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根高度发达的互联网技术带来了越来越多的数字装置,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智能手表等各种数字设备,越来越多地进入人们的生活,将人们推入一个从未有过的信息繁盛时代。如今,一个青年人的大脑所接收到的信息和过去早已不同,而触网年纪,还在不断幼龄化。00/10后已经逐渐进入到大众观察的视野之中,相比于前一代刚刚迈入“社交时代”,00/10后已经成为真正在数字全包围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第一代。这也意味着,他们将经历比前一代更加多元和复杂的成长环境。显然,数字技术在重塑了更年轻一代社会观念,带来信息获取更高效的同时,也带来了更多挑战。其中,关于智能设备对儿童和青少年的负面影响成为社会新近的关切。越来越多的家...... Last article READ

百度回港上市AB面:掉队与翻盘?

  文/叶小安

  来源:松果财经(songguocaijing1)

  2021 年,百度终于要喝下“港股”这枚良药了?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称,百度计划最快在 2021 年上半年在香港上市,至少募资 35 亿美元。据悉,百度已聘用中信里昂和高盛来协助香港上市事宜。由此可见,百度此次回港上市或已旗子落定。

  那么,一直被美股市场低估的百度,喝下“港股”这枚良药,就能解决历年来的忧愁吗?现今,搜索时代已然落幕,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下又“失速”的百度,能否借回港逆势翻盘呢?

  2021,百度“大回归”

  回港二次上市是百度的底牌,也是多年来的“夙愿”。

  一直以来,有关百度回港二次上市的传言不断。2020 年 5 月,就有报道称百度考虑从纳斯达克退市,百度回应是“系谣言”,但随后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公开表示,“百度考虑赴港二次上市。”同年 7 月,媒体报道称百度已启动回港上市计划;再到 2020 年 10 月,也有报道称百度计划在年底前完成上市。

  另外,早在 2018 年,李彦宏就曾表示,“当年去美国上市那是因为政策不允许,但当政策允许百度回来的话,肯定是希望能够尽早的回来在国内的股市来上。”

  可见,回港是百度一直以来的“夙愿”。况且,经过 2020 年中概股回流潮,可以肯定的是回港二次上市的时机早就到来了。

  那么,市场上对百度回港上市看法如何呢?1 月 7 日传出百度回港二次消息后,美东时间 1 月 7 日美股收盘,百度股价上涨 1.92%,报 207.890 美元,总市值达 709.062 亿美元。可见市场对百度回港这件事是看好的。

  另外,百度回港二次上市也并不是没有道理,从百度、阿里与腾讯三家公司上市以来股价变动就能看出。百度股价走势图呈现滑坡态势,而阿里与腾讯是明显的爬坡态势。可见,百度近年来在美股市场的日子不太好过,一直被华尔街市场低估。

截图来自:富途牛牛

  而在 2020 年,网易、京东等回港二次上市带动了中概股回归浪潮,新年伊始,百度若率先回港或也掀起一股中概股回归浪潮,如今也有消息称携程公司计划今年回港上市。

  百度的A面

  从 BAT 到 MAT,百度有苦无处诉说。近几年来,百度频频被京东、拼多多、美团、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后浪”挑战甚至超越,虽然资本市场依旧会将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合称为 BAT,但百度掉队已经是“事实”。

  据富途牛牛统计数据显示,截至 2021 年 1 月 7 日,百度的总市值为 709 亿美元,远不及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腾讯以及同为搜索引擎谷歌等公司。

  属于百度的搜索时代早已落幕,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下 BAT 已被 MAT 取代。

  那么,百度为何会掉队呢?

  百度承受着两方面的压力:一方面营收增速放缓;另一方面是成本费用增长的压力,而在公司实行降本增效计划后,整体营收状况依旧处于增长低迷状态。

  财报数据显示:百度 2020 年 Q3 营收为 282 亿元,同比增长1%;其实,百度从 2005 年上市到 2018 年,百度的营收连年保持 20% 以上的增长速度,最快的时候达到了 170%。

  另外,在营收放缓下,百度在出现首个亏损年,2019 年 Q1,百度亏损 3.27 亿元,同比下降 104.89%。而原因主要受成本的持续性和一次性费用的增加,该季度内容成本为 61.57 亿元,同比增长 47%,该项成本占营业成本的比重为 25%。

  进而,百度在 2020 年为提升营收降本绩效明显,2020 年 Q1—Q3,百度的三费(营销、行政、研发)合计为 82.9 亿元、92.6 亿元、93 亿元,同比增速为 -18.84%、-7.23%、0.92%。但仍旧未缓解营收增速放缓态势。

  而导致百度掉队的“真凶”,或在以下几方面:

  1、在搜索时代的退潮、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兴起整个大环境背景下,百度两大核心业务搜索和信息流增量逐渐见顶。加上字节跳动成为百度核心业务上的头号大敌,进一步打压百度核心业务的增长,而在移动时代流量路径换道之下,百度没有跟上时代的节奏,导致严重踏空。

  2、在搜索时代下,百度过度商业化也导致品牌形象受损,而百度的广告收入主要来自搜索的竞价排名模式,但该模式下的乱象下,闹出的丑闻让百度品牌形象受损,现今阴霾也挥之不去。其中魏则西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现今百度搜索竞价广告问题还是存在。

  3、再因为主营搜索业务跟不上时代,百度走向多元化之路,但成效太晚且不足。百度历年频繁进行多元化布局,尝试领域包括电商、支付、社交、游戏、O2O、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等。其中,电商、支付与社交百度都未有成效,更谈不上与领域内头部品牌阿里、腾讯抗衡;而 O2O 领域的也失足,最终卖掉了百度外卖与去哪儿等业务。

  4、另外,百度内部风波也不断,高管频繁离职。2020 年 8 月,前百度副总裁吴海锋、前百度执行总监孙雯玉就已加入字节跳动。高管频频变动的消息势必会影响公司内部的发展,以及下一步战略的执行。

  由此可见,百度在移动互联网下已“掉队”,而之前多业务上的尝试也落了个空;但是,百度现在有人工智能与自动驾驶等业务傍身,这是否是百度翻身的契机呢?

