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丨艾瑞莉娅继可口可乐、联合利华等巨头采购AI招聘系统后,国内招聘平台智联招聘也推出了视频面试产品“AI易面”。在面试中AI能进行语义分析、视频分析,还能给出一些固定套路的面试题,加上经典的性格和智力测评,“AI易面”就可以智能完成人岗匹配。听起来似乎HR已经被AI踢出了招聘流程,但这种新技术也存在不少问题。原本AI招聘的卖点是可以消除企业在招聘过程中的人为偏见,让企业和求职者都能从招聘中受益。但实际应用起来可没那么容易,AI算法并非“生来”客观,招聘软件也会带来新的偏差和歧视,误刷掉有能力的应聘者,甚至让企业陷入被动境地。哪些公司在做AI招聘工具?招聘流程中,每一步都有AI加入的可能性。T...... Last article READ

雷·凡尔赛军:重新定义“一事无成”?

头图视觉中国

  文/乔雪  

  来源:Tech 星球(ID:tech618)

  凡尔赛雷军还立不住。

  雷军近日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谈到,有一次从睡梦中醒来,突然想到,“曾经想创办一家伟大的公司,做一些伟大的事情,到了四十岁才发现自己一事无成。”

  “哈哈,你四十岁一事无成?手拿大笔现金……”主持人鲁健显得局促又好奇。“对,一般的人理解不了我内心的挫折感。”雷军紧接着补充道。

  这样的凡尔赛金句,在互联网圈迅速扩散,此话谦虚的成分不知有多少,但站在四十岁的节点,往回看自己的雷军,也许当真是不看好曾经的自己,才会总觉得当时一事无成;而今年已经 51 岁的雷军再回头看自己这 11 年的变化,是否还会觉得自己“一事无成”呢?

  兄弟连和“兄弟链”

  先将时光倒带,12 年前,2009 年 12 月 16 日,雪夜,北京燕山酒店对面,酒廊咖啡馆。

  雷军喊朋友喝酒,毕胜、黎万强、李学凌等金山旧部悉数到场。当晚,雷军显得很伤感,一瓶瓶喜力啤酒灌下,大家越喝越多,直到 11 点半,雷军才开口说道,今天是他 40 岁生日。

  雷军的伤感,似乎是 10 年后坦诚自己当年“一事无成”的注解。

  40 岁的雷军,像一头“黄牛”一样终于驮着金山走向了 IPO 的门口,光准备上市,金山软件就准备了 8 年,而腾讯、百度从诞生到 IPO 也只用了 6 年。这让雷军沮丧和焦虑,甚至在敲钟当日都很平静,敲完钟后,劳模雷军迅速给自己放了个假,继而就宣布了辞职,“这笔债我终于还完了。”

  这与雷军梦想中的伟大事业事与愿违,辞职后的日子,雷军心中的积怨很长时间都难以消解,还在微博上感慨,“其实在金山后期我就觉得不对了,金山的自己很强大,像坦克车一样,逢山开路,过河架桥,披荆斩棘。但一路杀伐,却遍体鳞伤,累得要死。”“还有比金山公司更惨的创业历程吗?光上市就上了 5 次。”这样的金山很难和雷军笃定的伟大公司联系在一起,或许被这样情绪笼罩的彼时,才会觉得自己一事无成。

  那次生日宴的结尾,众人让他总结一下前半生。雷军留下一句话:顺势而为,不要逆势而动。

  顺势的第一步,是“把朋友搞得多多的。”

  离开金山后的雷军,变成了一名布道者,李学凌、孙陶然都曾是围绕在身边的兄弟,从微软出走的林斌也曾想拿到雷军的一份天使投资,直至雷军劝他放弃搞音乐,两人于中关村银谷大厦干了那碗小米粥,身份从天使变成兄弟。

  许达来也是其中的一个,他在 GIC 投资金山时,认识了雷军。雷军做小米之后,一次两人喝茶,突然说起要成立 VC,于是一拍即合,顺为资本应运而生,这家带着雷军色彩的 VC,被业内贴上“机构化的雷军”和“小米近卫军”的标签。许达来的角色也从投资人变成兄弟,圈子就是这样,兜兜转转,蜿蜒回转。

  对于雷军的兄弟来说,四十岁的雷军是有钱的哥们,曾经的小兄弟在他的帮助下已经成为了领域的话事者;如今 12 年过去,雷军的兄弟越来越多,已经结成一片兄弟连,兄弟们打下的企业也都成为了小米的“兄弟链”。

