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评论:1000万存款不翼而飞(80后女子1000万银行存款不翼而飞?) 80后女子1000万银行存款不翼而飞? 是的,据裁判文书网近日公布的一份判决书显示,80后女子李某在中国建设银行广州利雅湾支行的1000万元存款“不翼而飞”,法院终审判决,令该支行向李某赔偿450万元及相应期限内的活期存款利息。此前,法院一审认定李某在涉案交易过程中存在泄漏个人及账户信息的过程,给犯罪嫌疑人进行扣款操作提供了机会,同时认定建行利雅湾支行在涉案借记卡的扣款交易过程中已经正确履行自己的义务,并不存在过错,也没有违约行为。2020年9月16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认为,建行利雅湾...... Last article READ

又一家外企“败退”?中国研究院关闭 是996打败了蓝色巨人吗

  如果不是知群创始人兼 CEO 马力的一条微博,“蓝色巨人”IBM 的中国研究院可能就真的要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历史中了。

  1 月 23 日,他从 IBM 内部的老同事那里确认这个消息后,在微博上感慨“任何看起来稳定的地方,都不会是铁饭碗”。

  再然后,这条微博被媒体捕捉到,“IBM 中国研究院关闭”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热点。

  知名外企关闭在中国的研发业务不止发生过一次,几乎每次都能成为科技媒体头条。上一次引起轰动的是甲骨文。

  2019 年,这家公司宣布裁撤中国研发中心。部分被裁员工对赔偿协议心怀不满,在中关村软件园里拉起了横幅抗议。再往前,诺基亚和摩托罗拉在中国的败走也引起过争议。

  不过这一次,IBM 没能“破圈”。中国研究院关闭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小范围内的话题。

  只是旁观者的心态发生了改变——以往外企“大厂”裁员的受害者们,因为工作环境过于“养老”而常常遭受嘲讽。这一次,叹息外企打不过“996”的声音多了起来。

  但实际上,IBM 中国研究院的命运和“996”并没有太多关系,关闭研究院这件事也不意味着 IBM 即将退出中国。

  1、为什么这次动静这么小?

  IBM 没有正面回应此事。公司对媒体表示,“为了以最佳的方式支持中国客户向人工智能和混合云转型,帮助他们把握国家投资于新基建和数字经济所带来的历史机遇,IBM 正在变革我们在中国的研发布局。”

  但值得注意的是,可以“支持中国客户”的研发资源中,并没有中国研究院的名字,取而代之的是 IBM 在中国设立的其他几个实验室。

  IBM 在声明中称,“IBM 在中国的专家将与中国客户和合作伙伴协作创新,利用 IBM 中国开发实验室、IBM 中国系统实验室以及遍布全国的客户创新中心,使得中国的客户和业务合作伙伴受益。”

  实际上,中国研究院连同其他实验室在内,都是 IBM 在中国设立的研发机构。虽然中国研究院早在 1995 年就已经成立,但成员仅有数百人,规模远不及数千人的系统实验室。

  根据第一财经获取到的消息,IBM 中国近期对研发组织架构进行了调整,未来将会整合中国所有的研发团队,统一向 IBM 大中华区 CTO 谢东汇报。除此之外,研发方向也会更加聚焦,专注到混合云和人工智能技术发展上。

  公开信息显示,IBM 中国研究院的重点领域是行业解决方案、认知计算、运算及服务、物联网方向。这与公司将要聚焦的方向有所出入。从战略角度上理解,中国研究院的关闭,似乎在情理之中。

  2、大象起舞 30 年,得换个舞步

  IBM 中国研究院关闭的背后,透露出了这家“百年老店”背后的困境。

  就在消息传出的前一天,IBM 公布了 2020 年第四季度财务报告。公司在此期间总营收 203.7 亿美元,同比下降 6.5%。

  在本季度内,公司剥离了基础设施业务,美元汇率也出现较大波动,如去除上面两项影响,营收下滑则扩大到了8%。

  到目前为止,IBM 的整体营收已经连续四个季度下滑。虽然公司表示,营收减少的原因是新冠疫情导致软件业务部门长期订单减少,而且公司有信心在 2021 年恢复增长,但华尔街显然不认可这种说法。

