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华EPC-C301系列嵌入式工控机搭载 Intel 第八代 Core i7/i5 高性能低功耗CPU,较上一代提升1.5倍性能,具有丰富的I/O接口,支持多种扩展方式及-20?60°C宽温工作;此外,还能搭配研华AI模块VEGA-330使用,可轻松实现高效轻量化AI解决方案,是工业自动化、边缘计算及AI机器视觉等应用的理想选择。为了让广大用户更好地体验到研华此系列明星产品,特限时开启免费借测活动,诚邀您参加,一起感受此系列工控新锐的魅力~活动详细说明*提供四款型号样机供选择,各型号数量有限,请根据您的项目需求选择一款,如遇所需样机不足,视情况为您提供其他型号。EPC-C301C5-S6A1(...... Last article READ

拒绝996被辞退?申通快递:试用期不合格才辞退

  1 月 7 日,一则“应届生拒绝 996 被申通辞退”的消息出现在热搜,事件主人公小江为 2020 应届毕业生,于 2020 年 7 月 2 日入职申通快递。

  该消息中小江自述:正常情况下他们 6 点钟就可以下班,就算是事情做完了,也不许离开,由于拒绝无意义的加班,于 2020 年 9 月 9 日被告知因试用期不合格被辞退。

  针对这一事件,申通快递股份有限公司(申通快递,002468)方面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回应称:公司上班时间为早 9 晚6,周末临时加班工作日可调休,不存在强制 996;小江被辞退的真实原因是试用期工作结果不达标;在正式辞退前小江主管和 HR 曾和他一起设定了试用期目标,并给予了半个月时间,在发现无改进后,2020 年 9 月 28 日才解除劳动合同。

  对于小江提供的视频中,其主管“不要着急在这个时间段谈恋爱”的言论,申通快递方面也给出回应,表示这是主管个人经验,但公开对员工们提倡是失当的。公司支持“年轻人想爱就爱,想燃就燃,爱情和工作并不冲突,爱情也是工作的动力”。

  以下是申通回应原文:

  关于“应届生拒绝 996 被辞退”情况的说明

  江同学,是我司 2020 年 7 月招聘入职的员工,入职时间为 2020 年 7 月 2 日,因试用期与公司要求和预期有较大差距,在多次沟通后签订整改目标,在给予半个月整改时间但无任何改进后,我司与其解除劳动合同。

  江同学在职 88 天,平均下班时间 18:40,工作日平均工作时长 9.97 小时(其中包含中午 1.5 小时午饭时间)。

  江同学 2020 年 9 月考勤时间表

  我司工作日时间为早 9 点晚 6 点,周末如果临时加班工作日可调休,不存在任何强制加班情况。我们保护每一名员工的奋斗,也一直努力为他们创造良好的环境。我们珍视每个团队和同学的成长,和江同学解除劳动合同的原因是工作态度和工作结果,并非强制 996。

  其主管和 HR 相关言论,和江同学解除劳动合同无关,对相关观点我们也不赞同,会在后续作出相应整改。我们认为,年轻人想爱就爱,想燃就燃,爱情和工作并不冲突,爱情也是工作的动力。

  我们尊重上海市青浦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该事件的裁决,因在事实认定上存在争议,我司已经提出上诉,无论结果如何,都会遵照最终裁决执行。

  我们相信,能在一起工作一定是一种缘分,无论发生什么争执,都不应该让这种缘分失去色彩。未来,各自向前,也祝江同学在新的工作中专注成长,创造精彩。

  感谢社会各界的关心!

  申通快递有限公司

  2021 年 1 月 7 日

  相关阅读:

  应届生拒绝 996 被申通快递辞退:这是为你们负责

  近期,996、007 再次成为热议话题。今日,应届生拒绝 996 被申通快递辞退一事引发网友关注,相关话题立刻登上微博热搜。

  据国内媒体报道,1 月 6 日,上海小伙小江爆料称是 2020 应届毕业生,于 2020 年 7 月 2 日入职申通快递。9 月 7 日,申通快递副总监找下属谈话,说部门要求 9 点以后下班,这是为你们负责,还称不要在这个年纪谈恋爱。

  曝光的视频录音显示,该副总监称:“你们现在才 22 岁,不要着急在这个时间谈恋爱,毕业的前 5 年不谈恋爱怎么样呢?为什么说你们现在不要谈恋爱,草率的认定某个对象,觉得他/她就是跟你走完一生的人,那你就错了。”

  小江由于拒绝加班到 9 点,于 2020 年 9 月 9 日被告知因试用期不合格被辞退。

  “其实我们正常是 6 点就可以下班的,就算你是事情做完了,你也不准走,我就没有按照他的要求,9 点以后再走,我 6 点就下班了。然后第二天他们就说我的工作态度有问题,把我辞退了。”小江说。

  该公司人力表示:“你申请仲裁就不用签离职书了,就直接公司给你解除,你就直接带着这个档案去找工作好了,你上任何单位人家一查,你就是被辞退的,被仲裁的,你刚刚毕业的毕业生,现在背着仲裁,就这样走一辈子吗?”