  百度的B面

  这些年,百度一直处于“水逆”中,但回顾百度的 2020 年似乎格外沉寂,好像在等待一个翻盘的契机。

  2020 年,除了百度外,阿里、京东与美团等互联网巨头们紧盯“菜篮子”之际,百度在做什么?在做人工智能、 自动驾驶、新能源汽车等等,它想靠科技技术博一个翻身的机会。

  早在 2016 年 6 月,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在公司联盟峰会将 AI 确定为公司级战略,后来在 2017 年挖来“奇兵”陆奇更是提出了“All in AI”口号助力百度变革。

  目前而言,人工智能已成百度的标签,百度也是国内 BAT 中最早进行人工智能转型的互联网厂商。现今,百度与谷歌、微软、亚马逊已是全球公认的四大 AI 巨头。

  此外,百度有新能源、自动驾驶技术傍身。其中,百度的自动驾驶技术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根据国际权威机构 Navigant Research 发布的自动驾驶竞争力榜单显示,百度与 Waymo、Cruise、Ford Autonomous Vehicles 被列入第一梯队。

  与此同时,百度的 Apollo 自动驾驶业务也在加速落地,2020 年 4 月百度 Apollo Robotaxi 自动驾驶出租车就已落地长沙。截至目前,百度已与全球汽车生态中的近 200 家主要企业建立合作关系,自动驾驶全球专利申请超过 1900 项,排名中国第一。

  现今,在百度深耕科技下或已初见成效,近日还获得了央视媒体的点赞,而其他互联网巨头却因紧盯人民的“菜篮子”面临反垄断风波。

  故而,在 2020 年下半年,百度股价开始“回暖”,也开始被国内外众多投研机构评为“强烈买入”。这一切归功于百度移动生态核心业务的开始增长以及人工智能等业务的加速落地与政策利好。

  但是,在人工智能与自动驾驶等赛道上,这又是一条漫长的道路。

  众所周知,人工智能与自动驾驶等难研发,研发成本也较高且场景不足、落地难。加上 AI 与自动驾驶赛道下竞争同样激烈,未来谁能霸占市场还尚未可知。

  例如,在智能音箱领域,百度的智能音箱小度虽然成为国内市场的前三,但互联网巨头们都在紧盯这片市场,包括国外的谷歌与苹果,国内的阿里、小米、京东等;而自动驾驶领域,如今不仅有阿里与腾讯的入局,还有传统车企与新兴车企的摩拳擦掌。

  综合来看,百度正“暗度陈仓”专注人工智能,但是这条漫漫长路的终点在哪还尚未可知,但可预见的是百度朝着这方向走,支持者会越来越多。那么,回港上市能为百度带来什么新故事吗?能帮助百度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吗?

  回港,就能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吗?

  回港上市或治不了百度的“病”,但也许能救百度的“命”。

  对于中概股公司来说,回港上市好处在两方面:一方面募集资金投入公司业务,并增加了股票交流的流动性,从而促使回港上市公司股价迅速提升。例如,网易与京东去年回港上市后,股价都有较大幅度的增长。

  另一方面,回港上市可更加贴近本土市场,也有更多人民币投资者,而这些投资者往往更熟悉中国企业的业务,大家可以从更多维度认识公司的价值和市场地位。

  而在百度重押科技、人工智能的当下,百度的市值一直是被市场低估了。根据全球市场分析机构 IDC 发布的《2020—2021 中国人工智能计算力发展评估报告》显示,2020 年中国人工智能基础设施市场规模将达到 39.3 亿美元,同比增长 26.8%;预计到 2021 年中国人工智能市场整体规模约为 63 亿美元,2024 年将达到 172 亿美元。

  可见,百度发力的赛道本身潜力很好,另外百度自动驾驶技术的实力排在国内第一,也决定其未来有重回互联网第一梯队的机会。

  由此可见,百度回港上市是可以享受更高估值溢价,摆脱近年来被美股市场低估的忧愁。另外,在贴近国内投资者上形成的全天候股票流通体系,百度公司股票活跃度也或将大步提升,促进本地业务发展,也同样为资金回笼不少增益。

  但风险与隐患也存在,离中国市场越近,也意味着舆论环境对百度造成的影响更大。百度的之前魏则西事件带来的舆论负面影响,以及高管频繁变动带来的舆论都将影响股价的波动。

  未来,百度能否端稳港股这碗近水,不让“水逆”时期下的困境与舆论进一步影响公司,让多元化发展下的人工智能与自动驾驶助益公司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文/Stone Jin   来源:财经涂鸦(ID:caijingtuya)   《财经涂鸦》从多个独立消息源获悉,前懂球帝 CTO 许立强已于 2020 年 12 月离职,并于日前正式加入字节跳动,主要负责管理直播业务的研发工作。   公开资料显示,在 2009 年获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学院硕士学位后,许立强即选择加入百度,直至 2017 年 5 月离开公司加入懂球帝。在百度超过 8 年的任职期间,许立强主要负责 LAMP 基础技术、OXP 私有云和贴吧基础设施方面的技术工作,曾担任百度主任架构师一职。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字节跳动研发线级别最高的两位高管、担任字节跳动副总裁的杨震原和洪定......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