  在财报发布后的两个交易日中,IBM 股价累计下跌 10%,市值缩水 118 亿美元(约合 762 亿元人民币)。

  第四季度财报发布后,IBM 股价断崖式下跌

  图源:雅虎财经

  实际上,IBM 作为 IT 管理服务公司,疫情期间的答卷理应不该这么糟糕。

  以 2020 年的资本宠儿 Zoom 为例,这家公司主打远程办公,专精于远程视频会议。受益于疫情带来的需求激增,公司营收规模同比增长了数十倍。公司最近单季营收为 7.72 亿美元,远不及 IBM 的二十分之一,但市值却超过了后者,达到 1143.71 亿美元。

  “IBM 虽然收入来源很多,但每一项业务都没有在细分市场上取得领先。”真成投资创始管理合伙人李剑威对创业邦说,和 Zoom 这样的新兴公司相比,规模巨大的 IBM 难以在细分领域做到极致,很难获得增长。

  “在资本市场,强比大更重要。”在李剑威看来,业务模式更加灵活,同时具有一定专业壁垒作为护城河的公司更受资本青睐。

  IBM 并非没有发现问题所在。2020 年 5 月,阿尔温德·克里希纳(Arvind Krishna)接替罗睿兰,成为 IBM 历史上的第十任 CEO。他上任之后便调整战略,把公司的未来和混合云绑定在了一起。5 个月后,公司宣布拆分基础设施服务部门,业务聚焦在了混合云平台与人工智能上。

  从转型规模上看,克里希纳推动的调整不亚于 IBM 历史上的三次蜕变。

  上世纪 60 年代,IBM 成功押注计算机,一举成为大型机霸主,同时也促进了计算机行业的飞速发展。到 80 年代,IBM 研发的 PC 成为日后个人电脑的架构标准,再一次促进了计算机的普及。

  到 90 年代,传奇 CEO 郭士纳对 IBM 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造,成功让公司业务转为 IT 管理服务。IBM 此后迎来了 20 年的持续增长,在 2014 达到了市值上的巅峰。这是公司历次转型中最被人津津乐道的一次,甚至成为日后 IT 公司业务转型的模式样板。

  不过,进入 21 世纪第二个十年之后,IBM 的基础业务被云计算不断蚕食。最严重的时候,公司曾经出现过连续 22 个季度营收下滑。虽然近年来蓝色巨人在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等前沿技术上不断发力,却难以将技术转化成为实际的业务。

  郭士纳曾经在自传中形容 IBM 的转型是“大象起舞”。到如今,这只舞动了将近 30 年的大象疲态尽显,急需要换一种舞步了。

  3、对手不讲武德,这次怎么转

  虽然落败于云计算,但 IBM 在这个领域中迟到得不算太多。2007 年,IBM 就已经开始积极布局,将针对企业用户的云计算服务作为发展战略之一。当年 10 月,IBM 还和谷歌合作,向大学提供硬件设备和云计算课程,希望通过这种方式积累人才。

  此外,IBM 云业务的发展方向是私有云,和亚马逊 AWS、微软 Azure、阿里云等选择的公有云不同。后者将云计算服务打造成了标准化服务,客户可以按照实际需求选购。私有云则把云计算打造成企业 IT 环境中的一环,向企业提供云计算设备和服务支持。

  两种业务模式各有千秋,在云计算发展的早期很难比较优劣。公有云大多服务小型互联网公司和创业者。IBM 的客户则更多分布在基础设施服务领域,业务发展路线和客户资源也更加清晰。

