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随机产生一个三位整数,将它的十位数字变为零from random import randint as rdi# 生成初始的3位整数a=rdi(100,1000)print('初始值:',a)# 将初始值的十位数字变为0b=str(a)c=b[0]+'0'+b[2]d=int(c)# 输出结果print('将它的十位数字变为0后:',d)print('最终输出的数据类型:',type(d))2、输入整数x,y,z , 若x2+y2+z2>1000 , 则输出千位以上的数字,否则输出三个数的和#设置input输入x、y、z整数x=int(input('请输入第一个任意整数x='))y=int(...... Last article READ

余承东离不开华为

  文贺乾明

  编辑宋玮

  在余承东带领华为手机在中国手机市场大获全胜的前几年,不少科技企业和知名投资人都曾登门拜访,请他出任 CEO 或是支持他出来创业。在电动车行业高歌猛进的 2020 年,“我们数次问过他,是否考虑离开华为去造车?” 一位投资人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但余承东最终还是选择留在了华为。

  1 月 27 日下午,华为宣布余承东兼任华为云与计算事业部总裁。至此,余承东掌管着华为三块核心业务:华为消费者事业部、华为云与计算事业部、智能汽车解决方案 BU(业务线)。

  而这三块业务分别代表着华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对华为而言,难处从来不是打赢,而是选择战场和大将。当选定赛道,定好领兵人物,倾注大量资源,便可迅速在一个领域取得支配性地位。

  而余承东过往的辉煌业绩表明,他是把华为优势和自身战斗力,结合得最好的人。

  一位接近华为的人士说,余承东善于打大仗,做大资源投入的事情。手机、汽车都是满足上述条件的最佳战场,云服务次之。

  余承东自 2012 年掌管华为手机,5 年后,华为手机(包含荣耀)的出货量在中国登顶第一。今天,在美国的打压下,华为手机前途未卜——荣耀被分拆,Mate、P 系列等高端产品线被传卖身,整个华为消费者事业部在短期内也难有进展。51 岁的余承东也不得不考虑,接下来的若干年,他要将时间和精力投身到何处?

  “如果想造车,时机已过,” 一位新造车创业公司的高管告诉《晚点 LatePost》。另一位业内人士说,华为的老将必然也无法与华为做竞争业务。

  华为对余承东的任命,体现了对这名老将的诚意。而从结果看,余承东留在华为体系内,掌管更多业务,或是当下最好的选择。

  华为的主营业务有三块,分别是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消费者业务。过去 5 年,华为消费者业务快速增长,收入从 1252 亿元人民币上升到了 4673 亿,翻了两番。它在华为整体营收的比例也从 32% 提升到了 54%。

  但在美国的打压下,华为消费者业务遇挫。2020 年第三季度,华为手机出货量在全球同比下降 22%。2020 年 11 月,曾占华为手机出货量一半的荣耀品牌被分拆。

  手机业务短期内难有增长空间,余承东只停留在消费者业务上,对余承东和华为来说都是损失。正值壮年的余承东,需要更多业务来进一步证明自己的能力。而华为,需要找到业务增长点,补位手机业务。

  造车是一个适合双方的选择。但华为创始人、董事长任正非给出了否定答案——至少在 3 年内,华为不造车,“谁再建言造车,干扰公司,可调离岗位,另外寻找岗位,” 他说。

  尽管智能汽车业务划归了余承东,但在三年内,他难以像当初带领华为手机业务那样,走向前线,面向 C 端,去和其他厂商竞争。

  一位熟悉华为的人士评价,余承东只能做诸侯,不适合做宰相。

  余承东需要更大的空间。而不造车的汽车业务,难以充分发挥他的能力,释放他的野心。

  从华为面临的局面以及行业发展趋势来看,云计算是华为接下来少有的业务增长点。根据中国信通院数据,2019 年中国云计算整体市场规模为 1334 亿元。它预测,到 2023 年将接近 4000 亿元,复合增长率超 30%。

  华为涉足云计算业务很早,但进展平平。为了避免与核心客户电信运营商竞争,华为在云计算方面一直处于只发布战略,并没有实质推动业务的状况中。

  直到 2016 年,华为高管多次讨论后才达成共识——“再不做(公有云)就晚了”。

  2017 年后,华为成立 Cloud BU,增派 2000 名员工。之后数年,华为多次调整组织架构,不断提高云计算业务的战略地位、加大投入,但云业务并没有取得快速发展。

  根据华为 2019 年年报,包括云计算服务在内的企业业务营收约 900 亿,在整体营收中占比仅 10 %。而它在 2015 年就已经达到了 7%。

  任正非曾总结华为云计算业务目前面临的问题成因:

  直接原因是组织上协同困难。云与计算业务原本属于企业业务,独立出来后,云与计算负责产品研发形成解决方案,后续由企业业务部对接客户,当云与计算成为事业部之后,沟通需要跨部门,推进起来效率下降是必然。

  本质上是华为的基因问题。华为是一家硬件见长的公司,从运营商业务到后续 ICT 为核心的企业服务,以及手机为核心消费者业务,硬件都发挥了作用,但云计算业务需要更强的软件服务,这是华为的弱势。

  而这正需要余承东在消费者业务中积累起来的能力,从 to B 为基础的公司中,带出了需要 to C 能力的手机业务。

  很显然,华为希望余承东能够在云计算业务上复刻手机领域的成功。对于余承东来说,这也是他目前在华为体系内最能施展拳脚的地方。

  根据《第一财经》报道,云与计算部门的调整在华为内部已开始数月,管理岗的候选人也有多位,但余承东的呼声最高。

  接受《晚点 LatePost》采访的华为人士大多看好余承东负责云业务,认为 “云有救了”,但也有人比较克制,表示 “干半年再说”。

  文/赵晋杰张茹雅   来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围绕华为手机业务的消息不断。1 月 27 日,华为内部发文确认原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将增任云与计算业务总裁,原云与计算业务总裁侯金龙,拟任数字能源董事长。   2 天前,市场传来华为手机业务剥离转让的消息,此时距离荣耀业务整体出售刚过去 67 天。路透社进一步指出,华为正就其高端智能手机品牌P和 Mate 系列与上海政府牵头的公司与财团谈判。不过,路透社也指出,这场秘密进行数月的谈判,有可能不会成功,因为华为还未对出售事宜作出最终决定。   华为官方 1 月 25 日当天站出来辟谣,称“完全没有出售......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