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1日消息 统信 UOS 现已推出 ISO 定制工具。这是专为厂商打造的镜像制作工具,用于满足厂商对硬件适配、产线安装等需求,既支持对程序和驱动 deb 包的二次定制,也支持对脚本的重新配置。IT之家了解到,ISO 镜像文件须为统信 UOS 操作系统,开发者可前往官网或 OEM 定制平台申请合法镜像。统信 UOS 官网显示,运行 ISO 定制工具须同时满足以下几点:必须在统信 UOS 操作系统上运行。必须在 amd64、mips64、或 arm64 架构上运行。在文档中心,统信 UOS 还详解了如何配置 ISO 镜像文件,具体操作流程如下:首次启动 ISO 定制工具,需要输入序...... Last article READ

软银注资作业帮背后,在线教育迎来“长期主义”胜利

软银集团首席执行官孙正义

  文/无锈钵

  来源:财经无忌(ID:caijwj)

  12 月 28 日,中国用户规模最大的在线教育公司作业帮宣布完成逾 16 亿美元的E+ 轮融资。

  临近年底,这一消息随即让本就战火未停的在线教育 K12 赛道再掀波澜。

  毕竟,仅仅在今年 6 月份,这一头部公司就已经拿到了高达 7.5 亿美元的投资,时隔短短半年,资本就再次向它押下重注。

  一年两轮融资背后,不变的则是投资者的青睐。

  这之中,曾因投资阿里巴巴而被中国市场所熟知的软银,更是不吝赞赏,连续重投。

  此情此景,不由得令人好奇,作业帮这一成立仅仅 5 年的在线教育公司,究竟靠什么让软银“念念不忘”?

  软银也疯狂

  这不得不提及软银的投资理念。

  一直以来,在 VC 界,软银旗下的愿景基金都被形容为公开的“颠覆者”。

  在孙正义的公开讲话里,他不止一次地提到过,软银对一家公司投资的最低限额是 1 亿美元。这也很符合他本人一贯的作风:认准目标,毫不犹豫。

  即便是在这个充斥着动荡与变革的时代,这一点似乎也并未改变。

  数据统计显示,过去的一年里,美国的风险投资公司一共投出了 1310 亿美元的资金,而孙正义的软银,两项愿景基金里每一项资金规模都超过 1000 亿美元。

  然而,疯狂的注资背后,软银并非是单纯的“送财土豪”,一系列投资背后,同样隐含着某种一以贯之的投资理念。

  尽管“找到下一个阿里”并非一日之功,但这并不妨碍软银朝着投资科技巨头方向不断前行。

  亚马逊、Alphabet、Nivida、特斯拉、奈飞、Zoom……这一系列带有鲜明技术色彩的投资名单背后,正如 Bernstein Research 分析师 Chris Lane 所说的那样:

  “软银一直以来所寻找关注的,都是那些具备改变和重塑市场能力的新技术公司。”

  而在这一过程中,相较于市场早期充满达尔文主义色彩的竞争拉锯,孙正义更感兴趣的,往往是那些步入竞争晚期的市场领导者。

  “当软银投资时,赢家已经很明显,软银的资金只是用来巩固它们的地位。”

  这一点,在下注 K12 在线教育赛道时,同样也不例外。

  公开披露的数据显示,2020 年 1 月~11 月末,在线教育行业共披露融资事件 89 起,同比减少了 34.56%。

  有趣的是,截至 11 月末,2020 年在线教育行业披露的融资金额却高达 388 亿元,较同期增长了 256.78%。

  一边是融资事件的减少,一边是融资金额的暴涨,所有资本的收拢都指向同一个答案:

  在线教育领域,外人眼中扑朔迷离的的丛林厮杀已经分出了胜负,具备投资价值的锚点已悄然浮出水面。

  在激烈竞争中成长为中国最大在线教育公司的“作业帮”,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软银的不二之选。

  作业帮“冲出荆棘”的秘密

  除了软银,此次投资中,一道看好作业帮前景的,还有包括阿里巴巴、Tiger Global、红杉、方源在内的多个投资机构。

  以至于这轮融资最后的实际交易额,较之此前设定的 10 亿美金上限,足足超出了 60%。

  各方抢投之下,作业帮靠什么赢得一众投资机构的青睐?

