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什么是NLPNLP(-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就是在机器语言与人类语言之间沟通的桥梁,以实现人机交流的目的。02NLP的两个核心任务NLU:自然语言理解。希望机器像人一样,具备正常人的语言理解能力。NLG:自然语言生成。为了跨越人类和机器之间的沟通鸿沟,将非语言格式的数据转换成人类可以理解的语言格式,如文章、报告等。学习链接:https://easyai.tech/ai-definition/nlp/文字也是人类语言之一,文字识别分为两个具体步骤:文字的检测和文字的识别,两者缺一不可,尤其是文字检测,是识别的前提条件,若文字都找不到,那何谈文字识别。03自然...... Last article READ

宣称“绝不跑路绝不推卸责任”的学霸君,到底去哪儿了?

  文/谭丽平

  来源/盒饭财经

  “绝不跑路,绝不推卸责任”。1 月 2 日,学霸君 CEO 张凯磊在朋友圈发了一条长文,回应了最近的跑路质疑。

  学霸君家长和老师们发现,这是唯一一次与学霸君创始人的“近距离接触”。老师们在网上投简历,通过视频面试、网上培训后,开始上岗授课,没有与学霸君在线下有过接触;大部分员工们在各自城市,和学霸君的代理商们签合同;家长们看了演员海清的代言广告,通过销售人员的推荐,在贷款平台上成万地贷款,或者直接微信转账交钱给公司;学生则在 App 上上课,根本不需要知道这家公司的位置。

  把他们连接在一起的,是“学霸君”这个名字,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破产传闻事件,他们也不会发现自己原来距离学霸君那么遥远。打电话,电话无法接通;去公司,公司还欠着物业的钱;找工作人员,对方也是受害者;打开 App,发现已经登录不了。即便这次得知“出事了”,也是通过外界渠道后知后觉地发现。

  张凯磊在《写给所有学霸君亏钱的人》的公开信中说,不会回应媒体,接下来会回应家长回应员工,但家长和员工们却依旧不知道,学霸君去哪儿了?

  1

  全国门店上演失踪

  学霸君的北京总部位于朝阳区瀚海国际大厦的 16 层到 18 层。

  原本通过测温、登记,说明来意,物业安保人员便会帮助打开一楼闸门,即可登上电梯进入大厦内部。但如今,当告知安保人员要上 16 楼时,保安直言“那家公司已经没有了”“一个人都没有”。

  在前台,有相关公告被贴出。“智周教育(学霸君)于 2020 年 12 月 30 日起已搬离本大厦停止办公,如有业务办理请自行联系智周教育公司人员,感谢理解配合。”

学霸君北京总部已经搬离

  由于一楼有一家便利店,大厅还算热闹,但多数人只是路过却没有步入电梯。据物业人员称,因为还欠着物业的钱,该处办公地点已经被物业收回,一侧的电梯也不让上了。被问及是否知道学霸君的去向,物业直言“我们还想逮他呢,那家公司还欠着物业的钱,找不到人,为难年轻的员工也没有什么意义”。

  据物业人员称,学霸君搬走后的这些日子,一天有十来个来找他们的,要么是来退费的,要么是欠钱的,要么就是员工来拿东西的,但都被劝返。

  地图上显示学霸君在北京的另一校区地址,位于顺义区怡馨家园。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实地探访后发现,学霸君 1 对 1 顺义校区是一家二十平左右的小门店,位于顺义区教育委员会的斜对面,一家生活超市的正上方二楼,紧邻小区,周边还聚集了不少针对学生的培训机构、学习场所。

学霸君顺义校区闭店

  目前,该处店面也处于关闭状态,玻璃门上贴着“hAppy new year 2021”字样的红色贴纸、写有“本店 1 月 2 日已消毒”的公告、招聘信息、放假通知、疫情期间门店要求等。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联系到该店负责人,其告知,顺义校区目前并没有“跑路”,只是因为顺义区的疫情暂时闭店。而顺义校区是独立运营的,相当于“加盟”,交钱之后,总部没有任何扶持,只是挂了牌子,以及一些物料周边。实际上,位于瀚海国际大厦、已经关停的北京总部,也是上海总部公司的“外包”,属于学霸君北京校区的一个电销中心。

  “因为学霸君目前事件的影响,我们也马上打算换牌子了”,该负责人说。

  事实上,不只是北京,全国各地的学霸君都在上演“失踪”。

  学霸君在南京的两家线下门店,均大门紧锁,一家门口已经贴了一张转租公告。

  学霸君合肥中心的办公场所,2020 年 12 月 29 日晚,已经开始向外搬运桌椅等办公用品,目前已人去楼空。安保人员称,29 日晚,物业就把电梯关停,通往学霸君的应急通道也关闭了,学霸君还拖欠着物业两个月的水费和电费。

