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3日消息 据外媒 WindowsLatest 报道,微软的 Chromium  Edge 在安全方面将更加完善,该浏览器将迎来一个新功能,可以帮助用户追踪账户的安全漏洞,检测用户密码是否已泄露,并在必要时提醒用户修改密码。2021 年 1 月,微软将在某个时间推出 Edge 88 正式版,此次大版本计划增加三个关键性新特性 : 密码泄漏警报、垂直标签和强密码建议等功能。IT之家曾,微软 Edge 浏览器 88 稳定版更新将于本月正式到来,预计将引入大量新特性,例如睡眠选项卡、垂直选项卡、PDF 文档的阅读视图、重置 Microsoft Edge 同步数据等。密码泄漏警报...... Last article READ

张一鸣会造车吗?

  文/赵晋杰编辑/马钺

  来源:字母榜

  不设边界的字节跳动,2020 年除了加码在线教育外,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动向:进军车联网领域。

  5 月,字节跳动向媒体确认,已组建车联网团队,并计划推出自己的车辆信息娱乐系统方案,实现旗下抖音、今日头条等移动互联网产品在汽车终端落地。但自此之后,再无字节造车的消息传出。

  在字节跳动陷入沉寂的大半年内,围绕车联网在内的全球智能网联汽车行业,迎来集中爆发:

  第一波造车浪潮中崛起的特斯拉、蔚来、小鹏、理想们,经历了从地狱到天堂的转折,市值狂飙。

  从 10 月份开始,以华为、阿里等为首的巨头,开始酝酿第二波造车浪潮。它们共同选择了联合造车路线,通过技术变现,攫取汽车电子产业链变革中的红利。

  巨头造车,看中的是场景化定义下的终端新生态。

  IDC 中国助理副总裁王吉平总结出的 2021 年中国智能终端市场十大预测之一,提到“随着消费者使用终端场景的广泛分布,在不同的场景中都酝酿着一种内在的场景生态。如娱乐终端生态、健康终端生态、教育终端生态、智能家居智能生态等多场景生态”。

  根据植入形式不同,互联网公司切入智能汽车领域一般分为三种模式:

  最简单的,是用户通过 USB 数据线,连通手机和车机,使用超级 APP 体系内生态应用;

  再进一步,是集成自身生态资源,以超级 APP 形式植入车机,放弃与主机厂商竞争 OS 开发权;

  最终形态,是开发 OS 车载操作系统,成为车企供应商,如阿里 AliOS、百度小度车载 OS。

  从字节跳动对外透露的信息看,张一鸣暂时选择了第二种模式:用今日头条+抖音超级 APP 植入车机。

  但这会直接面临一个软件通用性难题。“让不同车企去为软件和系统适配硬件是非常困难的”,恒业资本管理合伙人、慧辰资讯董事江一告诉字母榜,考虑到软件后续的迭代升级,平台化延续,软硬件解耦是大前提。所以,未来进一步转向 OS 操作系统,“属于是(张一鸣)必打的牌”。

  中信证券分析报告中也指出,字节跳动真实意图或在借助锤子科技 Smartisan OS 操作系统,卡位车联网车载操作系统。

  赛迪顾问数据统计显示,预计到 2021 年,我国车联网市场规模将超过 1000 亿人民币,全球车联网更是一个万亿人民币大市场。

  张一鸣的雄心是打造一家 super compony,字节如今估值已经超 1000 亿美元,要想规模再上一层楼,只有以车载系统杀入车联网领域,才能承载字节跳动这条蓝鲸游向更广阔的增长地带。

  A

  字节跳动这一终极意图,其实早已藏在了张一鸣的招聘需求中。5 月份对外确定车联网业务后,字节跳动放出两个车联网方向社招岗位——高级产品经理和高级商务经理。

张一鸣

  截至目前,字节跳动官网仍有 4 大车联网在招岗位:客户端研发工程师(Android)、车联网产品经理-火山引擎、车联网交付产品经理-火山引擎和资深数据分析师。

  以上招聘岗位中,涉及到车辆信息娱乐系统(IVI)、智能座舱域软件开发、商业化落地、业务增长等关键词,江一认为,字节跳动这番举措,“明摆着就是要做个 OS 出来”。

