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什么是NLPNLP(-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就是在机器语言与人类语言之间沟通的桥梁,以实现人机交流的目的。02NLP的两个核心任务NLU:自然语言理解。希望机器像人一样,具备正常人的语言理解能力。NLG:自然语言生成。为了跨越人类和机器之间的沟通鸿沟,将非语言格式的数据转换成人类可以理解的语言格式,如文章、报告等。学习链接:https://easyai.tech/ai-definition/nlp/文字也是人类语言之一,文字识别分为两个具体步骤:文字的检测和文字的识别,两者缺一不可,尤其是文字检测,是识别的前提条件,若文字都找不到,那何谈文字识别。03自然...... Last article READ

虾米音乐关停:网友泪崩 一代人的青春落幕

  文科科

  1 月 5 日上午, 虾米音乐宣布播放器业务将于 2021 年 2 月 5 日正式停止服务。

  在经历了战略失误、版权失守、用户萎缩后,关停似乎早已被认定为一个“该来的时刻”。

  其实早在 11 月底虾米音乐被爆出要被关停的消息后,用户就开始自发在社交平台为虾米写送别词。在虾米音乐的官方微博下,粉丝的留言还在持续增长,表达不舍之情。

  如果从 1999 年九天音乐、星空等国内最早一批数字音乐网站开始算起,数字音乐在中国已走过 21 年。期间,无数的音乐平台消失,也有许多音乐平台出现。

  而虾米音乐,从 2006 年成立至今,经历了辉煌,也遭遇了低谷。早在 2013 年时已是拥有 2000 万注册会员的音乐社区巨头,不仅是音乐爱好者的家园,更在国内音乐平台中高居鄙视链顶端。

  面对虾米音乐的关停,悲痛之余,人们开始质问:谁杀死了虾米音乐?

  虾米音乐的理想主义

  很长一段时间,虾米音乐仍处在音乐行业平台鄙视链的最顶端。

  众多媒体报道中都提到:虾米音乐的创始人王皓本身就是乐队吉他手出身,身在这个圈子里,能够特别真切地体会音乐人的辛酸:不仅收入微薄、演出场地受限,听众流失也特别快、生活很难得到保障。

  于是,在阿里巴巴做了四年系统分析工程师后,王皓决定离职,带着让音乐人“站着把钱挣了”的梦想,联合几个朋友,一起创办了 Emumo 网站,也就是虾米网的前身。Emumo 是 Earn Music&Money 的缩写,意思是“让音乐人能赚到钱”。

  这份对音乐的热爱以及理想主义也被延续到虾米网身上。

  虾米创始人之一王小玮在最近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当时虾米还做了中国最全的音乐曲库,在刚刚有 10 万用户的时候,虾米就有 6 个语言编辑,并且实现了本国语言的搜索,除了英语,日韩语以外,还包括西班牙语,俄语,泰语等小语种。

  “为了建立和完善这个曲库,当时从全球范围内召集了 300 多个音乐爱好者,用社区的方式去做。我们前期确实做了大量脏活累活,投入产出非常差,相当反商业化,随时可能关门。”

  彼时,虾米音乐上囊括了最为齐全的曲风流派分类列表、最多元的音乐库以及最为完整的音乐人、专辑和歌曲信息。同时,虾米音乐也鼓励用户发布 UGC 内容,在虾米,用户可以修改音乐分类,自由上传曲目,编辑歌词等信息,这让不仅让虾米成为当时音乐社区氛围最佳的流媒体,这吸引越来越多音乐爱好者涌入,其中不乏高端乐迷。

  于是,虾米顺势开启了在线付费模式的先河,以实现最初“让音乐人赚到钱”的理想。但现实给了王皓当头一棒,这在当时并不能被大多数音乐人理解,甚至爆发了音乐人集体声讨虾米事件。

  彼时,用户的在线付费习惯并未养成, “虾米每年支付的版权费用是收入规模的十几倍。” 王皓曾在采访中透露,这让他不得不开始思考,投身巨头的怀抱。

  王小玮也坦言,“虾米拥有七八千万用户,为了保证用户体验,就需要大量版权,但公司当时的营收无法支持大量版权投入。如果不是阿里当时收购了虾米,虾米可能在 8 年前就死了。”

  “数字音乐市场这两年会有很多的变化,会有点类似早期的视频网站,未来会是一个大资本进入巨头游戏的时代,虾米作为独立音乐平台会比较危险,跟一些大的平台在一起,会安全一些。”2013 年 1 月,带着这样的想法,加上曾在阿里工作过几年,虾米音乐创始人王皓同意了互联网巨头阿里对虾米音乐的收购。

  同年,用户量超两亿的天天动听,也迫于版权压力卖身阿里, 2015 年 3 月,阿里巴巴将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合并组成阿里音乐,高晓松担任董事长,宋柯出任 CEO,何炅任首席内容官(CCO)。

  随后阿里音乐动作连连:斥资 3000 万元,买下《中国好声音》第三季的音乐版权;与三大唱片公司(环球、索尼、华纳)合作;并与相信音乐、滚石音乐、华研国际、BMG(德国音乐版权管理公司贝塔斯曼音乐集团)、寰亚唱片等多家知名唱片公司签订独家合作协议。

  一时间,阿里掌握了超过 60% 的华语歌曲的独家版权。可以说,当 2015 年在线音乐进入正版化时代后,从任何方面来看,阿里音乐在版权之争上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