  数据是最好的答案。

  作为一家成立于 2015 年的年轻公司,作业帮的发展速度令人惊叹。

  截至目前,作业帮旗下的产品总日活已经超过 5000 万,月活超 1.7 亿,累计激活用户设备超 8 亿。

  不仅如此,作业帮超级 APP 还是唯一进入中国 TOP30 的教育类 APP,基于 AI 和全球最大超 3 亿题库所提供的拍照搜题、智能练习、作业批改、直播课、VIP 等全场景、一站式教育科技产品及服务,不仅为学生提供了更深度的答疑服务,也吸引了累计超过 6500 万直播课学员、1200 万付费会员的支持,会员规模稳居行业第一。

  出色的业绩背后,离不开这一品牌对于流量的深刻理解,这也正是作业帮在一众 K12 在线教育品牌中脱颖而出的秘诀。

  从创业第一天起,侯建彬就认准了要持续投入自有流量。

  这一点,无论是从作业帮旗下产品所营造的流量闭环,亦或是寒暑两季招生时的流量战争,都可窥见一斑。

  过去的这个夏天里,作业帮创造了付费课学员总人次 780 万,同比增长超过 390%;暑期正价班学员就读人次超过 171 万,同比增长超过 350% 的“拓客奇迹”;秋季,作业帮正价课学员超过 220 万,几乎追平了学而思,付费课学员超过 1000 万,创下行业纪录。

  这一方面离不开疫情对于在线教育市场的催化,另一方面也离不开其一手打造的产品力和流量逻辑。

  数据统计显示,在 2020 年暑期的正价班新增人次中,超过 67% 来自自有流量,相比 2019 年暑期的 53%,足足提高 14 个百分点,这之中,正价班新增学员来自外部投放获客的只占 33%,绝大部分都来自这一品牌自有流量池的转化。

  不同于其他在线教育品牌只能依赖真金白银的广告投放,作业帮超级 APP 自带的“流量聚集”成为了他们在行业中脱颖而出的秘诀。依靠自身,其次才是外部流量,在在线教育杀红了眼的当下,可谓独门利器。

  即便是,外部投放采买后没有转化成付费课学员的流量,仍有超过三分之二沉淀在作业帮 APP,并被长期持续激活,成为作业帮自有流量闭环中的一员。这是超级 APP 聚集效应的体现。

  合并计算自有流量转化和外部投放,作业帮综合获客成本不到行业平均值一半。

  在此基础上,庞大私域流量池为作业帮避开了获客成本高居不下的修罗场,也为后续依托智能匹配等技术实现用户需求的精准触达提供了可能。

  从这个角度来说,作业帮的成功,并不仅仅是一个教育品牌的成功,同样也是技术思维同传统线上教育痛点的成功结合

  K12 教育赛道迎来“长期主义者”

  某种程度上,这也印证了作业帮创始人、CEO 侯建彬在公开讲话中所说的:

  “技术才是真正冲击教育行业的变量。”

  相较于行业中千篇一律的教育公司平台公司,作业帮的优势就在于,他们不仅仅在教育和平台领域有所建树,同样还保有着技术和内容端的出色优势。

  面对传统线上教育模式的痛点,从“拍照搜题”到“智能练习”再到千人千面的“查漏补缺”,作业帮一直希望用教育+科技的力量,以大数据+专业师资搭建的现代化教研体系,实现千人千面、因材施教,为在线教育发展、线上线下教育融合尽到一份力量。

  这背后,同样也是作业帮坚守长期主义精神的体现。

  陈春花这样描述长期主义:

  “在一个巨变的环境中,唯一可以超越变化的,是长期主义,而非机会主义。”

  在教育这样一个持久战的赛道里,频繁的烧钱和竞争正在不断将战线拉长,这也意味着每位 CEO 都需要寻找自己的 milestone(里程碑)。

  而对于作业帮来说,它的 milestone 不是上市、市场占有率第一这些因素,而是核心价值的提升。

  它的表象可能是营收规模的增加、业务模式的扩展,这往往也是吸引资本和市场关注的表象,而真正的核心,是作为一种辅助教学手段的价值显现

  超越了资金的重要性的,则是师资、教研、内容所代表的行业积淀。

  毕竟,只有最终能够真正帮助到学生学习的在线教育,才可能持续得到家长和师生的信赖,并真正实现在线教育的长期发展。

  对于作业帮来说,它意味着持续投资教育师资与人才,意味着不断打磨教育产品与技术,意味着持续强健组织与文化。

  盈不可久,相比速胜,教育赛道的持久意味着更多的耐心、智慧和长远的谋划。

  而对于这一切,收获软银“弹药补充”的侯建彬依然充满信心。

  文/秦安娜   来源:略大参考(ID:hyzibenlun)   2020 年没有比内卷更出圈的人类学术语了,它用来形容一种不允许失败和退出的竞争。   用内卷化来形容近年的创投行业格外形象。那些用名校学历、海归经历、大公司履历作为敲门砖进入投资行业的投资经理,在 2020 年,只剩下挤进头部基金或退出行业两种极端选择。   行业趋冷、缺少风口的创投行业,养活不了中小投资机构,它们竞争不过头部基金,大多数成为了不投资只退出的“僵尸基金”。而小型基金不需要投资人,现在流行 LP(出资人)自己管理。   上升的通道又如此狭窄,顶级投资机构需要的投资人就那么多。红杉资本的......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