  小江向青浦区仲裁委提交申请,仲裁委裁定申通快递构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行为,判决依法支付赔偿金,对此申通快递提起上诉,向中院申请撤销裁决。

  不要让被迫“996”抹黑奋斗底色

  新华社北京 1 月 6 日电(记者马莎)1 月 6 日,《新华每日电讯》刊载题为《不要让被迫“996”抹黑奋斗底色》的评论。

  近日,拼多多“95 后”员工凌晨加班回家途中猝死的消息备受关注,虽然是否与加班过劳有关尚有待证实,但这件事再次引发了网民对“996”(早上 9 点上班,晚上 9 点下班,每周工作 6 天,且不支付加班费)工作模式的讨论。

  从 2016 年提出至今,“996”工作模式饱受诟病。但是,一些互联网企业将这种畸形安排美化为“奋斗文化”,有的公司还称其为“员工身居要职的象征”“企业蒸蒸日上的表现”。

  近年来,员工过度加班猝死、公司与员工之间签订所谓“自愿合同”、员工不敢休假等事件频频发生,每一次都会将如何保障劳动者权益的讨论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但是,打着“奋斗”幌子的“996”现象依旧存在。

  首先要明确的是,“996”既不合理也不合法。《劳动法》明确规定,“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的工时制度。”显然,“996”工作模式与相关法律相悖,也不利于劳动者身心健康。然而,很多企业都会通过各种方式,将“强制 996”变成“自愿加班”。

  其次,被迫“996”不是奋斗。奋斗是新时代的关键词,是当今社会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强劲动力。奋斗是自愿的、高效的,是可以长期践行的实打实的努力;而被迫“996”是被动的、低效的、是不长久的利益竞争产物。“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合理的工作时间安排是对健康体魄的提前消耗,更是对奋斗精神的污染,是职场形式主义的变种。这种消耗或许会在短时间内带来小利益,但长期来看是对未来发展的透支,是不负责任的发展方式。

  其实,近年来,各地对于保障劳动者权益推出了多项政策。去年 10 月,深圳发布的《深圳经济特区健康条例》,提出推行强制休假制度,以更好地保障劳动者身心健康;沈阳近日也出台《关于妥善处置涉疫情劳动关系有关问题的指导意见》,提出企业不得以受政府采取紧急措施或停工停产等有关规定限制为由,要求劳动者补回等量工作时间而不视为加班,依法安排劳动者加班的,应支付加班工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印发的《关于做好 2021 年元旦和春节期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也明确鼓励员工在工作地休假,并提出为春节期间加班的职工依法支付加班工资和调休。

  保障劳动者权益,不缺好政策,关键看落实。面对“996”这种不合理的工作模式,劳动者要学会拿起法律的武器。但问题的复杂性在于,对于大多数员工来说,很多时候并非不想维权,而是不敢维权。各地相关部门应当整合力量、加强监管,完善投诉机制,严格打击被迫“996”的不合法行为,让员工实实在在享受政策红利,敢于维护自身权益。

  在面临经济下行和抓好疫情防控的双重压力下,企业发展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各地政府应当在加强引导的同时,积极释放鼓励政策,适当减免税收、房租等,最大限度地帮助企业复工复产走上正轨,更好地实现长远有序的高质量发展。

  奋斗是新时代发展的关键词,是实现中国梦的必由之路。奋斗的底色青春亮丽,奋斗的精神无往不胜。加班时间长短不能与奋斗精神胡乱划等号,被迫“996”更不能与奋斗混为一谈。政府、企业、员工、社会等各方应同时发力,营造健康阳光、积极向上的奋斗环境,为有志者创造干事创业的好环境,为经济社会发展切实注入奋斗的强大动力。(完)

