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什么是NLPNLP(-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就是在机器语言与人类语言之间沟通的桥梁,以实现人机交流的目的。02NLP的两个核心任务NLU:自然语言理解。希望机器像人一样,具备正常人的语言理解能力。NLG:自然语言生成。为了跨越人类和机器之间的沟通鸿沟,将非语言格式的数据转换成人类可以理解的语言格式,如文章、报告等。学习链接:https://easyai.tech/ai-definition/nlp/文字也是人类语言之一,文字识别分为两个具体步骤:文字的检测和文字的识别,两者缺一不可,尤其是文字检测,是识别的前提条件,若文字都找不到,那何谈文字识别。03自然...... Last article READ

从芯片供应链角度,看小米高端化

  文/周霄(高级研究员) 陈陪  

  来源:表外表里(ID:excel-ers)

  数据支持洞见数据研究院

  年度“新旧更替”之交,5G 手机战场硝烟再起——兵马未动,抢“芯”先行。

  据相关信息显示,台积电 2021 年 5G 先进制程芯片产能已被 “预订一空”,苹果独占八成 5nm 芯片产能。

  众手机厂商将目光转向三星,但据了解,三星的 5nm 芯片除自用之外,留给其他手机厂商的产能也有限。

  然而目前全球范围内,有能力代工 7nm、5nm 芯片的制造商只有台积电和三星两家。这意味着,就国内手机品牌来说,在华为受经济限制沉寂之后,能拿到两厂更多剩余产能的那家或那几家,或许是下一个 5G 高端机之“光”。

  那么,究竟会是一家、几家还是“全军覆没”呢?本文将从芯片供给和用户需求两个方面展开合理性分析。

  供给端:抢“芯”竞赛,起跑线直接变天花板

  5G 安卓高端机战场,最先入局且呼声最高的莫过于三星、华为,然而在 5G 时代真正到来,新型智能手机爆发式增长的时刻,却由于美国芯片断供的政令,使华为 5G 高端机业务近乎面临停滞的状态。

  为什么限制芯片,仿佛掐住了手机厂商 5G 高端机的命门?这得从芯片的重要和稀缺性说起。

  芯片好比手机的“心脏”,不仅决定了手机的性能和运行效率,还是手机升级换代的根本。芯片通常制造在半导体晶圆表面,晶圆制程越短,意味着处理器运算效率高。

  根据行业惯例,越高端的手机需要制程越短的晶圆来支撑。而上文已经说过,台积电和三星是晶圆制程方面唯二能制造适配高端机(7nm、5nm)芯片的厂商。

  通常情况下,三星、台积电的芯片产能,除了会提供给苹果、三星、华为这样的有芯片设计能力的手机厂商外,也会为高通,联发科等几家芯片研发设计商代工。

  三星自研自产的芯片主要供自己手机品牌自用,而高通、联发科交由台积电和三星代加工的芯片,最终会再提供给小米、Vivo、OPPO 等手机厂商。

  因此,对小米、Vivo、OPPO 来说,能否拿到 5G 手机需要的高端芯片,关键在于能否拿到高通、联发科的这部分芯片。

  但问题是,可供适配 5G 高端机的 7nm、5nm 芯片的制造产能,实在是太紧缺了,高通、联发科能拿到的芯片也非常有限。

  台积电 2021 年 5nm 芯片 80% 以上的产能已被苹果包揽;其空出的 7nm 芯片产能,基本被超微半导体(电脑、游戏机类芯片设计商)接手。

  而三星 5nm 生产线,由部分 7nm 相关资源升级扩产后而来,这一方面导致其 7nm 的产能总体减少;并且其 2021 年 7nm 的产能,大部分供给英伟达(另一家电脑、游戏机类芯片设计商)和一家挖币的矿商。

  另一方面导致三星 5nm 芯片目前的良品率不达标,在芯片的质量方面不如台积电稳定,同时产能也不高。如下图所示,三星 5nm 芯片预估产能为5-10K/月,台积电则为 60-70K/月。

  据一些卖方调研的消息,高通明年的 5nm 芯片订单,90% 将由三星代工,10% 会分到台积电那边。当前高通 5nm 配置的骁龙 888 芯片已经由三星全权代工。如此一来,高通的 5nm 芯片成为了众手机厂商们眼中的香饽饽。

  但三星的 5nm 芯片本身产能不高,还要优先保证自有手机产品的芯片供应,剩余留给高通的 5nm 产能也不多。谁能拿下高通 5nm 芯片这块仅剩的肥肉,就看小米、OPPO、vivo 们各凭本事了。

  如今看来,成功打动高通拿下芯片供应的是小米。

  上周,小米 11 发布(2020.12.28 上市),搭乘 5nm 骁龙 888 芯片;相比之下,OPPO 同期推出的新款 5G 手机(2020.12.29 上市),顶配搭乘的还是 7nm 骁龙 865 芯片。

  骁龙 865 芯片以及骁龙 888 芯片都是由高通公司设计研发的。而这两款芯片首次应用都在小米手机上(小米 10 配置的是骁龙 865 芯片),甚至小米还对骁龙 888 有“命名”权,可见两家关系确实不一般。

  而想弄清这一点,需要从小米与高通的“亲密关系”说起。

  小米对高通“人脉资源”的基础在于小米的总裁和代理首席财务官王翔,其十余年前曾在高通担任过多个重要职位。有这层关系在,小米相比于 OPPO、Vivo 等在芯片的供货渠道上,有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

