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股市近期的新能源热潮中,宁德时代(SZ:300750)是当之无愧的锂电龙头,可以算是锂电茅台。宁德时代正在大手笔扩充产能,要建工厂自然要采购生产设备。那么,宁德时代的上游供应商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投资方向。新三板上的超音速(OC:833753),主要产品是面向锂电行业的自动化设备。2017年的第二大客户是宁德时代。其他是ATL、蓝思科技等。2018年的客户是锂电厂商ATL、锂电设备企业北方华创和先导智能。2019年的客户是ATL、赢合科技、欣旺达、宁德时代。可见,超音速的产品和技术已经获得了宁德时代、ATL、北方华创、先导智能、赢合科技、欣旺达等锂电业内主流大企业的认可。超音速的主要产品是锂电...... Last article READ

给补贴、争车企、抢资源:谁能成为“新能源汽车之都”?

  文/周雄飞

  来源:连线出行(ID:lianxianchuxing)

  是否能想象,一座 440 万人口的城市中会有 90% 的人都以汽车工业为生? 

  这座城就是底特律。自 1899 年第一座汽车制造厂建立起来后,在之后的一百多年时间里,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等全球著名汽车企业纷纷在这座城市里成立并建立总部。 

  据相关资料显示,1930 年前后,底特律一市的汽车产量就一度占到了全美国的 80% 和全球的 70%。由此,这座城市被誉为“给世界装上汽车轮子的城市”,相比于这个称号,底特律还有另一个被人熟知的名字——汽车之城。

1930 年的底特律,图源 BBC NEWS

  未曾想到,在八十多年后,随着一个名叫埃隆·马斯克的男人带着十几辆特斯拉 Model S 来到中国后,国内掀起了一股新能源造车的热潮,游侠、蔚来、小鹏、理想和威马等新能源车企相继出现。 

  与此同时,一场“中国底特律”的新能源汽车争夺战,在国内诸多城市间开始打响。 

  早在 2009 年,武汉率先喊出了要成为“新能源汽车之都”的口号,随后,包括西安、合肥和重庆在内的不少城市也加入到这个行列中。不仅通过政策来推动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同时也开始拉拢蔚来、威马等新能源车企在各自城市中落地。 

  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发展和洗牌开始,这样的争夺也不再仅限于新能源造车领域。 

  这两年,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就率先从牌照方面开始对自动驾驶的发展进行支持,长沙和武汉等城市紧随其后进行相关布局。正因为有了这些政策落地,百度和滴滴旗下的自动驾驶出租车得以在长沙和上海正式落地。 

  除此之外,随着中央对换电站模式的肯定,其也成为了另一条热门赛道。自去年 11 月以来,重庆、武汉、包头、徐州等多个城市先后启动新能源汽车换电运营示范项目。 

  新能源汽车这一风口,不仅成为了蔚来、小鹏和理想等国内新能源车企的增长“肥料”,同时也成为了国内众多城市抢滩新能源和智能汽车产业高地的机会,在风口中取得先机,进一步提升城市实力。 

  正因这样,城市间的争夺战并不会比新能源车企间竞争的火药味少。 

  1

  争夺“新能源汽车之都” 

  回到 12 年前,是 13 个人里面只有 1 个人有车的时代。而在当时,却有一个城市里突然出现上百辆新能源公交车,一度成为了备受瞩目的消息。 

  2009 年 1 月,武汉“十城千辆”电动汽车暨百辆混合动力公交车投放仪式正式召开。就此,武汉率先成为了国内推广应用节能与新能源汽车规模化的首批获批城市。

  被选中并不是没有理由的。武汉作为国内传统的汽车工业重镇,拥有东风公司及一大批整车和零部件企业,在整个汽车产业链方面拥有完整的布局。而就在一年后,新能源汽车被国务院确定为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 

  武汉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野心并未止步于此。 

  据彼时《长江日报》刊文报道称,武汉市计划到 2020 年,新能源汽车整车的产能要达到 60 万辆,真正崛起成为国内中部新能源汽车中心。为了做到这点,吸引车企进驻成了武汉之后的主旋律之一。 

  2012 年 2 月,上海通用汽车宣布正式落户武汉市江夏区金口新城并建立生产基地,该工厂年产能将达 30 万辆乘用车;两年后,比亚迪宣布其武汉基地落户武汉市黄陂临空产业园,并投资 30 亿元建设新能源汽车基地。 

比亚迪武汉新能源汽车基地效果图,图源比亚迪官微

  就在同年,随着特斯拉 Model S 进入国内市场、蔚来、小鹏和理想等新能源车企的成立,新能源汽车赛道正式成为一个风口。就此,被吸引进入这一赛道的不仅有更多的车企,还有更多城市。 

