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对全国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广大医师白衣执甲、逆行出征;科技企业无偿捐献出大量搭载最新技术的设备,助力疫区尽快度过这一时期。在国内忙于处理疫情问题时,国外也不太平——部分企业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投资黑名单,导致国内企业发展受到进一步限制。但随着国内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严厉防控,我国发展也逐步快速走向正道,据统计局显示,初步核算,全年国内生产总值1015986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2.3%。虽然未来的路途仍然充满不确定性,但我们依然坚信,在政策助推科技产业发展和企业加码自主研发的双轮驱动下,2021年我国产业必将“迎难而上”,创造更好的明天。值此之际,...... Last article READ

米聊的结局,QQ时代就已注定

  文/于松叶

  来源:科技新知(微信 ID:kejixinzhi)

  微信和米聊的 10 年境遇,成了近日互联网领域里对比最强烈的一组竞品。

  1 月 19 日,“微信之父”张小龙在“微信之夜”亮相,表示微信下一阶段将会有一些重要改变,包括尝试直播、状态等功能。戏剧性的是,同日米聊也发布了一则公告,通知用户将在今年 2 月 19 日彻底关闭米聊服务器,提醒用户将聊天记录及时导出。

  一边是即将发布新版本的喜悦,一边是即将退出互联网舞台的黯然神伤,互联网世界的争锋,就算到最后一刻,也要争夺众人眼球。

  21 世纪已经进入第三个 10 年,过去 20 年里,每过 10 年左右,IM(即时通讯)领域都会发生一次较大的改革。

  1999 年,QQ 的前身 OICQ 诞生,意味着腾讯写下了中国互联网 IM 领域的第一笔。2010 年年末,米聊诞生,一场新的行业变革正在悄然酝酿。

  2011 年 1 月,腾讯迅速反扑,推出微信,打响了 IM 反击战的第一枪。很不幸,这第一枪,就已经几近杀死了米聊。而后的 10 年里,腾讯在 IM 的战场不断深耕,小米在硬件市场不断狂奔,仿佛从未踏足过 IM 领域一样。

  01 雷军领跑,腾讯猛咬

  小米公司推出米聊,意味着 IM 领域第二阶段的战争正式开始。雷军很清楚,这一战如果成功,将有可能推翻始终由 QQ 占主导地位的行业格局。

  21 世纪的第一个 10 年,IM 领域始终是 QQ 独大。彼时的中国互联网,是 PC 端产品的天下,用户平均年龄也较小。作为开放式社交产品的 QQ,相对契合年轻用户的需求。

  2010 年,远在大洋彼岸的一场手机发布会,间接影响了中国互联网的未来走向。6 月 8 日凌晨 1 点,史蒂夫·乔布斯在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上发布了苹果第四代手机 iPhone 4,这款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产品,奠定了智能手机的基本框架,也掀起了一场移动应用革命。

  毫无疑问,属于智能手机和移动应用的时代到来了。

  不得不佩服雷军敏锐的嗅觉。2010 年 4 月,在 iPhone 4 发布的前两个月,雷军就拉上几个好友,创立了小米公司。为了锚定风口,小米主要锁定了三块业务,即第三方手机操作系统、智能手机和移动应用。

  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小米陆续推出了 MIUI、米聊和小米手机。多个业务之中,小米手机的战绩最为猛劲,2011 年 8 月上市的 M1 销量近 800 万台,使得小米成为现象级品牌,雷军也成了风口上最得意的人。

  但那时鲜有人发现,雷军也在为米聊的不断失势而焦虑不已。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意味着网民群体将完成从年轻化到全民化的转变。面对更加多元、更加重视隐私的全民群体,娱乐性有余而封闭性欠缺的 QQ 已经不能满足用户需求。

  大道至简,市面上亟需一款简约且封闭性较好的 IM 产品,而这样一款产品,率先在国外出现了。2010 年 10 月,一款名为 Kik Messager 的 IM 应用风靡海外,这启发了雷军。