  但更关键的是,小米采购量足够大,价格也给得更好。目前双方的合作关系,可能已经发展到双边共赢状态。

  据 2017 年雷军微博的披露数据:小米卖出的高通骁龙 800 系列芯片数量占整个中国区的 66%,是高通在中国区的第一大客户。

  如今,5G 高端机市场风口打开,两个“老朋友”显然又一拍即合。

  但和小米“关系亲密”,可能意味着高通在芯片供给上,和其他手机厂商有些疏远,毕竟供货太少。而 OPPO、vivo 等品牌在 5G 高端机上是更进一步,还是被边缘化,要看其能从联发科那里拿到多少合格的芯片。

  当然了,在华为 5G 高端手机战线暂时性收缩,行业出现结构性调整的背景下,即便芯片供给面临着问题,各大手机厂商也都不愿错失这个难得的机会。宏观层面在 5G 建设方面提速落地的“发令枪”响起时,大家摆的都是冲锋姿势。

  而即便小米拿下了高通最新的 5nm 芯片,也只是保证了芯片和手机的供应。而具体的能否拿下 5G 高端手机市场份额,则是另外一个战场。

  需求端:5G 建设提速落地,“换机潮”红利到来

  随着 5G 基站等基础条件的逐步成熟,国内 5G 用户的渗透率也在稳步提升。由此带来了一波持续的“换机潮”。

  根据中国通信院数据,国内市场 5G 手机出货量从 3 月开始恢复上升趋势,而 5G 手机占比从 6 月保持强劲势头至今。

  迈入 5G 时代的步伐进一步加快,华为眼看是难以吃到这波红利了。

  “芯片禁令”影响下,台积电不再为华为供给 5nm 芯片,华为无奈转战大陆市场寻找替代供应商未果,使得华为 5G 高端机仍面临无芯片可用。

  芯片紧缺已经影响到华为手机出货量份额。如下图所示,2020Q3,其在全球市场以及大中华区的出货量份额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回落。

  而华为供给不足造成的市场需求空缺,自然会被其他厂商补上。目前,风口上的国内外多家手机厂商都在调高 2021 年的出货预计。

  据《日经新闻》报道:苹果将在 2021 年上半年生产 9600 万部 iPhone,同比 2020 年增长 30%。2021 年全年销售目标锁定 2.3 亿台。

  据外媒消息:三星方面预计,在竞争对手华为面临严格监管的情况下,三星 2021 年的智能手机出货量将增至 3 亿部,同比增幅为 15%。

  据 Counterpoint 称:小米告诉一些供应商,其内部目标是在 2021 年出货多达 3 亿部智能手机。

  但就国内市场而言,国产品牌的 5G 手机用户基础和前期市场教育可能相对表现得更好。2020 年 11 月份用户偏爱选购的 5G 手机机型显示,华为和小米包揽了前五。

  而华为上榜 TOP5 的华为 Nova7、荣耀 X10 两款机型,都是 7nm 芯片制成的高端机;小米的三款机型,只有小米 10 是 5G 高端机,RedmiK30、Redmi10 仍主打性价比。

  可以看到,华为确实已经在高端机领域走得很远,而紧随其后的就是小米。

  在 5G 时代前段,小米还是用惯例“性价比”逻辑打开市场。如今依托芯片高端化,切换到 5G 高端手机输出,相比其他厂商,更易承接用户对高端机的需求供给。

  数据显示,和 2017Q3~2019Q4 手机出货量不断下滑相比,2020 年小米在大中华区的手机出货量连着三个季度,出现持续性增长。同时,手机的 ASP(平均售价)同步不断走高。

  这样的表现,在国内手机行业算得上优秀。

  根据 IDC 数据,2020Q3,小米的出货量环比增速为 20.88%;ViVo 为 0.67%,OPPO 为0%,基本都是环比零增长;苹果、华为的环比增长跌为负值。

  手机出货增速领先之下,Q3 小米手机在国内市场所占的份额进一步扩大。

  综合来看,手机市场结构性调整的契机下,5G 基建预期落地促成了各大厂商向高端机进发的关键时机。而凭借芯片供应渠道的打通,小米在 5G 高端机的表现上可圈可点。

  但明年抑或未来,国内甚至国际市场的 5G 高端机竞争格局将演变成怎样的局面,目前还难以下结论。

  小结

  芯片产能全球短缺的情况下,华为 5G 布局的战略性收缩,给其他手机品牌,特别是 5G 高端机厂商的发展留出空缺。

  整个国内手机市场出现结构性调整的机会,对所有竞争者来说都是极其“可贵”的。但现实是,那些准备充足,从很早就开始布局打关的企业,才能承接住这个机会。

  小米作为其中一个抓住机会的企业,在高端机扩张上做到了更进一步。只是这个契机能维持多久,又是否会出现新的变数,还需要长期观察。

  文/李厚辰   来源:看理想(ID:ikanlixiang)   互联网企业对内用高工资、期权、996 拷问着员工;对外,用红包、便利性拷问全社会。   最后他们想证明一个问题,别搞什么阳春白雪的权利和尊严,就像拼多多的回应,‘这不是资本的问题,这是社会的问题’。   996 已经闹了 4 年有余。   该术语首先出自“58 同城”于 2016 年 9 月流出的其内部加班通告。当然在那之前,互联网企业的加班已经是成文或不成文的一种文化。   其后,随着 996 的概念被不同的企业提及和批判,它像一种传染病一样从互联网企业弥漫到其他领域,成为我......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