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硕台式机(是双显卡好还是独立显卡好?) 华硕台式电脑怎么样? 朋友,看你买多钱的机子。首先双核的机子。独显,在国美,我就估计你应该是3700左右买的。一般不会少的了这个价钱。但是3700在正规电脑城可以买个I系列的华硕电脑。如果组装,可以自己装个I系列4核电脑。这就是,同款机子,品牌比组装贵 400多。国美 苏宁等比电脑城品牌机贵300多。这就是行情。品牌机其实和组装机一样的。只是打了自己的品牌而已。希望我的回答可以帮到你。有问题可以追问 华硕台式机现在怎么样 目前传统品牌台式机品牌严重萎缩,硕果仅存的品牌不多,最有名的是联想,其次就是DELL还有华硕,华硕在台式机部分可以说是后起之秀,在...... Last article READ

回形针翻倍扩张 吴松磊能告别“小作坊”吗?

  文/一诺石灿

  来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吴松磊出现在回形针办公室的门口。

  戴着圆形眼镜的他身形高挑,白色圆领毛衣在北京的晴天下格外耀眼。他招呼我进门,正值下午一点,办公室略显空旷,“我们通常 12 点上班,今天有些员工还没来。”

  这种随性曾为回形针带来无限活力,但“如何管理公司”变成了吴松磊近期的困扰,“项目变多,要根据需求来配备人才,2020 年初团队只有 20 多人,年末有 50 多人了。”

  在刚刚过去的一年,回形针团队经历了高峰与低谷。

  疫情恐慌中诞生的《关于新冠肺炎的一切》,让回形针两天内涨粉 320 万,“地图事件”和“肉蛋奶”风波则引发极大争议,团队为此停更 1 个月自我审查。

  从公司管理到新业务发展,吴松磊面临着诸多挑战,也有着自己的思考。

  2020 年下半年,“回形针制作人”的身份已经不能涵盖他所做的每一件事。吴松磊给了自己一个新 title:干燥工厂 CEO。

  野心

  “除了我们,你可能也找不到第二个千万级营收的新媒体公司或者网红,向大家公布收支数据了。”2020 年 12 月 31 日,吴松磊穿着朴素的毛线衣来到镜头前,回形针的年终总结视频如期而至。

  他从不避讳透露挣了多少钱,甚至还会像上市公司披露财报那样,把财务数据在年末准时发布。从 2018 年至今,回形针的钱从哪里来又去了哪里,一切都明明白白。

制图:刺猬公社

  2020 全年,回形针积累了超过 1700 万的关注者,共收入 1985.6 万元,其中有 96% 都来自于视频制作和广告业务。在他看来,与其在原创内容中生硬地植入广告,不如根据广告内容,用生产原创视频的方式呈现其背后的原理。显然,客户十分买账。

  除了偶尔笑笑,吴松磊在镜头前没什么表情,肢体动作幅度很小,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

  他不是个棱角分明的演说家,但他的野心不小:要为中国新一代年轻人提供世界一流的中文知识视频,通过严肃、可靠、高信息密度的可视化方案,回答关于当代生活的一切问题。

  “我们希望为中文互联网,创造一些可以留下来的东西,一些我们不做就不会有人做的东西。”比起重复,吴松磊更想填补空白,“这真的很难,充满未知和风险,也很有可能失败,但这就是我们的工作。”

  他所谓的空白,不仅仅是严肃科普视频。过去一年,回形针在两个新业务上花了 700 多万,分别是制造实体产品,以及用交互视频做人工智能在线教育。

  作为一家新媒体公司,回形针新业务的扩展很难一蹴而就。原计划 2020 年春天发售的交互视频产品“基本操作”,由于细节打磨直到年末才上线,开发足足花了两年。实体品牌“干燥工厂”则在 2020 年 11 月问世,三款新产品的设计制作也用了八个月。

  两个新业务看似与回形针相关性不大,实则相辅相成。

  在吴松磊的设想中,“干燥工厂”的实体产品会更聚焦大众消费品和工业自动化。“赚钱没有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是让团队有机会深入工厂和流水线,理解一款产品究竟是如何做出来的。”在制造产品的同时,团队还会制作视频,把生产过程呈现出来。

