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零售业是一个直达消费者,与我们日常生活关系密切的行业,并随着人们购物理念和生活方式在不断地快速革新,曾经的“大卖场”时代和“一站式”的购物理念造就了零售行业的十年红利期,零售行业也涌现出不少的杰出代表。但此后传统零售业开始面临诸多挑战:包括场地、劳动力在内的成本上涨,来自电子商务发展浪潮的冲击,以及进入新时代后人们变化的消费理念,都对零售业传统的运作模式造成了不小的压力。零售业也正在尝试突破单纯的传统零售模式或电子商务模式的条条框框,试图借助如今的数据化和智能化技术,从新的角度理解定义“人货场”的关系,“新零售”概念的提出和尝试也正在为这一行业注入新的活力。现实需求目前新零售发展可以借助多...... Last article READ

微信十年,社交的星际迷航

  文/廖羽  

  来源:商业数据派(ID:business-data)

  就像一次社交的星际迷航,前十年在试图寻找和融入,后十年则在跳出与审视,微信的下个十年,破圈从视频号开始。

  十年之前,微信开启自封面图的一个人与蓝色星球,张小龙说“人是孤独的,微信初心就是连接”。

  十年之后,微信每天有 10.9 亿人打开,张小龙跟 Pony 马说,想挑战一下“非朋友圈”。

  就像一次社交的星际迷航,前十年在试图寻找和融入,后十年则在跳出与审视,微信的下个十年,破圈从视频号开始。

  十几亿用户的社交圈——家人、工作、朋友已经在群聊和朋友圈中逐渐沉淀;十几亿用户的信息娱乐习惯——公众号订阅也越来越固化、搜索尚未形成。

  要打破一潭死水,必须从源头引入活水,而信息流就是微信的这个源头活水,视频号则是头号载体。

  不仅仅是从图文到视频这么简单,视频号作为一个全新的产品,更适合打破原有社交圈、信息围城,用带有“社交”特色的信息流算法,来做一次全新的推荐尝试。

  为了建立对“圈外”的探索,张小龙甚至在一开始曾经想用两个 ID 体系,但最后依然放弃,因为无法与原有的微信 ID 体系融合。可见,原有的社交圈有多强大,视频号对于破圈的突破就有多难。

  除了重新引入源头活水,微信还在不断加重服务的属性,提升自己的厚度以及商业化的宽度。

  格子衫、牛仔裤,再加上一只双肩电脑包,25 岁的李兴就以这样一身标准程序员的装扮出现在昨天广州“微信 2021 公开课 PRO”现场的显示屏上,对众人讲述自己“中专毕业改学编程然后半路出家做小程序码农”的故事。

  和李兴一起出现在屏幕上的,还有用视频号记录山区孩子笑脸的甘肃支教老师思思,以及用微信支付对抗疫情冲击的便利店老板胡春富。他们的故事对于了微信生态中极重要的三个板块——微信支付、小程序以及视频号。

  另外,搜一搜首次登上公开课、企业微信在疫情状况下被重新估量的价值、小游戏对于新高度、新标杆、新场景的多维度追求,也让我们看到微信比往年来更多的可能性。

  视频号突围

  “虽然我们并不清楚,文字还是视频才代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但从个人表达,以及消费程度来说,时代正在往视频化表达方向发展。”张小龙在微信之夜 2021 上的这句话说的相当克制。

  昨晚,张小龙花掉了三分之二的时间讲视频号,从其起源、意义到技术与本质,以及长、短视频的区分以及信息展现方式的变革等,像没有时间限制一样无所不谈,而后讲的直播、创作者也都以视频号为中心,最后十分钟才谈了下微信之后可能会改变的基本功能,如表情、状态等。

  回想 2020 年初,微信刚上线视频号,很多人将此看做腾讯“短视频之心未死”的一种挣扎,毕竟短视频一直是腾讯的一块心病。

  2013 年,腾讯上线短视频应用“微视”,不到 4 年就放弃,而身侧则是 GIF 快手转型成功和抖音诞生,并且用户量一路绝尘。腾讯在关闭微视 10 个月后又将之重启,并上线闪咖、MOKA、Yoo、音兔等十余款短视频应用,寄希望于赛马机制驱动下的短视频应用矩阵,能跑出一匹“良驹”。

  彼时,抖音有潮酷文化,快手有老铁文化,而腾讯短视频缺乏社区氛围,当抖、快用户规模高速增长之时,腾讯旗下十数款短视频 APP 纷纷落马,只有依靠 QQ 强势引流的微视勉强存活。

  相对于微视的高举高打,视频号就像一颗安静的种子。

  在 2017 年,张小龙及微信内部觉察到,以公众号为载体的长文章创作门槛较高,大部分人没有时间和精力去长久经营,而朋友圈的图片和视频又无法进入公共领域流通,两者之间存在一个空白领域,需要一个朋友圈以外的地带“非朋友圈”来填充,让创作者能简单进行创作,并流通创作内容。

