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2日消息 据外媒 9TO5Google 报道,谷歌 Chrome 即将很快开启一项实验改进,当用户在地址栏中输入网址时,会默认连接到网站 URL 的 HTTPS 版本,而不是不安全的 HTTP 版本。多年来,HTTPS 已从一种特定站点的安全性声明稳步发展为成为合格网站的基本标准,Chrome 也会在标准 HTTP 网站上显示 “不安全”标志。然而,Chrome 目前还是会在用户输入不带协议的 URL 后默认先连接到 HTTP 网址,如果网站有 HTTPS 协议,再对网址进行重定向。▲ 图自 9TO5GoogleIT之家了解到,据新添加到 chrome://flags 中的设置...... Last article READ

史玉柱的历史使命:从巨人中来,到赌博里去

  文/颜宇

  来源: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

  1 月 12 日,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发微博炫耀自己打了新冠疫苗。次日,这家公司股价放量大跌5% 后,有投资者无奈感慨,“很可能主力对他接种疫苗的副作用有些担心”。这位散户还大胆猜测:杀跌与最后半小时的集中成交有关,很有可能是双方主力事先商量好,互倒筹码。

  据统计,在最后半小时的交易时间,巨人网络(SZ:002558)17.30 价位主力成交数量约 770 万股,合计超 1.3 亿元。很多“韭菜”都观察到了这个情况,有人猜测是手握 75% 流通股份的史玉柱,要把筹码低价派发给嗜血的游资,也有人幻想是私募或公募进来接盘,准备拉升股价。

  这些人的心神都是被一件事搅乱:巨人间接持股的 Playtika 将于 1 月 15 号在美国上市。这是一家以色列棋牌游戏公司,本次发行前估值约 100 亿美元。早在 2016 年,史玉柱攒了个财团局,其中不乏泛海系、新华联、联想这样的“狠角色”。他们准备用 305 亿元收购 Playtika 母公司 Alpha 后,再并入巨人。

  由于 Playtika 游戏业务“涉赌”,史玉柱的美好想象被监管束之高阁。

  2019 年,史玉柱幸运的从 P2P 平台团贷网暴雷中抽身而出,又在年底通过贷款、借款左腾右挪出 110 亿元,购买 Playtika 母公司 Alpha 的 42.04% 股权。同时,其家人则持有 Alpha 32.95% 股权。各大财团看似全身而退,由浓眉大眼的老实人史玉柱接盘。但白白浪费了三年的资金,就没有一点成本?

  当时选择退出的财团可能无法预料,A股不敢想的事,去美国却大受欢迎。承销 Playtika 的是摩根、花旗、高盛、瑞银等顶级投行,基石投资人也有黑岩这样的巨头身影。这样华丽的阵容让很多巨人网络的投资人气势如虹,他们坚信:我们的股票市场也终于有了博彩概念。

  其实,Playtika 上市对巨人网络来说只是件不大不小的事。其目前估值 650 亿元,上市后 Alpha 持有 80% 股份,重庆赐比持有 42%Alpha 的股份,巨堃网络则完全控股重庆赐比,而巨人及全资子公司合计持有巨堃网络 49% 股份。换句话说,即便 Playtika 上市暴涨,真正吃大肉只有史玉柱。

  所以,这个时间节点对史玉柱来说,恰好能算完成“历史使命”。

  性感“荷官”,在线发牌

  西方世界对中国群众来说一直披着魔幻的色彩,毕竟三天两头就有消息称那边“药丸”、哥谭市已被小丑占领、特种部队杀进了自己国会。同理,对方也很难理解酱香型科技,虽然不影响他们买。不过,民主国家最“神奇”的,还是黄赌毒能光明正大摆在台面上。

  在很多新闻稿里,Playtika 被称作人工智能游戏第一股,把当下最火概念拿捏得死死的。一些人口中也把它讲成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最独特的地方就是用 AI 改造收购来的游戏业务,通过技术手段对用户进行分析、理解,输出精细运营改造方案,以此来实现游戏大幅增长。

  说这些话的人不是傻就是坏,Playtika 最赚钱的游戏是老虎机,虽然为了规避各地监管不能“提现”,但方法总比困难多,“卖分”的工作室比比皆是。而且,据招股书显示,这家公司 2019 年研发费用只占了收入的 11%,营销费用则是 21%,翻了一倍。

  史老板不止是个营销鬼才,论功行赏起来也极为大方。

  招股书里其实有三个数据很有意思:Playtika 创始人 Robert Antokol 转身职业经理人后,在 2020 年拿到了 3.36 亿美元的回报;而 Playtika2020 年1-9 月的 Net Income(净利润)是 1610 万美元;同期的 Adjusted EBITDA(调整后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则是 6.6 亿美元。

  在股票社区很多打新的帖子里,对 Playtika 总是充满溢美之词,风险提示很少。并且对这种几乎把公司利润拿来分给自己人的行为视而不见,他们可能忽略了一个问题:皇帝大肆赏赐给功臣财富后,再去收刮民脂民膏会不会更狠?

