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攻克数据存储世界级难题上,华为是极为认真和有卓越追求的。去年底,华为发布了针对数据存储世界级难题的奥林帕斯悬红,聚焦实现‘自动驾驶的数据全生命周期治理’和构建‘每比特极致性价比的数据存储’,鼓励全球科研工作者攻克数据基础设施难题。当时,有人质疑华为此举是玩票性质,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博取眼球。如今,新一期的奥林帕斯悬红如期而至,彻底粉碎了之前各种质疑。在2020全球数据存储教授论坛上,华为首先奖励了全球在数据存储领域取得突破性贡献的科研工作者,并发布了2021年奥林帕斯悬红:一是构建每比特极致性价比的数据存储;二是实现下一代存储产业根技术突破。2021年奥林帕斯数据存储业界难题悬红发布华为希望与...... Last article READ

为了搞懂蛔虫在人体内干什么 他们竟吃下了上千枚蛔虫卵

  “你屁股痒了吗?”“昨晚上睡觉磨牙的是谁?”

  说到这里,不少 80、90 后可能想到一句恐怖的话——“你肚里是不是生虫子了”,然后就被要求服下味道很奇怪的宝塔糖用以打虫。

  看到这张图,就想起了它的味道

  当然,还有很多小伙伴会亲眼见证自己拉出小虫子的画面。

  没有见过的同学请看一下新加坡电影《我们的故事》,电影中人徒手拉出两条蛔虫的场景,那是相当让人“喷饭”的(这里就不配图了,感兴趣的可自行搜索查看)。

  蛔虫是 80 后和 90 后的童年阴影,今天,我们听到蛔虫二字还是心有余悸。但是当我们回顾人类与蛔虫的接触史,会发现有不少科学家和志愿者为了战胜蛔虫,特意吃蛔虫……

  蛔虫潜伏史&人类首次记载

  蛔虫,属于线虫动物门线虫纲蛔目蛔科,是人体肠道内最大的寄生虫,世界范围内分布广泛,其患病率高达70% 以上,儿童患病率高于成人。

  蛔虫(左边雄性,右边雌性),图片来源见水印

  从幼虫进入人体到开始产卵需要两个月,成虫寿命约一年。

  2019 年《寄生虫》杂志报道,在史前美洲豹大便中发现蛔虫虫卵,这与发现标志着蛔虫出现的历史最早可追随到 16570~17000 年前。

  世界上首次记载蛔虫病是在 1800 年前,出自汉代张仲景《金匮要略》,文中指出蛔虫进入胆道和肠道之间不适应,运动剧烈,使人出现呕吐,烦躁之状,后服用“乌梅丸方”,麻痹蛔虫,缓解了病情。

  后来在宋代《颅囱经 · 杂症》中记载了具体的驱虫、杀虫之方。

  蛔虫生活史&科学解剖蛔虫史

  那么,随着医学的发展,以外科手术为主的国外科学家们,又是怎么对待蛔虫的呢?

  18 世纪初,科学界通过解剖蛔虫,借助显微镜观察,发现蛔虫可能是卵生的,而不是像当时盛行的“生命自发说”说的那样,是由于食物腐败产生的。

  蛔虫卵

  每一次打破现有的常识都绝非易事。

  为了证实蛔虫可能是卵生的,1855 年德国寄生虫领域先驱科学家库肯麦斯特(F. Küchenmeister)将蛔虫卵喂狗,结果并没有在肠道中发现蛔虫,实验失败。

  后来德国的医生莫斯勒(F. Mosler),卢卡特(R. Leuckart)、法国的医生戴纹(C. J. Davine)先后用各种动物以及儿童做实验,也没有收获。

  直到 1868 年,生物学家阿特伯格证明了哥式蛔虫卵在鸽子体内发育成成虫之后,更多的科学家也纷纷用各种动物做实验,证实了这一观点。

  还有很多科学家为了亲自证实这个观点,将自己作为实验对象,参与了蛔虫卵生的证明当中。

  比如,意大利学者格拉西(B. Grassi)一次吞下上百枚虫卵。虽然在 22 天后发现了虫卵,但是虫卵发现的时间太短,被认为是之前就吃了不洁的食物,证明失败。

  而参与这场“豪饮”虫卵实验的,还有下图中的这些科学家。

  图片来源于廖俊林-《百年科学蛔虫宴》

  为什么有的人或动物吃下虫卵就会在肠道中发现成虫,而有的人或动物就不会呢?