  在上海总部,学霸君所在的整个楼层已经无法进入,“学霸君牵扯的事情太多了,物业就把整个楼层的电梯关停了”。据知情人士介绍,28 日前,学霸君上海总部已经开始强制回收电脑等公司财产、安排员工离职撤退。网上流传的视频中,物业正在分散着前来维权的人或者员工。

  2

  被动的老师与家长

  在学霸君疑似破产事件发生之后,家长与老师最大的感受是“被动”。

  学霸君全职老师王天,在 2020 年 12 月 25 日,没有收到理应到账的上个月工资,却收到了这样一则通知:接财务部通知,由于供应商付款与银行接口问题,本月教师薪酬将延迟发放,发薪日期另行通知。

  即使 26 日晚上听到一些公司破产跑路传闻,但没有影响王天和同事们上课,“毕竟公司没有任何人告诉我们说公司出问题了,我们不用上课”。直到传闻愈演愈烈,27 日凌晨,王天联系到一个班主任,对方告诉她,公司开了一个很长很长的会,说要转型,将 1 对 1 转成小班课,但对老师们没有影响,老师可以自己观望。

  据王天介绍,班主任相当于销售人员,负责课程的前期销售和后期续费,在线下正常上班工作,与当地的学霸君外包公司签约,这也是在线教育公司常用的模式。

  随着时间推移,到 27 日的时候,王天和同事们的领导开始失联。28、29 两天,是老师们休息的日子,依旧没有收到任何领导或负责人通知的王天,看到了北京中心人去楼空的消息,突然没底了。这时候,班主任和公司也失联了,王天感觉“和公司脱节了”。

  王天是 2019 年 9 月加入的学霸君,在招聘软件上投了简历,随后便有工作人员来对接,经过视频面试、网上培训,就开始正式上课。和上海总部公司签的合同,也是电子版,签完之后再邮回去。在她的学霸君全职教师群里,有来自全国一千一百多位群友,平时除去偶尔接收各种教学通知,并没有与公司太多的接触。

  “感觉我们就是一个漂浮在外面的部门。”王天表示,全职老师分组,有小组长,上面有大组长,疑似跑路事件发生之后,王天能联系到的也只有小组长,更上面的联系不到了。“平时在群内,和老师们对接的只有小学组、初中组、高中组的管理人员,但和他们失去联系之后,就相当于我们和整个公司失去联系。后面有家长来问,我们也只能回复不知道。”

  兼职老师郭晓也有这种感觉。“公司出现这么大的事情,我们也只是通过外界的渠道得知。”

  今年 3 月正值疫情,学霸君还成立了新公司,且与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存在关联。“公司那时开始准备转型做小班课,但并没有把具体的转型计划,通过任何官方的渠道或者信息,跟老师或者家长做一个沟通或者回复,都没有。”

  现在学霸君的 App 已经无法登录,以往上课记录也已经被清除。郭晓和张天依旧不知道去和谁联系或者跟谁沟通。

  对于距离消息中心更远的家长来说,在这场拉锯战中,显得更加被动。山东的家长桂林称,她还是从老师口中得知学霸君出问题的消息。

一位班主任所发消息(受访者供图)

  “家长们老师们大家好,我是学霸君的班主任,很抱歉通知各位这个消息。上午通知说学霸君破产清算了。上面说不要告诉家长,让我们把微信删了,保护自己。说是会有专员去处理给你们退费,我觉得这不可能!……您的学费他们是不会轻易退还的,我们拿不到工资,老师也没发工资,希望老师家长和我们能合法去讨要薪资学费……”这是一个班主任在学生群发的信息,不少家长因此才得知学霸君出事的消息。

  对于桂林来说,其与学霸君开展拉锯战的时间更长,更能理解这种被动。她于 2018 年在今日头条上看到了演员海清代言的学霸君的广告,于是便填上了自己的资料。后期孩子试了一节课之后,觉得讲课内容不错,就在工作人员的推荐下办理了分期付款,第一次花 17400 元买了 120 课时赠送 25 节。刚开始老师教的不错,孩子也喜欢,2019 年 6 月续费 15000 买了 120 课时,蹭送 35 节。期间付款都是通过海米管家和微信转账,这期间,也一直在向学霸君工作人员要合同和发票。

  第二次缴费后没多久,学霸君单方面更换了老师,上课时间也缩短了。于是桂林按照之前的约定要求退款,但一直拖了大半年,期间通过投诉平台投诉也没有用,便只能边退款边上课。被老师告知学霸君出事前,还剩下 85 节课时没有上完。