  当时,位于合肥的江淮汽车已开始布局新能源汽车市场,该车企也成为较早涉入新能源汽车领域的自主车企之一,也为合肥拿下了一张智能汽车时代的“入场券”。 

  而到了 2015 年,与武汉同属河北省的工业城市襄阳也提出要打造“中国新能源汽车之都”的口号。无独有偶,这之后深圳和西安也都宣布了各自的“打造新能源汽车之都”的计划。 

  除了喊口号和定计划之外,对于新能源车企的“抢夺”也成了城市间的主要博弈形式。

  拿蔚来汽车为例。作为国内新能源汽车先行者之一的车企,在成立之后,就成为很多城市的目标。 

  蔚来在造车之初,并没有计划建立自有工厂,合肥政府就牵线,在 2016 年 4 月促成蔚来与江淮达成合作协议,双方成立江淮蔚来制造基地,生产蔚来系列车型。而在同年年底,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武汉东湖高新区、上海蔚来汽车有限公司三方达成协议,在武汉光谷建设智能化新能源汽车产业园。 

  自 2015 年以来,除蔚来之外,小鹏、理想、威马和拜腾等新能源车企也都和一些城市达成合作协议。

  2016 年 11 月底,在温州瓯江口产业集聚区,威马汽车的新能源汽车智能汽车智能产业园正式落地。奠基仪式上,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 沈晖表示,威马汽车第一个整车平台的首款产品将于 2018 年在温州下线。据相关媒体报道,温州市相关负责人曾将引入威马称为“圆了温州 30 年汽车梦”。 

威马汽车温州智能汽车产业园,图源威马汽车官微

  一年后,小鹏汽车也顺利被引入广东省肇庆市。 

  2017 年 5 月,广东省肇庆市政府与小鹏汽车共同举行《小鹏智能新能源汽车整车项目》发布仪式,这也是小鹏汽车第一个自建工厂的正式落地。据当时媒体报道,这一工厂项目也成为肇庆市的“1 号工程”。 

  理想汽车的第一、第二生产基地也在那两年相继在江苏常州落地。在被问到两大生产基地都要选择常州时,车和家联合创始人、总裁沈亚楠对媒体表示,“这是因为常州市优越的投资和产业环境,正是这样,车和家决定在常州扩大投资规模。” 

  与蔚来、小鹏、理想和威马相似的是,博郡、赛麟,游侠等已在去年倒下的车企却也是前几年众多城市争抢的“明星车企”。

  2017 年开始,博郡汽车和拜腾汽车先后在江苏省南京市建设工厂;同属江苏省的如皋市也与赛麟汽车,知豆汽车、前途汽车等车企牵手;浙江省湖州市先后向乐视汽车和游侠汽车项目伸出了橄榄枝。 

  一时间,各省市与新能源车企“抱团”造车驶入快车道,但随着行业内“政策骗补”丑闻的出现,中央首先踩下了“刹车”。 

  2017 年 1 月,发改委、工信部、财政部、科技部共同发布了《关于调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通知》表示,2017 年我国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高达 20%,加之出台了地方补贴不得超过中央补贴 50% 的新规。并表示自当年起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将逐步下调、2020 年以后补贴政策将退出。

《关于调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  截图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部官网

  虽然补贴降坡了,但各省市对于新能源汽车的“补贴”仍然存在,只不过换了种形式。 

  首先是北京、上海、南京、天津和杭州等城市出台了有关“购买新能源汽车免费享有新能源汽车号牌,无需摇号、无需竞拍”的政策;除此之外,像北京、上海、河北和湖北等国内诸多省市都推出了新能源汽车上路不限行和停车场指定时间免收停车费的规定。 

  连线 Insight 曾在《提问 2020:行业剧变的拐点之年,新能源汽车在比拼什么?》一文中认为自 2017 年开始,新能源汽车行业就已开始了洗牌。正因为这样,城市间的争夺,也开始延伸至其他新能源汽车相关领域。

  2

  城市间的多维战场

  “那些自动驾驶的测试车就是压路机。” 

  这句话,其实已成为生活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州府——凤凰城中所有居民的共同感受。“简单举个例子,如果一个人站在街头,五分钟之内就能看到三辆这样的自动驾驶汽车。”凤凰城居民这样对亿欧表示。 

  早在 2015 年,亚利桑那州州长道格·杜西就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支持在该州进行自动驾驶测试。 

  谷歌旗下的自动驾驶公司 Waymo 随即就开始在凤凰城展开自动驾驶汽车的路测和运营。据 TechCrunch 报道,Waymo 已经在凤凰城对 300 至 400 辆汽车进行了两年的测试。 

