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 20 世纪 20 年代,德国化学家奥托-沃伯格发现,癌细胞对糖的代谢方式与健康细胞通常的代谢方式不同。从那时起,科学家们就试图弄清楚为什么癌细胞会使用这种效率低得多的替代途径。麻省理工学院的生物学家现在已经找到了这个长期存在的问题的可能答案。   在发表在《分子细胞》上的一项研究中,他们阐明,这种被称为发酵的代谢途径可以帮助细胞再生大量的一种叫做 NAD+ 的分子,它们需要这种分子来合成 DNA 和其他重要分子。他们的发现也解释了为什么其他类型的快速增殖细胞,如免疫细胞,会转为发酵。   "这确实是一个百年来的悖论,很多人都试图用不同的方式来解释,"麻省理工学院生物学副教授、麻省理工...... Last article READ

别了,锤子手机

  文/杨博丞

  来源/DoNews 

  字节跳动最终还是“抛弃”了锤子手机。

  据晚点 LatePost 报道,字节跳动的手机硬件业务被暂停,未来硬件团队将聚焦教育,不再研发坚果手机、TNT 显示器等其他无关产品。这意味着消费者们或许再也看不到新一代坚果(锤子)手机了。

  1 月 13 日,字节跳动小范围宣布,原锤子科技团队组建的新石实验室,并入 Musical.ly 原创始人阳陆育负责的教育硬件团队。之后,字节跳动的硬件团队由阳陆育统一负责,向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教育业务负责人陈林汇报。

  这似乎一颗弃子被重重抛下。在罗永浩说出“理解万岁”的两年后,字节跳动似乎也并没有理解老罗在锤子手机上的心血。

  锤子手机的研发在老罗出售给字节跳动后的两年戛然而止,它并没有为字节跳动换来任何利润,反而成为了累赘。

  在锤子最困难的时期,字节跳动主动接盘营救,而老罗也全身心地投入到直播带货中,赚钱还债,这一切都不冲突。

  只是这样的结果,或许是老罗这位完美主义者所不愿看到的。

  

  即便在字节跳动所接盘的这两年中,锤子手机的销量也并不乐观,可以说,甚至与老罗时代的销量相差甚远。毕竟,在老罗时期,一大部分消费者是冲着罗永浩而去,但到了字节跳动时代,则成为了锤子手机本身品牌的追随者。

  “在怎么做(锤子)坚果手机也不可能进入到一线梯队了,他连现在的魅族都比不上。”一位业内人士说道。

  在被字节跳动收购的两年里,新石实验室(字节跳动旗下硬件中台,主要研究包括智能手机及教育硬件在内的智能硬件产品)只发布了两代坚果手机、TNT 显示器和周边产品,并进一步将坚果手机 R2 和显示器 TNT Go 整合成为“LKP”套餐,主打办公场景。

  其也在硬件道路上探索以手机为主,周边产品为辅的全生态体系,但这样的产品组合在市场反馈中并不乐观。

  有手机渠道商告诉「DoNews」,锤子手机在市场中总体接受率和购买率非常低,但由于锤子手机主要在线上销售,因此线下主要以二手为主,新品在线下流通的并不多。

  “二手机的销量和流通率就更差了,去年底囤了几台坚果手机,到现在还没卖出去,我已经做好亏损的准备了。”一位二手手机商称。

  据悉,坚果手机 R2 在京东和淘宝上的销量至今不到 10 万部,且目前坚果手机在这些电商渠道的售价已由 4499 元降价至 2999 元,办公组合套装的销量更为惨淡,总销量仅有三位数。

  这似乎在人们的意料之中。

  当前,中国手机市场的情况整体疲软,据 IDC 的数据,2018 年到 2020 年第三季度,中小厂商占据的市场份额从 12.5% 下降到了 2.5%。同期,华米 OV(华为、小米、OPPO、vivo)的市场份额则从 78.3% 上升到 88.7%。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字节跳动暂停手机业务也并不意外,毕竟手机不是互联网产品,它永远只会在烧钱中度过。并且,做硬件是考验的一个厂商的综合实力,这包括供应链能力、资金链能力、研发链能力。

  现在,在被字节跳动收购后,拨给坚果手机的研发团队仅有两百余人,而这样的研发体量是无法支撑手机这样一款硬件产品的更新迭代周期的。

  并且,字节跳动相对于目前头部手机厂商在硬件供应链中并无优势,极大的硬件成本成为了字节跳动的负担,因此,字节跳动在教育端的硬件产品研发中转向了台灯。

  这是一举两得的做法。2020 年,受疫情影响,在线教育成为了资本吹捧的香饽饽,作业帮、猿辅导等在线教育企业不断获得融资,这让字节跳动也感受到了更多可能。

  据多鲸资本教育研究院预测,到 2022 年,仅 K12 智能教育硬件的市场规模就可能达到 570 亿元人民币。加码教育硬件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字节调动最重要的战略方向之一。

  教育硬件已成为字节跳动攻向教育业务的抓手之一,字节跳动教育负责人陈林曾公开表示,一个理想的教育产品,“要在软件和硬件的结合上取得突破。”

  “硬件的方向有很多种,像大力台灯也是一款集合屏幕和摄像头的教育硬件产品,它的综合成本要比手机省太多,并且台灯的价格很便宜,基本不会对库存有太大压力。”一位智能硬件行业分析人士道。

