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洛图科技(RUNTO)《中国智能音箱零售市场月度追踪(Chinese Smart Speakers Retail Market Monthly Tracker)》报告,2020年中国智能音箱市场销量为3785万台,同比增长3%;市场销额为83.7亿元,同比增长14%。从销售节奏看,中国智能音箱市场呈现上半年增长,下半年下降的分化状态。一季度尽管受疫情影响,上游供给和线下渠道有所停滞,但通过企业直播带货、增加娱乐影音资源、上线教育和健康内容等方式,市场逆势增长18%;二季度重点品牌新品频发,且围绕新品进行了价格补贴、直播带货等一系列上新活动,同比增长20%;三季度新品减少且缺乏击中消费者痛点...... Last article READ

美女首富是个大乌龙,电子烟的美好未来也是乌龙?

  文/初霁

  来源:BT 财经(ID:btcjv1)

  电子烟的监管可能会迟,但一定会到。

  一周前,“中国电子烟第一股”雾芯科技(知名电子烟品牌悦刻的母公司)在美股上市。

  本来电子烟就因其功效充满争议而备受关注,雾芯科技股价开盘暴涨 104% 直接触发熔断停牌、上市第一天股价就翻倍、美女 CEO 汪莹成为中国女首富的乌龙等新闻,更是让其成为焦点。

  可能大家非常希望女首富从杨惠妍换人吧,但这确实是个乌龙,招股书显示,汪莹及团队持股合计为 58.7%,而非汪莹个人持股 58.7%,所以汪莹并不是女首富,汪莹的姓名也尚未列入福布斯中国女性富豪榜前 100 位。

  虽然女首富是乌龙,但电子烟是资本市场的宠儿可并不乌龙,截至美股 1 月 28 日收盘,雾芯科技股价虽然从最高点 35 美元/ADS 跌至 24.27 美元/ADS,但依然是发行价的两倍多。

  基本面良好

  烟草,这个一说起来就让人联想到暴利的行业,加了“新型”两个字,无异于传统暴利行业的收益率叠加科技企业的高成长空间,活脱脱一个聚宝盆。

  根据雾芯科技的招股说明书,其旗下品牌悦刻电子烟目前在中国市场占有率为 62.6%,在吸烟人群中的心智占有率为 67.6%,可谓独占鳌头。

  与传统卷烟主要靠品牌来获得用户粘性不同,悦刻的主要产品类型是换弹型封闭式电子烟(即烟杆可长期使用,烟弹不能充烟油,用完即弃,更换频率高),用户出于使用成本考虑不会轻易更换烟杆。而不同品牌之间的烟弹不通用,这就意味着一旦用户选择了悦刻的烟杆,就要源源不断地购买悦刻的烟弹。上图中最右边的折线图清晰体现了烟杆销量的少量增加带来的烟弹销量呈几何增长的趋势。

  烟弹是电子烟利润的主要来源,同时已有用户对烟弹的需求催生更多品牌店、代理商,让悦刻的烟弹相比其他品牌更容易获取,进一步带动悦刻产品销量的上升,市场自发形成增长趋势,营销成本长期来看有望将进一步降低。

  在这种趋势下,雾芯科技的业绩突飞猛进,两年营收翻了超过 15 倍,净利润也由负转正,且净利润率在逐渐上升。

  虽然由于电子烟的制造技术依然处在优化和探索时期,今后也需要长期研发投入,不能像传统卷烟厂商一样完全“躺赚”,但前期悦刻已经重金投资建设了 300 余平方米实验室,初步构建了销售网络和合作网络,后期的利润率可能越来越高。

  从公司本身情况来看,唯一值得注意的是,在招股说明书中提到,此次 IPO 共募资约 14 亿美元,将用于研发及科学研究、加强分销及零售网络、提升供应链能力及一般企业用途。而雾芯科技研发费用率最高的期间(2020 年前三季度),也只在研发上投入了不到 1340 万美元,占募资金额不到1%。看来大部分二级市场募资都要被砸在营销上。

