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被官方封禁后又再度上架!这下片神器你用过没)最近对于老司机们来说,有一个不得不关注的新闻——著名开源下片神器 “youtube-dl”被 GitHub 官方封禁,原因是美国唱片业协会 RIAA 以 DMCA (数字千年版权法)投诉,称 youtube-dl 侵犯版权。但不久后,GitHub 毅然将 youtube-dl 重新上架,并且专门拨出 100 万美元作为法律辩护基金,以应对未来的诉讼。这个举动,令很多老司机动容。▲ 下载神器 youtube-dl 一度被迫下架,现在已经重新上架可以预见,youtube-dl 的版权纠纷仍会持续一段时间。而 youtube-dl 之所以被 RI...... Last article READ

B站跨年晚会变味了?咋这么像春晚?

  “今年B站的跨年晚会怎么这么像春晚?

  很多看过哔哩哔哩(B站)“2020 最美的夜”跨年晚会的观众可能都会有这样的感觉。

  抛开多次担任过央视春晚主持人的撒贝宁不谈,形式上,这次B站跨年晚会像春晚一样,在北京主会场之外新设了武汉、香港和台北三个分会场,内容上则在唱歌跳舞之外增加了戏曲、语言类表演等常见于春晚的节目类型。

  不过让人觉得更像春晚的应该还是晚会里出现的一些空镜和串词。

  作为自 2019 年起B站一年一度的保留节目,2020 年刚办第二届的B站跨年晚会不论在规模、节目设置还是赞助商露出上,铺得都比 2019 年更大了。

  在保留回忆杀、与热门 IP 结合等等原配方的基础上,B站在这次的节目单里塞进了更多内容,节目数从 2019 年的 21 个增加到了这次的 31 个,其中就包括邀请了更多知名度更高的明星。

  周深、邓紫棋和五月天是去年就参加过的,今年则加入了谢霆锋、韩红、郎朗、毛不易、张碧晨、黄龄和刘柏辛等等“新面孔”,这甚至会让一些B站观众觉得“明星太多了”。

  明星自然是一台晚会里不能缺少的,但明星太多也会带来一些问题,尤其是在B站这个“素人”社区氛围浓重的地方。如果说去年胡彦斌演唱《我为歌狂》经典歌曲、周笔畅演唱《流浪地球》推广曲以及吴亦凡唱《大碗宽面》等内容多少都与B站有关,明星更多像是一种让B站这群观众感到新鲜的调剂出现在晚会中,那么今年到场的这些明星,反而会给观众一种“他们才是晚会主角”的错觉。

  当然,有这种感觉并不全是因为他们表演的内容与B站无关,毛不易演唱的由 ilem 作词、作曲,洛天依、言和作为原唱的《得过且过的勇者》,韩红以 Rapper“XXXL”的身份演唱的《REAL》,和B站都太有关系了,但恰恰因为“这届明星”知名度更高、影响力更大,会让人的目光不自觉地被他们吸引。

  明星们的表演内容到底是不是和B站有关,或许也可以用更简单的替换法来计算——比如谢霆锋演唱的《黄种人》,当晚的重磅节目、由郎朗演奏的《漫威英雄永不落幕》漫威电影主题曲,以及刘柏辛唱的《Manta》,如果是放在其他家跨年晚会,也依然会是受欢迎的节目。

  换句话说,当中有一部分节目确实并不具备“非在B站播出”的不可替代性——这也确实让这些明星更像主角了。

  明星变主角就会有一个问题,他们自带的关注度一定程度上是和B站平台原本的氛围相斥的,如果B站不能很好地吸收这些明星,就可能出现适得其反的效果。

  B 站跨年晚会铺得更大的还有广告。

  从 12 月中旬发布晚会预告片《不再撤回》起,冠名商“元气森林”就被深深植入进了预告片——不单单只是加个 logo,而是参与进了叙事那种。

  包括“元气森林”和“美的”在内的赞助商甚至在晚会中有了自己专属的节目。由青年钢琴演奏家侯乐天和曾为《蓝猫淘气三千问》系列动画片中“蓝猫”角色配音的配音演员葛平共同表演的《美的智慧三千问》,就是美的智能音箱的定制节目。

