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股市近期的新能源热潮中,宁德时代(SZ:300750)是当之无愧的锂电龙头,可以算是锂电茅台。宁德时代正在大手笔扩充产能,要建工厂自然要采购生产设备。那么,宁德时代的上游供应商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投资方向。新三板上的超音速(OC:833753),主要产品是面向锂电行业的自动化设备。2017年的第二大客户是宁德时代。其他是ATL、蓝思科技等。2018年的客户是锂电厂商ATL、锂电设备企业北方华创和先导智能。2019年的客户是ATL、赢合科技、欣旺达、宁德时代。可见,超音速的产品和技术已经获得了宁德时代、ATL、北方华创、先导智能、赢合科技、欣旺达等锂电业内主流大企业的认可。超音速的主要产品是锂电...... Last article READ

字节跳动入股后腾讯突然停更《红警OL》 玩家组团维权

  “我们现在就像是那种约好了朋友,换上了新装,买好了门票,打算去迪士尼好好体验一把的游客,但入园之后发现没有主题乐园、没有城堡、没有巴斯光年,只有光秃秃的旋转木马在一圈一圈转……”玩家李潜如此描述他当下的游戏体验。

  李潜是《红警 OL》手游的忠实玩家,截至目前,他已经向游戏中的虚拟世界充值十万余元。但近三个月来,大额的现金投入带给他的并不是游戏中奋勇战斗、恣意潇洒的畅快体验,而是权益屡被侵犯,却难以维权的苦闷和憋屈。

  “所有的游戏活动都停更了,这游戏还咋玩下去?”李潜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字节跳动入股红警研发方有爱互娱不久之后,腾讯互娱就停止了该游戏的正常运营,导致玩家游戏体验大打折扣。

  天眼查显示,2020 年 9 月,字节跳动全资控股的北京游逸科技有限公司入股有爱互娱,持股比例 5.9%。同时,全资持有海南有爱互娱科技有限公司的北京止于至善科技有限公司也于 9 月 29 日发生工商多项变更,字节跳动以 100% 的持股比例成为其新的实控人。

  在李潜及多数游戏玩家看来,腾讯方面突然停更《红警 OL》与字节跳动入股相关。“这可能涉及到他们之间的商业竞争,但这不能构成损害玩家权益的理由吧。”在玩家专门组建的维权群里,这样的声音并不少见。

  一位法律行业专家告诉记者,目前,腾讯方面的行为不仅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而且涉嫌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垄断行为。

  对此,记者联系腾讯方面采访,但对方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最新的游戏更新公告之后,未做更多回复。

  池鱼之殃?

  如今,《红警 OL》玩家维权的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但事情的开端,还需要回溯至三个月前。彼时,盼望着游戏 2 周年庆活动的玩家们没有等来游戏版本及相关活动的更新,却等来了游戏下架的消息和发放“金条”(游戏中所使用的虚拟货币)的公告。

  2020 年 10 月,腾讯方面忽然关闭了《红警 OL》的下载渠道并撤下了心悦俱乐部中关于该款游戏的全部内容,同时取消了原本应该在 10 月下旬更新的周年庆版本及相关内容。

  2020 年 11 月 23 日,有爱互娱发布公告,称研发团队已经准备好了 2 周年庆典的活动,并在得知《红警 OL》不可以更新内容之后,积极与发行方腾讯互娱沟通,请求对方开放内容更新的权限,但没有得到许可;之后有爱互娱又跟版权方一起推动内容更新的许可权利,仍没有取得成功。

  与此同时,腾讯虽然没有进行版本更新,却发布了发放“金条”的福利公告,宣布开展为期一周的“金条”发放活动。然而,这一条看似送福利的公告却直接在“氪金”玩家中炸了锅。

  “这样一来,游戏里面的货币体系就乱套了。”李潜告诉记者,“7 天的‘金条’发放导致游戏世界迅速通货膨胀,原来花 4000 多元才能抽到的‘皮肤’可能只值几百块钱了。更重要的是,我们的账号在交易猫平台是可以变现的,但通货膨胀以后,号基本卖不出去了,不值钱了。”

  此外,多名玩家强调,《红警 OL》的游戏体验已经一再打折,腾讯甚至通过在游戏内发布广告及发放福利的方式引导老玩家放弃《红警 OL》,并为其旗下另外两款同类型手游导流。

  “版本和活动的停更已经让游戏基本没了玩法,再加上现在玩家流失越来越多,人都走了,游戏的趣味性也不剩啥了。”李潜告诉记者。

  七麦数据显示,2020 年 10 月以来,《红警 OL》在游戏畅销榜中的排名不断下降。2020 年 10 月 28 日,其在总榜中排名第 60,在模拟游戏榜中排名第5,在策略游戏榜中排名第 17。但 2021 年 1 月 13 日,《红警 OL》在上述榜单中的排名已经下滑至第 225 位、第 13 位及第 49 位。

  漫漫维权路

  尽管如此,《红警 OL》还是有一大群忠实玩家不愿放弃,每天盼星星盼月亮,就等着游戏恢复正常运营。

  “大家对这个游戏有情怀。”早在 1996 年,“红色警戒系列”就作为即时战略游戏风靡全球,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 IP 代表着一代人的青春记忆。“而且即使不是怀旧,游戏玩得久了也会因为联盟间建立起来的战友情对它难以割舍。”李潜说。