  雷军看准时机,于两个月后推出了米聊。对于这款产品,雷军很有自信,且早就预判到,如果米聊失败了,那原因一定是腾讯反击成功。

  米聊的上线,是腾讯帝国离危险最近的一次。

  有观点认为,是米聊的出现,逼得腾讯立刻推出了微信。但事实是,张小龙和雷军一样,也是受到了 Kik Messager 的启发。在发现 IM 领域存在新的可能之后,张小龙立刻给马化腾写邮件,建议腾讯做一个崭新的移动社交应用,还没睡觉的马化腾立刻回复道:马上就做。

  后来的某次公开演讲上,马化腾无不感慨地表示,“(微信的研发)是生死时速,因为另一家对手也正在生死时速。他们赌我们不会那么快。”

  微信于米聊上线 40 天之后上线,这场生死时速,小米团队还是赌输了。“腾讯反应得太快了”,雷军很无奈。

  先跑 40 天的米聊,根本不足以在微信面前形成绝对性优势。

  微信起初只允许手机通讯录导流,后来不得不面对是否需要内部配合,让 QQ 向微信导流这一问题。至于这一举措,张小龙自己都无法把握能否成行,但是作为局外人的雷军,却早已预判到了这个结果。

  在度过冷启动阶段之后,QQ 才开始为微信导流,也让微信用户数量迎来新一轮的爆发式增长。

  IM 产品的技术壁垒并不高,但是用户具有高度依赖性,从而使得市场具有了排他性。这样一来,谁能最先占据市场,就意味着谁掌握了胜局。

  2012 年 3 月,微信用户数突破 1 亿大关。同年 8 月,米聊的用户数仅有 1700 万,这场对决的胜负已经十分明显。

  微信的势如破竹,并不意味着 IM 领域的其他产品再无生存可能。想要在 IM 领域分一杯羹,就必须从垂直赛道切入,才能有所突破。比如阿里巴巴于 2014 年推出的钉钉,选择从办公角度入手,避免了和微信的正面冲突,开垦出一个蕴含商机的细分市场。

  反观米聊,始终坚持大众化的即时通讯路线,和微信同质化严重。这样的正面交锋,注定捞不到任何好处。

  小米公司的硬件基因,也使得米聊失去一定优势。在推广初期,移动应用均热衷于通过预装机的方式进行推广,这样一来,带有小米公司基因的米聊,自然会受到其他手机厂商下意识地防备。

  对其他安卓手机品牌来说,将竞争对手的移动应用安装到自家手机上,相当于引狼入室。手机厂商们很难判断,米聊会不会潜移默化地加深用户对小米的品牌形象,从而促使用户下一次选择购买小米手机。

  在竞争层面遭遇微信的打压,在推广层面要面对其他品牌的排斥,米聊寸步难行。再加上腾讯在 IM 领域的深厚根基,米聊的结局其实早就注定了。

  02 QQ 助攻微信

  米聊的退场,颇有行业颠覆者被打压之后含恨离场的忧郁英雄气息。但事实上,就算没有米聊,微信也照样会崛起。在彼时的 IM 领域,只有腾讯能革自己的命。

  在微信诞生之前,腾讯就已打下了社交领域的坚实根基。

  在那个智能手机还没有出现的时代,IM 领域是短信和 QQ 的天下,两者之所以能共存,是因为短信主攻熟人通讯,QQ 主攻陌生人交友。

  而且那时,短信按条数收费,电脑端的 QQ 倒是免费,但手机端的 QQ 也要收取较高的流量费用。QQ 的逐步普及,慢慢动摇了短信在 IM 领域的地位,但始终没有把短信干掉。因为在通讯成本差不多,却需要额外精力的情况下,许多人并不愿意使用 QQ。