  元气森林则被B站 2020 年热门自制说唱节目《说唱新世代》的“贷人”们(粉丝对选手的昵称)写进了名为《今天要做元气 er》的歌里,歌词也很直白,像鼠来宝一样压了个韵,“0 糖 0 脂 0 卡,别犹豫就出发,不逃避不烦恼,在这元气森林尽情舞蹈。”

  尽管B站用户对于平台上 up 主“恰饭”早已习惯,而且这些广告也已经融入了B站本身的内容,比如《美的智慧三千问》的创意就是,被当做B站鬼畜区素材、其本人也有入驻B站的葛平来为美的智能音箱配音,而《说唱新世代》和 W8VES 本身就是B站的 IP,但因为植入过于明显,不得不说两个节目给人的观感依然有些生硬。

  除此以外,B站还在这次晚会的节目间隙增加了赞助商的中插广告,并在会场增加了更多元气森林品牌的露出,比如一个专门的抽奖区。

  其实以上种种,不管是邀请更多明星,增加赞助商露出,又或是在许多节目的设置上,都让这场晚会变成B站 2020 年“破圈”努力的一次浓缩。

  这一年有更多明星入驻B站,周深、郎朗、毛不易、黄龄和刘柏辛都以个人的名义经营着B站账号;这一年B站买下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 2020-2022 连续三年的中国大陆地区独家直播权,刘柏辛于是演唱了《Worriors 战士》(英雄联盟 2020 赛季宣传曲);

  这一年B站陆续上线的综艺《说唱新世代》和剧集《风犬少年的天空》两部大热自制内容,成为跨年晚会演出的一部分;这一年B站还独家代理发行了二次元手游《公主连结 Re:Dive》,拿下了《我的三体之章北海传》、《姜子牙》等等 IP 版权,所以才有了 AKB48TeamSH、洛天依和周深的表演……

  广告可以理解为B站破圈的一个结果。此前B站对广告的态度一向谨慎,但加速破圈需要B站不断有资金注入,广告业务自然变得日渐重要。B站在 11 月发布的财报显示,一直以来饱受诟病的广告收入已实现连续 6 个季度的加速增长,Q3 同比大增 126% 至 5.6 亿元,也成为其变现能力的自我证明。

  哪怕是跨年晚会本身,也是B站破圈的机会。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这次B站的跨年晚会看起来会像春晚——“2020 最美的夜”跨年晚会由B站和央视频联合主办,并在香港 TVB 翡翠台联合播出,这也是 TVB 首次播出内地互联网公司举办的晚会,不论是与央视还是 TVB 合作,无疑都会对B站的影响力和潜在用户群体有所拓展。

  这些都让刚刚办到第二年的B站跨晚显得和第一年如此不同。就像所有年轻人必须长大面对这个世界一样,B站也开始处理更复杂的问题,所以它的味儿肯定会变,这让它在获得更好看的流量数据的同时,换来更低的评分。

  而这些都是融入“社会”的代价。它的节目选择、商业化取舍和合作形态,某种意义上也正是年轻人融入主流过程里的妥协——你必须接受在一场晚会里和中年人争先恐后地交替着“爷青回”。

  但目前来看,尽管它越来越像一场普通意义的跨年晚会,它依然保留着自己新鲜的地方:大多数跨年晚会是基于主流价值观对小众文化的一厢情愿的想象,去做居高临下般的整合。而从亚文化社区起家的B站,算是第一次从“二次元”的年轻非主流视角去融合更主流的文化与审美。这让B站目前的改变还可以被它曾经的核心用户接受。

  可如果有一天B站把跨晚真做成了“又一个卫视跨年晚会而已”,也开始俯视着“包容”更多文化了,那B站才是彻底变味了。

头图来源官网截图   文/Yuki     来源:BT 财经(ID:btcjv1)   所谓“妖股”,莫不出人意表,走势大起大落,似无常理可言。2020 年,聚光灯下的中概股更是“妖风四起”。   对此,BT 财经年终策划《中概股风云 2020》盘点了一些“妖股”,为大家揭开“妖股”的真面目,背后到底是“真妖”还是“真神”?   今年最“妖”的中概股,莫过于造车新势力了。   姜是老的辣,估值是新的香   &......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