  而且,如果仅仅局限于把抖音简单植入车机端,价值并不大。快手就是前车之鉴。

  2019 年 7 月,快手与斑马合作,在斑马智行 3.0 系统中接入了快手短视频功能,并装进了上汽荣威 RX5 MAX 的智慧出行娱乐系统中,但用户反响平平,主要原因在于一来受限于场景,“开车刷快手”会存在安全风险;二来快手与车载横屏的适配做得还不够好,用户体验有待进一步提升。

  在车联网产业链人士吴柯维看来,眼下更有价值的,是给车主提供一些能辅助驾驶安全的信息,“如果弄来弄去,只是在上面去搞一些娱乐,去刷个抖音,这事儿不靠谱。”

  这背后反映出的,其实是非刚需应用的场景移植问题。

  与地图、音乐、FM 广播等相比,资讯、短视频等娱乐信息服务,显然还不是当下车机端用户的刚需。

  而且,单一 APP 还将面临软件通用性难题。字节跳动如果想要合作更多的车企,来实现规模化生态协同效应,就需要实现软件和硬件的充分解耦,而一旦未来其他 OS 系统将其屏蔽在外,字节跳动难免陷入被动。

  独立研发车载操作系统,成为字节跳动的必然选择。如何“把非刚需应用,匹配到刚需的应用场景,怎么跟车企更好结合,提高用户活跃度”,这些是张一鸣需要去考虑的实际问题。

  在张一鸣给出答案之前,车载操作系统的路上,已经挤满对手。

  传统车企、造车新势力和科技巨头,纷纷进军车载操作系统。这份名单上,陆续出现了苹果、谷歌、亚马逊、百度、阿里、腾讯、华为、特斯拉、小鹏、蔚来……

  阿里 2015 年推出斑马网络,其背后的技术底座便是 AliOS,其前身 Yun OS 更是早在 2011 年就已问世。目前广泛装机在上汽荣威、雪铁龙、大通、宝骏、斯柯达、名爵、观致等品牌车型上。

  百度 2017 年喊出“All in AI”,推出 DuerOS 人工智能系统,并基于 DuerOS,推出了小度车载 OS 系统。百度 Carlife+,已经在超过 400 款车型上实现车机、手机的互联映射。

  腾讯 2017 年发布 AI in Car 车联网络,后来升级更名为“TAI 汽车智能系统”。

  华为 2019 年正式发布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 Hi,涉及智能座舱操作系统(HOS)、智能驾驶操作系统(AOS)、智能车控操作系统(VOS)三大域。华为 HiCar 生态合作伙伴已超过 30 家车厂,合作车型超过 120 款。

  小米也在今年 4 月份战略投资了车联网公司上海博泰。小米创始人雷军当时表示,车联网是未来科技的重要一环,汽车也是未来人们 生活中最重要的智能终端。

  B

  互联网公司切入汽车市场,本质上仍是其各自线上业务的延伸,其切入的形式与手段受限于各自独有的基因。

  以 BAT 为例,百度的用户应用生态,强调百度系 APP 内容生态和出行生态;阿里的用户应用生态,通过使用支付宝账号作为 SuperID,将车企和阿里系生态打通,围绕“人生活”、“车服务”、“路感知”三个维度打造新生态商业模式;腾讯的用户应用生态,则是将微信账号作为 SuperID,打通车企生态和自身社交、娱乐和游戏生态,车企可以通过 TAI 接口,共享腾讯的生态服务。

  以此来看,字节跳动通过抖音、今日头条布点车联网,就有了新的观察视角:张一鸣或许也想像阿里、腾讯一样,前期围绕抖音建立一套黏住车主的账号体系。

  而且,当下的外部环境,对字节跳动来说,从战略价值和效率杠杆平衡角度出发,也是一个入局车联网的好时机。

  车联网场景无疑是个高频场景,吴柯维讲到:“只要高频,就能催生行业级别的大力投入。”加上基础交通设施的逐步成熟,包括智能汽车B端需求增多,都给了字节跳动通过更低成本,去撬动更大资源的机会窗口。

