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假假/许跃鑫/安琪     来源:远川科技评论(ID:kechuangych)   出品:远川研究所制造组   2020 年刚过去,“造车四傻”销量数据新鲜出炉,理想汽车1-11 月一共卖了 2.6 万多辆汽车,排第二,仅次于蔚来(3.7 万辆)小鹏(2.1 万),威马(2.0 万辆)。   这个成绩单给多少分?算得上是优秀了。   首先理想是四家当中发力最晚的一个,不仅如此,最早期理想在产品上还走过一段时间的弯路,设计了一款低速电动车,耗时耗力白干一场。短短时间能从末流逆袭成老二?理想汽车过去一年的答卷中透露了哪些成功秘诀,还有哪些问题?...... Last article READ

拼多多:新晋PUA之王?

  文/三更  

  来源:大德财经(ID:dade1816)

  古有帝王心术,今有要命 PUA。

  现在看来,“拼多多”这个名字,取得真好。

  至少从字面理解,它完美地诠释了“要员工多多拼命”的核心企业价值观。

  2020 年岁尾,当大多数人还在苦恼于疫情何时终了之时,有人已经告别了这个世界,失去了苦恼的资格。

  2021 年 1 月 3 日,元旦刚过 3 天,脉脉上出现了一条匿名留言贴,掩饰不住的悲伤与愤懑:

  “我的好朋友,拼多多新疆买菜妹子凌晨一点半下班猝死,真的没人敢出来讲一句话吗?”

  后经证实,猝死的人是一名拼多多员工,年仅 23 岁,正值大好年华。

  无疑,这是一个令人心碎的消息。它让无数互联网工作者心有戚戚焉,毕竟,深夜里加班的叹息,离自己那么近。一时间,对以拼多多为代表的互联网加班文化的批判,成汹涌之势。

  可拼多多选择了“逆流而上”。

  其已认证的官方知乎号上,在知乎话题“如何看待网传拼多多员工加班后猝死一事?”中回复称,“你们看看底层的人民,哪一个不是在用命换钱。”后迅疾删除此回复。

  如此表态,令外界不得不怀疑拼多多高层们是否一直以如此傲慢的态度,在对待所谓“底层”的生命——工具式地取用,废物式地抛弃。

  毕竟,在这个节骨眼能如此“洒脱”地发表这种言论,其背后的价值观,让人不寒而栗。

  “拼多多压榨员工”的大讨论尚未停息,1 月 9 日,悲伤的消息再次传来,又一名拼多多员工离开了这个世界,在长沙家中跳楼自杀。

  更悲伤的是,与拼多多新疆买菜妹子一样,他同样是新员工,同样年轻,同样是 23 岁。

  对此,《时尚先生》的一篇文章,代表了无数围观者发出了提问——

  拼多多员工自杀背后,什么在逼迫年轻人至死方休?

  似乎没有人可以给出答案。

  1

  有人在试图找出可能的答案。

  拼多多两个年轻人离世后,有媒体翻出了 2020 年 10 月 8 日,拼多多创始人、董事长黄峥在公司五周年庆上的讲话。黄峥是这样说的:

  “买菜是个好业务,是个苦业务,是个长期业务,也是我们拼多多人的试金石。”

  对于未来,黄峥表示拼多多全员都要“开启硬核奋斗模式”,“在这样的一个大环境里,开启硬核奋斗模式不是一句空话”。

  的确不是一句空话。

  据媒体确认,猝死的 23 岁拼多多女员工,就是拼多多买菜部门的,而另一跳楼的员工,则为技术岗,但也与拼多多买菜部门有间接关联。

  原来,“拼多多”这个名字,是富有深意的。

  2019 年,拼多多实现营收 301.42 亿元,同比增长 129.74%。2017 年和 2018 年的营收增速分别为 245.45% 和 652.26%。

  截至 2020 年第三季度,拼多多年活跃用户数已达 7.3 亿,直逼阿里巴巴的 7.57 亿。去年三季度,拼多多的活跃用户净增数达 4810 万,同期阿里巴巴净增数仅 1500 万。

  2018 年 7 月上市至今,拼多多股价从 19 美元的发行价一路上涨至 180 美元,总市值达 2217 亿美元,比京东高出 784 亿美元。

  一路“砍”下来,黄峥坐上了中国第二大富豪的位置。根据福布斯数据,创始人黄峥身家超越马云和马化腾。

  据媒体报道,通过营收数据计算得出,2017 至 2019 年,拼多多员工的人均营业创收分别为 150.48 万元、356.23 万元、517.19 万元。

  而同期阿里巴巴的员工人均营业创收分别为 376.79 万元、369.61 万元、433.43 万元;京东的员工人均营业创收分别为 229.57 万元、258.22 万元、253.32 万元。

  截至 2019 年底,阿里巴巴的员工总数为 11.76 万人,京东的员工总数为 22.77 万人,而拼多多仅拥有员工 5828 人。去年的一则媒体报道中,拼多多 CEO 陈磊透露,拼多多的员工总数未超过 7000 人。

  这并不是一道复杂的算术题。真实的答案是什么呢?外界不得而知。

  可以确定的是拼多多员工确实开启了老板嘴里的“硬核奋斗”模式,这个模式再直接一点表述,就是奋斗=加班,硬核奋斗=玩命加班。

  2

  1 月 10 日,因在“脉脉”平台发匿名消息被拼多多开除的当事人,在爆料拼多多“压榨员工”时提到,拼多多要求上海本部员工每个月必须工作满 300 小时、买菜业务员工每个月必须满 380 小时,如果请假必须加班补满缺少的工时。

  粗略一算,就是“007”。

  哪个不是在用命还钱?突然觉得马云之前提的“996 是福报”,有了那么几分道理。

  可随着更多的事情浮出水面,大众发现拼多多的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007”所能解释。