  2020 年 12 月 18 日,他们发布了一个叫做《一个人工智能的诞生》的互动视频作品,让用户通过操作视频里的参数、视角和公式来理解机器学习的过程。有评论说:“戴着耳机看视频时,令我头皮发麻,套用最近一个流行词,很·赛博朋克。”

  这是一个历时两年的项目,反复打磨,周折往返。

  回形针对付费内容的探索始于 2018 年,那时公司刚刚经历广告业务的亏损。吴松磊始终觉得,新媒体视频公司做广告,有一点不自然,因为广告需要服务的是客户,但是视频的面向的都是观众。

  “如果是比较纯粹的付费内容,就是直接把一个产品卖给观众,他觉得好就买,他觉得不好就不买,可能是一种更健康和可持续的收入方式。”吴松磊说。

  在探索中,团队发现机器学习很适合可视化呈现,可是念公式的讲解非常无聊。不如,让观众自己上手操作。这个可以操作的可视化教程产品,终于在 2020 年末上线。

交互视频的关卡设计

  第一波吃螃蟹的人已经体验了定价 49 元的虚拟产品,网友们的“捉虫”让 bug 逐渐变少,越来越多的讨论集中到了交互视频内容上。开发这个产品时,中间反复修改细节,公司专门铺了几张床,吴松磊在那里躺过很多个夜晚。

  “截至今天(2020 年 12 月 31 日),‘基本操作’大概给我们带来了 50 多万元的收入,但相比于我们投入的成本,还是挺亏钱的。”他不太在意一时的得失,因为这也许会成为在线教育的未来。

  他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我们终于可以为大家带来对得起定价的服务,和大家发生纯粹的金钱交易了,这很健康。”

  宅男

  吴松磊有野心,但他看上去就像个普通宅男。

  “我其实是一个非常懒的人,懒得打理自己,不是很在意外貌。”他确实如此,一件视频里常出现的毛线衣,他一连穿了多年。经常有网友化身“互联网李时珍”,在评论区诊断吴松磊的体态问题,督促他练练肩背。

  只有在发布会等比较重要的场合,他才会剃个胡子,让妻子帮忙化个妆。他坦言自己不会穿搭,总是一套程序员的装扮。可是,公司的程序员不会这么认为。

  走进回形针的办公室,可以看到不少时尚潮人,从穿搭到发型,许多程序员都十分讲究,与外界对团队“技术宅”的想象大相径庭。

  “我们公司很多同事都挺时尚的,让我每天都很有压力。”话是这么说,等到休息的时候,吴松磊还是喜欢在家安静地坐着,或者躺着。

  能够点燃他的,是手头的工作,还有想做出来的产品。

  新媒体涉水实体产品制作,并不是件新鲜事,无非是从生产的内容中衍生出卖点,但回形针团队似乎想实现更多。

  让吴松磊着迷的,是把一样东西制作出来的过程。2018 年中旬,团队做了第一个实验性的片子:往工厂的搅拌罐里加花椒精,做花椒味的砖头。

  这个创意有些怪,最终他没有把片子放出来,卖砖头的想法也没有付诸实践。

  等到 2020 年,回形针终于有了一位成熟的电商业务负责人,团队做东西的想法再一次冒了出来。他们选择从通勤包、袜子、脏衣篮这些日常产品入手,看起来简单,一做却做了好几个月。

  “我们选择了笨办法,从零开始设计、打样、接触供应商,调整产品的每一个细节,而不是简单地贴牌或者印个 logo。”吴松磊说,“我们最早的一个项目是纸飞机,到现在都没做出来,也有一年了。”

  谈起纸飞机,他并不觉得这是个普通的玩具,因为涉及许多空气动力学的知识,一些专业选手还会在上面安装马达。

  “我们想做一个纸飞机套装,配备视频教程和说明书,让所有的普通人都能像专业选手一样去飞纸飞机。”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这个产品需要突破更多技术难点,修修改改,半年就过去了。

  与其说是卖周边赚钱,吴松磊更像是在实验室里搞研究。他计划去寻找钢材,用比较新的打磨方式磨成一面钢制镜子;也会想到用五种不同价格的面料,去做五件一模一样的T恤,让消费者感知材料的不同。

  这无聊吗?吴松磊的答案是否定的:“这是对材料学的探索,能给用户带来新鲜感更重要。”

  能告别“小作坊”吗?

