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bernetes安装具体步骤所有服务器节点安装 Docker/kubeadm/kubelet/kubectlKubernetes 默认容器运行环境是Docker,因此首先需要安装Docker;(1)安装 Docker更新docker的yum源yum install wget -ywget https://mirrors.aliyun.com/docker-ce/linux/centos/docker-ce.repo -O /etc/yum.repos.d/docker-ce.repo安装指定版本的docker:yum install docker-ce-19.03.13 -yyum ins...... Last article READ

上海名校CS专业第一本科生:我5天里打工3天 可见教学有多荒谬

  近日,来自某上海知名高校计算机科学系一名大二学生的言论,在知乎上点燃了炸药桶:

  有人赞他意志坚定,敢于勇斗恶龙。

  却也有人斥他“加速内卷”、“情商低”、“言论幼稚”。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课程设置、成绩评定不合理,学生得了“卷病”

  引爆讨论的源头,是某上海知名高校计算机专业大二在读同学C同学,疑似发布在内部论坛上的帖子,被公开挂在了知乎。

  知乎问题描述中,明确说明C同学是 18 级计算机系第一名。

  这样“拉仇恨”式的“凡尔赛”言论,瞬间就引爆了知乎,热度 206 万,冲上热榜。

  网友的热议评论中,有人强烈反对他。

  当然也有人挺他,认为他对不合理的高校教育体制提出批评无可厚非。

  这位才上大二的C同学,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才会对自己所在的院系和周围同学发出如此“嘲讽”?

  C 同学自己给自己的定性是“与恶龙斗,其乐无穷”。

  上海知名高校,甚至是在全国都有名的计算机系,首先让C同学失望的,就是课程体系、实验设置的不合理。

  比如体系结构实验和理论的脱节、负责老师的“放羊式”管理、一学期三门不同汇编课程,缺乏整体知识体系构建…..

  C 同学不得不依靠自己从初中开始参加竞赛积累的实践经验,总结查阅资料来弥补理论实践脱节的问题。

  而他的不少同学都证实,在这个过程中他积极地分享了自己整理的资料和经验。

  C 同学要“斗”的第二点,是对不合理评分规则下,造成的学生漫无目的“内卷”:

  为了得高分,有人把 200 行代码的实验写出 30 页报告;有人单独给老师发邮件,试图影响别人分数(被老师公开)。

  这些不满的积累,使得他在新学期采取了非常手段来“对抗”这些现象,也因此在如今引发争议。

  比如,新学期中,他公开向助教提出大作业过于简单。最后助教调整了大作业,让完成原来的任务无法获得满分,新加了三个难度相对较大的高分任务。

  还有在B课课程群中公开提醒老师设置报告页数上限、希望提前大作业截止日期等等。

  C 同学则凭借自己的积累迅速完成作业,通过考试,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某业界知名开源厂商实习岗位上。

  这就有了他发帖嘲讽“摸鱼也不耽误 GPA,你们看重的,我不废吹灰之力就能得到”。

  C同学,何许人也?

  C 同学的吐槽是否真有其事?

  他自己有什么样的出身和经历,能支撑起他的言论?

  按照他在推特和博客上公开发表的文章和信息,他在上初三时就已经参加了 NOIP(全国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提高组的比赛,并拿下一等奖。

  进入大学以后,他也根据自己的兴趣,大一就读完了 CS:APP,暑假写出了 Tomasulo + Speculation 的 RISC-V 模拟器。

  大二上又写了 xv6-riscv 的多个 lab,粗略读完了 OSTEP,之后用 Rust 实现了 xv6。

  总之,他说,在大二开始前,他所学的内容基本上已经覆盖了这一学期的专业课。

  此外,他还积极参与开源社区的建设,负责开发和维护校内信息平台 SJTUG Mirror 和软件源镜像服务 SJTU-Plus。

  与他接触过的同学,也说他比较和善,乐于帮助同学,在编程和实践方面的能力确实很强。

  从他的经历和项目中,不难看出他确实对计算机学科颇有天赋,更重要的,是他对学习 CS 学科存在的目的,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他觉得,对分数、保研的追求使得一些同学在内卷中迷失了自我。而实际上,计算机系本科毕业能做的事情确实很多。这一点培养导向需要转变。

