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1日消息 统信 UOS 现已推出 ISO 定制工具。这是专为厂商打造的镜像制作工具,用于满足厂商对硬件适配、产线安装等需求,既支持对程序和驱动 deb 包的二次定制,也支持对脚本的重新配置。IT之家了解到,ISO 镜像文件须为统信 UOS 操作系统,开发者可前往官网或 OEM 定制平台申请合法镜像。统信 UOS 官网显示,运行 ISO 定制工具须同时满足以下几点:必须在统信 UOS 操作系统上运行。必须在 amd64、mips64、或 arm64 架构上运行。在文档中心,统信 UOS 还详解了如何配置 ISO 镜像文件,具体操作流程如下:首次启动 ISO 定制工具,需要输入序...... Last article READ

Soul前员工恶意举报被判刑,社交产品Uki差点死掉

  文/石灿编辑/园长  杨晶

  来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12 月 30 日,Uki 遭竞争对手 Soul 前员工恶意举报案一审结果出炉,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的判决认定,李某与范某犯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

  刺猬公社从 Uki 方面获悉,本次审理在 12 月 25 日进行非公开开庭审理,嫌疑人李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罚金 5 万元;另一嫌疑人范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罚金 3 万元;李某与范某共将赔偿 330 万元给到 Uki 公司。

  据刺猬公社了解,判决书显示,李某和范某的劳动合同等证实二人均系 Soul 员工,李某担任审核经理职务,范某担任运营岗位。但判决书上并没有李某、范某赔偿 330 万元的判决。

  Soul 方面回复称,“我司通过媒体渠道获悉案件已判决,因事涉公司前员工,我司对此有一定关注,但案件与公司并无任何关系。我司对于判决结果和判决过程也并不知情,不方便发表任何意见。”

  刺猬公社从另一处信源了解到,李某和范某的犯罪仅是个人行为。Uki 诉两名被告人的行为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且系单位犯罪的诉求法院不予采纳;Uki 认为两名被告人并非自愿认罪认罚,建议判处实刑的诉求法院不予采纳;公安机关出具的量刑咨询报告,Uki 认为遭受了巨额经济损失,提出异议,法院不予采纳。

  在过往互联网浪潮中,有无数款产品死掉,也有些许产品死里逃生,这是一次罕见的恶意举报事件,它与常规竞争完全不同,在正常业务开展之外的恶劣小动作,直接将一款正处于上升期的社交产品绝命一斩。

  “我们错过了永远不会再回来的一些机会。”Uki 产品技术负责人符虎告诉刺猬公社,他既焦虑又恨,“别人的一个小伎俩……就把我们一年多的努力都付之东流了。”

  绝命一斩

  符虎至今忘不了 2019 年 11 月 17 日一场公司中层会议被打断的场景。

  当时,大家正在一个会议室中开会,按照计划,2019 年寒假期间,全国迎来放假潮,Uki 的数据流量会有大幅增长空间,Uki 各个技术、产品、运营岗均要做好迎接这拨流量的预案。

  在场所有人都对 Uki 的未来充满憧憬,议论纷纷,信心饱满。忽然间,一位负责应用商店运营工作的工作人员紧急且慌张地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说,他接到应用商店的邮件通知,Uki 从应用商店下架了。

  大家不相信,为了证伪,纷纷掏出手机在手机应用商店上搜索 Uki。符虎说:“发现搜索不到了。”

  第一拨知道 Uki 被下架的人大为震惊:是什么原因导致它下架了呢?