  仅 2020 年一年,顺为资本成功 IPO 的企业就有 8 家:荔枝 FM、石头科技、金山云、声网 Agora、小鹏汽车、蓝城兄弟(Blued)、九号公司、一起教育,可谓收获颇丰。

  “兄弟链”除了支持自己的兄弟雷军,也在孕育出全新的小米生态链。起初小米生态链是和投资部门一样的存在,而在成长了 6 年后,已经成为小米战略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布局的产业,从与手机有关的硬科技,慢慢发散,快消品,生活用日用品均有涉猎,离手机越来越远,布局却越来越大。而未来的 10-20 年是中国消费升级的时代,每个细分品类都有重做一遍的机会,雷军的眼光不可谓不长远。

  根据小米年报,AIOT 与生活消费产品这一端,2019 年实现收入 621 亿元,毛利润 70 亿元,2020 预估会超 700 亿元。雷军用开放的商业模式,链接了 120 多家小米生态链上的企业,为了小米构成一张 AIOT 的大网。小米官方公布,如今小米已拥有 2000 多种生态系统和消费物联网设备,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物联网平台之一。(写下数据来源)

  华为渡劫,小米生机

  小米创立 10 年,但如果让雷军回顾起来,小米明朗的日子,2020 年得算得上名号。

  IDC 数据显示,2020 年第三季度,小米出货量 4650 万部,较去年同期增长 42%,市占率超越苹果达到 13.1%,位列全球前三。而国内排名前五的厂商当中,唯独小米一家获得了 13.4% 的正增长,其余四家均出现同比下滑。雷军激动地连发两天微博,宣示份额。

  上一次前三还要追溯到 6 年前,成立 4 年的小米,第 1 次成为仅次于三星跟苹果的世界第 3 大智能手机制造商,雷军称这是小米里程碑式的一年,但是一年之后小米就高开低走,面对华为 OV 一系列围攻,不断溃败。

  股价曾是雷军的心头坎,2018 年 7 月小米上市以来,小米股价先是破发,一路走衰,至 2019 年第三季度,“年轻人的第一只翻倍股”变成了“年轻人的第一只腰斩股”。随着手机业务增速的不断降低,不少投资者开始担忧小米未来的发展。

  风水轮流转,6 年后的今天,小米成为了华为受挫以来最大的受益者,增速比 OV 更快。海外市场上,华为受制裁无法使用谷歌服务等影响,基本撤离,小米吃掉这部分市场,如今西欧市场取代印度成为小米的支柱市场,手机出货量翻倍,增速超过 107%,市场份额达到 13.3%

  与此同时,让雷军一直担心的股价,也在今年迎来了峰回路转,上市时雷军那句“不会连 550 亿美金都不值吧”的疑问终于消散,截至 1 月 12 日,小米股价最高达到 35.9 港元,市值高达 8200 亿港元,小米集团挺进千亿美金俱乐部,雷军的身价也一路飙升。

  2019 年初,小米开始将红米品牌和小米品牌独立运营,红米品牌继续主打极致性价比与线上市场,而小米品牌专注中高端和新零售渠道。2020 一年的时间,小米更是接连推出小米 10、小米 10 pro、小米 10 至尊版等多款旗舰机,产品价格一路推进到 5000 元以上,在 2021 年 1 月初,又新发了小米 11。

  此时,雷军在 2019 年小米年会上提出的未来 5 年战略已经初露头角,核心聚焦点是“手机 +AIoT”两大战略。

  从收入构成上看也是这样,从 2015 年到 2020 年上半年,小米手机业务收入占比由 82% 下降至 61%,IoT 与生活消费产品占比由 13% 提升至 28%。对小米而言,手机是血拼的根本,而围绕手机所做的 AIOT,像一张强大的网络,把整个小米牢牢罩在其中,也能够穿越周期,抵消供应链的风险,成为万亿市物联网场新风口下的第二增长曲线。

  雷军的未竟心结

  2020 年,是雷军的惊喜年,雷军在 2018 年许下带领小米重返市场第三的心愿终于实现,小米股价翻倍的诺言也兑现了,现阶段的雷军,还有什么心愿没有实现么?

  销量提振了市场的信心,股价更像是给投资者们一个交代,重回 40 岁的灵魂拷问,小米现在是雷军梦想中的一家伟大公司吗?

