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丨艾瑞莉娅继可口可乐、联合利华等巨头采购AI招聘系统后,国内招聘平台智联招聘也推出了视频面试产品“AI易面”。在面试中AI能进行语义分析、视频分析,还能给出一些固定套路的面试题,加上经典的性格和智力测评,“AI易面”就可以智能完成人岗匹配。听起来似乎HR已经被AI踢出了招聘流程,但这种新技术也存在不少问题。原本AI招聘的卖点是可以消除企业在招聘过程中的人为偏见,让企业和求职者都能从招聘中受益。但实际应用起来可没那么容易,AI算法并非“生来”客观,招聘软件也会带来新的偏差和歧视,误刷掉有能力的应聘者,甚至让企业陷入被动境地。哪些公司在做AI招聘工具?招聘流程中,每一步都有AI加入的可能性。T...... Last article READ

一个馒头19元 月薪五千以下还真“不配”吃西贝了!

  月薪 5000 以下,能吃得起西贝吗?

  自从 2020 年疫情发生后,餐饮行业受到的冲击不小,像海底捞、西贝等连锁餐厅就经常因为“涨价”而频繁登上热搜。

  而这次,又一餐饮品牌因涨价上了热搜。

  继“996 算个啥”“我们是‘715、白加黑、夜总会’”、“年轻人应该首选北上广”等言论之后,一则关于西贝前任副总裁转载微博的评论让“西贝”二字再次因涨价问题被“骂”上热搜

  1、涨价再上热搜

  1 月 10 月,西贝前任副总裁楚学友转发了一条有关西贝涨价的微博,因发布了疑似赞同态度的“学习了”言论,而引发网友几乎一边倒的“声讨”。

  图片来源:微博

  日前,有网友发布评论称:“西贝海底捞涨价,之所以产生较大舆论反弹,是因为得罪了一大批微博网友,毕竟 95% 的微博网友月收入在 5000 元以下……”对此,楚学友评论“学习了”,似乎表达了“赞同”之意。

  据了解,目前楚学友已经将该条转载微博删除,并在 1 月 10 日深夜发微博表示自己言论不当,向大家道歉。博主向小田也删除了这条谈论西贝涨价事件的微博。

  图片来源:微博

  尽管如此,此事还是再次引起网友广泛关注和热议。大部分网友认为该微博的意思是“95% 的网友不配吃西贝”,而西贝高管对这样的言论表示“赞同”。

  关于月入 5000 元不该吃西贝,没资格吃西贝的言论,网友们更是“炸锅”了,纷纷开启了吐槽模式。

  有网友说:“去过一次西贝,真的感觉就像被骗了一样,菜品贵,分量少,还难吃,那些说西贝好吃的,能否告诉我,当它的托多少钱,我很缺钱。”

  还有网友说:“我的收入绝对超过 5000 元,但是我真的第一次听说西贝,可能是我这个小地方太孤陋寡闻了。”

  甚至有网友说:“告辞,难吃又贵!性价比真的很低,19 块一个的馒头,恕我家境贫寒,拜拜了!”

  图片来源:某外卖平台截图

  对此,西贝方面回复称,楚学友已经从西贝离职,他的言论不代表西贝的立场。西贝欢迎所有的消费者,不分地域、年龄、阶层,所有的消费者能到西贝,由西贝给他们提供一顿好饭。

  “没有设立 5000 元以上或者 5000 元以下月薪的这种目光去看待顾客,这事完全没有的。”

  此外,针对此次引发争论的西贝调价事件,西贝方面表示,目前集团内部设立了严格的菜品价格变动审批制度,菜品价格变动是由人力和原料成本变动决定的。

  2、董事长妙语连珠,频上热搜

  1 月 4 日,据媒体消息,西贝餐饮创始人、董事长贾国龙,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大城市是年轻人发展的首选,年轻人首先就应该来北上广才对。

  贾国龙表示,对于自己的儿子和女儿,他就建议,哪个地方竞争激烈,就应该去哪。对于创业,他认为,年轻人只要能把自己的时间排得满满的,在自己感兴趣的事儿上,就是对的。

  话音刚落,“西贝董事长称年轻人应该首选北上广”的话题就登上微博热搜。

  而在此前西贝创始人贾国龙谈“715 工作制”言论也引起网友热议。贾国龙在微博以及混沌大学课程视频中表示,“996 那是啥?我们每周工作 7 天,每天 15 小时,白天加晚上,夜里总开会,十几年前就这么讲了,不是我一个人,我们多少干部就是这没明没夜。”