  从 2017 年至 2019 年,Playtika 的营收一直在高速增长,分别是 11.5 亿美元、14.9 亿美元、18.8 亿美元。特别在疫情的加持下,2020 年 Q1-Q3 其营收已达 17.9 亿美元,同比增长 4 亿美元。这看似华丽的数据,或许是个美好的陷阱。

  Playtika 的日均付费用户已经接近天花板。2019 年 Q1-Q3 的日均付费用户分别为,19.8 万、20 万、20.7 万;2020 年 Q1-Q3 则是,27.2 万、31.5 万、28.3 万。一个很明显的趋势是,高增长是受益于疫情,当情况出现缓和,Playtika 的增长将下滑。

  再有,Playtika 的日活用户也出现了类似情况。

  衡量一个游戏公司的赚钱能力有个关键指标:ARPDAU(日活跃用户的平均收益)。所以,以此来看 Playtika 的话,会发现它确实大大受益于疫情。2019 年 Playtika 的 ARPDAU 从 0.51 美元下滑到了 0.48 美元,直至疫情扩散后增长到 0.61 美元,但并未超过 2018 年的巅峰值 0.64 美元。

  一个很核心的问题就是,其实 Playtika 在史玉柱接手后,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他把大部分股份收入囊中确实是出于对朋友的义气,没人料到疫情这只黑天鹅,居然给了他“东山再起”的机会。但是却有一个巨大的风险,从他组建财团时,就已经埋下。

  财团“分家”,祸起萧墙

  史玉柱和浙商帮的关系一直很好。

  湖畔大学创建时,那西湖水畔有他一席之地;马云那隐秘低调的云锋基金,他也有参与;阿里巴巴赴美上市时,他那红色衬衫也十分抢眼;宁波人沈国军、钱峰雷和他多有交集;另一位在上海滩闯出偌大名声的“小宁波”郁国祥,则参与了收购 Playtika 的生意。

  2016 年的那桩收购旧事牵扯了无数隐秘富豪。彼时,手游浪潮奔涌来袭,腾讯的霸主地位愈发稳固。只有“征途”的巨人呈现迟暮之态,只能靠 P2P 的大笔利润支撑。为避开《王者荣耀》的锋芒,史玉柱选择蛇吞象,向棋牌游戏公司 Playtika 下手。

  Playtika 当时的净资产是巨人的 5 倍左右,假若收购成功后,巨人网络的净资产将从 90 亿暴涨 420 亿,这是A股有史以来最大的游戏收购案。为了分担风险,深知资本运作的史玉柱找了一批金主作为出资人来组成财团,共拿出 305 亿现金进行收购。

  7 月,巨人网络发布公告称,公司拟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巨人香港作为发起人,与泛海投资、上海瓴逸等财团共同出资在开曼群岛增资成立持股公司 Alpha,并以 Alpha 作为主体收购凯撒旗下 Playtika 游戏公司。两个月后,以 44.1 亿美元的价格成交。

  此交易方案公布后,巨人受到了市场强烈质疑,证监会也针对该笔交易发出了多次问询。证监会对该笔并购中境外主体增资款 90% 的资金来自各类借款提出了质疑,其中包括境内主体能否及时还款将关系到境外主体的还款情况,财团成员又将如何退出等核心问题表示关注。

  聪明的史玉柱本以为只是走个过场,自己拉起了那么大阵势肯定能成功。

  两年后,巨人网络无奈宣布停牌,原因是有财团提出解除《资产购买协议》,史玉柱两年心血毁于一旦,305 亿元的重组暂停不说,巨人网络的股价复盘以跌停的方式开盘。众多媒体把矛头直指出资方上海瓴逸、上海瓴熠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郁国祥。