  一则“因为看到同事被抬上救护车我被拼多多开除了”的B站视频,火了起来。

  据当事人(微博网友@王太虚 wray,后称王太虚)透露,他于 2019 年 7 月本科毕业后入职拼多多,职位是前端开发。

  事情缘于 1 月 7 日,王太虚目睹有一位男同事被送上了公司门口的救护车后,他拍了一张图,并匿名发在了脉脉上。

  那条文字的内容是,“第二位拼多多猛士倒下了”。

  这条消息很快就上了热搜。

  第二天,他被辞退了。

  被辞退过后,便有了《因为看到同事被抬上救护车我被拼多多开除了》这则视频。

  视频中弹幕出现频次最多的,是“拼多多,一如当年富士康”。

  一家本应以创造革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硬是干成了劳动密集型的代工厂。估计马云看了,也得服。

  在其他媒体的报道中,拼多多员工关于工作压力和强度的抱怨,并不鲜见。

  “我们都觉得出人命是迟早的事,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中,多名拼多多员工均作出类似表示。

  在工作中为生命倒数计时,何其悲凉。

  王太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过,公司制度没变化,他们还会这样继续卖命下去,除非自动离开。

  同时,他还透露,拼多多公司让员工退出了私下建立的交流群。

  从猝死事件开始,再到各大媒体刊发的一系列采访对话内容,一个近似于 PUA 组织,逐渐被钩勒了出来。

  3

  低级的 PUA,无非就是欺骗,高级的 PUA 大抵是玩弄,而顶级的 PUA 则是奴役。

  古往今来,PUA 其实就没断过,只是以不同的形式存在罢了。

  譬如封建帝王制时代,为了达成绝对统治,让臣子以命赴之,而创建了一种专用的“精神控制术”。那时没有还 PUA,名为“帝王心术”。

  所谓“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正是此意。这算是最早的 PUA 模型,压力型 PUA。

  古代官场和现代职场,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

  去年疫情严重时期,不少企业开始被迫降薪。广州某网络公司老板在公司群内发布消息,“允许自愿降薪”。这一定让员工头顶满是问号。

  这种操作就是典型的“帝王心术”复刻版——你降了,还好说,年底还有可能给你几个。不降?那就是“大逆不道”,不符合公司价值观,轻则被疏远,重则被找个理由扫地出门。

  谁都不想去做这个集体中的叛逆者,哪怕他没错。

  这种行为,包装漂亮一点,叫企业凝聚力,讲直白一点,就是“土皇帝训狗”。

  听话才能糊口。打工人又回到了“社畜”。

  但是你瞧,广州那家公司的员工还敢在“自愿降薪”公告发布后,匿名在网络上大肆吐槽,说明这家公司的 PUA 之法,没到火候。

  反观拼多多,无疑老道许多。

  据三联生活周刊报道,多多买菜项目组的人平时会在朋友圈发一些工作时的内容,经常可以看到连续工作 30 多个小时的状态,他们很多时候还会拿自己跟美团比,强调一定要超过美团。

  他们给人的感觉是在开心地拼搏,在为公司抢市场。

  心甘情愿地卖命,并表现出开心,是职场 PUA 成功的关键步骤。

  接下来,就是“雷霆雨露均沾”的一步棋。

  为了鼓动员工,拼多多的 HR 在薪资和期权方面,总是不会说得太明白,让人有一个想象的空间。

  譬如,统一调岗会涨薪,甚至得到一些股权承诺和分配,员工本质上对这一点是有憧憬的,毕竟互联网行业里,通过公司股票实现财富自由的先例并不是没有。

  但具体落实方式和期限,就难以捉摸了。

  好了,雨露有了,接下来就是“雷霆”。毕竟是文明社会,法治社会,企业断不会明着说开除你,那多少会付出代价。

  在拼多多内部,就衍生出了一个词“本分”。

  据媒体报道,拼多多很多办公区域都贴了这个词做标语,甚至公司的吉祥物多多鸡举的牌子上,印着的词语也是“本分”。

  在其他媒体采访中可以知道,新人加入拼多多的七天入职培训中,HR 着墨重彩地讲解什么是“本分”,如何做到“本分”。

  在这样的基调下,公司不允许员工私下建群,要给员工起一个花名,要求大家平时以花名相称。

  有员工表示,他在拼多多工作一年,都还不知道一些同事的真实姓名,在有人去世后,脉脉的匿名讨论板块里,讨论热度很高,但他那些在职的前同事们,没有一个人公开提过这件事,朋友圈没有,微信群里也没有。

  要奴役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抹去他自身的印记,让其渐渐忘记自己,最终成为“傀儡”。

  宫崎骏动画《千与千寻》中,那个把本身的名字拿走给汤婆婆,然后再赐给你一个花名的故事,就是如此——久而久之你就忘记自己的名字,自己的家,自己的人生目标,只知道工作。

  刀光凌冽。

近日,据职场社交平台脉脉用户爆料,阿里巴巴实验室(AI Labs)基本关闭,阿里官网和达摩院都删除了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的相关页面,但其他实验室的 AI 研究仍在正常进行。阿里方面的回应是,在上一轮架构变动中,阿里 AI Labs 已经整体并入云智能。2020 年 1 月,阿里巴巴宣布升级在 IoT 上的战略布局,将 AI Labs 天猫精灵业务升级为独立事业部,由阿里云 IoT 负责人库伟负责。AI Labs 则由谭平教授带领,在阿里云开发者社区页面显示的名称已经变更为 “阿里云人工智能实验室”,主攻 3D 视觉领域。阿里巴巴一直热衷于向外界宣扬其对前沿技术和基础科研的重视。2017 年成立了......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