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随机产生一个三位整数,将它的十位数字变为零from random import randint as rdi# 生成初始的3位整数a=rdi(100,1000)print('初始值:',a)# 将初始值的十位数字变为0b=str(a)c=b[0]+'0'+b[2]d=int(c)# 输出结果print('将它的十位数字变为0后:',d)print('最终输出的数据类型:',type(d))2、输入整数x,y,z , 若x2+y2+z2>1000 , 则输出千位以上的数字,否则输出三个数的和#设置input输入x、y、z整数x=int(input('请输入第一个任意整数x='))y=int(...... Last article READ

散户大战华尔街 呛声对冲基金“阴暗面”的投资人是谁

  2021 年 1 月,围绕游戏驿站(Gamestop)上演的散户与华尔街机构的多空大战可能会被载入史册。这场激烈的大战耗时 3 天,最终以散户战胜华尔街大空头,游戏驿站股价月内大幅跳涨 1550% 而告终。百亿对冲基金梅尔文资本(Melvin capital)已经平仓对游戏驿站的空头头寸,知名做空机构香橼也表示投降,称不再发表意见。

风险投资人查马斯·帕利哈皮提亚(Chamath Palihapitiya)

  风险投资人查马斯·帕利哈皮提亚(Chamath Palihapitiya)也参与到了这场“战斗”中。作为散户的代表,他于 1 月 28 日接受了 CNBC 的采访,驳斥了华尔街对散户不专业的批评,捍卫了个人散户投资者与华尔街机构对冲基金在市场上竞争的权利。

  亲站散户阵营的亿万富翁投资人

  亿万富翁科技投资人帕利哈皮提亚出生于斯里兰卡,曾任 Facebook 早期高管。2011 年,他离开 Facebook,创办了自己的基金 Social Capital(社交资本)。2015 年,Social Capital 与科技媒体 The Information 合作,发布了一份关于风险投资多样性的报告。

  报告中称,顶级风险投资机构的高级投资团队中,92% 是男性,78% 是白人。基于这份报告,帕利哈皮提亚写了一篇专栏文章,呼吁风投机构“敲响警钟”,“找回我们的潜力,敞开大门……优先考虑多样性,为自己带来更多样化的经验。”这时已经能看出帕利哈皮提亚看待华尔街机构的一贯立场,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他会参与到这次散户对抗华尔街机构的大战之中。

  1 月 26 日,帕利哈皮提亚在自己的推特账号上发文称,他在询问了自己的关注者要买什么后,购买了价值 12.5 万美元的 2 月 115 美元游戏驿站看涨期权。这种看涨期权能够让买方以设定的价格购买股票,当股票价格上涨到执行价格之上后交易者就能获利。1 月 27 日,游戏驿站开盘价已经涨到了每股 354 美元,2021 年内,游戏驿站已经上涨了 1550% 以上。

  1 月 26 日,帕利哈皮提亚对他关注者称:“告诉我你们明天打算买什么,如果能说服我,我就先买 10 万。”随后他购买了游戏驿站看涨期权,并贴出截图。

  一天后的 1 月 27 日,帕利哈皮提亚平仓了自己的游戏驿站看涨期权,并在 CNBC 上接受采访时宣布,将把自己在交易中获得的所有利润加上自己的原始仓位一共 50 万美元全都捐给慈善机构,用于扶植小型企业。

  散户对华尔街的反击

  在 1 月 27 日接受 CNBC 采访时,帕利哈皮提亚表示,围绕游戏驿站等股票的疯狂不仅仅是一个股票交易的故事,更是对华尔街建制派的反击。

  同时,他也向主持人表达了自己的立场,驳斥了华尔街认为散户并不专业、只是在社交媒体上抱团购买的批评,并称华尔街专业机构做空游戏驿站等其他公司股票是虚伪的。

  “你看到的是一种(散户)对抗华尔街机构重要的方式,这一群体规模庞大。我也想再次鼓励蔑视这些行为的人,去上一下 wallstreetbets 论坛,好好看看上面的内容。”帕利哈皮提亚对主持人表示,并详细介绍了他对散户投资聚集地,wallstreetbets 论坛的观察。

  帕利哈皮提亚表示,很多散户与对冲基金分析师表现同样优秀,甚至更好,这些人不在少数,并且他们与私下交换信息的华尔街精英不同,他们更有勇气以公开透明的方式在论坛进行讨论。

  “上面大约有三类内容,”帕利哈皮提亚介绍,“首先第一种,是那些在努力上班做着基础工作的人,他们也在思考长期投资的价值,在我看来他们中的很多人与我此前共事的很多对冲基金分析师表现同样优秀,甚至更好,这些人不在少数;

  “第二,这里也有很多人经历过 2008 年金融危机,当时华尔街机构产生了大量的风险,但他们却把风险转嫁给了散户。当时这些人中很多才刚上小学或中学,他们无家可归,他们的父母失去了工作,他们很想知道为什么华尔街这帮人产生了重大风险能得以脱身,却没有人站出来帮助自己的家庭;

  “第三,我意识到,除了华尔街投资人共进‘思想晚餐’或是私下交换信息的曼哈顿对冲基金精英,这些散户投资人更有勇气以公开透明的方式在论坛进行讨论,我不是说这些观点完全正确,但我认为这是对系统足够信任的行为,每个个人投资者都能根据这些信息决定自己的买入或卖出。”帕利哈皮提亚表示。

  华尔街对冲基金的阴暗面

  帕利哈皮提亚同样毫不留情地指出了华尔街机构的阴暗面。

  他表示,虽然有专业的对冲基金根据经济理论做出自己的决策,但华尔街同样有很多对冲基金,他们照搬知名机构的决策抱团跟进,反对不符合自己模式的创新,这是华尔街对冲基金的阴暗面。

  “我必须得说,华尔街的阴暗面就在对冲基金里。”帕利哈皮提亚表示,“这次做空投入最多的就是梅尔文资本,这些都是很大的机构投资人,他们都是基于经典投资理论建立的公司,加布·普罗金是我那个时代的投资传奇,但最终的结果是,他很了解自己投资的东西,但其他的对冲基金直接照搬他的投资跟着投,他们可没管什么理论。”

  帕利哈皮提亚还以特斯拉为例,称华尔街错过游戏驿站大涨和华尔街错过特斯拉大涨的原因是一样的。

  “看看特斯拉。谁押对了特斯拉?是每一个散户投资者。是我。是埃隆·马斯克。”帕利哈皮提亚说,“我告诉你谁错了:每一个对冲基金,一个又一个知名机构,当涉及到创新,涉及到增长,涉及到人们在试图做一些对世界有根本意义的事情时,如果不符合华尔街想要的模式,他们就会联合起来反对它。”

  特斯拉的股票在过去一年内暴涨 700%,让华尔街空头血亏。特斯拉现在的股价已经是其 2010 年刚上市时的 13000%。

  文/赵晋杰张茹雅   来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围绕华为手机业务的消息不断。1 月 27 日,华为内部发文确认原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将增任云与计算业务总裁,原云与计算业务总裁侯金龙,拟任数字能源董事长。   2 天前,市场传来华为手机业务剥离转让的消息,此时距离荣耀业务整体出售刚过去 67 天。路透社进一步指出,华为正就其高端智能手机品牌P和 Mate 系列与上海政府牵头的公司与财团谈判。不过,路透社也指出,这场秘密进行数月的谈判,有可能不会成功,因为华为还未对出售事宜作出最终决定。   华为官方 1 月 25 日当天站出来辟谣,称“完全没有出售......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