  机械式完成 KPI,累到月经不调,退居二线城市的他们还是逃不过 996

  996 不只存在于北上广深杭。它更接近于某种时代症候,从中心向二三线,甚至更下沉的城市辐射。我们找了 5 位分别位于二三线及以下城市的年轻人,讲述他们所处的 996 之困。你会发现,地域和行业的差别之外,996 把他们卷进了共同的漩涡之中——重复的体力工作,被挤压的创造空间,以及被稀释的自由。

  文 杨宙易方兴李晶晶

  编辑 金匝楚明

  运营 小小

  小梨 24 岁成都

  在线教育产品经理

  “打开扫地机器人发现没充电,我蹲在地上大哭起来”

  我是四川大学新闻系毕业的,找工作时我原本的想法是,不去北上广,因为那些地方太累,也不想去辅导员推荐的财经报道组工作,因为听说要加班,还要陪客户喝酒,于是我来到了之前实习过的这家在线教育公司。

  结果这一年,我还是天天加班,每天工作到九点、十点,996 是常态。工作是大小周,小周休一天,大周休两天,到了能休息的大周,周六晚上我会报复性熬夜,打游戏、看剧,再一直睡到周日下午,度过最后一点自由时间,然后开始下一周。

  对二线城市的在线教育行业来说,会忙成这样的原因有好多,一方面是受疫情的影响,在线教育从去年二月初开始就成为热潮,另一方面是互联网逐渐下场投资在线教育,我们可以说是活在资本的泡沫之中。

  资本、疫情,这些因素驱逐着我们都得更快、再快。比如以前我们会花很长一段时间精心打磨一款教育产品,慢慢地做好一个课,但现在,我们往往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通过类似于敏捷开发的方式,迅速地去验证一些做产品的假设,然后所有的流程都会倒逼着你去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完成产品上线,重点就是迅速地做出一个东西,迅速上线,接住流量,产生营收。

  于是一切时间都被压缩,公司又很难招到能立马上手的新人,所有压力都压在了原本就人丁稀薄的我们身上。我和同事,前阵子用极快的速度做出了一款产品,多快呢——在以往,一个团队一年都未必能完成,而我和我的同事,四五个人,把时间压缩在了四个月。

  那阵子忙完之后,我觉得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很困,在公司觉得头晕眼花,偶尔还会感觉心跳加快,元旦我睡了三天才缓过来。

  最崩溃的一个加班的晚上是这样的,那天我工作到 12 点多,回到家,发现原本就没时间收拾的家被猫弄得一团乱,我想打开扫地机器人扫地,结果发现没充电,就蹲在地上就大哭了起来。我常常说现在的生活就是三件事:睡觉、干饭、上班。

  但尽管如此,其实我心里并不讨厌现在这份工作,相反,我还是能从中获得很多成就感。

  比如学生会告诉我,之前英语不好,上课听不懂,但听了我做的课,像打通任督二脉,成绩上提高一二十分。虽然我是做产品,但本质上是跟教育相关,有些可能连老师都没想明白的点,学生在某一阶段卡在了哪里,我们都分析明白。我希望用户能因为我的产品,成绩、生活,或者未来的人生有那么一点改变,我觉得我是愿意做这个事情的。

  所以我不是不能够接受加班,我希望的是,下班之后或者加班期间,我能有时间去做工作中真心想做的东西,而不是机械地完成 KPI。比如我常常会在下班之后就产品的一些细节做一些调整,去验证一些自己的小想法,某个流程做个小改动,体验是不是更好,数据转化是不是更高,等等。

  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几年,可能两三年,也可能明天就崩溃了,不好说,但教育是我喜欢的事情,未来我可能还是会继续坚持下去。

  刘巍 29 岁合肥

  社区团购地推人员

  “在二线城市能找到 996 的工作,都是值得开心的事”

  2019 年离开北京时,我完全没想过现在的工作居然会比在北京时还累。

  在北京 3 年,我在广告公司做媒体对接的工作,一般拿出方案就不需要加班,3 年的时间里,除了有些方案拿回家修改,会忙到 10 点钟,也从来没有在公司“熬鹰”过。

  2019 年,因为公司经营的问题,两个选择被摆在我面前,一个是裁员,一个是继续跟着新公司干。我选择了裁员,拿了一笔“遣散费”。等到 11 月,可以重新找工作时,我找到一家社区团购平台,做地推人员(BD),工作内容是吸引一些商家入驻平台成为团长。

