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 20 世纪 20 年代,德国化学家奥托-沃伯格发现,癌细胞对糖的代谢方式与健康细胞通常的代谢方式不同。从那时起,科学家们就试图弄清楚为什么癌细胞会使用这种效率低得多的替代途径。麻省理工学院的生物学家现在已经找到了这个长期存在的问题的可能答案。   在发表在《分子细胞》上的一项研究中,他们阐明,这种被称为发酵的代谢途径可以帮助细胞再生大量的一种叫做 NAD+ 的分子,它们需要这种分子来合成 DNA 和其他重要分子。他们的发现也解释了为什么其他类型的快速增殖细胞,如免疫细胞,会转为发酵。   "这确实是一个百年来的悖论,很多人都试图用不同的方式来解释,"麻省理工学院生物学副教授、麻省理工...... Last article READ

饿了么怎么了?前有骑手猝死后有自焚 在外卖行业已掉队

  文/乐天

  来源: 雷帝触网(ID:touchweb)

  饿了么日前表示,对于外卖员刘师傅引火自伤的情况,饿了么痛心不已。在得知相关情况发生后,饿了么立即安排前方员工赶往医院,同时成立专项小组。

  “目前专项小组还在继续全力协助医院救治恢复伤者,陪护家属。刘师傅和家属的治疗及相关费用,已由饿了么支付,将尽最大诚意和努力做好后续工作。”

  事发前,47 岁的饿了么外卖员刘师傅在 1 月 11 日自焚,其身后的配送站招牌上,蓝底白字写着“即时配送,美好生活”。尽管刘师傅被救活,但已经被严重烧伤。

骑手刘师傅在医院等待清创手术

  事情的导火索是,刘师傅发现自己工资被扣约 5000 元,多次找过配送站站长,也试图和公司老板沟通,但无果,后表示“我不想活了,我活够了,太累了。”

  刘的妻子患有肝病,只能做些零工,月收入 1000 多元。大女儿 21 岁,刚步入社会,还在当学徒,小女儿刚考上大学,正是需要钱的时候,整个家庭的开销几乎都压在刘师傅身上。

  外卖员猝死仅赔 2 千遭炮轰

  这之前,饿了么刚发生骑手猝死的事情。当时,43 岁的饿了么骑手韩某伟在配送 33 单外卖后,倒在了第 34 单外卖配送途中。经警方调查,韩某伟系猝死。

  家属在追究其工伤保险责任由谁承担时,饿了么告知,韩某伟与平台并无任何关系,只给家属提供 2000 元。

  饿了么签约中一条是,蜂鸟众包仅提供信息撮合服务,骑手和蜂鸟众包不存在任何形式劳动和雇佣关系。

  蜂鸟众包可能会基于骑手的服务或其他优秀表现,发放奖金,但这种奖金不属于薪资,不等于认可骑手与蜂鸟众包的劳动和雇佣关系。

  “任何自然人都可注册使用‘蜂鸟众包’App,在注册时,平台都有相关提示,如不能接受,可选择不再注册,一旦接受,则表示认可平台的相关约定。”

  “2000 元,一条命。”引发了广大网友的愤慨——饿了么享受着巨大的估值好处,骑手却成了蝼蚁。

  不少网友指出,穿着饿了么的制服,送着饿了么的外卖,受着饿了么的管理和考核,但一旦人出了事,饿了么却把责任甩得一干二净。

  对于外界炮轰,饿了么扛不住了,终于称向意外身故的蓝骑士致哀今起平台猝死保障额提升至 60 万。

阿里本地生活公司 CEO 王磊

  在接连的两起风波中,饿了么应对都很不利。尤其是骑手为了 5000 元,就爆发了自焚的悲剧,更是让饿了么形象受损。

  而这一系列风波背后,阿里本地生活公司 CEO 王磊都没有出来道歉。

  2018 年前,王磊曾形容饿了么和美团的竞争,是美团站在 2 楼打 1 楼,饿了么融入阿里后,要从 6 楼打 2 楼。2020 年初,王磊说:“接下来的新竞争,将不再是流量变现的赛道,而是‘新服务’的赛道,是商家和我们一起发展的赛道“。

  此外,蚂蚁集团 CEO 胡晓明也兼任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董事长,从战略高度协同支付宝和本地生活;王磊也主导了组织架构调整,成立三大事业群(到家、到店、商家中台和创新)和三大事业部(物流、新零售、泛生活服务),引入阿里 B2B 元老雷雁群和赵伟,及阿里健康张亮等负责人。

  用王磊的话说,过去两年饿了么一直在做数字化设施的搭建,通过在云计算、物流、金融科技、新零售等方面持续投入,形成了以阿里云智能、菜鸟、蚂蚁金服、高德地图为底座,实物商品、服务和娱乐为着力点的数字经济“商业基础设施”。

曾经的饿了么创始团队

  现实却是,饿了么进入到了一个尴尬的境地,在被阿里收购后,原饿了么高管纷纷出走,阿里系高管全盘接管,本来找了一个实力强大的“爹”,却被美团外卖打得节节败退,存在感越来越弱。

  饿了么在很多地方已消失声影,取而代之的是,骑手的大量流失。

  饿了么还有希望吗

  2020 年,外卖系统问题就被曝出——系统成为吞噬骑手时间和安全的机器。

  2020 年 12 月,饿了么副总裁刘歆杨曾承认说,“我们确实还有太多细节的工作没有做好。”“到目前为止,我们召开了 47 场骑士交流会,了解蓝骑士的心声,思考怎样做更多的事情帮助蓝骑士。”

  谈及如何帮助骑手,刘歆杨主要讲了 3 点:

  1,对业务流程做迭代和优化。平台设置允许骑士重新调整消费者的配送地址,重新计算预计送达时长。

  2,加强技术、算法以及产品的能力。测算一个订单哪个骑手送合理。系统更加精准地判断,才能提升运作效率。

  3,考核和收入。平台考核过度苛刻直接影响着他们的收入,饿了么计划把逐单考核调整成周期考核,根据骑士一定周期内整体准时送达率评定下一个周期的等级。

  对于骑手的问题,刘歆杨说,“脚踏实地把每个骑士最关心的问题慢慢解决掉。”然后事与愿违,事实上,饿了么在近期持续爆发出恶劣的社会事件。

  事到如今,骑手还出现一系列的问题。未来,饿了么还有希望吗。

  近日,市场研究机构 Gartner 发布了 2020 年半导体行业的营收预测。根据 Gartner 的预测,2020 年全球半导体厂商的营收规模将达到 4498.38 亿美元,同比增长 7.3%。   Gartner 研究副总裁安德鲁·诺伍德(Andrew Norwood)表示:“2020 年初,人们认为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肺炎疫情将对所有终端设备市场产生负面影响,但实际影响很小。汽车,工业和消费市场的某些领域受到企业和消费者支出减少的打击。但是,居家隔离极大地增加了家庭和在线学习的时间,从而使该市场从中获益。”   “服务器需......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