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1日消息 统信 UOS 现已推出 ISO 定制工具。这是专为厂商打造的镜像制作工具,用于满足厂商对硬件适配、产线安装等需求,既支持对程序和驱动 deb 包的二次定制,也支持对脚本的重新配置。IT之家了解到,ISO 镜像文件须为统信 UOS 操作系统,开发者可前往官网或 OEM 定制平台申请合法镜像。统信 UOS 官网显示,运行 ISO 定制工具须同时满足以下几点:必须在统信 UOS 操作系统上运行。必须在 amd64、mips64、或 arm64 架构上运行。在文档中心,统信 UOS 还详解了如何配置 ISO 镜像文件,具体操作流程如下:首次启动 ISO 定制工具,需要输入序...... Last article READ

学霸君暴雷!CEO劝员工找下家 用户留言:死骗子

  12 月 29 日中午,翰海国际大厦 17 层,学霸君北京总部所在地,一名家长用力晃动着玻璃门,玻璃门被一把 U 形锁锁住。门内站着一位穿着衬衣的中年男子,他对门外的家长们说,自己只是一名保安,“不是领导”。但家长们不信,他们笃定认为,这人是躲起来的学霸君负责人。

  自学霸君传出倒闭消息后,退费无门的学霸君家长们围堵在此,要求退还学费,但收效甚微。16 层前台仅有一名负责人事的员工协助打印退费登记单,他对来访的家长们称,自己也是受害者,已经被公司拖欠 1 个月的租金,“已经准备劳动仲裁了”。

  学霸君办公区内已空无一人,冲刺双十一的标牌尚未来得及撤下,各种办公文档散落一地,过道一旁的墙壁上,还标注着学霸君的发展历程,最新一条停留在 2018 年 8 月学霸君 1 对 1 业务单月营收破亿。

学霸君的员工工位,各种办公文档散落一地

  部分学霸君的供应商也上门讨债,一名学霸君合作的金融平台员工无奈地表示,“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在这守着”。

  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在微信群聊中回应自己尚未失联,但多数学霸君员工已无法联系上他。

  一名学霸君北京员工向凤凰网科技表示,公司钉钉群聊已全部禁言,员工仅能通过群聊中的群接龙进行沟通。张凯磊在群聊中称,合肥学管及办公室将由 51talk 接手,会支付 12 月工资及社保。但 51talk 回应凤凰网科技称,目前未收到公司通知。

  张凯磊在公司办公群聊中回应

  “我们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上述学霸君北京员工对凤凰网科技说。29 日当天,他来到公司帮助自己手上的家长签署退费登记单,但他也无法保证能否退费,他同样被拖欠了 1 个月工资,现在已不抱太大希望,开始忙于面试新公司。

  28 日,学而思、作业帮、掌门一对一等公司曾来学霸君北京总部面试部分员工,张凯磊的钉钉签名也已改成“有下家有工资”。

  1、暴雷前夕仍在大面积招生

  多名学霸君工作人员向凤凰网科技表示,学霸君暴雷事件始于 12 月 25 日未向任课教师发放工资。吉林一名学霸君兼职教师称,每月 25 日是学霸君的发薪日,但 11 月工资迟迟未能发放。学霸君的工作人员当时回应称,由于供应商付款与银行接口问题,本月教师薪酬将延迟发放,发薪日期另行通知。

  这一说法无法令教师信服。一名学霸君教师向凤凰网科技称,此后不久,就再也联系不上相关工作人员。网络流传一张截图显示,署名为学霸君教务主管的人士称,公司刚刚召开一场口头会议,学霸君已破产倒闭,员工正排队上交工作手机及卡号。

  多数家长直至看到新闻后才知晓学霸君暴雷。一名浙江杭州的学霸君家长向凤凰网科技称,12 月 26 日老师还正常给学生上课,27 日就已联系不上

  她在今年 5 月花费 21600 元购买了学霸君的 120 节课时,课时尚未上完,12 月 1 日又被学霸君工作人员推销购买了 4 万多元的课时包,“老师打电话说双十二优惠力度大,推荐购买最贵的课时包”。

  当日下午,该老师回复家长称,她的工作手机被公司收回,这是通过私人手机登录微信才联系上她,“我们也是才被告知,昨天都还在工作……我和我老公都在学霸君工作,现在都失业了”。

  家长们不解的是,为何在暴雷前夜学霸君仍在大面积招生,双十一、双十二学霸君都推出了买 240 课时送 60 课时、买 360 课时送 90 课时等优惠力度较大的招生宣传。

  学霸君下发元旦涨价通知

  甚至 12 月 19 日,学霸君还下发通知称,2021 年学霸君将全面提升授课质量,元旦之后学霸君 1 对 1 将全面上调课程价格,已购买的课程不需要添补差价,被指变相诱导家长付费。

  一名北京家长向凤凰网科技称,他于今年 12 月 12 日购买了学霸君 8000 余元课程,还没开课就遇到了暴雷。

  当前,学霸君的授课软件部分功能已无法正常运行。北京一名学霸君家长向凤凰网科技演示,课程回放等页面已无法打开。

  据学霸君此前披露数据,2018 年末其注册用户近 500 万人,累计付费学生 5 万余人。张凯磊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目前“公司资金缺口小几千万”。

  2、退费难已是常态,员工称学霸君转移资产

  事实上,早在 12 月暴雷之前,学霸君就隐忧不断。不少学霸君家长向凤凰网科技反映,今年以来学霸君退费难已是常态,部分家长最早在 1 月份就已发起退费申请,但截至目前仍未退费成功。