  于是,经过一系列的技术探索和 2018 年短视频风口大爆发,微信将内容形式锁定在短视频上。2019 年,微信组建了仅有一二十个人的小团队开始试水视频号。张小龙说,这不是一个任务,而是我们自己给自己的“必须完成的目标”。

  2020 年 1 月,微信号正式上线,定位是“人人都能创作的短内容的平台”。

  张小龙说:“对于视频号而言,视频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意义是号在这里,身份就在这里,用户有公开发声的身份。”

  在这样的思想下,视频号的第一个版本十分简陋,只有一个入驻体系让普通微信用户能快速开通,一个浏览窗口将关注账户、朋友匿名点赞以及系统推荐等等内容混杂成简单信息流进行展示。总体来说,技术含量不高,灰度测试的效果也不好。

  最开始,团队以为是技术问题,于是加紧组建了三个算法团队,还专门抽调搜索算法的人,可效果依旧不明显,甚至形成了“内容不好-浏览量少-优质内容创作者少-推荐不出好内容”的恶性循环。

  终于,2020 年 5 月视频号团队改变思路,从“朋友赞过的内容”的方向出发,做了信息流推荐的一次大改版,这才开启了视频号的高速增长之路。

  据东兴证券《短视频行业报告:视频号为何能迅速突破“快抖”封锁》称,2020 年 6 月,微信视频号日活超过 2 亿,其用户增速刷新中国互联网产品记录。

  张小龙说:“走过了生死线,就可以开始做基础功能的完善了。”目前,微信视频号已经迭代 4 个大版本,陆续支持了顶部分栏、转发朋友圈大屏显示、长视频、直播打赏、连麦等能力,还推出了原创保护计划鼓励创作优质内容,如今已有不少用户养成了通过视频号记录生活点滴的习惯。

  2020 年 12 月,风光摄影师李政霖及其团队在视频号做了一场双子座流星雨的直播,在线观看人数过百万。尤其令人动容的是,当流星雨进入到李政霖镜头的那一刹那,就像是某种信号一样,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面对这不常见的美景,纷纷在直播间许下来年美好心愿。

  一场高质量的直播,为李政霖的视频号带来超过 4 万的新粉。视频号与直播的这种联动,还发生在其他场景中。

  据视频号创作者生态负责人 jeanhuang 介绍,视频号目前已经和微信公众号、搜一搜、看一看、直播、小程序都建立了连接,高效促进其传播、分享和裂变。根据方正证券 9 月份的数据显示,视频号的 DAU 峰值曾到过 3.5 亿。

  虽然视频号增长迅速,但在快手 DAU 超过 3 亿、抖音 DAU 超 6 亿、B站的 DAU 超过 5000 万,且竞争对手姿态已经非常牢固的情况下,反杀并非易事。

  重燃电商梦

  “我的看法是,未来直播会变成个人表达方式。”张小龙如是说。

  昨天的直播中,张小龙分享了他的一次私域直播。在他看来,直播比拍视频更容易,视频需要准备内容,而直播只需要面对镜头回答即可,比较轻松。

  不过这显然只是一种即兴直播的方式,试想一下,如果薇娅、李佳琦等主播带货,什么内容也不准备,那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2020 年的最大的风口之一就是直播带货,而说到腾讯的“意难平”,除了短视频,电商领域也不得不提。

  说先入优势,腾讯 2006 年就做了拍拍网;说流量灌溉,2010 年 QQ 商城搭建起来的时候也是风头无两;说资金投入,好乐买、艺龙、易迅,腾讯投资剁起手来也绝不含糊,可电商领域就是做不起来。

  2014 年腾讯将所有电商业务打包卖给京东之后,似乎就和电商板块绝了缘,连腾讯电商 CEO 吴霄光也转行做投资去了。

  明修栈道不成,那就暗度陈仓。腾讯的全民社交属性,带来了私域流量的时代,于是小程序、微店成为比淘宝更“小”的电商新路子。

  诚如开篇故事中的便利店老板胡春富一般,2020 开年,大大小小的线下商家受到疫情冲击,面对与消费者断联的困境,各大行业损失惨重,尤其是线下商场,以为他们的线上化方式十分匮乏。

  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拓展营收,商场找到一种线上化销售渠道,即商场与品牌联合,一个提供位置背书,一个提供品牌背书,通过微信小程序线上直播售卖商品。

  据公开课讲师 MOMO 介绍,在整个 2020 年,有超过 1 亿累计用户在购物百货和商场小程序里面产生购物,而这部分人恰恰是“线下转线上”效率较低的人群。

  无独有偶,小程序的普适特性方便“胡春富”等小商小贩做私域流量,或者从有赞、微盟等零售 SaaS 服务商手中买一个普通小程序做线上店铺载体;而其开发特性又方便大中型商户将线上和门店 SKU 打通做专业化服务,线上、线下同时开售,甚是销量比单一门店有所溢出。

