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1日消息 统信 UOS 现已推出 ISO 定制工具。这是专为厂商打造的镜像制作工具,用于满足厂商对硬件适配、产线安装等需求,既支持对程序和驱动 deb 包的二次定制,也支持对脚本的重新配置。IT之家了解到,ISO 镜像文件须为统信 UOS 操作系统,开发者可前往官网或 OEM 定制平台申请合法镜像。统信 UOS 官网显示,运行 ISO 定制工具须同时满足以下几点:必须在统信 UOS 操作系统上运行。必须在 amd64、mips64、或 arm64 架构上运行。在文档中心,统信 UOS 还详解了如何配置 ISO 镜像文件,具体操作流程如下:首次启动 ISO 定制工具,需要输入序...... Last article READ

苹果2号创始人发行虚拟货币,市值约10亿美金

  文/椎名

  来源:硅兔赛跑(ID:sv_race)

  苹果的创办离不开两个 Steve——Steve Jobs(史蒂夫·乔布斯)和 Steve Wozniak(史蒂夫·沃兹尼克)。

  1976 年,两人在乔布斯父母的车库里创办苹果。为此,乔布斯卖掉了自己的大众汽车, 沃兹尼克则出售了他所珍爱的科学计算器。一切都是为了两人的共同技术愿景——让技术更加触手可及,且具备很好的产品功能。

  毫无疑问,他们完成了这个目标。两个 Steve 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工作,奠定了现代个人电脑的基础。世界上最大的企业之一也由此而来。

  在苹果塑造了当代人的数字生活之后,乔布斯仙去,而另一个 Steve 、现已 70 岁的沃兹尼克却再度踏上了新的创业征程:恰逢比特币创历史新高之际,沃兹尼克(Wozniak)拥有了以他名字命名的代币 WOZX,市值约 10 亿美金。

  天才工程师其人

  Steve Jobs 和 Steve Wozniak 性格截然不同。

  乔布斯个性鲜明,他周游世界、皈依佛教,以自信、自大和自恋著称。而沃兹尼克则害羞、沉着、专注,是典型的工程师人格。

  如果说乔布斯像一个固执、偏激的生意人,时时刻刻追求完美,那么,沃兹尼克则更像是一个追求技术情趣的人,而且从后来他与苹果的关系来看,他也是游离于苹果之外的人物。

  两人也有相似之处,那就是对技术的痴迷。

  或许是因为沃兹尼克的父亲是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工程师的原因,从很小开始,沃兹尼克就展现出了对电子工程产品的兴趣。他经常参加科学博览会,而且据他的回忆,自己参加的所有科学博览会竞赛都得到了奖励名次。

  沃兹尼克高中时的爱好就是改造和设计电子元件。与此同时,他还喜欢恶作剧。他曾经发明一种按下按钮就可以干扰电视信号的设备。乔布斯也热爱电子产品和恶作剧,两人因此成为了朋友。

  高中毕业后,沃兹尼克曾短暂地去了科罗拉多大学,但由于就读费用太高,他在旧金山的德安萨学院读了二年级,之后便加入惠普工作。

  1976 年,乔布斯再度找到沃兹尼克,请他协助一款名为 “突围 “的电子游戏的开发。这个需求实际上是由雅达利公司创始人 Nolan Bushnell 提出。在雅达利公司,他们的工程师每台机器要使用 150-170 个芯片来进行开发。

  为了降低开发游戏使用的芯片成本,沃兹尼克和乔布斯不眠不休地工作了 4 天,最终向雅达利交付了一份使用 44 个 TTL(晶体管)芯片的设计。沃兹尼克最初的设计预想可以只用 42 个芯片,但后来沃兹尼克说 “我们已经太累了,这个数字不能减少了”。

  不过,据称乔布斯只与沃兹尼克平分了 750 美元的报酬,丝毫未提事成之后的 bonus。据报道,沃兹尼克直到 10 年后才知道奖金的事。他说,如果乔布斯告诉他说需要这笔钱,沃兹尼克就会把这笔钱给他。