  其次,课程设计应当与工业界接轨。不是所有人都只做科研,会写代码也是很重要的。

  再次,要提升课程水平。像这种计算机组成、操作系统、体系结构割裂课程体系,应该做一些调整。

  当然,从长远的角度看,追求高质量的产出才是 CS 领域科研、去工业界的最终目的。

  量子位也与C同学取得了联系,证实这一系列讨论事件确有其事。

  但是,C同学的一番牢骚讽刺,真正的目标可能并不是周围的人,而是 CS 教育教学、人才培养目的,这样的巨大而复杂的问题。

  热议背后的问题

  当讨论被延伸开去,引发人们思考的其实早已经不是谁凡谁卷的问题,更多的是:现行的 CS 教学机制、课程设计是否有亟待改进之处?

  事实上,从这一热议话题下的诸多讨论中,可以总结出以下几个问题。

  首先,考教分离、课程设计不合理。

  “上课1+1,作业/实验造飞机”的现象,使得想要完成课程的学生必须进行大量的自学。

  而在整体课业负担比较重的情况下,想要通过自学的方式对单一课程内容做到深入原理,融会贯通,无疑是难上加难。

  类似的问题,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拉到公众面前来探讨。

  此前,清华大一新生的 C++ 大作业“雷课堂”就曾引起争议:

  刚学了一学期C++,就被要求开发一款集直播教学工具“雨课堂”和视频会议优点于一身的网络教学软件。

  对此,不少相关专业学生、老师表示,难度过高,加速内卷。

  但任课老师则认为,作业太简单,同学们又要吐槽区分度不够了。

  其次,容错机制不足。

  进了计算机系,却发现自己根本不喜欢写代码,怎么破?

  转专业?却面临着先得成绩排名专业前列的限制。

  一条道走到黑?那么面对充满挑战的课程和作业,又不免迷茫失措。

  而在部分高校中,又普遍存在对科研的单一追求,为保研,为出国,唯 GPA 论、内卷愈演愈烈,甚至催生出抄袭等不正当的竞争手段……

  10 多年不改的 PPT、脱离实际等教学水平的问题,也被普遍提及。

  在量子位与一位 CS 专业同学(某 985 高校)交流过程中,这位同学就回忆起了当年的一些往事。

  PPT 学生帮着做、上课就念 PPT,甚至最后直接上自习。

  还“试图劝退”想跨专业学计算机的学生,而后这位学生问什么问题都答不上来。

  后来,都是同班同学在帮忙一起辅导这位跨专业的学生。

  还有类似下面这样“可笑”的场景:

  当然,这位同学也表示,这样的情况只是个例。

  据了解,这位老师目前“混”得相当不错,“拿各种科研奖”。

  然而现实却非常的“反差”,有些教得好的老师,又有什么结果呢?

  在目前科研为重的氛围之下,大学课程的教学水平又该如何保障,让学生们能真的在课堂上学到东西,得以解惑?

  正如网友们所说,且不论热搜问题本身,其背后暴露出的种种客观问题才真正值得关注、深思。

  你又是否有类似的经历、想法,想要探讨呢?

  - THE END –

  

原文链接:量子位责任编辑:万南

  文/钟微   来源:连线 Insight(ID:lxinsight)   距离史上最严“电子烟网禁”风波仅仅过去 1 年,一家电子烟制造商就即将登陆美股。   近日,国内电子烟品牌悦刻的母公司雾芯科技正式向美国证监会递交招股书,拟在纽交所上市。在此之前,电子烟制造商思摩尔国际已经抢先一步,于 2020 年 7 月 10 日登陆港股市场,市值一度超过 4000 亿港元。   从 2018 年成立至今,悦刻仅用两年多时间就晋升为国内电子烟市场的头号玩家。不过,仔细一算,电子烟行业从踏上风口到发生倒闭潮,也仅仅过去三年多时间。   这是一个典型的“闷声发大财&......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