  两年后,在亚利桑那州政府和凤凰城政府的允许下,Waymo 向公众开放了 Waymo One 打车服务,居民只要在手机中随便点点就可以打到这样一辆车。当时的打车服务还配有安全员,而到了 2019 年,Waymo 取消了安全员。自此,凤凰城成了全球首个取消安全员、实现自动驾驶出租车商业化的城市。

凤凰城中的 Waymo 自动驾驶出租车,图源 Waymo 官网

  连线出行曾在多篇文章中提到,自动驾驶已成为智能汽车中必不可少的组成功能。另据中商产业研究院调查数据显示,2018 年全球自动驾驶市场规模为 48 亿美元,而到了今年,这个数据将达到 70.3 亿美元。 

  由此,国内诸多城市踏上了争做“中国凤凰城”的赛道。

  2016 年,被业内称为“自动驾驶元年”。当年,深圳率先起步,宣布与密歇根大学合作,并引进了M-CITY 项目落地。简单说,这个项目就是模拟现实城市环境,测试自动驾驶汽车。 

  在实现自动驾驶汽车之前,智能公交就成了最好的选择。2018 年,“阿尔法巴智能驾驶公交”在深圳福田保税区上路,这也是全球首次在开放道路上进行的智能公交试运行。 

  作为拥有景驰科技、小马智行和小鹏汽车的广州也紧随其后,同年 3 月,广州正式启动了智能网联汽车与智慧交通应用示范区建设项目,计划投资 46 亿建设一座智能网联汽车封闭测试场。 

  雄安新区,是我国首个由国务院印发通知成立的国家级新区,在自动驾驶应用落地上早早与百度达成合作,2017 年双方宣布联合打造无人驾驶智能示范,并在一年后开始进行 L4 级别自动驾驶的路测。 

  与百度合作的并不只有雄安一家,就在同年 10 月,长沙市政府宣布与百度达成全面合作,并于去年 4 月开放了百度旗下的阿波罗自动驾驶出租车,这也是国内首个向公众开放的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 

  虽然都是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但相比于 Waymo One 依然还有距离。

  据百度向媒体介绍,阿波罗自动驾驶出租车依然配备了安全员和技术员来保证乘客安全。长沙市民如需体验这一服务,只需要在百度地图 APP 上叫车即可,乘客上车后还需与安全员沟通选择目的地。 

  就在公众还在对长沙自动驾驶出租车好奇之时,上海随即也宣布与滴滴合作落地同样的项目。 

  去年 6 月,滴滴出行首次面向公众开放自动驾驶服务,用户可以在滴滴 APP 线上报名,审核通过后,将能在上海自动驾驶测试路段,免费呼叫自动驾驶车辆试乘。与百度一样,滴滴自动驾驶出租车也配备了安全员。

滴滴自动驾驶出租车,图源滴滴出行官微

  现在看来,虽然长沙和上海都已落地了自动驾驶出租车项目,同时北京、深圳和广州也在进行相关布局,但对于“中国凤凰城”的争夺还未最终落定。正是这样,武汉、苏州等城市还在进场。 

  去年 9 月,国家智能网联汽车测试示范区在武汉正式揭牌,这意味着武汉也成为了全国无人驾驶商业化应用的城市。就在近日,苏州高铁新城、江苏大运集团、T3 出行战略发布会在苏州举办,国内首个自动驾驶生态运营联盟,至此,苏州也成为国内第一座实现自动驾驶规模商用的城市。 

  其实,从去年开始,随着中央对于换电模式的看好,很多城市的目光也盯上了这一领域。

  以重庆市为例,按照规划,该市在 2020 年要在主城区累计建成不少于 30 座换电站,每个旅游景区至少要建成1-2 座的公共充换电站。为了达到这一点,重庆市引入了长安汽车、吉利汽车等车企来实现换电站的落地。 

  去年 9 月,长安汽车与宁德时代等合作伙伴联合打造的新能源换电站正式落地重庆奥体中心,据长安汽车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长安新能源换电站能实现 30 秒极速换电。 

  无独有偶,就在几天后吉利汽车的智能换电站也落地重庆两江新区,吉利同时宣布到 2021 年,将在重庆建成 100 座换电站,2023 年计划落成 200 余座换电站。

吉利智能换电站,图源吉利控股集团官微

  在中央政策和重庆市的示范效应下,更多的城市开始推广换电模式。 

  去年 11 月以来,武汉、包头、徐州等多个城市先后启动新能源汽车换电运营示范项目。其中,武汉联合东风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国家电网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并落地了首座智能换电站。包头市随后也启动新能源汽车换电网生态一体化项目建设。 

  从新能源造车,到自动驾驶应用化,再到换电站的推广,这场城市间的新能源汽车风口的争夺战,自 2014 年开始一直延续至今。那么,这些城市为什么会这样不遗余力的打这场战争?