  现在社区团购的风头正盛,我的这份工作,背靠互联网大厂,在合肥这样的城市底薪就有 5000 元,已经不低了,而且开拓一个团长,还有 100 元的提成,算下来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从 11 月到现在这段时间,合肥基本以阴雨天为主,每天我风里来雨里去辛苦奔波,根据考核标准算下来,基本没赚到钱,也算是经历了大公司的 996 和画大饼的情况。

  进店推销我们的产品,也被一些店家冷眼相待过,嫌我们这些 BD 烦。前期刚开始跑,待开发的团长比较多,所以每天勤快点,还是能跑不少,再想想工资,也觉得累点也不算什么。但是每个区几十个人都在做这件事,每天还在不停地招聘新人,几天过后就发现,很多商家都已经加入,开拓难度就增加了。

  有时每天走个两三万步,可能也开拓不了几个团长,上面领导又在继续增加数量要求我们多开,规定每天开 10-13 个。难度和压力又增加了,基本就是在不停地跑,效率又不高,去偏僻的地方碰运气,也发现已经被开拓,白跑了。

  从上午 9 点半、10 点左右集合开会,开完会一直跑到晚上 6 点再集合开会,没完成任务的,让我们再接着去跑,这部分加班的时间,肯定是没有工资的。

  有时候回到办公室已经是晚上 11 点,领导又通知我们给各自开拓的团长打电话,让那些团长多推广赚佣金,有些团长都睡了,对我劈头盖脸一顿骂:“有毛病吧,这么晚打电话。”

  午夜 12 点,还没结束,又来个大区 PK,看哪个区业绩更好,有奖励,就这样忙到第二天凌晨 1 点解散,两点多才回到家,早上 8 点又得在办公室集合开会。

  作为 BD,还得帮自己的大团长帮忙、搬货,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及时处理。就这样,曾经做方案的我还得去做苦力活。面试时说底薪 5000,绩效 4000,结果后来绩效给砍了,换成另一种考核方式,一下缩水一半,算下来每个月也就 6000 到 7000 的工资。

  这也是二线城市的痛吧,薪资骤降不说,也没有一线城市那么多的机会,时刻担心被裁员,工作会不好找。在二线城市,能找到一份大厂的 996 工作,都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从我和周围的朋友交流看来,合肥很多工作都是单休,双休的工作很少,像我们公司这种大小周也很常见。

  我身边的人,都不怎么在意加班这件事情了,在意的是班加了、活干了,钱却没到位。前期说好开一个团 100 元,后期就只有 50 元了,还要这个团长有稳定销量的,不然 BD 也是没有绩效的。

  大家也都心知肚明,这份工作做不长久,等我们在的平台拥有稳定的市场,不再需要那么多的“开疆拓土”的人的时候,就会把我们裁掉。我们是跟第三方平台签的劳务派遣合同,即使被裁掉,也没有什么保障。

  这两天,合肥已经很难再开拓新团长,要开始往周边城市去了。可要去的 BD,出差时间可能不会少于 45 天,基本要到过年才能回来,没有特别情况,中途不可以请假。

  ▲ 图 / 视觉中国

  996 现象,不仅存在于一线城市,还存在于广大的二线城市,以及二线以下的城市。我女朋友从上海回到合肥,在广告公司做设计类工作,有时候会加班到凌晨 3 点。我们都感叹,退居二线后,还是逃不过 996。

  我今年 29 岁,30 岁已经在向我招手,比起 996,更让我担心的是裁员和中年危机。我想着,如果被社区团购平台裁掉,我就和朋友开一家快餐店,自己为自己工作,干再长的时间也是开心的,还不用时刻担心会被裁员。

  阿花 30 岁广东某三线城市

  公务员

  “996 是扩展自己生命体验的一种最最偷懒的方法。”

  我是一个需要经常加班的三线城市公务员。每天 8 点半上班,下班时间不确定,早则 6 点多,晚则可以忙到凌晨三四点,因为平时工作的文件涉密,因此周末也可能随时回到单位加班。

  听起来可能很奇怪,三线城市的公务员为什么能这么累?但事实上,这样的加班生活在这几年对我们来说是常态。

  我工作在广东,属于粤港澳大湾区的一部分,这几年大湾区逐渐发展起来,政策也带动着城市建设的变革,给城市治理带来许多新内容,我们这些普通公务员也多了许多大大小小的事务工作。

  比如,我刚刚做完一份总结报告,涉及内容的时间跨度是 20 年,花了将近半年完成,今晚我们因为这份报告加班到了晚上 9 点多——尽管加班的重点不是写文件,而是想办法把 20 年间的相关政策文件以精美的形式打印出来。