  这也是相比手机而言,字节跳动能够轻松掌控硬件市场的初级做法。就当前而言,已经有很多教育公司推出了相关的硬件产品。比如网易有道销量最多的硬件品类为词典笔,其潜在用户是总数近 3 亿的中国 K12 学生群体。

  

  “字节跳动利用手机来做教育本身就是错误的发展方向。”上述分析人士补充道。

  他认为,能够攻下教育硬件市场的方法有很多种,但字节跳动在之前选择一条最费钱最不明智的道路。“现在的台灯都要比做手机好太多,并且字节拥有完整的 APP 开发体系,走重软件轻硬件产品对他们来说会更容易些。”

  就在字节跳动宣布将手机按下暂停键之前,老罗的老部下吴德周准备计划在 2021 年第一季度进一步内侧办公硬件,但现在看来,这个变数或许令吴德周在今年的计划上不得不作出改变。

  在老罗时代,吴德周可谓是他的救星。当时,老罗在做产品上没有任何经验,这被其称为短板。罗永浩曾说,“不要弥补自身的短板,要请有长板的人来补你的短板。”而补短板的这个人便是吴德周。

  吴德周在手机界被公认是一位“传神”之人。他 2001 年便在华为打拼,曾带领荣耀团队为业界开创了一个范本。“吴在华为的能力是强的,我很佩服他。荣耀手机是吴一手做起来的,从 0 到 1 仅用了几年时间。”荣耀前员工曾评价他道。

  因此,罗永浩不惜重金将荣耀的“功将”吴德周聘为锤子科技的 CTO。当时的锤子充满了困难,前景不明,吴德周的选择让许多人惊讶,表示不理解他的决定。

  而吴德周加入锤子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扩招锤子的硬件团队,但即便是在吴德周的带领下,没有多少家底的锤子科技就陷入了资金危机。可以说,一个理想主义者最终却被理想打败了。

  锤子先后共融资只有 17 亿元人民币,这也只能让罗永浩在小众的跑道里负重前行,直到字节跳动成为接盘手。但当字节跳动宣布收购锤子手机时,外界一片哗然,一家没有任何硬件功底的互联网企业,居然当仁不让地接盘了锤子。

  “做硬件真的很难,没有硬件基因的公司是很难做起来的。”上述分析人士称。

  总结锤子的过往,从锤子 T1 定价失误和难产,到锤子 T2 代工厂倒闭,再到让罗永浩激动已久的 TNT 工作站,最后到字节跳动收购后发布的两款手机产品,锤子再也没能成功过河。

  但在这个世界上,还是依然有人愿意为情怀买单,不然我们也就不会看到不到 10 万台的销量。

  

  如今,我们不能否认的是,罗永浩为这个行业注入了一股清流,他也为行业带来了一些耳目一新的产品,包括工业设计、简洁 UI 设计、锤子便签、闪念胶囊等创新性产品。

  罗永浩是一个偏执狂,同时也是一个负有理想主义的人。在他心里,产品必须简单,设计必须像一件工艺品。

  “老罗人还是很好的,我们也知道他为锤子付出了许多,但现在回不去了。”一位锤子科技前员工曾在他的朋友圈中感叹道。

  如今的罗永浩成为了带货达人,他似乎在不断抹去烙印在他身上有关锤子科技的标签。但如今,字节跳动按下了锤子手机的“死亡键”,或许老罗心中会有许多不舍,但他终究无法打败现实。

  这也让罗永浩不在坚持理想,而是只为了几个臭钱。也许,当芳华过后,只剩岁月带给他的磨难。

  别了,锤子手机。

  相关阅读

  原锤子团队被合并:不再研发坚果手机、TNT 显示器

  今日有媒体报道称,字节跳动在 1 月 13 日内部宣布,将原锤子科技团队组建的新石实验室,并入 Musical.ly 原创始人阳陆育领导的教育硬件团队。

  今后,字节跳动的硬件团队由阳陆育统一负责,并向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教育业务负责人陈林汇报。

  业务方面也有重大调整,字节跳动的硬件团队将会聚焦教育领域,不再研发坚果手机、TNT 显示器等传承自锤子科技的产品。

  去年 10 月 20 日,上一代产品坚果 Pro 2s 发布足足 442 天之后,字节跳动举办新品发布会,硬件上推出了坚果 R2 手机、TNT go 扩展本,软件方面则发布了 Smartisan OS 8.0、TNT OS 2.0,并强调坚果、Smartisan 品牌都会继续保留,5G 时代也不会错过。

  但如今看来,它们将是原锤子团队的绝唱了。

  2019 年 1 月,字节跳动收购了锤子科技部分专利,拓展教育领域业务,同时锤子科技的部分员工入职字节跳动,当年重组为新石实验室,研发智能手机、教育硬件等产品。

  近日,市场研究机构 Gartner 发布了 2020 年半导体行业的营收预测。根据 Gartner 的预测,2020 年全球半导体厂商的营收规模将达到 4498.38 亿美元,同比增长 7.3%。   Gartner 研究副总裁安德鲁·诺伍德(Andrew Norwood)表示:“2020 年初,人们认为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肺炎疫情将对所有终端设备市场产生负面影响,但实际影响很小。汽车,工业和消费市场的某些领域受到企业和消费者支出减少的打击。但是,居家隔离极大地增加了家庭和在线学习的时间,从而使该市场从中获益。”   “服务器需......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