  投诉平台黑猫投诉上,涉及学霸君退费难的投诉已近 3000 条,不少是在暴雷前就已发起投诉,一位 12 月 19 日发起投诉的家长称,报名时承诺一周内即可退费,但退了两个月仍未退费。

  学霸君上海一名销售人员对凤凰网科技称,学霸君退费难问题已存在一年多时间,“我们也很头疼”,“家长的退费,学霸君总以各种理由拖欠”。

  学霸君北京总部已拖欠两个月房租及三个月水电费近 300 万元,物业在 11 月 19 日就已下发通知,要求学霸君旗下北京智周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缴齐欠款。

  物业下发通知,要求学霸君旗下公司缴齐欠款

  上述上海销售人员称,学霸君还存在转移资产的嫌疑,将 1 对 1 业务资金及人员转移至新成立的优学课堂,与 1 对 1 业务进行切割。

  该销售人员称,他原本是负责 1 对 1 业务的销售,11 月份公司临时通知要求上海地区员工转移至优学课堂,同时禁止员工以学霸君名义与家长交流,而是改称优学课堂。

  该销售人员介绍,优学课堂为近年来学霸君内部孵化的新业务,此前称“学霸君优学”。与原有的 1 对 1 业务不同,优学课堂为小班教学模式,在师资成本上占优,同时也是近年来在线教育公司们少有的得到验证的盈利模式。《财经》此前报道称,业内 1 对 1 毛利率普遍在 40% 以下,小班课在 50% 左右,大班课则可以做到 60%-80%。

  但与大班课相比,1 对 1 模式更受家长青睐,中科院此前发布《中国 K12 在线教育市场调研报告》称,在单节课价格允许的情况下,1 对 1 是家长用户的首选,调查显示 47.3% 的家长认为 1 对 1 是第一选择。

  不过,学霸君推出的优学课堂似乎仍在起步阶段。知乎上,一名入职学霸君优学课堂不久的教师爆料称,学霸君对优学课堂老师下发任务,要求参与销售工作,同时纳入老师的考核指标,“每个老师目标招到两个学生”。

  凤凰网科技查询到优学课堂官网快照显示,其代言人为同样代言学霸君 1 对 1 业务的海清,但网站目前已将海清代言信息撤下。网站信息显示,其提供商为苏州谦问万答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 2020 年 7 月 1 日,注册资本 600 万元。

  此前该公司法人代表为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12 月 23 日,张凯磊退出法人代表,变更为徐英亮。凤凰网科技拨打优学课堂客服电话,截至发稿未能拨通。

  不过,张凯磊在公司群聊中否认了转移资产的质疑,他称,“你们居然会信这个时候还有人能挪资产出去”。

  3、在线教育加速淘汰

  学霸君的暴雷引发业内对 1 对 1 教学模式的担忧。公开信息显示,学霸君成立于 2013 年,早期以拍照搜题切入在线教育,此后推出 1 对 1 教学业务。

  此前,学霸君共完成 6 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超过 1.5 亿美元(编者注:约合人民币 9.8 亿元)。其公开披露的最后一轮融资为 2017 年初,完成包括招商局资本、远翼投资等国有资本领投的C轮 1 亿美元融资。

  12 月 29 日,学霸君北京总部,已空无一人

  疫情期间,令在线教育行业加速普及,但同时也加快行业淘汰进程,烧钱大战愈发汹涌,资本向头部转移,部分在线教育机构濒临倒闭。

  今年 10 月,同样主打 1 对 1 教学的老牌教育机构优胜教育暴雷。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称,疫情对公司经营造成极大影响,优胜教育在转至线上 1 对 1 教学时无法平衡收入及成本,线上机构定价便宜,但人力成本却几乎没有变化,“导致收入急剧下降”。

  更多的钱流向了行业的头部品牌。12 月 28 日,K12 领域在线教育公司作业帮完成由阿里巴巴、Tiger Global、软银愿景基金一期、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方源资本等投资的 16 亿美元新一轮融资,刷新行业融资记录,今年以来,作业帮已累计融资超 23 亿美元。

  今年以来,猿辅导已先后完成 4 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超过 35 亿美元。《商业数据派》此前统计发现,今年在线教育行业融资数量减少近 3 成,融资总额却同比增长超过 250%,行业马太效应明显。

  但烧钱大战仍无止境。据晚点 LatePost 此前报道,今年秋季,目前在线教育行业在抖音、微信等渠道的获客成本已经逼近 4000 元,而去年同期仅为 2000 元。

  今年 11 月,跟谁学发布 2020 年 Q3 财报,巨亏 9 亿元,结束其连续 9 个季度的规模化盈利,跟谁学称,亏损主要是加大了销售及营销活动投资所致。

  截至发稿,学霸君尚未公开对暴雷事件进行回应,其官方微博更新停留在今年 10 月,大量家长及员工在此评论,“死骗子”。

  文/秦安娜   来源:略大参考(ID:hyzibenlun)   2020 年没有比内卷更出圈的人类学术语了,它用来形容一种不允许失败和退出的竞争。   用内卷化来形容近年的创投行业格外形象。那些用名校学历、海归经历、大公司履历作为敲门砖进入投资行业的投资经理,在 2020 年,只剩下挤进头部基金或退出行业两种极端选择。   行业趋冷、缺少风口的创投行业,养活不了中小投资机构,它们竞争不过头部基金,大多数成为了不投资只退出的“僵尸基金”。而小型基金不需要投资人,现在流行 LP(出资人)自己管理。   上升的通道又如此狭窄,顶级投资机构需要的投资人就那么多。红杉资本的......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