  打印其实是个非常繁琐的工作,100 多页 A4 纸,有些材料历史太久了,格式参差不齐,又厚又乱。于是从下午三点多开始,我的领导亲自带队指挥,怎么把材料分类,怎么压缩格式,怎么调小字号,终于完成了任务,做出了一份有着两大本各 80 页的小册子,一式三份。

  这时已经晚上九点了,我还用黄色荧光笔,一一把报告里涉及的条款标注出来,花了我一个小时。尽管标注了也不一定有人看,但万一呢?想到这里,我就有一种高度的责任感。

  事实上,我们日常大部分工作,都是由这些琐碎的事组成的,真正能够发挥创造的时间很少。

  我本科在一所 211 大学,读的是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之前身边有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们常聊哲学、宗教、建筑,我也常常写一些电影评论。那段时间读朱光潜先生的一些研究,非常朴素地想做文艺学方向研究,后来考研差了两分,才回家做了公务员。这 6 年里,我调过一次岗位,从过去充斥着琐碎的贴票报销、收寄文件的清闲工作,调换到了目前这个几乎称得上 996 的忙碌部门里。事实上,这种忙碌是我自己主动选择的。

  在上一个单位时,工作相对轻松清闲,但可能只有我自己明白,我心里深深地缺乏某种“亲密感”。这种亲密感并不是指物理空间里的亲密,而是一种智识上的亲密,换句话说,在这个三线城市里,我没有一个精神层面上的朋友。

  现在这个岗位的工作,虽然很忙,但处理完工作,我可以在很长一个时间里认真地做一些研究工作,以一个比之前更高的视野,去观察这座城市建设的发展,横向的,纵向的,然后去梳理,写一些报告——尽管需要适应各种各样的公文文体,但有时候我觉得现在做的工作也是研究的一种。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说,我觉得加班对我来说,是能够扩展自己生命体验的一种最最偷懒的方法。我有时候不抗拒加班,纯粹是因为我也没有觉得有别的有意义的事情可干,我没有别的兴趣爱好,也不爱呼朋唤友。而且我确实能够看到,我写的一些文字报告会推动这座城市存在的一些问题得到改善,尽管具体事情可能不大,但我觉得,这一点还是很好的。

  现在我 30 岁,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想往更高处走,但体力已经跟不上了。因为工作太焦虑,我已经有一年时间月经不调,工作之余,我也不再像过去那样写影评,书也没有力气看了,更多时候忙完回到家,我就坐着发呆,我内心有想坚持的东西,但还是累,人是一种很撕扯的状态。

  我身边大部分同事都像我一样加班,一样咬牙撑着,去拼一个更好的未来,但看得出,即使都 996,也分两种人,一种会说,我最近对区域经济的课题感兴趣,另一种会抱怨,今天脖子疼之类的。遗憾的是,我可能成为后一种了。

  周程 24 岁大凉山某县城

  快递员

  “骑电动车时打盹,差点就被大车撞上”

  我是 97 年生人,大凉山人,今年 24 岁,已经打过 8 份工了,当过理发店学徒,卖过水果,做过流水线工人,每一份工都不容易。为了和家人待在一起,我从成都回到县城,现在是一名快递员。

  这个工作也不轻松,每天早上 8 点出门,夜里 10 点下班,一周上 7 天班,没有假日,这已经不是 996 了,我反倒羡慕能 996 的,因为我是 8107。我有两个娃,小的 1 岁半,大的 3 岁,这个月唯一一天休息,是因为我请假,大女儿要上幼儿园,我得去给孩子报名。女儿坐在我的电动车前面,我妻子坐在后面,这么一家人一起出去做一件事,已经是一年多前的事情了。

  在我们当地,村子里的年轻人最普遍的选择就是去打工,我也是,所以去了成都。后来快递点已经决定开到我们县城了,一个朋友跟我说,县里缺一个送快递的人,工作会累,每周 7 天,但是晚上可以回家。我第一时间就答应了,甚至都没太关心每个月挣多少钱。当天回家我就告诉了我妻子,她也很开心,因为之前有一次,她在广西的酒店打了半年工,回家的时候,女儿直接喊她阿姨,把她给伤心透了。我们都是爱孩子的人,希望能陪在他们身边,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还是挺感谢快递员这份工作的。