  图片来源:微博

  贾国龙在 2020 年 2 月初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受到疫情影响,西贝 400 家门店停止营业,只保留 100 多家外卖业务,预计春节前后一个月损失营收 7 亿-8 亿元,同时,2 万多名员工一个月就要支出工资 1.5 亿元,若疫情无法控制,公司账上的现金流撑不过 3 个月。

  报道随即在网络中刷屏,不过,在“哭穷”后不久,西贝便得到了外界的支持。

  随后于当年 4 月,消费者发现西贝价格有所上涨。4 月 11 日,“西贝就涨价道歉”一事冲上微博热搜。在致歉声明中,贾国龙承认,从 2 月 1 日起,西贝莜面村上海及周边 8 个城市的 18 道外卖菜品,上涨 1 元-10 元不等。4 月 6 日起,上海 12 家门店的 25 道堂食菜品,也上涨 1 元-10 元不等。全国其他 374 家门店的堂食价格没变。

  随后,贾国龙发布声明称,“我们确实涨价了,这时候涨价不对。从今天开始,所有涨价的外卖、堂食菜品价格恢复到 2020 年 1 月 26 日门店停业前的标准。”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在道歉时,贾国龙还不忘做一次广告:“我还决定,5 月 31 日前,在全国 59 个城市 386 家西贝门店堂食用餐,可以享受吃 100 元,返 50 元的优惠,以表诚意。50 元的返券只能下次使用了,其实我们也挺难的,还希望您支持生意。”

  不过,有网友认为西贝先否认涨价,又承认涨价并道歉,属于“借机营销”。

  3、57战,屡战屡败

  从西贝近年的动作来看,已经有过诸多试水,但效果并不理想。

  今年 4 月开业的快餐品牌“弓长张”被贾国龙寄予厚望,“弓长张”是贾国龙的妻子张丽平的姓氏,该品牌主打现炒快餐,但“弓长张”运营刚过半年,就面临被抛弃的命运。

  12 月 2 日,贾国龙宣布西贝将放弃“弓长张”,与“弓长张”同时关停的,还有西贝的另外两个快餐项目“超级肉夹馍”和“西贝酸奶屋”。

  从过往发展历程来看,贾国龙对快餐情有独钟。2015 年至今,西贝一直在探索快餐业务,从最初的西贝燕麦工坊、西贝燕麦面、麦香村、到如今的超级肉夹馍和西贝酸奶屋……屡战屡败。

  图片来源:西贝官网

  “只有做快餐才能把西贝推成国际大牌,我决心用下半辈子去赌这件事。”2015 年,刚决定做快餐时,贾国龙曾这样表态。

  今年 6 月,不死心的贾国龙又赌上了个人 IP——西贝推出了以贾国龙本人命名的 “贾国龙功夫菜”,主打到家场景下的“家庭厨房”。

  据悉,贾国龙功夫菜是西贝餐饮集团未来十年的核心业务,是西贝试水餐饮零售化的重要一步,承担了西贝的“第二增长曲线”。西贝方面曾表示,该项目预计年营收将超过 10 亿元。

  然而开店仅仅一个月,功夫菜就遭遇口碑翻车。社交平台上,不少食客调侃“人均 100 元吃点啥不好,非要吃加热食品?”、“花了 200 块吃了一顿外卖,功夫菜的功夫在哪儿?”

  随后,2020 年 12 月 2 日,西贝莜面村创始人贾国龙在首届中国餐饮品牌节上表示,西贝已经决定上市,目前正在寻找合适的时间,选择合适的资本投资西贝。

  此前贾国龙曾多次对外高调宣称“西贝永不上市”,如今主动“打脸”为资本折腰,不知究竟是何原因。

  只是,改口上市的西贝,会受到资本追捧吗?

  日前,美国一名 39 岁的男子宣布财务自由并退休,他持有的特斯拉股票价值已经接近 120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7700 万元)。   其名叫杰森·德伯特,退休前是一名亚马逊员工。他在 Twitter 发帖称“今天,39 岁的我从企业界退休。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不会出售任何特斯拉股票。”   据了解,他曾在 2013 年首次买入 2500 股特斯拉股票,当时特斯拉股价只有 7.5 美元,这些股票目前市值约 220 万美元。   后来又不断买入,平均持股成本为 58 美元。目前总计持有 14850 股,身价已达到近 1200 万美元。   德伯特说:&ld......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