  同时,造车新势力和传统车企的对抗游戏,也让那些不具备自研能力的传统车企,对科技巨头的车载操作系统产生合作需求。

  尤其考虑到高估值带来的增长压力,当原有业务触及天花板时,字节跳动亟需通过业务扩张,切入不同领域,来展示给资本市场一个具有充分想象空间的上市故事。

  据 QuestMobile 数据显示,抖音推出 4 年后,2020 年初增速已从 2019 年的 733% 跌至 60%,今日头条 DAU 也呈现负增长趋势。

  车联网,将成为张一鸣继布局游戏、电商、企业服务、教育培训、医疗健康等之外的第 12 条新赛道。

  通过扩展到汽车大屏,字节跳动原有的娱乐信息内容,就可以横向打通,将流量生意做到极致。

  就像教育业务对字节跳动的战略意义一样,车联网领域的布点,同样起到让更多人熟悉字节系产品,进而培养更多人对字节系产品的依赖。

  尤其在互联网转入存量竞争阶段,任何一块屏的背后,都牵扯着用户时长的争夺。

  字母榜(ID:wujicaijing)此前文章《微信加速内循环》和《淘宝改版背后的逻辑》,详细分析了微信和淘宝加速超级 App 体内流量循环的行业趋势。科技巨头们都希望增强产品粘性,把用户永远留在超级 App 里。

  开发更多应用场景,不啻为一项更有效的手段。车联网就是巨头们下注的新战场。

  字节跳动也正试图在各个维度争夺和占领用户时长。一旦成功,车联网就可以进一步提升字节跳动的 ARPU 值。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预计,到 2025 年在 5G 快速建设与产业链成熟度快速提升的推动下,中国车联网渗透率或提升至 77% 左右的水平,市场规模有望达到接近万亿人民币级别。

  C

  但车联网并非智能汽车时代的新鲜事物。早在 20 世纪末就出现了 TSP(Telematics service provider)服务。

  根据演进过程,车联网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车企主导的功能性车载信息服务阶段;第二阶段是智能网联服务阶段;第三阶段是智慧出行服务阶段。

  现阶段所有玩家都处于智能网联服务阶段,尚未筑起行业壁垒,表现在车载操作系统方案、技术、生态聚合上,各家甚至出现一定程度的同质化现象。

  当前的车载操作系统市场格局,由 QNX、Linux 和 Android 三大阵营构成。国内玩家底层架构基本都依托于后两者。

  对科技巨头们来说,手里有钱有技术,模仿开发一套车载操作方案,理论上毫无门槛。而在大量巨头入场后,直接冲击了独立第三方车联网企业,不得不寻找巨头庇护。

  2020 年 4 月份,车联网一哥“上海博泰”,就接受了小米的战略投资。

  博泰车联网 CEO 应宜伦曾评论,1 万人的研发团队加上 50 亿的研发费用是较为理想的研发阵容,但单靠车联网公司或者主机厂都很难实现,未来联合研发,抱团发展是必然趋势。

  科技巨头们看中了 Tier1 的车联网公司多年累积的行业经验和车企客户关系,投资收购成为其快速获取车联网行业能力,与其他巨头分庭抗衡的一条捷径。

  在江一看来,不排除字节跳动收购一家车联网企业,加快进程的可能性。毕竟从历史上看,张一鸣还是挺喜欢用收购的方式招揽人才,扩展业务的,如现在今日头条的陈林,抖音的张楠,都是公司被字节跳动收购后加入的。

  中信证券认为,随着车联网应用的落地,上游、中游和下游产业链也有望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届时,车联网将可能真正实现车-X(X:车、路、行人及互联网等)之间的全方位连接,进入第三阶段的智慧出行服务。

  那时的汽车空间,将真正发展成为我们工作、家庭之外的第三空间,汽车将成为构建万物互联世界的重要一环。

  谁掌握了汽车与智能家居之间车家互联的通道,谁就拿到了 IoT 时代的入场票。

  D

  在巨头掀起的第二波造车浪潮中,围绕华为、百度,相继都被传出造车消息。字节跳动会不会成为下一个?