  而对于身处其中的虾米而言,有了阿里爸爸的大力支持,似乎要迎来高光时刻。

  虾米音乐的自我阉割

  2016 年 5 月 18 日,北京万达索菲特酒店,星光璀璨。高晓松、宋柯、何炅三人穿着太空服在舞台正中央亮相,这是阿里星球正式亮相的现场。

  这场音乐平台的发布会,请来了半个娱乐圈的人来为其站台:黄渤、蔡康永、老狼、郑钧、郭德纲、李亚鹏、那英、马东、华晨宇、等文娱明星悉数登场;此外,更有王长田、陈可辛、龚宇、傅盛、罗振宇、张昭、洪晃、洪涛、哈文等影视、体育、IT 和投资界大佬来撑场面。阿里星球,一时风头无两。

  现场,宋柯豪情满满的宣布,阿里星球不再是一款音乐播放器,而是一个拥有粉丝游乐、天天视听和幕后英雄三大板块,包含从粉丝经济到互动直播再到音乐产品交易等多种服务内容的在线音乐交易全产业链平台,看起来,似乎要颠覆整个传统音乐产业,再造一个音乐版淘宝。

  对这个星球,高晓松的愿景和承诺是:3 个月后将诞生全球音乐产业最大平台。

  但庞大的平台属性,迷糊的用户定位,复杂的用户界面,让这个 APP 上线后很快就沉寂。

  在正式推出不到一年后,阿里星球关闭。曾经两亿多用户的天天动听则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

  有媒体评论,阿里星球的生涯虽然短暂,但给阿里音乐带来的打击却是毁灭性的:天天动听改版成阿里星球后,使得天天动听数年积累下的用户大量流失,阿里音乐的整体市场份额因此下降;这期间,虾米不仅被忽视,还迎来了一个巨大的版权空洞。

  2015 年 7 月 8 日,国家版权局发布《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通知责令各网络音乐服务商于 2015 年 7 月 31 日前将未经授权传播的音乐作品全部下线,发出通知以后,大概在不到 2 个月的时间里下架的音乐作品达 220 余万首。

  而在 31 日期限前最后一天,虾米没有版权的音乐悉数下架,歌单灰了一大片,周杰伦的歌曲也正在其中。

  但高晓松毫不关心,只埋头阿里星球。

  这期间,QQ 音乐和海洋音乐集团的数字音乐业务合并,成立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拥有 QQ 音乐、酷狗、酷我等产品的腾讯音乐一跃成为最大的巨头。同时,它与网易云音乐也开始疯狂加码版权。

  艺恩数据显示,2015 年~2016 年,光是 QQ 音乐的曲库规模就达到 1500 万首,而虾米音只有 400 万首。

  错过风口期的阿里音乐,拥有的一手好牌被高晓松三人打得稀巴烂。

  2016 年 9 月,阿里将高晓松升任阿里娱乐战略委员会主席,将 CEO 宋柯提升为董事长,实则架空两人的权利。与此同时,阿里音乐团队规模缩减,架构不断调整,此后阿里音乐的负责人一换再换,从杨伟东、张宇,再重新回到杨伟东手中,再到朱顺炎,战略也一时一变,没有长期的方向。期间,王皓还被请回来,但依旧于事无补,也很快离开战场。

  此后,阿里音乐持续走下坡路:2019 年 6 月,手握 SHE 等歌手版权的华研转投腾讯音乐阵营,虾米音乐失去了最后一块重要的版权阵地。

  易观千帆 2020 年 11 月发布的 TOP1000 移动 APP 数据显示,虾米音乐 10 月的月活用户仅有 988.3 万人,酷狗音乐、QQ 音乐、酷我、网易云音乐月活分别 2.61 亿、2.5 亿、1.5 亿和 1.13 亿。

  再见,虾米

  承载无数人梦想与青春的虾米,即将“消失”在时代的大潮中。

  在微博和知乎上,粉丝们开始赞许虾米曾经的辉煌,表达自己的不舍,甚至悼念逝去的青春。

  “哭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可能别人觉得不就是个音乐 app 吗,换一个就好了,但是就是不一样,怎么都不会一样的[失望]。最懂我的,日推最棒的,环境最舒服的,我最喜欢的 app[泪][泪][泪]。

  去年,我喜欢的一位不知名的的歌手,叫王思远,突然退圈了,他以前这歌只能在虾米上听,现在连虾米都没了,我除了叹息啥都做不了。”

  “我在虾米上买的 100 多张 EXO 的专辑咋办?”

  ………………………………………………

  就连虾米们迁徙去哪里,也成为了一大话题。

  中午十二点,虾米音乐官方微博发布虾米音乐年终盘点,《我和虾米的故事》,和网友进行了道别。

  就如虾米音乐微博中所言:,茫茫人海,有多幸运相遇在这里,何其有幸,虾米见证了你所热爱与沉迷。

  虾米,再见了!

  文/李厚辰   来源:看理想(ID:ikanlixiang)   互联网企业对内用高工资、期权、996 拷问着员工;对外,用红包、便利性拷问全社会。   最后他们想证明一个问题,别搞什么阳春白雪的权利和尊严,就像拼多多的回应,‘这不是资本的问题,这是社会的问题’。   996 已经闹了 4 年有余。   该术语首先出自“58 同城”于 2016 年 9 月流出的其内部加班通告。当然在那之前,互联网企业的加班已经是成文或不成文的一种文化。   其后,随着 996 的概念被不同的企业提及和批判,它像一种传染病一样从互联网企业弥漫到其他领域,成为我......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