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对全国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广大医师白衣执甲、逆行出征;科技企业无偿捐献出大量搭载最新技术的设备,助力疫区尽快度过这一时期。在国内忙于处理疫情问题时,国外也不太平——部分企业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投资黑名单,导致国内企业发展受到进一步限制。但随着国内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严厉防控,我国发展也逐步快速走向正道,据统计局显示,初步核算,全年国内生产总值1015986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2.3%。虽然未来的路途仍然充满不确定性,但我们依然坚信,在政策助推科技产业发展和企业加码自主研发的双轮驱动下,2021年我国产业必将“迎难而上”,创造更好的明天。值此之际,...... Last article READ

闹半天电动车比燃油车历史悠久多了

  文/刘兴亮

  来源:刘兴亮时间(ID:liu_xingliang)

  01

  若干年前,张艺谋拍了一部电影,在法国戛纳电影节斩获大奖。

  观众朋友不知道为什么。一部很普通的电影怎么就在戛纳的红毯上熠熠生辉了呢?这是谁同意的?经过社会各阶层人士的层层考核了吗,就跑到资本主义娱乐市场上去博眼球?你演给谁看呢?有没有想清楚‘为了什么,针对谁’的根本问题?

  相当一批同学后来看了电影,按图索骥顺藤摸瓜一番后,发现原来剧本来自一部同名小说《活着》,浙江海盐前牙医余华写的,讲的是一个叫福贵的中国农民的沧桑人生。怎么说呢,抽象地概括一下这部小说主人公的人生,就一个字:惨!

  如果具象地分析,惨还不足以概括他的人生,应该是凄惨。老婆孩子一个个都离开他了——无一例外地死于非命,就剩一头牛相依为命,只好在风烛残年跟牛唠唠叨叨地回忆半生。

  余华在小说里还写过一段对话,前提是一个年轻人不尊重老年人,老年人愤愤而言:吊毛出得比眉毛晚,长得倒比眉毛长。

  这大概就是历史车轮的无情在一切领域中所带来的情绪反应。老一代芳华已逝,新一代破茧而出,过去的终将过去,该来的都要到来。

  02

  任何行业都无力逃脱历史发展的定律,滚滚而来的大浪无情地将泥古守旧分子拍在滩头上,崭新的场景迎着朝阳缓缓升起。回顾往事,我们总是感到吃惊:过去的誓言,就像那课本里缤纷的书签,刻画着多少美丽的诗,可终究是一阵烟。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也改变了世界。

  到底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生活改变了我们?也许是相互作用。

  人类生活的半径扩大,意味着相互作用的情境发生了变化,我们用更宽宏的视野投射观念到外部,这一切都有赖于交通工具的发展。

  汽车首当其冲。中国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乃至九十年代还被称作‘自行车上的国家’,那时候只有美国被称为‘汽车轮子上的国家’。长期以来,我一直以为汽车就是燃油发动机驱动的四个轮子的交通工具,直到特斯拉横空出世后,才恍然意识到,其实公交车在近一个世纪中一直都有电车的身影。

  凡是有过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城市生活经验的人,都坐过城市无轨电车,很长的公交车身后有一个斜电线杆拖着一根粗粝的麻绳,一旦跟电线连接的搭扣掉了,售票员就迅速抓住麻绳往电线上搭杆子,小滑轮到位,汽车开动——如今看不到这场景了。

  后来的公交车也用电车,也有二十年历史了,但是不再用电线杆与交流电线连接了,这是因为公交车装了体积很大电量足够的电池,可以电池驱动。在此之前,我们对电池的认识基本停留在手电筒和收音机的领域,绝没想到,电池还能带动一两吨的物体前行,这得多少号的电池啊!

  在中学物理中,关于法拉第感应定律的基础知识,对任何好学者而言,都能想到相反的态势,那就是电可以转换为动力。不难想见,电车的历史比燃油车的历史早很多。

  全球第一辆电动汽车是在 1881 年由法国工程师古斯塔夫·特鲁夫发明的,比福特T型车问世早了 26 年。因此,从狭义的技术定义来看,电动车远远谈不上对内燃机做出何种颠覆。要说颠覆,也是当年燃油车颠覆了电动车的实践空间。

  燃油车在人类当代史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作用,汽车,飞机,坦克,轮船,火车,几乎所有的交通工具都与燃油车是同一种事物。所以世界上才产生了一个叫做‘欧佩克’的石油输出国组织,这些盛产石油的国家经常坐在一起商讨石油的产量和价格,可以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垄断组织。

  石油是地下资源,最容易形成垄断。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有的人是绝对的卖家市场,他们要联合起来,几乎予取予求。因为别无他家。

  03

  1991 年通用汽车推出全球第一款量产电动车 EV1,采用当时最先进的铅酸电池,也曾获高度市场关注,但终迫于成本压力,以及——这个是很关键的因素——石油巨头施加的政治压力而失败。

  说白了就是传统利益集团在扼杀创新。只不过,这种扼杀终将面临失败的一天,再说石油还有用完的时候。

  2006 年,索尼公司把 EV1 的故事拍成纪录片公映,名字叫作《谁消灭了电动车》,正戳中传统汽车公司的软肋。

  困境至今都是存在的。就在 2020 年年末,丰田汽车董事长丰田章男公开批评日本政府不应宣布 2035 年禁售燃油车的计划,认为此举会拖垮汽车产业。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然而,创新的潮流浩浩荡荡。

  柯达发明了数码相机,最终被数码相机时代干掉了,现在市场上没有胶卷了。

  诺基亚也老早做了塞班这样的智能系统,但还是被智能手机时代干掉了。这说明,抛砖的人,不一定就能拿到玉,但是若没有这块砖,则玉很难出现。

  04

  特斯拉的出世,引发了以电动车为基点的新一轮能源革命,资本、科技、人员和市场纷纷倾向于新的领域,早在 2012 年,特斯拉推出旗下第二款产品 Model S 的时候,人们就这么开始展望了。

  至 2020 年 11 月,蔚来、小鹏、理想,这 3 家在美上市的中国电动车公司市值迅速飙升,一度超过老牌车企上汽集团,上述论调再次喧嚣尘上,全然不顾 3 家合计销量不足 20 万辆,而上汽 2019 年销量 600 多万辆这一事实。

  这就触及到行为的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对比,好比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人去沙漠里开荒种田,与一个做着航海计划的十八九岁的青年相比,周围的观众朋友当然原意支持年轻人。

  很显然,传统燃油车市场还要驰骋一些年,但留给他们的加油站必然逐步被充电桩替换。

  马东在《奇葩说》说过「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   但今天,更多的表达者怕的不是被误解,而是没有被误解的机会。在这个注意力无比珍贵的世界里,如何被更多人看到才是表达者更关心的。所以创作者从报纸迁移到了屏幕,从图文进化到了视频,一切都是为了让更多人看到。   在这过程中,创作工具也在不断升级,从好写的笔到各式机械键盘,再到今天不同平台的剪辑 app。今天,腾讯、字节跳动、哔哩哔哩就都有了自己的视频剪辑工具,我们可以用这些剪辑工具将我们的视频内容直接分享到视频号、抖音、B 站。   视频号、抖音、B 站和秒剪、剪映、必剪   视频剪辑 app 近两年扎堆上线,很大一个原因是视频创作者越来越多,......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