  2019 年公有云领域市场份额

  图源:IDC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云计算成为新的基础设施。私有云因为灵活性低、管理成本高的缺点,不仅丧失掉了高速增长的初创公司群体,在技术领先性方面也落于下风。

  2013 年,IBM 和亚马逊竞争美国中央情报局的 6 亿美元云计算订单。虽然后者报价比 IBM 高出 5400 万美元,但中央情报局却认为亚马逊的技术解决方案明显优于 IBM。这直接导致了 IBM 的落败。

  也是从 2013 年起,IBM 开始将云业务转向结合公有云和私有云混合云市场。当年 6 月,IBM 开出 20 亿美元价码收购 Softlayer,用来加速公有云基础设施搭建。

  除此之外,高速传输技术公司 Aspera、数据库公司 Cloudant、云服务解决方案公司 Bluewolf、云计算操作系统公司 Redhat 等也被 IBM 收入囊中。

  不过在接下来的数年中,IBM 并没有如愿成长成为云计算巨头。市场数据分析机构 IDC 历年对云计算市场的报告显示,从 2016 年起,IBM 云计算业务的增速开始连年落后大盘。到如今,“百年老店”早已掉出了云计算第一梯队。

  “IBM 最近两次转型的市场环境不一样,上一次从硬件转向软件,竞争对手并没有这么强大。”李剑威认为,这次 IBM 面临的对手要强大得多,动作还更迅速,在云计算上面临的竞争要残酷得多。

  实际上,在过去 10 年中,IBM 并非毫无作为。在人工智能方向上,IBM 着力推广“认知计算”业务,并且把人工智能平台“沃森”作为重点战略方向。这项业务在 IBM 收入中的占比一度接近 20%,也为公司贡献了约 40% 的利润。

  人工智能平台“沃森”一度是 IBM 的战略中心

  图源:IBM

  不过“沃森”增长乏力,不仅没有实现开拓医疗市场的既定目标,新的业务增长点也难以寻找。相比之下,将私有云和公有云业务结合的混合云营收却在逐年上涨,这或许是 IBM 仍然没有放弃云计算市场的原因。

  另一方面,公有云市场的增长也从 2019 年第二季度开始放缓。亚马逊、微软、阿里巴巴和谷歌也扭过头来,准备在传统企业业务上云的潮流里继续厮杀。

  在这个大背景下,业务聚焦在 AI 和混合云上,利用私有云领域资源主场作战或许是蓝色巨人的最优解。在 IBM 看来,这会是一个万亿美元的市场机会。

  蓝色巨人的战略眼光仍然被看好。IBM 决定分拆的消息公布后,华尔街以涨停回应公司的决心。

  “IBM 和工作轻松与否没有关系,还是大方向大环境的原因。”马力后来更新了一条微博,反驳了外企输给 996 的言论。至少他在 IBM 工作的那些年,也常常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

  工作这么“拼”不是没有理由:“我们这一代人努力,不是为了养出一些巨头老板,而是有一天我们自己的生活能够得到多大的改变。”

  不过,他更希望中国企业能够学习 IBM 好的一面:“比如对于员工的尊重,对于平等权利的保障,对于残障人士的包容,等等。”这也是他在 IBM 工作期间,最怀念的地方。

  去年 9 月,前一加科技联合创始人裴宇(Carl Pei)离职一加宣布创业,其创业方向一直引发猜测。   爱范儿获悉,在 1 月 27 日,裴宇和其团队正式宣布在英国伦敦创立创新型科技公司 Nothing。   Nothing 曾在 2020 年 12 月拿到 700 万美元的种子融资, 其中包括一些知名人士和投资者,如「iPod 之父」Tony Fadell,视频创作者 Casey Neistat,Twitch 联合创始人 Kevin Lin,Reddit 创始人 Steve Huffman 和 Product Hunt 的 CEO Josh Buckley 等人。   裴宇表示,Not......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