  县城不大,只有两条主路,房子都是依山而建,所以我早就把县城的道路摸通了,但很少有电梯,收快递和送快递都要爬楼,确实挺累人的。有一回一个人买了个冰箱,我一个人硬是把它扛上去了,5 楼,结果过了两天,那人又找过来,说要退货,我又把电冰箱从 5 楼扛下来。不过大多数时候,当地人还是挺客气的,因为他们也知道,整个县城送快递的就我一个人。

  我没有底薪,全靠提成,最近公司对我们的好评率和准时率的考核更严格了,每次投诉都要罚款,所以最近气氛确实有些低沉。不过我很尽力在干了,觉得只要能每天回家睡觉,这些罚款就当成是在大城市打工时要付的房租吧。

  唯独有一次,我那天干到了晚上 11 点,因为还帮着站点整理了货,太累了,沿着山路骑电动车回家的时候打盹了,前面一个大车差点就撞到我了。当时我摔在了山路旁边的灌木丛里,没有受伤,真是万幸,但想起来因为加班导致的这一幕,还是有些后怕。

  ▲ 图 / 视觉中国

  孙正 24 岁长沙

  辅导老师

  “真正的累,是让家长们继续买我们的课”

  当辅导老师,最累的时候是去年 7 月份。

  那会儿我刚满 23 岁,每天加班到十一二点,频繁流鼻血,我去医院查了一下,是肝出了问题,有项指标超出了正常四倍多,医生就建议我休息,一定不能再这么拼命。当时拿着医生的诊断书,我也是犹豫不决,在想要不要请假。

  主要还是放心不下孩子。当时我负责几十个小学生,大家每天上网课之前,都是先由我来给他们预习,然后主讲老师讲完课之后,也由我给他们答疑解惑。由于每个孩子都有十几分钟的答疑时间,还得给他们布置作业,批改作业,还得打电话挨个问退出的家长,看他们是什么原因。

  现在的孩子,学校、课外班的作业加起来太多了,根本做不完,有的孩子还要练钢琴、练笛子,最后轮到我答疑,收到微信都是凌晨一两点了。我还不敢睡,都是盯着手机,这就是我们辅导老师每天的职责,真正能休息的就是一周一天,但就这一天,也源源不断有家长或者孩子发来微信。

  辅导老师这个工作吧,说实话,也没特别多的技术含量,小学的题目,我们这样本科毕业的人,肯定是能解决的。我人在长沙,这座城市里最好的工作,是能考上公务员,或者去芒果台这样的企业,但我是二本学校毕业,基本不可能。大量招人,门槛不是那么高的,就是三种工作,一是做销售,这个我不感兴趣,二是自媒体运营,这个我试过,太看天吃饭了,第三个就是去当辅导老师了。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挺感谢在线教育的浪潮,让我能找到工作,并且拿着这份收入在长沙也能生活。

  当辅导老师,起码有一些社会价值。主讲老师都在北京,总部我去过,装修得很好,还有专门的直播间讲课,但我们辅导老师在长沙,环境就差多了,好多老师只能在自己的工位上跟孩子们答疑,周围还特别吵。

  每天 10 点上班,晚上 12 点下班,一周工作 6 天,身体累点,996 我是能接受的,因为有成就感,孩子们会很感激你,喜欢你,真正的累是精神上的累。我们还有销售任务,得让家长们继续买我们的课,得让孩子们觉得我们的课对他非常有帮助,这是最累的,续报率是压在我们精神上最大的一座山。

  要知道,长沙本地人的生活是非常安逸的,解放西蹦个迪,冬瓜山吃个香肠,房价也不贵,我学生时代的生活就是这样——但我感觉,辅导老师的工作已经彻底改变了我,我上次蹦迪,已经是两年前了。

日产北美公司开发和使用的移动应用和内部工具的源代码在网上泄露,原因是该公司错误配置了其中一台 Git 服务器。瑞士软件工程师 Tillie Kottmann 本周在接受 ZDNet 采访时表示,这次泄漏源于一个 Git 服务器,它的默认用户名和密码组合为 admin/admin,被暴露在互联网上。 Kottmann 从一个匿名消息来源处得知了这一泄露事件,并在周一对日产的数据进行了分析,他说 Git 仓库中包含了以下源代码: 日产 NA 移动应用程序 日产 ASIST 诊断工具的部分内容。 经销商业务系统/经销商门户网站 日产内部核心移动库 日产/英菲尼迪 NCAR/ICAR 服务。 客户获取......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