  但之后巨人重启收购案的财团中,郁国祥并未退出。2019 年 4 月,史玉柱焦躁地发了数条微博称,近期一直有人去证监会抹黑他,是为了破坏巨人网络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审批。愤怒到极致时大骂道:有人为了私利没底线,那不是人是畜生。外界的解读中,他的矛头似乎直指郁国祥。

  到了年底,历时三年的巨人网络并购案眼看无望,各大财团也清楚自己无法收回时间成本与资金成本。史玉柱几乎是自掏腰包,将他们的股份收入麾下,却唯独留下上海瓴逸、上海瓴熠合计持有 Alpha21.74% 股权。这一举动,好像是在默契地说:兄弟有难同当吧。

  如今,Playtika 上市在即,一支蓄谋已久的空军部队早已盘旋。

  天生“草莽”,豪赌又起

  《大败局》里这样评价史玉柱:他的身上流淌着一股天生的充满草莽气息的豪赌天性,而这正是创业型企业家必备的一种禀赋。

  2013 年时,在东莞搞 P2P 的唐军深知出名要趁早。他买下“中国巴菲特”史玉柱的午餐时间,特地跑到上海请教:互联网金融在中国是个灰色产业,这该怎么办。“打擦边球不丢脸,不丢脸。10 年前的淘宝,那也是灰色的。”史玉柱给出了一个充满中国式企业家特色的答案。

  对于国内市场来说,Playtika 确实是稀缺的,因为它主要营收都来来自灰色的“赌博游戏”。所以,当时巨人再三保证,并不打算将它引入国内运营。而在遥远的大洋彼岸,Playtika 完全是个夕阳产业。在线赌博有拿下赌博牌照的 DraftKings,和它一样社交打牌的也有 Zynga。

  赌博概念是个既不新颖,也不吃香的“过时货”。

  而 Playtika 所宣传的人工智能,也是被无数公司玩到烂大街的概念。它未来的机会在于,趁着疫情的东风申请在线赌博牌照。这将是一块巨大的蛋糕,竞争格局也并未固定。但市场最开始没有看多,DraftKings 去年四月上市,发行价在 17 美元-19 美元,当天以 19.35 美元收盘。

  可疫情影响之下,线下赌场持续停摆,DraftKings 开始受到市场关注,在线博彩业也逐渐被认可,股价大涨。但由于这个概念并不稀缺,美股市场或不会认可 Playtika,毕竟它太过遮遮掩掩。有专业的美股投资人告诉资本侦探:恒大汽车去美国都比它受欢迎。

数据来源:雪球

  不过对于“中概股”Playtika 来说,它背后站着的是中国财团,那些在它身上耗时四年,没有半分收益的资本家。对于巨人而言,间接持股 Playtika 除了能美化财报外,炒作A股稀缺的概念也是机会。但在监管愈发趋严的情况下,也许会是一次惹火烧身的豪赌。

  回望过去,其实可以明白很多问题的答案。

  1994 年,坐拥巨人集团上亿资产的史玉柱意气风发,决意建巨人大厦。最初计划建造 18 层,但很快又拔高到 38 层、54 层、64 层、70 层,投资也从最初的 2 亿元增加到了 12 亿元,目标要建中国第一大厦。但据媒体报道,史玉柱当时手中只有 1 亿元。

  为了建楼,他靠着保健品脑黄金输血,还去卖“花楼”筹资。1997 年初,巨人集团资金链出现问题。他们却有闲情跑到黄山太平湖,开展红色活动“批评与自我批评”,接受批判的,正是被誉为时代偶像的史玉柱。4 点左右,助理程晨拿着一纸传单进来,上面是《投资导报》的报道:“巨人”史玉柱深陷重围”。

  史玉柱看完文章,久久说不出话。到了晚上,他用力的在日记本上写下四个字:天亡我也!

  文/三更     来源:大德财经(ID:dade1816)   古有帝王心术,今有要命 PUA。   现在看来,“拼多多”这个名字,取得真好。   至少从字面理解,它完美地诠释了“要员工多多拼命”的核心企业价值观。   2020 年岁尾,当大多数人还在苦恼于疫情何时终了之时,有人已经告别了这个世界,失去了苦恼的资格。   2021 年 1 月 3 日,元旦刚过 3 天,脉脉上出现了一条匿名留言贴,掩饰不住的悲伤与愤懑:   “我的好朋友,拼多多新疆买菜妹子凌晨一点半下班猝死,真的没人敢出来讲一句话吗?&rdqu......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