  Uki 最初名叫“牛咖”,创始人叫孙铭君,他在大学开始创业,经过几个版本的迭代和演进。2019 年,他将“牛咖”更名为 Uki,目标群体也从大学生创业群体转向 95 后年轻人,专注陌生人社交。

  陌人生社交领域带有满满的“荷尔蒙”属性,一旦监管不力,极易成为色情、暴力、诈骗等负面行为的温床。

  据了解,Uki 团队采用“机器审核+人工审核”的二次审核机制筛选内容。其中,Uki 核心功能页“广场”上所有发布内容为人工审核。

  公司高层把研发、内容安全、产品等岗位的中层召集起来开会,“把非常详细的工作布置下去,让大家下去深度排查,我们到底是不是自己有什么问题?”与此同时,内容安全部门人员积极配合监管部门做沟通。

  一轮排查下来,Uki 内部找不到触碰红线的原因。很快,Uki 被主管部门网信办约谈,有人举报 Uki 平台上纵容违规内容。这时,他们看到的举报材料显示,有用户在 Uki 上传“有害图片”。

  “我们当时很震惊,因为我们的内容安全部门是经过严格培训的。”符虎强调说,“非常严格的一个培训。”按照 Uki 严格的内容审核流程,“这个图片我们肯定不会放过。”

  约谈结束后,Uki 针对具体的违规内容进行了有目的的排查,结果发现这种属于有人恶意举报。有人注册了一个 Uki 账号,从其它网站上下载违规图片,上传到 Uki 账号中。

  “由于我们平台上所有内容都是先审后发,用户提交完之后,这个内容只是自己可见,其他人并不会在公共平台里看到。”符虎说,需要经过内部审核通过,用户上传的内容才会流入公共环节中,其他人才能看到。

  举报截图显示,该举报账户上传的图片正处于审核环节,尚未进入公共流通环节。经过排查,发现举报者注册 Uki 用户账号的 IP 指向了同一个地方——Soul 办公区。

  Uki 立即向公司注册地、办公室所在地的上海市普陀区警方报案,由于很多电脑日志数据要依法保存 180 天,很快便找到了更为铁定的证据。

  等啊等,真难熬

  据了解,李某在 2019 年 7 月发现 Uki 与自己所在公司的社交产品 Soul 功能相像,授意下属范某进行举报;2020 年 2 月 19 日,公安机关将该案提请普陀区检察院批准逮捕嫌疑人。2 月 25 日,检察官电话联系 Uki 公司做沟通。

  两天后,孙铭君把一条信息丢进公司群,说 Uki 恢复上架了,一片欢腾。

  “我们没有进行什么庆祝活动。”符虎说,“我们觉得这(恢复上架)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Uki 向公安机关报案后,以为产品很快重新上线到应用商店。他们预计过很多次上架时间。符虎期盼 2019 年 12 月恢复上架,落空;期盼 2020 年 1 月恢复上架,再次落空。

  “一开始我们是有理想主义存在的,这并不是我们的问题,我们已经解释清楚了,立马就能上架,但整个恢复上架过程还蛮复杂的。”符虎说。

  疫情袭来,很多政府机关单位不能开展工作,为了配合疫情工作,团队人员也不能随意走动。

  “太煎熬了,真的很煎熬,一方面整个三月我们都在消化负能量中度过,另一方面还要保持一个积极的劲头与团队同心协力做一些事情。”符虎说。

  这是一支非常年轻的创业团队。

  Uki 主体为上海牛咖信息科技有限公司,2015 年成立。创始人大学期间便开始创业。据天眼查显示,Uki 目前拿到了三笔融资,分别来自旷谷资本、见证投资和经纬中国。

  Uki 目前主打虚拟头像匿名社交,用户通过即时匹配、兴趣派对、声控交友等产品功能,可以快速高效地寻找到有趣的同龄人。

  据 36 氪报道,孙铭君认为现有社交产品的关注仅仅是单向关系,本质上用户是在单方面和发布的内容互动;对比下,有效的社交连接则是双向关系,双方能产生互动和反馈。在推荐算法的缺陷下,各方面表现更好的用户得到更多推荐,而忽视了大部分在信息上表现中下的中长尾用户既能产出自己身上的亮点,又可以找到欣赏亮点的人。

