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1日消息 深度操作系统现已发布最新更新,新增“ apt-get custom-update”命令行,支持指定源更新,同时修复了关闭检查应用商店的应用更新后不生效的问题。此外,使用快捷键“ctrl+alt+R”进行录屏实际触发为截图的问题也已修复。值得一提的是,深度操作系统deepin 文档目录此前已上线 GitHub,目前包括 deepin 用户手册&deepin-FAQ。其中,deepin 用户手册主要是 deepin 操作系统的一些使用介绍文档(具体参考IT之家文章《》)。深度操作系统更新内容:终端新增“ apt-get custom-...... Last article READ

乱象丛生!在线教育真的值得信赖吗?

  谁都知道,中国孩子的课业负担较重,而资本催熟的课外培训机构,也被认为是教育重负的幕后推手之一。

  教育产业化已经坚定不移走了很多年,而教育减负也喊了无数次,但往往却总是越减越负,越减越重。其背后作祟的机理有三条:

  第一,中国的家长太害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在教育上总想着给孩子加餐,大手笔投资,给他们某些“武功秘籍”,得名师指点,超越常人。

  第三,一部分学校和老师为了完成考核目标,对孩子提出不适合其年龄段的学习要求,倒逼家长通过课外补习达到目标。

  第三,课外培训背后的产业链有利可图。孩子的钱是最好挣的,所以无论线下培训机构还是这几年风起云涌的线上培训机构,烧钱,制造焦虑,抢生源,让教育这个看起来无比神圣的事业,催生了有史以来最激烈的商业大战。

  这次,一桩尴尬的事情终于让几家线上培训机构闹了笑话,露了底线。

  01

  猿辅导、作业帮的谎言穿帮了

  1 月 19 日,有媒体报道,猿辅导、作业帮、高途课堂、清北网校四家在线教育企业的广告被网友集体吐槽,原因在于这四家同类型的“高品质线上教育机构”,竟然请了同一位“老师”为其出镜背书。

  这位“老师”也是真够忙,而且一家一变:在猿辅导的视频中,这位老太带自称“做了一辈子小学数学老师”,但在高途课堂的视频中,她又是一名“教了 40 年英语”的老师。

  还有网友发现,这位老太还在抖音账号“妈妈再灭我一次”持续更新“灭绝妈妈”系列视频。

  据分析,之所以会如此巧合,是因为这些在线培训公司找的是同一家供应商。据网易教育的报道,在线教育公司找到供应商批量制作,由信息流团队底下的优化师审核发送,企业的市场公关部也没有去审核素材。

  这实在是很尴尬,虽然短视频找演员很正常,但猿辅导,作业帮,你们信誓旦旦宣称的“高质量老师,高质量课程”,原来竟然是随随便便请来的一个的群众演员来体现,这和原来电视购物水平差不多了。如果连演员审核都不严格,那关于课程部分的描述有多少也是未经审核和推敲的?多少学生的家长被你们当成了憨憨,当成了韭菜?

  02

  线上培训机构要靠拼广告?

  在线教育(培训)已成继电商、游戏之后主流平台的第三大广告主。这听上去,多少有点讽刺的意味。

  在线教育领域的广告有多密?有网友描述:“一个公交车站有四个广告牌,其中三个是在线教育的,时不时还会有贴着在线教育广告的公交车驶过。”

  几乎所有的热门综艺,都有在线教育广告的身影。《幸福三重奏》能看到斑马 AI 课的广告,《向往的生活》能看到作业帮的冠名,《极限挑战》会跳出高途课堂的“名师在线”,《经典咏流传》能看到学而思网校。

  在岁末年初的跨年晚会上,在线教育平台也在上演“广告大战”。央视主持人多次口播猿辅导旗下斑马 AI 课的广告。湖南卫视播放了作业帮的广告歌曲。题拍拍是B站晚会的唯一教育行业赞助商。

  2020 年前 9 个月,猿辅导、作业帮、学而思网校三家在广告和销售方面的投放总额约达 55 亿元,是 2019 年同期的两倍以上。“为了抢夺流量和迅速扩大用户规模,在线教育推出大量低价课程,已成为继电商、游戏之后,主流平台的第三大广告主。”广东省政府教育督导室常务副主任方树生说。