  当然,这些尝试还都还只是小打小闹。

  1975 年,沃兹尼克开始开发两人第一个重大项目:Apple I。

  一年后,他和乔布斯共同创立了自己的公司 Apple Computer,并开始在乔布斯的车库里销售作为初级系统的 Apple I。为了创立苹果,沃兹尼克卖掉了他的 HP-65 计算器(当时价值 500 美元),乔布斯卖掉了他的大众微客。两人的分工也比较明确,沃兹尼克作为产品设计师,而乔布斯领导业务和销售方面的工作。

图片来源:somagnews

  按照当代的标准,Apple I 确实很难称得上是一台电脑,但在当时来看它是革命性的。

  与其他家用电脑不同的是,它是以套件的形式出售的,买家仍需自己加装机箱、电源、键盘和显示器。从本质上说,Apple I 是一块绿色电路板,可以插入任何家用电视,并与几乎任何电脑键盘配套使用。它被设计面向业余爱好者,因此在当地的自制电脑俱乐部进行展示销售。虽然它没有电源和外壳,但它为现代台式计算机奠定了基础。

  和世界上其他任何伟大的发明家一样,原型产品的诞生,是一切想象得以展开的原点。

  身为乔布斯销售和营销愿景背后的技术大脑,沃兹尼克设计了 APPLE I 之后,认为其用户体验离完美还有一段距离,于是他开始筹备第二代产品的迭代。目标仍然没有变,创造一台大众都能使用的电脑。在沃兹尼克成功的职业生涯中,他一直致力于创造有用的、众人可获得的技术。

  1977 年 6 月 10 日,Apple II 发布。可以说,个人电脑终于迎来了自己的“莱特兄弟时刻”,而 Apple II 正是“莱特飞行器一号”。

  它是第一台商业上成功的个人电脑,具有中央处理单元、键盘、彩色图形和软盘驱动器。

  在设计和制造方面,它比前代产品先进得多,外形看起来非常接近我们今天所认识的家用电脑类型。

  其突破性的工程加上视觉上的吸引力,APPLE II 确实实现了更多的改良,市场的表现证明了一切:1977 年 4 月,Apple II 在西海岸计算机展销会收到了 300 多份订单,这比 Apple I 在过去一年里的总销量还要多。

  沃兹尼克基于自己极简主义的技术原则,成功把大量的技术和组件集成到了一起,当时还没有其他人实现过把这些东西融合在同一个设备上的想法。正如他在自传中所写,这是“第一部开箱即用的低价计算机,就算你不是科技高手,也可以搞定。”

  他的创新至今仍在产生影响,因为,正是个人电脑的诞生和发展从根本上推动了计算机产业的发展,同时也改变了公众消费和共享信息的方式。

  沃兹尼克曾如此谦虚地评价他和乔布斯之间的“分工”——“史蒂夫总是能找到把它们变成钱的方法,他知道在哪里卖东西。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点,我只是为了好玩而开发这些产品”。

  “(我父亲)告诉我,作为一名工程师,你可以改变你的世界,改变很多人的生活方式……直到今天,我仍然相信工程师是世界上最关键的人之一”。

  后苹果时代的沃兹尼克

  Apple II 获得了巨大成功之后,乔布斯父母家的车库自然是无法容纳苹果公司了。随着苹果正式迁址,沃兹尼克也辞去了惠普的职位,全职到苹果工作。

  由于沃兹尼克对苹果公司贡献卓著,苹果首任 CEO 斯科特钦点沃兹尼克为第 1 号员工。

图片来源:Getty Image

  可观的财富在 1980 年底苹果上市的时候涌来,而沃兹尼克决定,从自己的股票份额中抽出一部分,分给最早一些在苹果工作、但没有资格获得股票期权的员工。此时离沃兹尼克因为意外离开苹果的时刻也越来越近。

  1981 年,沃兹尼克拿到飞机驾照后,在飞往圣地亚哥的途中飞机失事。事故让他出现了失忆状态,整整过了五周。他才回复神志。恢复过来的沃兹尼克决定重回另一条道路——他选择离开苹果去大学完成学业,于是,他到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电气建筑和软件工程学位。

  1984 年,沃兹尼克仍在协助苹果设计苹果 Macintosh 计算机,但在 1987 年,他的主业不再是为苹果公司工作。不过,沃兹尼克从未正式离开苹果,他仍然是一名每年领取津贴(估计约为 12 万美元)的员工。与此同时他也是苹果公司的股东。