  “从二级市场估值逻辑来看,字节目前最需要的,是通过主营业务优势,持续扩大增长率。如果直接涉足全新的汽车领域,怎么向投资人讲故事获取融资,会是一个问题。”江一指出。

  反观当前飙升的造车新势力股价,其中炒作成分太多。美国投资研究公司 Research Affiliates 合伙人兼欧洲研究主管维塔利·卡莱斯尼克(Vitali Kalesnik)就认为特斯拉市值存在泡沫,因为“要证明特斯拉当前的估值合理,我们需要非常、非常激进的假设(才能做到)。”

  就连马斯克本人,都在 12 月初给员工群发邮件中警告,特斯拉需要控制支出,才能延续季度盈利,“投资者对我们未来的盈利能力给予了很大的信任,但如果,在任何时候,他们断定这是不可能发生的,我们的股票就会立刻像大锤下的舒芙蕾一样被砸得粉碎。”

马斯克

  造车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性感。

  “除非字节跳动能够并购到一家成熟的车企”,江一认为,但经过造车新势力的一波洗礼,优质标的早已被抢购一空,剩下的要么贵,要么不理想。

  哪怕业界老大哥苹果,在传出造车消息后,也遭高盛看空,认为即使在乐观的情境下,苹果在利润率较低的汽车业务上的盈利潜力也微乎其微,此举对苹果盈利的贡献将“非常有限”。

  专注做车载操作系统,反而更有利可图。苹果和其他科技巨头希望涉足汽车行业的主要原因,更多也是看重“未来的消费者在A地前往B地的过程中,可能会花费大量时间使用自动驾驶汽车中的信息服务。”高盛在报告中分析。

  “汽车即服务”(VaaS)的订阅模式可能在未来兴起,这或许也是张一鸣感兴趣的地方。

  IHS Markit 报告中预计,未来 3 年将会有越来越多的车企,与 BAT 这一类的科技巨头进行合作,共同研发适应中国特色的智能网联生态,预计搭载 BAT 智能网联服务的新车数量,将在未来 3 年实现约 15% 的年均复合增长率。

  另一方面,传统车企在经历过去 10 年黄金爆发期后,2019 年销量首次出现负增长,加上造车新势力的搅局,逼迫车企开始逐渐从“卖产品”转向“卖服务”。

  与互联网企业合作,利用智能网联服务作为产品的主要卖点之一,来增强市场竞争力,已经成为部分传统车企共识。

  字母榜此前文章《新造车势力让华为走开》中曾提到,目前国内传统车企,真正在系统方面做到跟车的智能化深度结合的,寥寥无几。开发一个智能网联汽车系统,难点集中在三个方面:第一,重视程度;第二,组织架构调整;第三,团队执行能力。

  这三大拦路虎将很多传统车企挡在了自主研发的门外,这才给了字节跳动这样的技术公司,进入汽车产业的机会。

  但起步较晚的字节跳动,依然充满不确定性。最大的挑战,就看字节跳动能不能搭起这个生态,江一认为,最后比拼的是“谁在车机端的集合优势更大,谁的战队联盟更强。”

  就像一场拔河比赛,人均标准一致的情况下,三个人的团队,肯定拉不过五个人的。“规模小了肯定活不下去”,无论是对传统车企,还是对科技巨头们。

  车载操作系统入口之战,“会再现社区团购一般的疯狂”,因为高频的入口,就意味着资源的稀缺,行业大规模投入是必然。

  这个市场,可以看作是巨头们在大出行赛道竞争的延续。只不过,现在的牌桌上,多了一个新玩家。

  等到字节跳动 OS 问世之际,或许就是张一鸣枪响之时。

  文/蕾师师    来源:量子位(ID:QbitAI)   这个机械臂正在完成够、拿、移、推、点、开等 6 个动作。   而且动作娴熟,还不存在失误。   更令人意外的是,训练这个机械臂,只花了短短 25 分钟。   即使有人为干扰,它也能够成功完成抓取动作。   还能抓起以前没有见过的物体形状。   这就是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项新研究——高效机器操作框架 Framework for Efficient Robotic Manipulation(FERM),专门对机械臂进行高效率操作的算法训练。   FERM 为什么比其他方法效率高?   目前来看,大......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