  线上教育机构大拼广告,疯狂砸钱,因为这是一个有利可图的行业。

  数据显示,我国在线教育行业用户规模从 2016 年 1.04 亿增长到 2020 年 4.23 亿,市场规模从 2016 年 2218 亿扩大到 2020 年预计 5000 亿元。

  源源不断的热钱正在涌入在线教育行业。2020 年,作业帮对外披露 2 轮融资总额达 23.5 亿美元;猿辅导对外披露 3 笔融资,总额超 35 亿美元。据统计,2020 年,中国基础教育在线行业融资额超过 500 亿元,这一数字超过了行业此前十年融资总和。

  资本市场的热钱涌入,学生家长们的日益焦虑,背后营销大战的在线教育品牌,让这个行业一下子被多方共同快速地“催熟”。教育真正地被当成了一件商品来叫卖,而战国纷争的状态之下,谁也顾不上更多地关注品质和质量与口碑的沉淀,一味夺路狂奔。

  当教育成为唯利是图的商品和获利的工具时,是一件多么可耻而且不正义的事情。背后的受害者,无论短期内的负重还是长期内的成长,都是承载着未来希望的孩子们。

  2016 年的魏则西事件让莆田系医疗机构被公之于众。大众们通过这次事件,明白了一条基本的常识:真正的好医院从来不做广告,而那些所谓的美容、男科之类的民间医疗机构才需要不厌其烦的大肆宣传。

  教育跟医疗一样,是一个慢成长的行业,质量是积累出来的,需要工匠精神的打磨,教育品质的影响力是来自于口碑而不是铺天盖地的广告。

  但很多所谓的线上的培训机构,严格来说不能定义为“教育”,因为他们的目标主要是占据市场份额,获得高市值并早日套现,盈利都不指望,更别指望他们想着教书育人了。

  03

  资本催生下的乱象

  1 月 18 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文章《资本漩涡下的在线教育》,文章指出,资本大规模介入在线教育引发了一系列新的问题:

  第一,在线教育大规模预收学费造成家庭财产安全隐患。有报道称,2020 年 10 月 18 日,有家长到在线教育机构优胜教育北京总部办理学费退费时,发现其总部已经人去楼空。优胜教育承认公司资金链断裂,但多地已开展补偿,初步统计补偿 2 万余人 9000 余万元。

  第二,部分在线教育产品和平台充斥大量广告,存在诱导消费、游戏等内容入口或链接。这样的过度营销行为让教育背离了初衷,一心想着“逐利”。

  在逐利的出发点之下,线上教育机构就开始变味了。

  第三,通过不断融资烧钱、低价获客的经营策略,使在线课程的师资水准、教学质量和学习服务难以得到保证。而且同行之间竞争激烈,内耗严重。

  第四,是部分“抢跑学习”“超前教育”内容不符合学生的发展规律,拔苗助长,加大了孩子的负担。

  第五,有部分在线教育产品存在用户隐私泄露和数据安全问题。

  虚假宣传、定价高、退费难、卷钱跑路、盲目扩张、表里不一等等一系列问题让线上教育彻底走向了一条很不规范,本末倒置,鱼龙混杂之路。

  但是,监管起来却又不是那么容易。比如说,表里不一,两张皮的问题,也就是指实际授课讲的内容和到监管部门备案的内容不一样。监管总不是时时刻刻去监听线上的讲课内容吧?