  《红警 OL》建构了一个架空的虚拟军事时空,玩家可以扮演指挥官的身份,去建造自己的阵营,招募更多的部下,与其他玩家共同抵制幽灵的侵略。同时游戏拥有英雄、战略、芯片等战斗培养元素,还引入泰伯利亚战争、联合军演、航海远征等 PVP 玩法,其中实时的世界联盟混战是体现游戏互动性、趣味性、吸引力的主要特色。

  “我是偶然间发现了游戏,然后试玩,慢慢认识了很多朋友,于是就这样入坑了。”另一资深玩家兰轩告诉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情怀和情谊之外,前期投入的巨大成本也是玩家不愿放弃游戏的重要原因。

  兰轩告诉记者,这款游戏氪金点非常多。英雄、机甲、装备都需要花钱,并且在版本更新之后,还需要为新英雄继续充值。“不氪金玩不下去,大战的时候只有挨打的份,不是自己挨打,就是盟友挨打。”

  “想要打造一个满属性的装备至少需要 1 万元,想要获得厉害的英雄也得 1 万元。”李潜向记者表示。

  在这样的规则下,为了获得更高的等级、更强的战斗力,兰轩在游戏中已经充值超百万。但兰轩告诉记者,“其实,我充的钱不算多,我们盟里充值规模和我相当的有好几个。老区人氪金更多,充几百万的大有人在。”

  就这样,不愿离开的玩家一边等游戏的更新,一边等腾讯的说明。在此期间,多位玩家向腾讯游戏管家安安和私人管家客服(充值到一定数目后所拥有的服务)询问游戏更新及运营情况,但均未获得正面、有效回复。

  2021 年 1 月 4 日,腾讯方面在未回应玩家前述诉求的基础上,进一步关停了所有游戏内部活动,一些玩家忍不住吐槽,“我们买了永久的英雄和皮肤,如果没有售后维护更新,我买那么贵的永久干吗?”

  如今,近千名人均消费 20 万元以上、累计消费超 2 亿元的玩家组建了维权群,希望《红警 OL》发行方腾讯互娱可以给玩家一个合理的说法。

  权益如何保障?

  《红警 OL》维权代表告诉记者,玩家们的核心诉求主要包括两方面:其一是要恢复游戏的正常运营及更新,并赔偿玩家在游戏异常运营期间的损失;其二,若游戏无法恢复,玩家要求赔偿其已充值且未消费部分的等额损失。

  值得一提的是,2021 年 1 月 12 日,《红警 OL》官方运营团队发布了停服更新公告,表示《红警 OL》将于 1 月 15 日 14:00~16:00 对全服进行服务器例行停机维护,并于 18 日恢复活动内容更新。

  不过,玩家们对此并不满意。“他们这都算不上是更新,更像是在敷衍玩家。”兰轩称,“这只是恢复了一些日常的活动,算是游戏正常的系统维护,我们要的是版本更新。”

  李潜向记者进一步解释称,“不进行版本更新,游戏就玩不下去。比如一些后开的 292 区、291 区等,他们这些区连英雄都没有出,没有机甲,没有英雄,游戏都没法进行。”

  “据我所知,Q区后面 20 多个区都没有二代战甲,有 10 多个区没有英雄返场。”在维权群内,玩家“妮妮”补充道。

  实际上,记者了解到,目前的《红警 OL》已经 6 个月没有进行过版本更新了。“正常情况下,这个游戏一个月更新一次版本。而目前,腾讯连早就承诺好的 2 周年版本都没落实。”李潜称。

  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副教授、上海“消费维权法律专家服务团”团员翟巍向记者表示,依据现有材料,腾讯的行为不仅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而且涉嫌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垄断行为。

  翟巍告诉记者,“鉴于腾讯公司在游戏运营相关市场可被大致推定具有支配性地位,因而如果它没有正当理由将红警游戏下架,并同时偏袒性扶持自身旗下游戏企业产品,那么腾讯公司就涉嫌构成拒绝交易与差别待遇形态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垄断行为。由于此事件涉嫌的垄断行为侵犯了游戏玩家的知情权、自主选择权、财产权益,因而游戏玩家可以就此提起垄断行为侵权之诉。此时,玩家不仅可以就核心诉求提出要求,还可要求腾讯赔偿相关的游戏转换成本。”

  同时,翟巍指出,由于受损游戏玩家人数众多,因此亦可考虑由省级以上消费者权益保护组织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提起消费者维权公益诉讼。由于迄今为止我国反垄断公益诉讼机制尚不成熟,因而相关部门有必要尽快厘定这一诉讼机制的具体流程,从而为将来类似案件的反垄断公益诉讼提供清晰指南。

  文中“李潜”“兰轩”均为化名

  文/潘博文   来源:阿尔法工场研究院(ID:alpworks)   信仰、规模、生态,是贯穿新能源汽车发展生命线的三部曲。   2019 年 12 月 28 日,在深圳举办的“NIO Day 2019”,蔚来车主们用一首合唱《电动车主的自我修养》表达了自己对购买蔚来之后,身边人的种种不理解,和自己的无奈,更是唱出“长安街趴窝,股票跌到一块多,2019 年最惨的人,补电要拖辆油车”等自黑梗。   在那时的大众眼中,已经是强弩之末的蔚来,产品好坏已经无关紧要,能否有下一届 NIO Day,才是他们对蔚来最大的悬念。   2020 年,蔚来经历了......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