  雷军相信,伟大公司一定是由伟大的人组成的,为此先后挖来各大友商的高管组成“复仇者联盟”,2020 年一年,发出“重新创业”的战略定调之后,陆陆续续发布了N次人事任命和组织架构调整,包括语音识别开源工具 Kaldi 之父 Daniel Povey、前中兴通讯副总裁曾学忠、碧桂园原副总裁彭志斌等人,都陆续被招至雷军麾下。

  而人也是最大的变数。

  去年 11 月 21 日,小米集团清河大学副校长王嵋在一次公开活动中表示,“得屌丝者得天下,得年轻人者得天下。当然以后年轻人不屌丝了,所以我们要做高端机。”这番言论,立马让当日小米最亮眼的财报蒙尘,雷军面对喜人的财报,一连更新了 5 条社交平台状态,而评论区被清一色的“太符合我屌丝气质”的评论攻占,高管屌丝言论让小米高端化的努力倒退好几年。

  雷军在 11 月的一场论坛年会上袒露心声:“我们干了 10 年以后,有一些朋友还觉得小米做的是中低端,这点让我挺郁闷的。”由此看来,高端手机,逐渐成为雷军和自己较劲的症结。

  三季报显示,Q3 小米的出货量为 4660 万台,手机销售额为 476 亿元,每台手机均价为 1021 元左右;而参照苹果第三季度的报表,出货量为 4170 万,销售额达到了 1726.3 亿元,算下来 iPhone 的均价为 4140 元。这 3000 多元的差距似乎已经说明了问题,而在销量表现优秀的境外市场,小米手机平均售价还略微下降 1.5%,卖得最好的还是小米入门机型。

  另一大焦虑,来自雷军曾吹下的造芯梦。2014 年,小米开始造芯,2017 年 2 月第一代澎湃 S1 芯片发布,但反响平平,S1 的失败没有阻碍小米造芯的步伐,2018 年 4 月,小米就宣布采用台积电 16nm 制程工艺设计的澎湃 S2 芯片实现了量产,两年间,7nm 工艺芯片都泛滥了,澎湃 S2 还是无影踪。

  但造芯还在继续,雷军在 2020 年 8 月才更新了进度。去年来,小米对帝奥微电子、灵动微电子和翱捷科技等 8 家半导体公司进行了投资,自研路并不好走,小米也投资+自研两条腿走路加强布局。毕竟拥有核心技术,小米才能成为下一个“国产之光”。

  小米的三季度财报,雷军重点提了互联网业务,互联网服务的收入贡献占比达到 12%,“有了互联网收入,我们可以持续加大研发投入。”发力互联网是在为研发攒粮草,毕竟一家科技互联网公司,雷军明白,拥有核心科技,才能“相信美好的事情会发生”。而雷军在 IPO 上那句“小米不 care 是不是互联网”,现在也需要 care 起来了。

  在访谈的最后,雷军颇为神秘地说,未来 10 年会有 10 件最想做的事清单,要一件件完成,他透露了其中的一件,“重新开始学习写程序。”52 岁知天命的雷军,回归到了自己向往的天命里,他曾在 1996 年的《我的程序人生》中描述过自己与写代码的关系:就像在你的王国里巡行,简直是天堂般的日子。

  雷军似乎正构建另一个王国,难免让人畅想未来的雷军还能创造出多少火花。10 年前的雷军,也许是自己认为的“一无所成”,10 年后这句话因为已有所成,被看待成凡尔赛语录。但无论是 10 年前的小米,还是今天的小米,王牌却一直未变。而当下的雷军,似乎正回应着“公司还需要我,退休还早”的使命,高调地为小米 11 当起了代言人。

  雷·凡尔赛军还没实现,劳模雷军还在路上。

  日前,美国一名 39 岁的男子宣布财务自由并退休,他持有的特斯拉股票价值已经接近 120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7700 万元)。   其名叫杰森·德伯特,退休前是一名亚马逊员工。他在 Twitter 发帖称“今天,39 岁的我从企业界退休。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不会出售任何特斯拉股票。”   据了解,他曾在 2013 年首次买入 2500 股特斯拉股票,当时特斯拉股价只有 7.5 美元,这些股票目前市值约 220 万美元。   后来又不断买入,平均持股成本为 58 美元。目前总计持有 14850 股,身价已达到近 1200 万美元。   德伯特说:&ld......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