  2020 年,回形针共支出了 1613.9 万,其中有 900 万花在了人力成本上。短短一年,回形针从 20 人的团队翻倍成了 55 人。扩张还在持续,因为基本操作和干燥工厂才刚刚起步。

制图:刺猬公社 

  在年终盘点视频里,吴松磊除了回顾一年间的突破与不足,还抛出了招聘的橄榄枝——他需要更优秀的产品负责人和设计师,也希望能和专业的纪录片导演共同创作新的作品。

  按照吴松磊的做事风格,这并不是只动嘴皮子的表态。他把公司隔壁的办公室租了下来,两个办公室的二楼将被打通:“我们可以坐下 150 多个人了。”

  对于目前的回形针而言,人多意味着更强的战斗力,但也是对管理能力的挑战。他所要面对的,是公司从“小作坊”到“文化创意公司”的转型。

  吴松磊一直希望团队能维持自由松散的状态,连开会都不是必要选项,一个月一次就够了。在“小作坊”时期,他并不太需要管理:“只有 20 多人的时候,所有人都互相认识,有什么事喊一嗓子就行,但人多了以后,真的很难去认识熟悉 50 个人。”

  如何实现规范的管理,还不破坏原有的自由氛围,是吴松磊仍在思考的问题,也是这家公司发展路上必须要面对的困惑。这关系到员工能否更有规划地提升,更有效率地工作。

  “举个例子,从 20 人到 40 人,可能团队做的事情是没有翻倍的,也许没有乘2,只能乘 1.5 甚至 1.3,这个明显就是管理的问题。如果真的多一个人就多干一件事的话,产出就应该乘一个2。但是最后没有做到,就肯定存在大量的效率损失和沟通损失。”

  “小作坊”时期遗留的问题,也会暴露在作品上。从专业知识到文稿写作,再到视频剪辑,一不留神就可能出错。

  2020 年 3 月,回形针视频引发的“地图”和“肉蛋奶”事件,引发了很多观众的批评。此前,回形针引用罗翔老师讲课片段的视频,也被质疑剪辑不当。

  为此,团队停更了一个月,回顾过去 2 年创作的 100 多期视频,确实发现了不少错误,有针对性地更新了制作流程。

  “但批评和谣言、恶意攻击混杂在一起,其实造成了很多观众对我们的误解,我们能做的只有尽可能地坦诚回复,直面观众,面对面沟通。”事实上,吴松磊也做到了。

  2020 年 9 月,吴松磊和 10 位回形针批评者对话了两个小时,涉及地图、双标、标题、恰饭等争议性话题。一些看过这期视频的网友,觉得他“冷静到可怕”——面对批评者们的质疑,他依然能保持淡然,用交谈的姿态回应咄咄逼人的提问。

  从“小作坊”到成熟的公司,回形针依然在路上。

  作为管理者的吴松磊也在为自己充电,最近他读了《创新公司:皮克斯的启示》,这是皮克斯联合创始人艾德·卡特姆的经验之谈。皮克斯是动画界的翘楚,创作了《玩具总动员》《飞屋环游记》等一系列经典作品,长盛不衰。

  这本书的推荐语,似乎是为回形针量身定做的:

  你可以了解皮克斯各项具体的创新管理举措,还可以发现从企业初创到发展壮大过程中各种实际问题的解答。无论是想要让团队更有活力的管理者,还是想在工作中变得更有创意的普通职员,阅读本书都将大有启发。

  “确实挺好看的,但没什么用。”吴松磊淡淡地说出了这句话,自己也笑了。

  他会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文/观察者网徐蕾】这下,“特朗普的手机真成一块板砖了”。   曾经拿起手机就能在网上“呼风唤雨”的特朗普,在其粉丝大闹国会后,正遭到各大社交平台的“狙击”。   当地时间 1 月 9 日,一张福克斯新闻的“截图”在推特上热传,上面罗列了目前已经对特朗普采取“封禁”或者“限制”的软件。尽管该图片是否翻摄自福克斯新闻直播画面还不得而知,但图中出现的公司,的确都已对特朗普相关账户或内容采取了不同程度的措施。   图源:推特   据美国媒体“......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