  从现在的行业格局、其自身的研发水平、盈利能力、市场占有率和现金流看,如果没有巨大外部风险,雾芯科技还是很有前景。

  但可惜没如果。

  必来的监管

  电子烟终归落脚在“烟”上,属于烟草行业。监管不到位引发了青少年吸烟等各种问题,世界各国都还在摸索前行。身处这个行业,监管的不确定性就是雾芯科技最大的、躲不开的系统风险。

  近十年,随着国外电子烟巨头在世界范围内的高速扩张,中国这一世界烟草消耗第一大国自然成为它们的最大目标,电子烟体验店又悄悄在街头巷尾出现。而发现了这一趋势后,国内商人自然不会甘心只做代理商,转而打造自己的电子烟品牌,牟取更高的利润。

  国内电子烟品牌快速崛起、野蛮生长,2019 年的“315”晚会虽然对电子烟的替烟效果、质量提出预警,但同年 4 月的深圳电子烟展、京东 618 购物节的先后到来让资本进入狂热时期,包括罗永浩推出的“小野”在内的诸多新生品牌都摩拳擦掌,准备双十一时大干一番。

  然后,当年双十一前夕,国家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紧急要求电子烟全面“下网”,带来了一波行业发展的寒冬。

  这一次的监管干掉了一大批“杂牌军”,让行业马太效应更明显,实际利好雾芯科技的发展。但是,监管还没有结束,要求“下网”只是个开始。

  BT 财经在某电商平台联系了一些卖电子烟套、贴纸等周边的商家,尝试问店里有没有烟弹出售。除了一个商家明确拒绝外,其余客服都给B叔提供了微信号。

  按客服提供的微信号加好友后,可以看到他们的朋友圈中有各种一次性小烟、烟弹、烟杆等的广告,浓浓的微商味。经查,每个卖家的朋友圈中的电子烟都种类繁多,而悦刻作为最大品牌从未缺席。

  而在B叔询问烟弹、烟杆,直至下单购买成功、卖家发货的过程中,所有卖家均未询问B叔年龄。可见在网上,未成年人依然能顺利买到电子烟,不受任何阻碍。

(左右分别为不同的卖家)

  在向卖家付款时,微信均弹出了风险提示/交易提醒。

  经B叔询问,其中一位卖家表示:“我两个微信号都有九千人,我们所有的工作号都是绑定的老板的银行卡,一天的收入很多的,所以就检测觉得有问题。”之后他还向B叔发送了转账截图作为证据。

  而以上B叔所涉及的只是电子烟网上交易市场极小的一部分。按其中一位卖家提供的数据,公司总共有十几个业务员,如果每一个业务员都有两个微信、一个微信 9000 人,那么,一个公司接触到的客户就在 18 万人以上。这其中又有多少是没有购烟资格的未成年人?

  目前,世界各国都已经出台了关于新型烟草的相关政策。虽然尚未形成统一标准,但监管趋严是明确趋势,我国对电子烟的监管也绝不会仅仅停留在表面“下网”。

  如今,电子烟行业发展加速,加上雾芯科技成功上市引起的社会效应,我国的监管可能会加速推进。有可能严格的监管将再一次利好雾芯科技,也有可能在大家都被查出问题时,雾芯科技因市场体量大而遭受更大惩罚。

  因此,即便人们担忧的其他问题,如电子烟到底是否比传统卷烟危害更大、税收给悦刻科技将带来多大的利润冲击等都忽略掉,悦刻未来的发展也非常不确定。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之所以想起梁饮冰的名言,其实是因为这几天美国散户暴打华尔街大佬的故事甚嚣尘上,正好印证了他那句「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只不过这里要稍做改动——少年疯狂则国疯狂。   疯狂也好,热血也罢。这段故事传到大洋彼岸,竟也引得我国无数围观群众为之异常振奋,何者?只因一帮美国青年的集体行动,无意间在地球上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成功实现了一次布尔什维克主义的胜利,怎能不让人大呼过瘾?   一群小散,还想屠龙?信不信由你,现在,美股的状况已经成了「散户定价、庄家吃面」。这龙,还真给他们屠了。   过瘾归过瘾,但这出蚂蚁生吞大象的好戏背后,隐约浮现着一......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