瘾归过瘾,但这出蚂蚁生吞大象的好戏背后,隐约浮现着一......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