  资料显示, 沃兹尼克 1980 年持有 7.9% 的公司股份,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将股票期权低价卖给了中层员工,并在不看好时卖出了一部分股票,目前所持有的公司股票数量不详,但据推测,沃兹尼克的股票价值约为数百万美元而非数十亿。

  “我从不想要钱,”沃兹尼克说。“所以,一旦我从苹果公司获得了所有这些财富,我几乎就试图摆脱它。”

  不再为苹果全职工作之后,沃兹尼克的新生活仍然与技术有关,他自己也创办过几家技术公司,尽管它们几乎难以和苹果相比肩,例如 2002 年成立的无线 GPS 技术公司“Wheels of Zeus”,可惜这家公司在 2006 年就倒闭了。

  他还创立了电子前沿基金会,该组织致力于捍卫数字时代的人权,并且是科技博物馆、硅谷芭蕾舞团和圣何塞儿童探索博物馆的创始赞助商。

  事实上,相比创业,投资慈善事业倒更像是后苹果时代的沃兹尼克主线。直到最近,沃兹尼克再度启程,成为了一家科技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踏足了他此前从未进入过的区块链领域。

  新的冒险:能源+区块链

  本月初一份发布的声明中,沃兹尼克证实,自己现为一家名为“Efforce”的新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这是一家将能源供需市场与区块链技术相结合的公司,此前已经低调运营了一年多的时间。

  EFFORCE 声称自己是第一个使用区块链技术来解决能源效率市场投资供需问题的平台。创始人之一、哈佛大学金融专业毕业的 Jacopo Visetti 如此理解他们所做的事情:环境问题源自经济,降低碳足迹本身就需要大量的资金,很多企业根本拿不出钱来完成这样的大工程,所以,能源中的很多问题,都是金融问题而不是技术问题。

  目前,全球能源效率项目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 2500 亿美元,但能源服务供应商(ESCO)往往投入超过 20 万美元的大量资本,才能推进节能计划。加上这些资本投入的预期回报难以衡量,需要较高的技术知识门槛,因此也不容易向传统银行拿到融资机会。

  公司用来为能效项目筹集资金。这可能包括改用低能耗的 LED 照明,或采用更好的制造工艺以节省电力。所产生的节能成为代币持有者手中的有形资产,补充其能源余额,可供未来出售或使用。随着 Efforce 的推出,能源效率市场第一次面向了大小投资者,不论其国界如何,他们都可以将可转移的能源节约转化为货币。

  沃兹尼克则背书道:Efforce 将是首个所有人都能参与全球能源效率计划的区块链平台,并从这些计划上获利,同时创造出重大的环境改变。

图片来源:EFFORCE

  不过,尽管沃兹尼克是该公司的六位联合创始人之一,但尚不清楚他在领导 Efforce 中将扮演什么角色。

  但他的背书和存在肯定会推动这家公司的宣传:该公司声称,其 WOZX 代币在加密货币交易所 HBTC 上市后,已估值约 10 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是在 2017 年和 2018 年初,沃兹尼克的加入可能算不上什么新闻,毕竟在当时,包括帕丽斯·希尔顿、DJ 哈立德等科技界圈里圈外的名人,都纷纷涉足币圈链圈,不同程度地为各种项目站台,尽管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后来都付出了代价。

  而这次沃兹尼克的加入,则是该领域 2018 年底遇冷至今少有的科技界大咖站台事件,并伴随着大量的机构入场,或许这一次会与之前不同。

  文/秦安娜   来源:略大参考(ID:hyzibenlun)   2020 年没有比内卷更出圈的人类学术语了,它用来形容一种不允许失败和退出的竞争。   用内卷化来形容近年的创投行业格外形象。那些用名校学历、海归经历、大公司履历作为敲门砖进入投资行业的投资经理,在 2020 年,只剩下挤进头部基金或退出行业两种极端选择。   行业趋冷、缺少风口的创投行业,养活不了中小投资机构,它们竞争不过头部基金,大多数成为了不投资只退出的“僵尸基金”。而小型基金不需要投资人,现在流行 LP(出资人)自己管理。   上升的通道又如此狭窄,顶级投资机构需要的投资人就那么多。红杉资本的......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