  这样一来,QQ 的陌生人社交功能才是它最吸引人的地方。作为当时市面上少见的社交产品,QQ 迅速风靡全国,奠定了基本盘。也可以认为,人们使用短信,是因为不得不用,而使用 QQ,多是出于主动和自愿。

  不过 QQ 一家独大,并不是因为彼时的腾讯有多么强大,而是因为 IM 业务始终没有找到好的变现模式,所以没有人盯上这块蛋糕。

  在腾讯创立至上市之前的五六年里,始终是缺钱的。因为 QQ 推出之后,用户指数级增长,需要腾讯不断扩充服务器。由于没有营收,马化腾只能自己掏钱买服务器。

  在最困难的时间里,马化腾曾一度想把 QQ 卖掉,先找了深圳电信数据局,但因价钱谈不拢,未能成行。随后马化腾又四处奔波,但结果都是碰壁。

  值得一提的是,其间马化腾曾找过时任金山总经理的雷军,想把 QQ 卖给他。但那时的雷军并不认为 IM 是个好生意,因此并未和马化腾见面。

  2000 年,腾讯终于等到了投资方的青睐,拿到了一笔 220 万美元的融资,QQ 才活了下来。

  3 年后,腾讯代理了韩国 3D 网游《凯旋》,结果并不成功,但总算找到了一个盈利方向。2004 年 6 月 16 日,腾讯于港交所上市,IM 的价值开始被行业内重视起来。

  腾讯上市半个月之后,网易就推出了 IM 产品网易泡泡。彼时是三大门户网站的天下,网易泡泡分到了一小块“蛋糕”,但却很难高速扩张。

  对手构不成威胁,腾讯就继续在游戏方向发力。2005 年,腾讯上线了第一款自主研发游戏《QQ 幻想》,该游戏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达 60 万,颇为成功,这意味着腾讯终于找到了一条可行的商业化途径。从此以后,腾讯游戏自研和代理两手抓,业务版图不断扩张。

  面对腾讯的来势汹汹,游戏领域的其他巨头坐不住了。2005 年,盛大游戏也开始对腾讯发难,推出了 IM 产品盛大圈圈,使游戏玩家可以在游戏内外进行交流。

  像腾讯这样以社交业务为主体的公司进军游戏领域,属于进攻;但像盛大游戏这样以游戏业务为主体的公司进军即 IM 领域,却属于被动防守。在 QQ 用户基数较大的情况下,游戏公司注定会被破防。

  面对层出不穷的即时通讯工具,马化腾曾放言:“除了 MSN,都不构成威胁”。统计数据显示,2005 年的即时通讯市场,QQ 的份额约为 78%,MSN 为 10.5%。但在 2000 万高端商务人士用户中,有 53% 的用户都倾向于使用 MSN。

  马化腾无视其他对手只凝视 MSN,就是因为只有 MSN 的产品调性和 QQ 截然不同,用户属性十分明显,和 QQ 形成了差异化竞争。但好在腾讯运气好,随后几年里,MSN 的中国业务频频失利,MSN 逐渐推出了历史舞台。

  2008 年,腾讯游戏已经登上游戏行业第一的宝座。靠着游戏业务的反哺,QQ 在 IM 领域的根基愈加稳固,渐渐成了互联网基建。

  聪明如雷军,也没有料到,即便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在 QQ 这个古老的互联网基建上进行重新架构而成的微信,依然能所向披靡。

  03 米聊注定退场

  微信的诸多产品思路中,有很明显的 QQ 的影子。雷军就曾颇为无奈地表示:“米聊输给微信在情理之中,因为微信是 QQ 的马甲。”

  对于微信来说,有 QQ 的经验和方法论可以应用到自身。这意味着,即便雷军全力以赴做米聊,也几乎不可能超越微信。

  作为即时通讯工具,QQ 绝不让用户“用完即走”,而是致力于让用户“留下来”。除了游戏,QQ 在内容化方面做了很多努力,以增强用户粘性。这使得腾讯沉淀下了浓厚的内容基因。