  带着这个问题,科学家们开始了第二次探索。

  1961 年,英国学者斯图尔特(F. Stewart)在对老鼠肺部进行解剖时发现了蛔虫幼虫,当时,部分科学家提出,人类只有吃了经过啮齿类动物口水沾染过的食物才会引发蛔虫病。

  根据这个观点,1818 年一个被称为“食蛔英雄”的日本学者贞夫吉田在大量吞咽豚鼠肺中的蛔虫幼虫试验,发现蛔虫幼虫在人体的行动轨迹:从肠道壁穿过,越过腹腔,穿透膈肌,到达胸腔,再钻入肺部。

  从实验结果看,似乎证实了这种观点。

  但是随后在人吞咽猪体内蛔虫、狗吞咽猫体内蛔虫等一系列试验后发现,蛔虫的中间宿主不止有啮齿动物,而且有时经过啮齿动物这个中间宿主也有很多没有患病的情况。

  直到 1879 年,意大利医生瓦尼格拉西在小孩子的粪便中发现大量的虫卵,证实蛔虫可以直接在人体内完成整个生命周期时,中间宿主的说法才第一次得到否定。

  为这场“豪饮”盛宴做出蛔虫生活史关键总结的是日本儿科医生浓野垂(Shimesu Koino),他在 1922 年吞下大量虫卵,在煎熬 50 天后才服下打虫药,最终在粪便中发现了大量蛔虫幼虫。

  经过上面提到的以及没有提到的所有参与的科学家、学者近百年的研究和实验,我们终于得到蛔虫感染的完整结论:

  蛔虫卵的胚胎细胞分裂发育成幼虫,经过蜕皮后成为感染期虫卵,这个过程不需要借助中间宿主。

  当人们误食了含有感染期虫卵的食物后,将它引入到人体小肠内,它们在此定居并孵出幼虫。然后在我们的身体内“为非作歹”,引发各种疾病。

  幼虫的行动轨迹在上文“食蛔英雄”的实验中已经讲了,下面用一张图来展示一下整个过程:

  蛔虫生活史,图片来源百度图库

  幼虫经过肠壁侵入肠粘膜,进入淋巴腺和肠道静脉,经过肝脏、右心,到达肺部。

  进入肺泡后经历2-3 次蜕皮,沿着气管逆行至咽喉,再顺着消化道向下前行,最后回到小肠。经过第四次蜕皮后,逐渐变成成虫。

  在肠道内雌雄虫完成交配,雌虫以每天 24 万个虫卵的速度不断在人体内繁殖。

  幼虫在人体长达两个多月的“环游”过程中,对我们身体各器官会造成不同程度的伤害,比如器官穿孔、阻塞,甚至死亡。

  由于蛔虫病症表现并不明显,很容易和其他疾病混淆,因此做好预防尤为关键,这就要求我们平时要养成良好的饮食卫生习惯。

  在蛔虫医学实验验证这方面,科学家们做出的贡献是巨大的。他们明知其危险性却仍然坚持,“以身试虫”,甚至在产生各种不良症状时还强忍不适,坚持完成实验。 

  最后,让我们一起向这些参与蛔虫的“战斗”的英雄们致敬。

  参考文献:

  【1】Romina S. Petrigh et al, Ancient parasitic DNA reveals Toxascarisleonina presence in Final Pleistocene of SouthAmerica, Parasitology (2019). 

  【2】潘晨. 蛔虫病中医诊疗指南研究[D].南京中医药大学,2012.

  【3】杜勉之.运用乌梅丸验案[J].江西中医药,1980(04):41-43.

  【4】潘晨. 蛔虫病中医诊疗指南研究[D].南京中医药大学,2012.

  【5】寻正.科学史上的“蛔虫宴”[J].教师博览,2012(06):60-61.

AMD 今天官方宣布,AMD 总裁兼 CEO 苏姿丰博士将在 CES 2021 上发表主题演讲(),具体时间为北京时间 2021 年 1 月 13 日凌晨 0 点至 1 点。 本次演讲中,苏姿丰将会介绍 AMD 对未来研究、教育、工作、娱乐和游戏的愿景,包括一系列高性能计算和图形解决方案。 苏姿丰表示:“当今很多广受欢迎的消费产品和服务都以 AMD 技术为核心。随着在性能上推陈出新,AMD 将继续扩大个人计算、游戏和在线服务与体验的可能性。我期待在 CES 2021 上与大家分享技术方面的全新发展,这些令人激动的新技术将对我们的生活、工作、学习和娱乐方式产生深远影响。”......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