  再比如说,预收费的问题,尽管国家明确要求,面向中小学生的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 3 个月的费用,但是,绝大部分家长并不知道有这个国家规定。另外,教育机构会通过打折、返现等方式,诱导家长超期交费。如果没人举报,基本发现不了。

  04

  在线教育到底价值何在

  素质教育已经喊了很多年,但是什么是素质教育,如何践行素质教育,谁都没摸索出个名堂出来。在当前的教育资源状态下,也许应试教育只能是最佳模式。

  2005 年,温家宝总理看望时年 94 岁高龄的著名科学家钱学森时,钱老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被称为“钱学森的天问”。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在一篇文章中认为:

  在以知识为中心的教育观念下,学生为掌握知识点而形成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学习方法。对于文科题目,“死记硬背”是传统方式。而理科题目,当然可以死记硬背公式和概念,学生们也开发出一种方法,就是通过“大量做题”来识别题型,记住解题技巧,最终达到解题的目的。

  教育的价值不是记住很多知识,而是训练大脑的思维。恰恰是在这个维度上,中国教育是薄弱的,学生的思维发展正是我们教育中的短板。

  思维或思考(thinking)通常被称为能力。能力有别于知识,而思维或思考不仅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价值取向。

  钱颖一认为,需要培养学生的两种思维能力:

   

  第一是,批判性思维(critical thinking) 的能力。是指善于对通常被接受的结论提出疑问和挑战,而不是无条件地接受专家和权威的结论,再用分析性和建设性的论理方式对疑问和挑战提出解释并做出判断,而不是同样接受不同解释和判断。

  第二是,创造性思维(creative thinking)的能力。是指新的思维、与众不同的思维,它是产生创造力的源泉。创造力的核心是“新”,发现新规律,发明新产品,运用新方法,解释或解决新问题。

  我们缺乏创造性人才的原因是什么?具有创造性思维的人才通常具有哪些要素?钱颖一认为:创造性思维由知识、好奇心和想象力、价值取向三个因素决定。

  在线教育要想长期良性发展,还需要在启发学生学习兴趣,适度拓展课外知识,锻炼学生思维能力上下功夫,而不要把学生当成钱包,当成机器。

  虽然刷题是目前很多学校最普遍的提升成绩的教学方式之一,但是,线上教育能否真正拥有全新的技术形式,帮助更多孩子在做题这件事情上提升效率,引导孩子产生对部分科目的兴趣,避免无意义的,僵化的、急功近利的做题。

  低效,甚至目的不明确的课外培训,占用了很多学生的时间和经历,让一些孩子变得压抑,厌学,不堪重负,没有其他课余生活,对身心健康成长极为不利。

  05

  寒假来了,给孩子留口喘息的时间吧

  研究显示,中国学生比美国学生用在学习上的时间平均每天多两个小时。当然,这会产生挤出效应,由于用在学习知识上的时间多了,投入到其他方面的时间就少了。

  寒假将至,各个头部在线教育平台又活跃起来。

  因材施教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让孩子自由发展,培养他健全的性格,培养他正确的价值观,培养他无论批判性思维还是创造性思维的能力,总而言之这些大道理似乎谁都懂,但是在应试教育的比拼之下,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残酷竞争,家长又不得不去让孩子上各种辅导班,继续埋头刷题了。

  短期内,应试教育的问题依然是无解的。

  即便如此,我们依然认为,身心健康是每一个人一生最重要的基本得分,抑郁和焦虑的孩子谁都不愿意看到。父母们也可以有选择的权力,不要被线上教育机构铺天盖地的宣传广告牵着鼻子走,给孩子假期一些自由的时光,让他们纯粹地成长一会儿!

  参考资料

  1、中国纪检监察报,吴晶 韩亚栋,《资本漩涡下的在线教育》,2021 年 1 月 18 日

  2、长江商学院案例中心,钱颖一,《中国如何破解“钱学森之问”》,2018 年 10 月 26 日

  1 月 22 日消息,,题为《星光不问赶路人》。   任正非在电邮中表示,在科学上要敢于大胆突破,敢于将鸿蒙推入竞争,鲲鹏和昇腾的生态发展与软件的开发决不停步。   对未来科学的探索不停步,研发不停步,继续勇往直前。不能以后生存下来了,却看不见未来了。没有明天了,这样的生存是没有意义的。   他表示,要继续招募优秀应届生、卓越的科学家、天才的少年一同来参战,要继续激活全体员工的潜能,这种合力是不可估量的。公司并未到了生死关头,不需要用血烧热来炼钢。要沉着镇静,平平静静地干好本职工作,按部就班地前行。   任正非认为,“美国仍然是世界的科技灯塔,我们仍然要一切向先进的人学习。&r......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