  Uki 团队存在着一种理工科美学倡导的理想主义。

  “我们想解决大家在虚拟网络里的一个社交平权问题。”符虎说,现在大部分社交产品都会选择性地把头部流量给到一小部分人,其中一大部分人很难得到流量。

  “互联网里面一定有一个跟你一样有趣的人在等着你。”符虎希望他们能把这两个人匹配上,“我们从没想过把 Uki 停掉开发新的产品”。

  也是这种信念支撑他们走过了黑暗的三个月。

  “这对我们几乎是致命的伤害。”

  2 月 10 日,符虎一个人前往办公室办公。他是疫情和 Uki 下架双重打击后,第一个出现在公司的员工,当时整个公司空荡荡的。“如果大家有什么需要公司的相关资源,我在公司里给大家提供。”

  看着其他产品的数据蹭蹭上涨,自己又无能为力。这时,符虎在思考迎接 Uki 恢复上架后的各种产品策略。

  Uki 被下架前,日活数据已经接近 200 万,他们计划在 2019 年寒假向 200 万日活大关冲击。200 万对类似于微信、陌陌、探探这类绝对头部社交产品而言,不值一提,但对于处于上升期的 Uki 而言,已处于第一梯队。

  据界面新闻报道,在商业模式上,Uki 的变现模式是用户购买的虚拟礼物、皮肤、装扮等服务,处于早期的数据积累阶段。孙铭君认为日活用户数、月活用户数与用户使用时长是目前 Uki 最重要的价值。

  Soul 如今的日活数据显著,Uki 要艰难追赶才能进入同一梯队了。陌生人社交一直是年轻人的刚需,腾讯、映客、陌陌等各大互联网巨头都付诸精力探索新产品,竞争对手林立,但一直没有出众的新产品诞生。

  Uki 从 2018 年上线至 2019 年峰值时期能接近 200 万日活,这增长速度已经非常快了。“200 万日活在社交赛道是一个卡点。”符虎说,达到这个点基本上就算小有名气了,大家只要提到 95 后陌生人社交一定会想到 Uki。

  “有趣的人在等你”,在 Uki,陌生人产生联结、发表观点、分享生活、发生故事。Uki 生态中形成了一些小众的圈层文化,团队还在 Uki 上开辟心理咨询室,为用户提供线上心理咨询派对;在平台上打造正能量宣传阵地,筹集善款为湖北抗疫加油助力。

  但一位 Uki 内部人士说,恶意举报事件对 Uki 的影响很大,因为疫情,大家都居家,是一个用户激增的时期,他们在这个很重要的时间点被耽误了,直接从第一集团军变成了追赶者。

  “这对我们几乎是致命的伤害。”符虎说。

  Uki 恢复上架前,团队模拟了很多种用户数据恢复的方案,也制定了不少目标。Uki 上架后,力求把用户规模恢复到被下架前的数据状态,Uki 目前和未来的重心放在推荐算法的创新上,进一步围绕“发现新朋友”的出发点做各类社交场景的尝试,提高交友效率,用户规模在扩大。

  “虽然还没有完全到达最高峰,但是相信在产品和算法不断的优化下,我们也会不断去突破每个关卡。”一位 Uki 内部人士称。

  文/秦安娜   来源:略大参考(ID:hyzibenlun)   2020 年没有比内卷更出圈的人类学术语了,它用来形容一种不允许失败和退出的竞争。   用内卷化来形容近年的创投行业格外形象。那些用名校学历、海归经历、大公司履历作为敲门砖进入投资行业的投资经理,在 2020 年,只剩下挤进头部基金或退出行业两种极端选择。   行业趋冷、缺少风口的创投行业,养活不了中小投资机构,它们竞争不过头部基金,大多数成为了不投资只退出的“僵尸基金”。而小型基金不需要投资人,现在流行 LP(出资人)自己管理。   上升的通道又如此狭窄,顶级投资机构需要的投资人就那么多。红杉资本的......Next article READ