  3

  为何要争夺新能源汽车风口?

  对于风口的争夺和追逐,其实一直存在于众多城市发展的过程中。

  随着去年初疫情的爆发,众多企业无法复工,为了保证企业的生存,原本线下的经营模式被搬到线上,企业家和明星纷纷走入直播间带货,一时间让电商直播这门生意成为了一个风口。

  除了众多企业和巨头玩家的进场,众多城市也通过一系列扶持政策来抢夺这一风口。

  去年 4 月,广州市花都区发布了《广州市花都区扶持直播电商发展办法(征求公众意见稿)》,表示为本地一些企业优秀的网红主播提供不同金额的购房补助;5 月,重庆市也发布《重庆市加快发展直播带货行动计划》,提出要积极发展直播电商,鼓励出台机构引进、培训补贴等直播电商扶持政策;而到了 6 月,北京市、杭州市均发布了相关扶持政策。

  据界面新闻统计,截至去年 7 月底,全国至少已有 22 个省市区出台了电商直播相关的扶持政策,以便来争夺电商直播产业的更多机会。

  除此之外,电子竞技也在中宣部等部门的逐渐认可下,成为了另一大城市争夺的风口。

  2019 年 6 月,上海市率先出台了《关于促进上海电子竞技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指出要在 3 至 5 年内全面建成“全球电竞之都”;同月,海南省与腾讯电竞达成战略合作,宣布要重点打造“海南国际电竞港”。

  再到去年 8 月,中宣部副部长傅华在电竞北京 2020 开幕式的开场致辞,表达了政府主管部门对电子竞技、年轻生活方式的欢迎与关注。自此之后,上海、广州、深圳、西安、成都、海南等等,都明确了要打造电子竞技中心的定位。

  对于风口的追逐,这些城市能获得什么?

  简单说,首先是为了求新。放眼过去,每当出现一些新的技术或者产业,就可以看到很多城市都在进行积极布局,让各自城市中出现新产业格局或新产业形态,从而让城市管理者获得政绩,并且在风口产业上比其他城市占得先机。

  此外,在这样一系列布局下,才能为城市吸引更多的人才进入城市中生活和工作。前几年,众多城市间打响的“人才大战”依然还在继续着,从人才引进方案到落户政策开放,再到买房置业补贴,各城市通过真金白银来打这样“持久战”。

  回过头来看,新能源汽车风口亦能为城市带来以上利好因素,甚至相比于电商直播和电子竞技更有优势一些。“新能源造车及相关产业本质上还是制造业,对于国内很多城市而言,在拉动经济发展和产业升级有着巨大的作用。”智能汽车行业从业者孙涛对连线出行表示。

  除了这些,新能源汽车本身还拥有更为重要的意义——下一代智能终端的入口。

  “未来汽车将是巨型的移动智能终端。”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邬贺铨曾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上对媒体这样表示。正因为这样,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和美团这些大厂已开始了对此的争夺。

  在这些大厂的背后站着的正是杭州、深圳、北京等城市。可想而知,眼看着一个新的时代的到来,没有一个城市不想抢得先机,从而更快地站到智能汽车产业的高地上。

  “但在这个过程中,也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因为单从追逐产业风口来看,一些城市真正在做产业布局,但也会有一些城市只是为了追而追。”孙涛这样说到。

  对于任何产业风口而言,只有真正做到产业落地,才能发挥出应有的价值,并带来经济的增长。因此,对于每一座已参与到这场产业争夺战的城市来说,看见风口并追逐只完成了战争中的第一步。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孙涛为化名。)

  文/潘博文   来源:阿尔法工场研究院(ID:alpworks)   信仰、规模、生态,是贯穿新能源汽车发展生命线的三部曲。   2019 年 12 月 28 日,在深圳举办的“NIO Day 2019”,蔚来车主们用一首合唱《电动车主的自我修养》表达了自己对购买蔚来之后,身边人的种种不理解,和自己的无奈,更是唱出“长安街趴窝,股票跌到一块多,2019 年最惨的人,补电要拖辆油车”等自黑梗。   在那时的大众眼中,已经是强弩之末的蔚来,产品好坏已经无关紧要,能否有下一届 NIO Day,才是他们对蔚来最大的悬念。   2020 年,蔚来经历了......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