  昨晚公开课最新数据,微信小程序的年均 DAU 超过 4 个亿,总体 GMV 增长更是超过了 100%。这样的成绩除了线上经济的催化之外,还有微信支付的助力。

  虽然自 2018 年以来,微信移动支付的渗透率已经非常高了,但似乎微信支付分的应用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更常见的场景还是“借充电宝免押金”。

  据了解,一次购物,消费者大概要经过“挑选-浏览商详-问询商家-付款-到货-验货-申请退货退款-邮寄”等 8 个步骤,整个周期下来至少三、五天。而微信支付分的使用就是简化整个流程的秘钥,以一定支付分为标准,“先用后付”为方式,降低决策成本,提升下单率和服务体验。

  除此之外,据公开课讲师 regiswang 介绍,微信支付与小程序商店联动,已经将电商下单转化率提升 14%,将出行商家新用户转化率提升 25%,而零售商户复购率提升的最多,数据高达 73%。上线两个月,二手电商转转成交转化率提升 13%。

  而在未来一年中,这样的联动不仅还会发生在更大、更广、更多元的平台中,还会进一步迭代:以链接视频号以及直播形式拓宽场景,以交易组件、云开发(310 元/月成本)等方式降本提效。

  “加强版”商业闭环

  张小龙在直播时说:“我们想不到,这次公开课是以视频号直播的为主来进行。”

  疫情的突然发生,催化出许多新的用户需求。微信作为日活 10.9 亿人次的流量载体,也需要做很大的改变。

  小程序+微信支付是为了解决线上购物需求;企业微信是为了解决线上沟通需求;而搜一搜、小游戏以及视频号则是为了解决信息娱乐方面的需求。

  对比之前六年微信公开课 PRO 中时常提及的六大板块,2021 年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将“基础产品”和“公众号”部分替换成了“小游戏”和“搜一搜”。

  基础产品部分主要围绕C端用户体验进行微信功能迭代,类似今年年中上线的“拍一拍”功能。只是微信发展至今,个人社交功能方面已经日趋完备,短时间内很难有大的突破。公众号的运营也是如此,所以今年才会将对关注更多分配与容易出成绩的视频号上。

  今年新出场的搜一搜和小游戏,一个是首次亮相公开课主论坛,一个是三周年节点回望,都有一些话题度。

  搜一搜在“用微信就能搜”的口号中,变成信息端的“小程序”,不管是账号、内容、服务、品牌,都一触即达,成为高效连接用户和微信全生态的工具。小游戏自 2017 年底发布后便一直稳步上升,不仅累计用户数超 10 亿,还创作了吸纳了超过 10 万的小游戏开发者。

  而两者在台上,都不约而同的将眼光看先B端商家。

  搜一搜讲师 Samuel 在谈及搜一搜业务内容时,邀约内容、服务、品牌三方入驻开放平台,进入微信生态,并且明确提及“边界虚化”概念。小游戏讲师 togo 更是以“微信小游戏开发者自主创业”为引入,称小游戏开发者数量超过 10 万,结尾还将促进就业纳入未来计划。

  不止搜一搜和小游戏,在整场 2021 微信公开课 PRO 讲演中,虽然六大板块看起来都是为C端用户服务,但从与会嘉宾和生态负责人的分享中,我们不难发现:不论是小程序邀请更多商家入驻打通线上、线下渠道,还是微信支付鼓励商家应用,都是在向B端商家释放善意。

  哪怕是晚上张小龙关于视频号洋洋洒洒一个半小时的讲演,也不忘着重说一句“今天,我们说视频号才是你(企业/机构)真正的官网”。

  当然,B端和C端是互通的,更多的用户吸引更多的商户,反之亦然。微信试图用批量B端入驻的方式来解决分散化、多元化的C端需求,不失为一种策略,但更多的可能性还是出于商业化变现的选择。

  微信生态的链条越来越清晰:B端机构或商户进入视频号创作内容,承载了短视频和直播带货的希望,微信支付为其提供技术支持,小程序为其提供商品载体,再加上腾讯参股的微盟和有赞等零售 SaaS 服务商,一条崭新的商业闭环就此形成。

  六大模块相互联结,互通生态,发力B端,这不仅是微信发展方向的一个信号,也是微信商业变现的一条更宽的路径。

  号称“右翼推特”的社交平台 Parler 近日被亚马逊下架,这表现了亚马逊在某些领域非凡的力量。Parler 技术主管表示,他并不是云服务的支持者,但认为亚马逊云服务确实在某些方面具有优势。   以下是翻译内容   社交平台 Parler 被踢出亚马逊网络服务(AWS)一事很罕见,并且引起了社会中巨大的反响。   此前,为了阻止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社交平台上发布煽动暴力行为的言论,社交媒体 Twitter 封禁了特朗普的账号。之后,特朗普的拥护者们涌向了另一个平台——Parler。这使得 Par......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