  2005 年,QQ 空间上线。起初的 QQ 空间,更像是一款博客型产品,用户可以写日志。QQ 后期融入了微博元素,即可以发较短的内容,即“说说”。

  借由 QQ 的强大的导流能力,QQ 空间一跃成为了覆盖率最广的内容产品。QQ 空间诞生了许多让人印象深刻的名梗,例如“不转不是中国人”“日本人和何炅老师打赌”“今天是马化腾女儿的生日”等等。

  有成功的经验在前,微信也打造了和 QQ 空间类似的内容生态。

  QQ 空间是相对开放的产品,转发功能使得用户可以在空间看到陌生人的日志、说说和互动行为。但微信是一个相对封闭的通讯产品,即看不到任何非好友的动态和互动。

  于是,微信在打造内容生态时,将 QQ 空间的 UGC 和 PGC 两种属性拆分,分别打造成了朋友圈和公众号两种不同形式的内容端口。

  朋友圈动态相当于 QQ 空间的说说,主要是 UGC 模式,用户可以进行内容产出。

  微信公众号则相当于 QQ 空间的日志。QQ 空间也有大批的 PGC 创作者,诸多的爆款日志,即为 PGC 创作者创作出来的。鉴于微信的封闭性,微信团队只得将 PGC 元素独立出去,所以就有了公众号这一内容端口的出现,供 PGC 创作者进行创作。

  不同于日志人人可发,微信公众号需要额外申请。更高的门槛使得内容生态相对精华,公众号关注机制又使得创作者能够做到精细化运营。凡此种种,为后来公众号的蓬勃发展奠定了基础。

  这种内容生态上的经验优势,是小米难以匹敌的。

  不仅如此,腾讯还抓住了移动支付这一高频的、能够切入到真实应用场景中的功能。红包、转账、付款,一气呵成,微信进一步增强了用户粘性。

  微信的成功、前期靠手机通讯录和 QQ 导流、中期靠公众号、服务号和微信支付增强用户粘性。至于后期,则是靠小程序和视频号丰富了内容生态。

  前期和中期的制胜因素,已经足以让小米望尘莫及。后期的小程序、视频号等内容生态,更加考验企业的资源整合能力和长期耐力。微信每两三年就会有一次大动作,其实是焦虑使然。小米战略性舍弃米聊,正是明智之举。

  小米至今都没能在移动应用上有所作为,也能看出经过米聊一事,雷军对移动应用的态度的转变,即不再执着于移动应用。

  对于硬件产品,雷军还可以靠独特的产品观和具有竞争力的价格打动用户。但在互联网领域,尤其是创新空间本就愈加狭窄的情况下,后来者面对行业基础和经验沉淀都遥遥领先于自己的对手,几乎没有突围的可能。

  去年,雷军投资过的最有潜力的语音 IM 产品 YY,在腾讯系产品虎牙和斗鱼的多年围攻下,挣扎无果后卖给了百度。今年,也就是 21 世纪第三个 10 年开启之际,雷军一手打造出的米聊也要正式告别历史舞台。

  靠着 PC 应用起家的雷军,可能真的和移动应用无缘。

  马东在《奇葩说》说过「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   但今天,更多的表达者怕的不是被误解,而是没有被误解的机会。在这个注意力无比珍贵的世界里,如何被更多人看到才是表达者更关心的。所以创作者从报纸迁移到了屏幕,从图文进化到了视频,一切都是为了让更多人看到。   在这过程中,创作工具也在不断升级,从好写的笔到各式机械键盘,再到今天不同平台的剪辑 app。今天,腾讯、字节跳动、哔哩哔哩就都有了自己的视频剪辑工具,我们可以用这些剪辑工具将我们的视频内容直接分享到视频号、抖音、B 站。   视频号、抖音、B 站和秒剪、剪映、必剪   视频剪辑 app 近两年扎堆上线,很大一个原因是视频创作者越来越多,......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