退款退了大半年(受访者供图)

  之后,无论是打销售人员还是公司电话,桂林都无法联系上学霸君。而合同和发票,也没有到手。

  根据最新公开数据,学霸君学生用户超 500 万,截至 2019 年初,学霸君拥有技术人员近 500 人,教研人员 300 余人,教师注册数近 4 万名,付费用户超 5 万。

  如今,这些家长与老师各自成立了自己的维权群,一边统计一边想办法为自己讨回金额。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所在的一个家长维权群中,截止目前,共有 682 位统计了缴费情况,花费都在万元以上。根据郭晓提供的 2021 年 1 月 4 日晚上 10 点的一张截图显示,兼职老师群中,已经统计了 1518 人,涉及工资金额 1092.5 万元。

  官方信息显示,学霸君旗下核心产品为“学霸君 1 对1”,针对中小学全科进行在线 1 对 1 辅导。学生用户 500 万,遍布全国 300 个城市。2016 年 10 月,学霸君 1 对 1 产品上线,2018 年 12 月,全年流水总额突破 10 亿元。

  3

  CEO 称不会跑路

  在学生与家长看来,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出事”。

  可以明确的是,学霸君在 2020 年的双 11 及双 12 期间,还在大肆卖课,单节课的金额已经平摊到了 80 多元一节,而据张晓的分析,他们一节课能拿到的收入在 70 多元,不少家长表示都是在那段时间看中优惠而续费。即便是 12 月 25 日,销售人员们依旧正常谈单。

  在低沉的情绪中度过元旦的王天,在 1 月 2 日早晨一起床,收到了家长发来的一则信息。

  信息显示,1 月 2 日凌晨,学霸君 CEO 张凯磊发布公开信称,一位潜在投资人“估计爆雷后的道德风险,不能投钱了,”这意味着学霸君最后的外部救助不再,“奔跑了 8 年的学霸君在 2020 年的冬天倒下了。”他表示,过去 3 年,学霸君没融过一笔大钱,最少 5 次游走在资金链崩断边缘。

  张凯磊还在公开信中表示,学霸君有 100 多家线下代理商、3000 名员工、1 万多名老师和五万多名学员,而学员中近三万是续费的家长。考核在线教育的重要指标之一,就是续班率。“这些二次消费的是最相信学霸君的人,我把他们的信任毁于一旦。”

  王天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公开信,却没有看到张凯磊告知会如何安置老师。

  公开信中,张凯磊还希望市场头部的培训机构伸出援手,并称愿以 0 元赠送学霸君 1 对 1 和优学小班,只愿能接收部分学生。“学霸君还有拍照搜题、有题库、有班课系统,能帮接学生的,我们愿意无偿相赠。” 张凯磊称,全部的钱款用于支付学生上课的课时费和员工的工资。

  对于代理机构,张凯磊表示,学霸君愿意无偿送出必备的上课系统,协助自救,并且寻找合适品牌商来承接门店以减少损失。

  尽管张凯磊“忍痛割爱”,但“0 元方案”被业内认为是抄袭优胜教育。11 月 5 日,优胜教育 CEO 陈昊发布致歉信,就优胜教育困局给学生、家长、同事、加盟商、教育行业以及家人、自己造成的困扰道歉,并表示“将负责到底”。同时,陈昊喊话马化腾、马云、张一鸣等企业家,称愿以 0 元转让全部股份,并“卖身”打工十年,希望其能伸出援手。但由于资金窟窿上亿,截至目前,优胜教育未找到接盘的投资方。

  面对质疑,张凯磊坚称,“学霸君绝不跑路,绝不推卸责任,问题不解决不宣布破产。”

  这一幕看起来像蛋壳公寓发布的“没有破产,不会跑路”。但目前,全国仍有大批家长和老师面对着被拖欠工资和退费无门的困境。截止目前,尚没有来自学霸君官方或者高管的第二次回应。

  微博上,有用户将微博名称改为“张凯磊还我血汗钱”。

  文/李厚辰   来源:看理想(ID:ikanlixiang)   互联网企业对内用高工资、期权、996 拷问着员工;对外,用红包、便利性拷问全社会。   最后他们想证明一个问题,别搞什么阳春白雪的权利和尊严,就像拼多多的回应,‘这不是资本的问题,这是社会的问题’。   996 已经闹了 4 年有余。   该术语首先出自“58 同城”于 2016 年 9 月流出的其内部加班通告。当然在那之前,互联网企业的加班已经是成文或不成文的一种文化。   其后,随着 996 的概念被不同的企业提及和批判,它像一种传染病一样从互联网企业弥漫到其他领域,成为我......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